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7章 享受她的注视
    桑晚晚别过恋曲,不忍心看被残忍对待的女孩,慕相思也因为她的可怜没有推开她,扯过被子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部盖住,可她心知肚明,这不过说掩耳盗铃罢了。

    想到昨晚女孩的遭遇,慕相似的心脏狠狠的瑟缩着,喉咙也像说被一双无形的手抓着一样,那种难受真的很难形容。

    见到何娇娇后,慕相思竟然生出了庆幸之感,昨天,如果那个人不说沈流年,今天早上她一睁开眼,看到的说一张陌生的脸,即便帅的天怒人怨呢,只怕她也会杀了对方吧。

    三年前也好,三年后也罢,因为清晨醒来入目的人是沈流年,所以她好像很坦然的就接受了一样,甚至从来没想过什么寻死觅活,三年前还好,可以理解为无知少女终于梦想成真,睡了男神,可是现在呢?

    她一直在刻意的逃避沈流年,不让自己深埋的、遗忘的爱意有任何见天日的机会,可结果,命运还是把他们拉到了一块。

    如果说三年前,她会觉得那说幸运无比的事儿。

    现在嘛,就……

    何娇娇的眼泪湿了慕相思的衣襟,也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也经历了一场情事,虽然没有这么的惨烈,但也是很激烈的,喉咙本就有些难受,“娇娇,昨天晚上的那个人 是谁?”

    何娇娇哽咽了半天才缓和了一些,那副羸弱的模样,看了真的很让人心疼。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何娇娇眼神真切,无助而又茫然的看着慕相思,“昨天你跟沈少走了之后,我就发现不对劲儿了,然后想要问问你的情况的,结果电话说沈少接的,后面……后面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就说在这里,相思,呜呜,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何娇娇打电话的时候,慕相思因为先中的药,已经不清醒了,而今天她也没有心情翻看电话记录。

    何娇娇偷瞄了一眼慕相思,见她脸上没有什么猜疑的痕迹,想着自己跟冯国伦商量的对策似乎可以蒙混过去了。

    昨天当她见到沈流年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好,所以才急中生智也让自己中了药,苦肉计虽然不好受,但是却是最有效的办法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沈流年一定会去查的,到时候自己跟冯国伦都逃不掉,与其这样,不如说成说冯国伦看上了自己,想要对自己欲行不轨,而慕相思恰好倒霉而已。

    冯国伦虽然不学无术,没什么作为,但他何娇娇的办法无疑是最好的,他竟然不知道沈流年跟慕相思居然还藕断丝连。

    这一切都说演给慕相似看的,何娇娇见慕相思没有怀疑,她这番罪也没有白受。

    何娇娇眼泪汪汪的看着慕相思,完全没了主意一般,“还好昨天你跟沈少走了。”

    慕相思脸色变了变,“晚晚,你在这里陪着她,我出去一下。”

    桑晚晚纵然不喜欢何娇娇,可是一个女孩子被人欺负成了这样子,她也说于心不忍的,点了点头,“你一个人能行吗?”

    她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好看,是桑晚晚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

    “我没事。”临出门前她看了一眼床上呆滞的何娇娇,那一眼神情有些复杂,何娇娇也没弄懂说什么意思。

    慕相思直接去了大堂,谁开的房,总有记录的,看看到底说哪个男人这么的禽兽。

    慕相思走后,何娇娇用沙哑的嗓音问道:“晚晚,相思她昨晚说跟沈少一起吧?”

    桑晚晚知道她这么问的意图说什么,之前的不喜欢让她保持着冷静,同情归同情,她仍然没有乱了分寸,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故意的拉开了话题,“你要不要穿衣服?我帮你吧?”

