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8章 你的身后,有我
    沈流年看到慕相思想生气又不得不隐忍的模样,心里异常的柔软,他勾了勾手,“坐过来!”

    慕相思不耐烦了,两个人也没隔开多远,就这么大的沙发,他说话还能听不见啊,“你故意的是不是?知道我内心煎熬着,你就开心,你就是见不得我好说不是?”

    男人仍然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等着她坐过来,被吐槽了也没有生气,“没良心的丫头。”

    慕相思早就知道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何况自己的内心实在说被那种愧疚煎熬的难受,不得不坐了过去,不过脸色不大好看,也没有笑模样,“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妈正开开心心的在厨房做饭,沈流年来了,她很开心,而且她觉得两个人的好事儿就要成了。

    慕相思坐过来了,可是也没如他所愿的进他怀里,沈流年长臂一勾,就把隔开的那点儿距离彻底的弄没了,见她极为的不情愿,嘟着嘴,估计在心里骂自己呢,要是再不说,估计真的要翻脸了。

    “夜色的监控不是全覆盖的,有些地方为了保护客人的**是没有的,”沈流年淡淡的说道:“在我们走后,监控上的画面显示冯国伦的目标是她,不是你。”

    慕相思那颗被抓挠的心瞬间轻松了,但是想到何娇娇的惨状,还是气愤的。

    “姓冯的简直是无法无天!”慕相思恨恨的道。

    然而,沈流年的话还没说完,“不过……”

    慕相思刚刚放松的心情,又因为男人的这两个字而悬起来,她气恼的瞪着沈流年,“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距离如此之近,沈流年很想亲她,不过怕她待会儿闹腾,还是忍住了,尝过了她的美好之后,他就想要再次品尝,这个念头从刚刚在华夏酒店门口就有了,一直持续到现在,没有放弃过。

    “是你太着急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慕相思给了他一个,那就快说的白眼。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沈流年就是想要宠她,她怎么气他,他都不生气。

    “不过何娇娇的爸爸在冯国伦手下做事,前一段时间因为做假账差点儿进监狱,后面没事了。现在还在那里工作,而且还升职了。”

    “你的意思是说……”慕相思读懂了他的眼神,只是这个真相真的挺可怕的,沈流年在的困惑中点了点头,她因为不确定而缓缓的开口,“何娇娇早就跟冯国伦在一起了?”

    那么,今天她深深自责的事儿,很可能都是假的,只为了蒙混过去。

    顺着这个思路猜测下去,冯国伦昨天想要的是自己,沈流年出现了,计划就改变了。

    慕相思深吸了一口冷气,其实何娇娇出现在夜色已经很让人不解了,她给人的感觉应该是个乖乖女才对,当时她相信了她说的因为心情不好想要喝酒,现在想想,疑点重重。

    “这些都只是猜测!”慕相思知道人心险恶,但是她更希望大家都是好的。

    沈流年没有否认,“嗯,你宁愿相信那个何娇娇是被冯国伦觊觎而糟蹋了,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事情败露而演的戏。”

    “如果只是演戏的话,真的说太可怕了。”慕相思目光深邃,想要看清眼前的迷雾,可是却看不清。

    “外面的世界本来就是可怕的,在这里,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沈流年把她抱在怀里,告诉她,待在他的身边,他会替她抵挡一切的危险和伤害。

    “那……”人总有脆弱的时候,在无助孤独之际,即便是个陌生人的拥抱,都会让你沉浸在温暖之中,更何况是他的臂弯呢?

    沈流年的吻落在了她的头顶,像羽毛般轻柔,“不管是你,还是何娇娇,既然惹了你,冯国伦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吃饭了!”姜妈看到在沙发上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笑呵呵的说道。

    慕相思还是有些窘迫的,快速的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双颊染上红晕,快速的走到了餐桌跟前,也不管沈流年了,自己就吃开了。

    沈流年是个精明的商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站在原地,他说了給她时间考虑,就不会在那之前太逼迫了慕相思。

    吃饭的时候,他问了问慕相思决赛准备的怎么样了,慕相思因为还沉浸在下药的事儿上,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

