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5章 因为你太蠢
    齐修墨自然是懂的,现在的是沈流年忘了很多事,反而也变得无所畏惧了起来,其实之前如果没有那场车祸的话,只怕他也是要把这件事儿办成的,只是没有这么干脆吧。

    这件事儿当然会有麻烦,很多很多的麻烦,不然之前他也不会放手了。

    “既然决定了在一起,那么就好好在一起吧!”齐修墨的口气倒像是个长辈,如此的深沉,只是因为他一路跟着他们一起走过来,即便自己只是旁观者,却也共同经历过了。

    沈流年弯唇笑了笑,“我走了。”

    看着男人欣长的身影在走廊的尽头渐渐的消失,齐修墨也单算回去补个觉,不过转身之际,他觉得好像有个人影闪过,等到他走过去看的时候,空空如也,揉了揉疼痛的头,宿醉真的不好受。

    记者仍然守在医院门口,不过沈流年不主动开口,没人敢不怕死的上前去问,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猛料欣欣然的离开,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继续等在这里,看看能不能从哪个医生或者护士的口中得知一些苏雨落的消息。

    跟齐修墨说了说,沈流年觉得浑身舒爽,大步的走到门口,却发现连人带车都不见了。

    “慕相思,最好别让我逮到你!”

    慕相思开着沈流年的车招摇过市,不过她没忘了最重要的事儿,有过一次经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买了避孕药和水,不想给自己留麻烦。

    沈流年虽然没有亲口说,但是他的意思是告诉自己,他爱她,这也太荒唐了,慕相思根本没办法接受。

    而嫁给他,曾经想过,可是希望一次次幻灭后,她就知道那是个遥远的梦了,如今他却开口说要结婚。

    多么的讽刺。

    天上掉了馅饼,可是她吃不下,也不敢去接。

    可有他手里的那段视频,光想想,慕相思就气的大按了喇叭。

    跟他的车擦肩而过的同样是一辆价值不菲的车,慕相思没注意,而那辆车上的人却把她看了个仔仔细细。

    乔宁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慕相思的确是开着流年的车,两个人又是什么时候凑到一处去了?

    沈流年给秦阳打了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刚坐上车乔宁玉的电话就过来了。

    “我需要个解释。”乔宁玉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像是机器一般,可是机器不会有愤怒地情绪,即便她克制着,但愤怒太多,还是流露出了几丝。

    “沈流年,你就算失忆了,也不会忘了你弟弟的死吧?那个害人精逍遥法外,你居然还跟她有牵连?”乔宁玉平时是端庄大方的,但是每次一谈到慕相思,或者沈流光的事儿,她就变得歇斯底里的不可理喻。

    沈流年没忘,也不会忘,那是刻入骨髓里的愧疚。

    “你总要让我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再来骂我吧?”沈流年目光凛然的看着窗外快速移动的树木,脸上泛着浓重的不悦。

    “你心里不清楚吗?”乔宁玉就知道留着慕相思就是个祸害,她只要在这座城市,这个儿子就跟着了魔似的,“慕相思为什么会开你的车?你送给她了?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别说车了,连别墅都送了,沈流年勾唇淡漠的笑着,像是个处在叛逆期的孩子,越是不让做什么,越是禁忌,他就越想要靠近,碰触。

    他挑了挑眉,车中的音乐的节奏舒缓,却没办法缓和紧张的氛围,“她偷开了我的车,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乔宁玉提高了声音,“她慕相思除了祸害人,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本事,大街上随便弄辆车就能开走?要是能,怎么就单单的选了你的?”

    沈流年屏住呼吸,等着那头劈头盖脸的责骂结束,然后再开口,打断人说话是很没礼貌的事情,是正处在愤怒中的母亲告诉自己的,他记着呢。

    隐约听见手机里面传来了句,“夫人,到了。”

    不难猜出,她大概而已是接到了苏雨落醒来的消息而过去的吧,还好没有遇见,要是真遇见了,真不知道要说什么。

    乔宁玉没有理会司机,仍然对着电话这头的沈流年喋喋不休,“沈流年,如果你再不适可而止,我会用我的方式让她彻底消失。”

    适可而止?沈流年勾起唇角,讽刺的笑着。

    想起她在自己怀里安然睡着的模样,沈流年的心肉如羽毛轻轻拂过,温暖而又柔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深深的眷恋着这种感觉,而且不可自拔。

    只是脑海中他清秀精致的容颜瞬间被哭泣的脸取代,无助,绝望,她喊着自己的名字,这些影像不是他的遐想,应该是曾经真切的发审过的,只是他忘了。

    头微微有些疼,沈流年按了按,“如果,我非要留下她 呢?”

