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4章 谁说沈少不记仇的
    就在慕相思纠结着要怎么离开这里的时候,沈流年握在手里的电话响了,他并没有避着慕相思接听,原本慕相思是不想听的,但是奈何声音足够传入她的耳朵。

    电话应该是医院打来的,苏雨落醒了。

    男人没什么表情,只是“嗯”了一声,就挂断了。

    慕相思抬头望着他,“你不去看看吗?”

    “不着急,你还没吃早饭!”沈流年转身,留给慕相思一个背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却多了件自己的衬衫,慕相思虽然也不算矮,但是男人够高,所以他的衬衫,完全可以当她的裙子。

    “衣服和吃的待会儿就到,你先穿这个去洗漱。”

    慕相思没有拒绝,吃饱喝足的男人也没有留下观看美人出被窝的画面,慕相思穿好了衣服下地的时候发现,纵欲的后果,她的腿软的跟面条似的。

    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反正等到她磨蹭着出去的时候,衣服和食物都已经来了,昨夜体力消耗的有点儿多,慕相思打算吃饱喝足了再换衣服离开。

    狼吞虎咽的打算快点吃完,可男人却按住了她的手,“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慕相思一早上就窝着火呢,虽然这火她知道也不该跟沈流年发,但还是忍不住朝着他按瞪了一眼,然后默默的吃粥。

    苏雨落醒了,沈流年于情于理都要去看看。

    “我要回家!”慕相思已经换好了衣裳,奇怪的是尺寸刚刚好是她的。

    沈流年看了她一眼,本想让她在这里休息休息的,脸色还是有点儿白,可是女孩的态度很坚决,反正她也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嗯,我顺路送你。”

    “根本不顺路,我自己走就行了。”慕相思现在只想要离他远一点儿,不然根本没办法冷静的思考。

    “我去医院一趟,你在这里等着,然后送你回家,这样正好顺路。”

    慕相思咬唇,蹙着眉头看着他,“沈流年,你怎么变得我不认识了?”

    “对待普通人跟对待自己的女人的态度当然不同,慢慢习惯吧!”沈流年捏了捏她皱巴巴的脸,“我给你时间考虑,不是让你拒绝,而是让你接受,知道吗?”

    霸道,慕相思腹诽着。

    不能拒绝,只能接受,那叫什么考虑,分明就是强权嘛。

    慕相思心事重重的跟在沈流年的后面,时不时的看他一眼,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又欲言又止,应该是知道她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吧。

    “能不能商量……”

    车子缓缓发动,是朝着医院的方向的,慕相思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了,然后还没说完就被驳回了,“不能商量,慕相思睡了我的人,就要对我负责。”

    “苏雨落不会同意的。”

    沈流年没有继续的意思,那是他的事儿,完全不用慕相思来操心,“你要考虑几天?三天,我们去领证。”

    “太快了,终身大事,怎么也得个一年半载的吧?”慕相思只想要把时间尽量的拖延的够长,也是安抚他不让他一时激动把不堪入目的视频放出去。

    她真的不怀疑这个男人,他的狠劲儿,她是知道的。

    硬来不得,也只能哄着,但是那也得看男人愿不愿意当个傻瓜了,显然沈流年他不愿意。

    “一年半载?慕相思,床都上了,你跟我说这个?三天,最多三天。”他只是不想要再等下去了,大概是忘记了很多事儿的他,也没有了那么多的牵绊吧。

    “不行,三天后我还没参加决赛呢,我没时间考虑。”

    男人到底是老谋深算的,“好,那就等你决赛那天,咱们两个就去领证。”

    会不会太快了点儿?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沈流年,你疯了。”

    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慕相思没有进去,沈流年一个人下的车。

    事实告诉他,不锁车门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等他回来,车子,女人都不见了。

    沈流年一出现,那些守在门口的记者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问,从来不接受采访的沈流年,居然破天荒的接过了话筒,“感谢各位媒体朋友的担心,雨落已经醒了。”

    “沈总,苏小姐醒了,你们的婚期是不是也近了?”女记者挤破了头才挤到前面,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

    沈流年望了一眼远处,随后笑了笑,“有好消息我会通知大家的。”

    齐修墨已经带着人迎了出来,顺便中止了采访。

    记者们日夜守候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可还没问几句就结束了,都很不甘心,但是对方身份地位也不是他们能够硬来的,但是苏雨落醒来,这也足够成为今天的头版头条了。

    “她怎么样?”沈流年直接问了齐修墨。

    齐修墨昨夜宿醉,脸色很不好,今天本来是不用上班的,但是苏雨落醒了,他被喊了过来。

    “她……”齐修墨稍稍有些停顿,沈流年就听出来了,“还有别的状况?”

    “嗯,她的腿出了点儿问题。”这是很委婉的说法。

    “知道了,我去看看!”

    沈流年大步的走向病房,苏雨落的眼睛一摘看着门口,就是在等着他来,当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她的眼泪也就掉了下来。

    医生们的谈话,以为她没有听见,可是她都听见了,她的腿很可能要坐轮椅。

    当时她是奔着恩沈流年一起死的,可没想到居然没死成,如此不完美的活着,她很难接受,不过她也听到医生们说,沈流年失忆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流年……”苏雨落双眼含泪,没有血色的柔弱模样,让人很难说些煞风景的话。

    沈流年一靠近,苏雨落就抓住了他的手,一边哭一边说:“我的腿坏了。”

    沈流年低眸,并没有伸手抱住向他寻求抚慰的女人,他发现苏雨落得眼泪,他也有些心疼,但跟看慕相思流泪的时候截然不同,后者强烈的让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没错,是任何事。

    “不会的!”他还是出声安慰了,“医术这么发达,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已经让人联系了国内外的权威医生。”

    其实她无法站起来只是最坏的打算,也要看后期的恢复。

    苏雨落趁机抓着沈流年的手,自己这副模样了,他又忘了很多谁人,这个时候提出结婚,他不会不同意的。

    “流年,要是我站不起来了,你不会嫌弃我的,对吧?”女人哭的好不伤心,可是沈流年除了惋惜之外,真的没有什么痛彻心扉的感觉。

    “你会好起来的!”既然是在他的车上出了事儿,他自然会负责的,不过对他来说,还有一件事更重要,“雨落,那天我们为什么会出车祸?”

