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6章 大野狼吃掉小白兔了
    姜妈笑的和蔼可亲,在慕相思看来,那眼神就像是自家嫁不出去的闺女总算有人要了似的。

    “先生昨晚就打过电话回来了,让我不用担心,他说他今天会送你回来的,小姐,你们两个和好了?”

    “和好?”慕相思对这个词有些陌生,而且放在她跟沈流年的身上,也是很不恰当的,“我们两个不是和不和好那么简单,姜妈,我有点儿累了,先去头上休息。”

    随着她的走动,发丝遮挡住的吻痕见了天日,姜妈笑的一脸欣慰。

    昨夜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原本的排练只能推迟,不过好在这次是个人的,不用跟谁去搭戏,手机里放着电影,慕相思听着有点儿哀伤的音乐,强迫自己睡着,这样就不用去理会现实中的纷扰。

    沈流年去公司处理了些事情,脑海里却不断地浮现着慕相思的脸,拿起电话,想要打过去,问问她为什么一个人走掉,其实只是想要听听她的声音。

    渴望得到她的念头一旦破土,就不断地滋长着,压抑了太久的爱意拼命的汲取着阳光。

    号码已经按完了,可是沈流年还是放下了手机,她这会儿大概在睡觉吧,印象中她的起床气很大,而且昨天晚上她也的确累的不行,今天早上跟自己说话都是倦怠的没什么兴致。

    不然以她的伶牙俐齿,也不会轻易地妥协答应去考虑考虑。

    沈流年没指望她能够考虑出什么他想要的结果,有的时候,还是要逼一逼的,视频里妖艳的、魅惑的,如致命的毒药的她,他一个人欣赏还来不及,怎么会让别的人看一眼,哪怕是女人,也不行。

    可是慕相思竟然被他威胁住了,这说明了什么?

    沈流年心里一阵阵的发凉,说明了在她心里,自己的确是个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无耻之人。

    舍不得打扰慕相思,沈流年可是丝毫不会心疼秦阳的两条腿的,拨通了内线,把人喊了过来。

    秦阳毕恭毕敬,“沈总。”

    “她比赛的事儿,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是谁,秦阳早已经领会了,“总决赛的结果依靠两部分,一部分是《闪亮新星》官网的投票,另一方面是选手当天现场的得分。”

    沈流年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跃着,打开了秦阳说的那个网页,只看了一眼,眉头就蹙了起来,“怎么这么低?”

    别人都是几百万票,慕相思的刚刚过了一百万,差了这么多,现场演的再好能怎么样?

    票数是实时的,沈流年在慕相思的头像下点了点,却发现需要注册,以往他会觉得很麻烦,但今天竟然认真的输入了手机号,然后等着验证码过来。

    可是他一个人的也是杯水车薪,刷新下也页面,其余两个人的涨了几百,慕相思只有可怜的个位数。

    “我已经让朋友们给慕小姐投票了。”可是仍然不够啊。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慕相思先前的影响不怎么好,再加上有人挖了她的料,说她的父亲慕沧海将小明星玩死了,也就是说她是个杀人犯的女儿,一码归一码,但是键盘侠可不管这些。

    其实关于慕相思的黑料,自打她回来后,就一直没停过,连她自己都不去管了,众口铄金,她凭一己之力,根本没办法跟广大的网友们抗衡。

    沈流年的视线停在了暂列第一的何娇娇,因为艺术照跟本人还是有些差别的,他一眼并没有认出,但是因为昨晚见过,而且她也算是慕相思中药的事件中比较重要的人,所以格外的印象深刻。

    沈流年用那只惯用的钢笔指了指屏幕上的何娇娇,“她什么来路,查查她跟冯国伦有没有关系?”

    尽管她昨天打电话来告诉慕相思她也中药了,但是沈流年仍然是存着怀疑的,冯国伦不可能买通夜色的服务生,酒从服务生的手里拿出来是没问题的,那么接触性很大的只有这个叫何娇娇的女人。

    而为了让自己打消怀疑,对自己下手,也不是说不过去。

    秦阳见沈流年盯着屏幕深思,以为他没有事要说了,“那我先出去了。”

    然而,刚一转身,沈流年从屏幕后抬起头,好像是还有话没说完,可秦阳等了一会儿,他却摆摆手,让自己出去了。

    秦阳从沈流年这里出去后,掏出手机先跟桑晚晚发了信息,忙活了一大早上,他有一大堆的八卦要跟她说呢。

    “大野狼吃掉小白兔了。”

    桑晚晚正在打扫卫生,想着慕相思就要参加决赛了,自己这个资深闺蜜是不是要有些表示啊,待会儿把她叫过来吃饭,或者两个人出去逛街?