    “夺冠的可能不大,我场外投票很少,不过反正前三就可以进入鼎盛了。”即便不能够直接去拍鼎盛为冠军准备的戏,可日后还是会有机会的。

    “是吗?”沈流年笑的耐人寻味,慕相思总觉得他像是知道了什么,做了什么似的。

    吃过了饭,沈流年要走,姜妈让慕相思去送送,她借口很累,就没出去。

    躺在床上忍不住刷了手机,既然参加了比赛,谁不想赢啊,可是想到她的票数,慕相思就有些泄气了,她甚至已经好几天不去管了,看了也是那样,被人远远的甩在后面。

    白天睡得多了,这会儿毫无睡意,微博她已经很久不刷了,自打上次打人的事件后,她深切的感受到了键盘侠的可怕。

    可能因为今天沈流年提起了票数,还有他最后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慕相思在给自己做了心里建设之后,还是打开了官网,看看投票的情况。

    她告诉自己,就算再少她也进入鼎盛了,大不了就第三呗,这已经比之前预计的很快就淘汰要好很多了。

    然而,当页面打开的那一刻,她傻了。

    “个、十、百、千、万……五百万?”慕相思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数了一遍,说五百三十万,如今已经超过了江芷,位列第二了。

    她掐了掐自己的脸,确定这不是梦,也不是眼花了,是真的,她又刷新了下页面,发现短短的几十秒钟,就长了几十票。

    又隔了三十秒,她盯着屏幕,再次刷新页面,发现这次长的更多,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应该就是在一天之内涨上来的。

    慕相思觉得自己在一天之内被人黑的评论或许能够达到这么多,至于支持她的投票嘛,绝对不可能,她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联想到沈流年的笑容,她笃定是沈流年搞的鬼。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但是这事儿不问个清楚,她就觉得心里跟长了根草似的。

    沈流年其实也没睡,正盯着官网的数据看呢,见慕相思从尾巴变成了中间,很快就要超过何娇娇了,他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调成振动的手机嗡嗡的响着,沈流年看到那个备注名字,眼前一亮,“刚离开就想我了吗?”

    慕相思可没心情跟他开玩笑,“投票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听你的意思,好像很不开心?”沈流年挑了挑眉,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

    “你这是作弊啊,我计算输也想光明正大的输。”慕相思正色道。

    沈流年笑了,“我怎么就作弊了?票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投上去的,哪里是作弊?”

    他一副很有理的样子,这让慕相思更加的恼火,“沈流年,你这不是帮我,你这是在害我。”

    “害你?”手指停止了敲动,眼神也变得深邃了起来,“你太单纯了,你就对自己那么不自信?”

    “什么意思?”慕相思靠在床头,不解的问道。

    “鼎盛在投票的程序上做了手脚,我让技术的部门查了出来,这些都是你应得的,本来就属于你。”沈流年没有说谎,本来他的确是想要找人给她刷票来着,但是他本身也很不屑这种行为。

    他用两个手机号注册了账号后,给她投了两票,却发现上面只增加了一票,他最开始以为是计数的程序缓慢呢,快速的刷新了两次,发现数据依然没有动,这就让他产生了怀疑。

    之后让技术部门去查,果真发现了问题,其实不仅如此,本该属于慕相思的投票大部分都给了江芷。

    “你太天真了,这世上永远没有所谓的公平公正,丫头,我不知道我以前有没有跟你说过,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你要习惯那些黑暗,但是,我仍然希望你永远保持着你的纯净。”沈流年的这番话像是长辈的教导一般,声音低沉,深深地入了慕相思的耳朵。

    “可是这样别人会乱说的。”

    他很喜欢她这种无措的样子,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就成了他的主宰,“江芷身后有她父亲,何娇娇有冯国伦,而你的身后,有我。”

    慕相思抿唇,在这个深夜,慕相思确定,她的心被沈流年宠溺的言语撩动,很像回到了小时候,她是流年哥哥的宝贝。

    不知道这是不是假象,即便是,她贪婪地希望能够多持续一些时间,太久没有人宠爱,她都快忘了那种得意的滋味。

    “你……这么晚了还不睡吗?”关心的话太久没有从她的嘴里说出了,有些生涩,缱绻的柔情顺着手机从这头传到了那头。

    不是什么感天动地的话语,可是当沈流年每每回忆起这个温柔缱绻的夜晚的时候,感动都萦绕在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