    桑晚晚去地上拿衣服的时候,何娇娇的眼神怨毒的瞪着她的后背,不用说她也知道,肯定是跟沈流年在一起,昨天的药性有多强,她也体会过,一想到慕相思可以跟沈流年翻云覆雨,自己却要再冯国伦的身下讨好,滋长的恨意袭遍了全身。

    如果她知道,正是因为昨晚,让原本远离的两个人再度靠近,只怕要气死了不可。

    桑晚晚把地上凌乱的衣服捡了起来,而何娇娇目光瞬间转换。

    慕相思到了大堂后,直接去问当班的经理,“昨天808号房说谁开的?”

    大堂经理看了一眼,说慕相思,她最近正在看《闪亮新星》的节目,因为自己出身的关系,她很讨厌那些富二代和有后台的大小姐们,如今关于慕相思的传言沸沸扬扬,很多是非不分的人,就会相信。

    不管是江芷还是慕相思,年轻的经理都不喜欢,她的票都投给了普通出身的何娇娇,她无权无势,也没什么不好的新闻,能够走到现在,都是因为她的努力和勤奋。

    在她的心里,何娇娇就是无数跟她一样的普通少女的励志典范。

    因为对慕相思的不喜,经理对慕相思的态度也很冷淡,但是毕竟是服务人员,面子上还算过得去,“对不起小姐,事关客人的**,我们不能够泄露。”

    慕相思知道不会这么容易就搞定的,但是她既然赶来,就不会无功而返。

    “不能看吗?”

    “对不起,不能。”小经理拒绝的很干脆,“除非您说警察。”

    慕相思扫了一眼台子上面摆着的牌子,上面明确的写着入住要用身份证登记入住的,何娇娇昨天来的时候应该也说迷迷糊糊的,而且她刚刚留意了,屋子里压根没有包包什么的,她的身份证肯定不在身上。

    “你们华夏酒店什么时候这么遵纪守法了?”慕相思看出了她眼中的讽刺,如果说平时,她也懒得跟这种小角色计较,但是今天不同,从早上起来,她就憋了一团火,无处发泄,谁惹上她,那就自求多福吧。

    “小姐,我们华夏酒店一直说这样的,请注意您的言辞。”小经理冷着脸警告慕相思。

    慕相思抿唇,把那个牌子从左手边拿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小经理的眼前,很重的一声,让整个大堂都安静了下来,“既然这么遵纪守法,为什么不让客人出示身份证就入住?”

    刚刚小经理低头看了下屏幕,看到了入住的人的身份,是冯国伦,出入华夏酒店的人不是一般人,她以前也接待过冯国伦带着女人进来,昨天想必也是这样,当时她不当班,为了大客户,她本想要打发了慕相思的。

    但是没想到慕相似还真的是个难缠的主。

    慕相思冷笑一声,“需要我找警察叔叔来吗?”

    小经理还在犹豫,在她心里应该说在衡量着,警察厉害还是冯少厉害。

    可慕相思不给她考虑的机会,她的腿可是酸疼着呢,站了一会儿就累了,“看你这样子,那个人应该身份不低,而且还是你们这里的常客吧?”

    小经理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神情已经告诉了慕相似,她说对了。

    如此的维护的,不是大客户还能说谁呢。

    “那个人带着个神志不清的女孩进了808,剩下的不用我多说了吧,你见也见的够多了。”慕相思眼皮动了动,极为的讽刺,如果这些人按照规章查验身份证,或许何娇娇就能够逃过一劫,“我现在并不想找华夏酒店的麻烦,只想知道昨晚的那个人是谁,否则真的闹大了,你觉得你一个小经理能够逃得掉,现在多的说替罪羊……”

    点到为止,慕相思觉得她应该能够懂了。

    小经理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昨天晚上本来应该她当班的,但是她男朋友过生日,就换了个班,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她可不就跑不掉吗?

    “现在能说了吗?”慕相思靠着服务台,等着她开口。

    “冯国伦。”小经理屈服于慕相思的恐吓,她真的怕了,她这种没权没势的人自然斗不过这些个富二代们了,只是心里对慕相思的反感和厌恶又多了一些,她决定今天就去投票区留言,骂慕相思几句去。

    是他?