    秦阳等了一分钟,手机安静的如死去了一般,不免有些失落,如今他跟桑晚晚只能说算是朋友,比普通的要近一些,他也知道她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始终放不下,也正因为此,他才觉得她是个情深意重的好姑娘。

    秦阳已经着手去查何娇娇和冯国伦是否又关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不是微信,桑晚晚居然直接打了电话过来,声音遏制不住的激动,“你说沈流年吃了相思?”

    大野狼是沈流年,慕相思是小白兔,这是二人给他们取的代号,免得不小心被人看到了惹来麻烦,虽然这个可能很小,微乎其微,但谨慎的二人还是多加了些防范。

    秦阳听到她激动地声音,好像很开心似的,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不过已经**不离十了。

    沈总的脖子上有些红色的印记,是吻痕,苏小姐还在医院,今早刚醒,两个人不可能发生什么的,而洁身自好的沈总,更不会胡乱扯个女人来的,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慕相思了。

    “我想,应该是吧?而且沈总对慕小姐的事儿又上心起来了。”秦阳作为沈流年的心腹,一点儿也没有当间谍的羞愧。

    “这也太快了!”桑晚晚放下抹布,开心之余还为慕相思抱打不平,“怎么这么快就让大野狼得手了呢?他欺负相思那么久,怎么也应该好好磨磨他吧。”

    秦阳微笑着听桑晚晚的抱怨,总觉得她跟自己之间又近了一些,所以并没有出声打断。

    直到桑晚晚觉得,她应该去找慕相思了,“不行,我不能跟你说了,我得去找相思,问问她是怎么想的。”

    “额……晚晚,我……”

    “放心,不会出卖你的。”

    其实秦阳想说的不是这个,他是想说,今天要不要出来吃个饭,但是看情况应该没可能了,“呵呵,那就好。”

    桑晚晚是把慕相思从被窝里挖出来的,因为穿着睡衣,身上、脖子上,凡是露出来的地方,都有暧昧的痕迹,不用桑晚晚逼问,慕相思也只能从实招来了。

    朋友是什么,就是在你彷徨无助的时候可以说说话的,哪怕只是倾听。

    睡了一上午,慕相思也睡的差不多了,身上的酸痛只能慢慢的养着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好的。

    “正好你来了,跟我一起去找何娇娇吧,我想知道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慕相思在跟桑晚晚大致的说了昨天的经过后,当然那些羞羞的事儿意会就好了,毕竟具体的她也记不得。

    桑晚晚犹豫再三,拉着慕相思的手,“相思,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个何娇娇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她看你的眼神,很奇怪,先说好,我可不是嫉妒她跟你好。”

    慕相思莞尔一笑,掐了下她的脸蛋,“那当然了,谁都不能跟你比。”

    嬉笑过后,慕相思正色的说道:“我不想只靠猜测去评判一个人,但是这事儿,我一定要弄清楚,到底跟她有没有关系。”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慕相思听到何娇娇的嗓音很沙哑,比她早上醒来的时候还严重,而且带着些哭腔,“你在哪儿?”

    “华夏酒店,呜呜,相思……”何娇娇用羸弱的声音哭诉着,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我这就过去!”

    因为天气没有那么热了,慕相思选了件高领的衣服,这些都是神流年让人送过来的,之前一直没动过,可是今天有些着急,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华夏酒店。

    慕相思找到了何娇娇发来的房间号,站在门口,她跟桑晚晚相视一眼,门是开着一条小缝的,可是她还是先敲了敲门。

    “相思是你吗?”夹杂着低泣的沙哑声音悠悠的传来

    “嗯!”

    “进来吧,门没锁!”

    推门而入,即便已经做好了准备,今天自己从沈流年的床上醒来的场面已经惨不忍睹了,可是看到了何娇娇如破布娃娃一般瘫在床上,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的脸上是清晰的巴掌印,看大小,应该是男人的,露出来的肌肤青青紫紫,薄被盖住的地方应该也没有好到哪去,这么一比,沈流年真的还算得上温柔了。

    凌乱的床单上一抹鲜红,有些触目惊心。

    “相思……呜呜,我不想活了。”何娇娇扑向慕相思,将她原本压在身下的后背露了出来,果然如她猜测的一样,青紫密布,身为女人,很难接受这样的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