    乔宁玉按电梯的手一顿,停了几秒,“好,好样的,沈流年,你要是不顾你弟弟的死非要跟那个凶手在一起,我能怎么办,大不了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你要是选择了她,那就是选择背弃了我,背弃了你弟弟。”

    圆滑的指甲在手心里印出一个个月牙的痕迹,“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乔宁玉挂了电话,闭上了眼睛,再睁开里面只有恨意,一个慕相思,要的夺走她两个儿子,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

    “伯母,您来了!”苏雨落躺在病床上,脑袋里不断地翻滚着沈流年跟齐修墨说的话,他真的打算不顾一切的跟慕相思在一起,他真的疯了。

    乔宁玉没什么好脸色,不是因为刚刚被沈流年气着了,她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床边,突如其来的给了苏雨落一巴掌,力道之大,苏雨落的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苏雨落被打懵了,不解的看着乔宁玉,“伯母……”

    乔宁玉一双锐利的眸子在她的脸上扫过,“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苏雨落摇头,乔宁玉妆容精致的脸上尽是嘲讽,“苏雨落,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得不到流年的心吗?因为太蠢了。”

    苏雨落被打了一巴掌,又被这么骂,心里自然是不甘心的,可是面上,却仍然是受了委屈的娇弱模样。

    “收起你的可怜样,”乔宁玉因为愤怒,手微微的抖着,“苏雨落,你还不够格让我的儿子给你陪葬。”

    苏雨落的脸色眼睛可见的失去了血色,她不清楚乔宁玉是怎么知道在车上的事儿,可是她就是知道了。

    顾不得身上还插着针管,苏雨落慌乱的下了地,不顾形象的跪在地上,抱着乔宁玉的大腿,“伯母,我……我当时傻了,我现在也很后悔,好在流年没事。”

    “是啊,他要是有事,你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即便沈流年已经不再跟自己一条心了,可是身为母亲,乔宁玉还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有人伤害她的儿子。

    苏雨落的腿上有伤,可她却浑然不顾了,因为恐惧而颤抖着,这个女人,难怪沈流年都要忌惮几分,实在是太可怕了。

    “伯母,你原谅我,我是爱流年的,我真的爱流年!”即便是没有回慕家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卑微低贱过,母亲告诉她,她本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的,所以她一直把自己当作千金小姐一样的养着。

    高傲的看着身边的一切。

    可是现在,她匍匐在乔宁玉的脚下,哭的不能自已,乞求着她的宽恕。

    乔宁玉冷冷的扫过她的脸,如果不是用她来对付慕相思最有用的话,她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的,“苏雨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抢回流年,否则,你做的事儿,我会公之于众,陪你爸爸去监狱里吧。”

    苏雨落以为她会大发雷霆,然后报复自己的,可是并没有,除了那一巴掌外,她甚至还说会帮助自己。

    她仰头看着真正高不可攀的女人,越发的看不懂她了。

    恨,真的会让人疯狂。

    爱,也一样。

    “可是,他们要结婚了!”苏雨落狼狈的坐在地上,“伯母,从始至终,都是交易,您的儿子从来没有爱过我,我要如何抢回他呢?”

    乔宁玉丝毫不意外沈流年不爱苏雨落,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她怎么可能不了解。

    “结婚?”乔宁玉笑了笑,揪起一朵花,用力的攥在掌心,再打开,已经没有了娇艳的花瓣,只有被摧残过的破败。

    “我不同意,他们如何结的了这个婚。”抽出纸巾擦了擦手,“结了婚又怎样?一辈子没那么容易的。”

    苏雨落一方面为自己做过的事儿被人知晓而担惊受怕,一方面忽然又充满了斗志,乔宁玉要出手了,那么慕相思跟沈流年就不会顺顺利利的在一起。

    ……

    “小姐,您回来了!”姜妈笑着关上门,慕相思总觉得她的眼神怪怪的。

    换好了拖鞋,发现姜妈仍然在盯着她看,她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姜妈摇头,“先生呢,在后面吗?”

    慕相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知道我们昨晚在一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