    慕相思皱了下眉头,然后丢下一脸怨恨的小经理,再度上了楼。

    冯国伦的目的说自己吗?

    昨天他认出自己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何娇娇就真的被自己连累了,慕相思心里涌上了一股愧疚。

    电梯里,沈流年的电话打了过来,慕相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在哪儿?”沈流年的声音很平静。

    “华夏酒店!”

    当她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沈流年就知道了,她不会甘心吃这个哑巴亏的,已经自己动手去查了,只是好好在家里休息多好,把这些事儿交给自己不行吗?

    责怪她的逞强之外,还是涌起了些心疼,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什么事儿都有她父亲和跟屁虫慕相城解决,她只需要当个骄傲的公主,发号施令就行了。

    不过要是从前,她应该也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电梯很快到了八楼,因为刚刚信号不好,慕相思以为沈流年的沉默是她没有听清呢。

    “这件事儿我来解决。”男人低哑的声音掷地有声,霸道的不容人拒绝。

    看来他也知道了,慕相思思索再三,“我只想知道,昨天他的目标是我,还是何娇娇?”

    男人勾唇,他查到的东西自然比她单枪匹马的要多很多,但是有时候他更相信自己的直觉,“担心自己连累了别人?”

    慕相思想到刚刚进门时的情形,点了点头,声音很低,鼻头有点发酸,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里面要结束生命的女孩。

    沈流年靠在转椅上,瞥了眼那一叠照片,清晰的,模糊的,上面的人正是冯国伦和何娇娇,“在那儿等着,我待会儿接你回家吃饭。”

    风吹起细碎的发,慕相思听到家那个字,有一瞬间的愣怔,久违了的字眼。

    “沈流年,我现在不能把姓冯的怎么样。”

    “我知道,我会替你报仇!”其实他还挺想感谢冯国伦的。

    慕相思不知道答案如何,沈流年不肯说,她知道问也问不出来,只能等晚上见面了。

    再进入808的时候,窗户已经打开,散去了残存的味道,何娇娇也穿好了衣服,却遮不住她所经受的残忍,“晚晚,你送她回去吧,我待会儿有点儿。”

    桑晚晚和慕相思一个眼神就能够知道彼此的心意,所以彼此才是无可替代的,“好。”

    何娇娇的眼神空洞的没有生气,慕相思的愧疚又隐隐的翻滚着,她甚至不敢去看女孩的眼睛,“娇娇,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这件事儿,我会处理的。”

    她刚刚应该是下楼去问了,何娇娇知道事情一定在她的计划之中,她不想要让走向偏离,哭着点点头。

    就在她们出了门后,慕相思又想起了什么,看了眼桑晚晚,她只有一件外衣,脱不掉,自己穿的是件开衫,可是她的身上也有痕迹,但是想了想,她还是解开自己的衣服罩住了何娇娇的脸,顺便也能挡住一些她被撕破的衣服遮不住的春光。

    看着两个人上车,慕相思搂着自己等沈流年来接,他来的很快,并没有让她等很久,只是看到她穿着短袖在微凉的风中,沈流年还是冷了脸,“怎么不穿外套?”

    “给何娇娇了。”慕相思快速的上了车,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即便各走各的,可她总觉得大家都在盯着她身上的痕迹看,很让人不舒服。

    沈流年的余光瞥见那些他留下的痕迹,下腹涌上一股热浪,强迫自己别过去头去,在发动车子前,脱掉了自己的西装外套。

    慕相思也没有拒绝,裹住了自己,然后就觉得心里安全了些。

    沈流年知道慕相思看了自己一路,就是在等着自己告诉她冯国伦的目标说谁,但是他发现,他很享受她的注视,她的眼神围绕着自己,会让他觉得,她的心里,也只有自己。

    他说要来她的家,她已经让他进来了,可他还是吊着胃口不肯说,慕相思就有些忍不住了,“沈流年,你到底说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