    苏雨落来不及去分析他的避而不答,心就因为他的追问而提了起来,但是这么多年,大风大浪也经历了那么多,撒个小谎而已,她自信不会露出破绽的,“我……我不知道的,当时我们在说话,然后就突然出事儿了。”

    “雨落,我们在说什么?”

    苏雨落也不是很傻,他们在出车祸前见过慕相思的事儿肯定瞒不住,“聊相思的事儿,然后你就有些激动了,流年,那天好可怕。”

    近在咫尺的男人,不知为何,苏雨落竟然觉得远不可及了起来。

    他问自己那天的事儿,那就说明他的确失忆了,可是为什么他会是这样的表情呢。

    “嗯,知道了,你刚醒,要多休息,我先回公司了!”沈流年什么都没有说,也并没有表现得多么的冷漠,可是身为女人,苏雨落还是察觉到了。

    沈流年心中自然有些衡量的,目前来看,苏雨落没有说谎,但是他更相信自己的车技。

    至于苏雨落不想要分手的事儿,到底是曾经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沈流年也没有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再来一击。

    苏雨落当然不希望沈流年离开了,“流年,你不能陪陪我吗?我好害怕。”

    “雨落,我在这里会吵到你休息的,”沈流年低眸看着她。

    拒绝的意思这么明显,苏雨落的神色有些尴尬,她不想当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好吧,那你晚上会来看我吗?”

    沈流年身形一顿,“晚上我可能来不了。”

    他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给她一些伤害,并不是给她些希望。

    苏雨落插着针头的手用力的抓着白色的床单,针头移位,血液倒流了回去,疼痛让她更加的清晰的知道,自己要是不做点儿什么,这个男人只怕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仍然维持着善解人意的样子,“流年,那你先去忙,公司的事儿要紧,我已经醒了,不用担心了,我等你忙完了,多晚都等着。”

    沈流年的手已经握住了门把手,身形一顿,在他没有记起所有的事儿的之前,他是愧疚的,毕竟是他因为慕相思而跟苏雨落分手,记忆里她没做过什么让人愤怒的事儿。

    自己才是花心而移情别恋的那个。

    病房外,齐修墨已经等在那里了,见到沈流年出来,小声的问道:“怎么样,问清楚当天是怎么回事了吗?”

    沈流年苦笑了一下,“问了,不过没什么线索,她的腿,一定要治好。”

    齐修墨点点头,即便苏雨落是个普通的病人,他也会倾尽全力的找同行来帮忙的。

    苏雨落醒来,众人的心里的大石头也算落下了,齐修墨更关心的则是昨夜沈流年跟慕相思怎么相继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

    “哥,昨天你们去哪儿了?”

    沈流年想到昨夜,嘴角微微上扬,那是一种齐修墨从未见过的笑容,“修墨,我要结婚了。”

    “啊?结婚?苏雨落暂时还不能出院呢!”明天是专家会诊,然后要重新手术,等到彻底恢复了,怎么也得几个月吧?

    沈流年没想要瞒着齐修墨,如果连他都不能说,他不知道谁还能够跟他分享着喜悦,空了许久的心总算是填满了,他真的很开心,“不是她。”

    不是苏雨落,那是……

    “小红豆?”齐修墨惊呼了一声,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左右的看了看,还好这里没人,“你们昨晚……不会不会滚床单了吧?”

    沈流年笑而不语,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过说起这事儿来,他还要找出给慕相思下药的人,“昨天晚上有人给她下药了。”

    “在夜色?”齐修墨吸了一口气,摇着头,“还有人敢在夜色撒野?那昨天你给我打电话是想让我过去?我被我老姐灌醉了。”

    “嗯,替我谢谢子墨姐!”沈流年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齐修墨那里还能够不明白,就说吧,他是爱慕相思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一旦触发了那个机关,他就会把继续已久的爱倾泻出来。

    他那一副我懂、我理解,我早就说过的模样很欠扁,不过沈流年心情好,没有跟他计较。

    “嘶……”齐修墨记得自己昨天被自家老街拖出去前好像看到了一个人,“昨天我在夜色看到了冯国伦,上次他没有得手,这次会不会是他不死心做的?这个圈子的人多少还是忌惮些小红豆的,这些天她虽然受了不少委屈,但都是小打小闹,真正敢对她胡来的还没有。”

    而且下了那种药,肯定是想要得到她的,越想越觉得是那个冯国伦了。

    沈流年想起何娇娇的电话,那个女人也中了药,慕相思昨夜有自己,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不过是些不相干的人,他也没顾得上官,“近来这位冯少挺嚣张的啊。”

    齐修墨秒懂,意思是不管这次跟冯国伦有没有关系,他都要倒霉了,谁说沈少不记仇的,那得分什么事儿。

    上次冯国伦调戏慕相思的事儿,他说给沈流年听过,想必是记着呢。

    正事儿说完,齐修墨还是忍不住八卦了起来,“哥,小红豆呢?答应跟你结婚了?”

    “在车里等着呢,不跟我结婚,她还能跟谁结婚。”沈流年笑了笑,“这事儿先别说,麻烦还在后面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