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 沈流年像一颗无法切除的毒瘤
    “马上就睡了。”沈流年嘴角噙着笑,久久不散。

    慕相思问出口就觉得后悔了,可是这又不是消息能够撤回,“哦,好,我挂了。”

    “晚安”两个字已经到了嘴边,可对面的小女人已经挂断了电话,沈流年摇了摇头,却并没有去睡,那么多的事情堆在眼前,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睡呢。

    离比赛已经很近了,慕相思祈祷着沈流年不要骚扰自己,老天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诚心,沈流年真的没有出现,电话也没有打过来。

    在这几天中,她去看了何娇娇,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女人太厉害了,她看不出一丝破绽。

    沈流年对冯国伦的报复在他晚睡的那个晚上就开始了,解除跟冯氏的合作,这就让他损失了不少钱,从第二天开始,冯国伦的身上麻烦不断,被人揍了一顿,不在医院躺上几个月,是出不来的。

    能够有这么大手笔的,敢得罪冯家的,锦城也就那么几家,想想过节,很容易就猜到沈流年的头上,但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冯国伦跟他老子,都只能乖乖的眯着。

    何娇娇的伤比慕相思严重多了,彩排的时候,何娇娇仍然什么寡言没什么精神。

    看到慕相思从台子上下来,何娇娇就走了过去,“相思,谢谢你让沈少帮我教训了冯国伦。”

    慕相思因为心里有隔阂,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跟何娇娇热络起来,“其实,你有足够的证据告他的,如果你想,我也可以帮你。”

    “不,不可以,那样我的名声就彻底的毁了!”她哪里敢告冯国伦啊,自己以后再演艺圈还要靠着他铺路呢,这次要是没有他花钱,自己哪里能够进入的了鼎盛呢。

    本来,她也是想要出淤泥而不染的,可是江芷,慕相思,她们哪个是真正靠着实力进来的,都不是,所以在冯国伦看上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人,要审时度势,冯国伦对她是玩玩,她也没付出真心,两个人各取所需罢了。

    等到他腻了,一拍两散,而那时候她在演艺圈也有了一席之位,想要再找个有钱人,还难吗?

    这个圈子里太多的人的终极目标,不就是为了进入豪门,当阔太太嘛。

    何娇娇拉着慕相思的手,惶恐的看着她,“相思,我的路才刚刚开始,我不想就这么终极了。”

    慕相思没有说什么,那天早上她还说不想活了呢,想明白的倒是挺快的,不是说她想明白了不好,只是这个过程有些太速度了。

    “相思,你跟沈少……怎么样了?”何娇娇问道。

    这是个禁忌的话题,慕相思很不喜欢提起,“没怎么样,他是他,我是我!”

    ”你们那天不是已经……他没说要如何安置你吗?“她在内心里压根就不相信沈流年会许诺给慕相思婚姻。

    慕相思敛了敛眉,”我们不说这个了,江芷下来了,该你上了。“

    ”哦!“没有问出结果,何娇娇还有些不甘心的,奈何慕相思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觉得经过这样的事儿,她跟慕相思也算是推心置腹的朋友了,她不说,应该是沈流年没给她什么说法吧。

    睡了,也就睡了。

    像他那样身份地位的男人,睡个女人也没什么稀奇的。

    而且这几天,也没听说她跟沈流年有什么来往。

    何娇娇更加的笃定她的猜测了。

    彩排也就是大家走走位,熟悉下流程,何娇娇之前笃定慕相思在场外的投票超不过自己,可是等到她下台后刷了下手机,发现慕相思已经遥遥领先了。

    不用说,这肯定是沈少的手笔,别人做不到的。

    但是这四毫不动摇她刚刚的笃定,这不过是沈流年给她的一些好处罢了。

    慕相思一个人坐在后台,因为已经是鼎盛的艺人了,再加上是极为重要的决赛,几个人也有了休息室,但是她的是跟何娇娇共用的。

    慕相思也不挑,有就行了,化妆师还没来,她就在那里发呆。

    沈流年给她的时间剩余的不多了,她刻意的忽略这个问题,希望能够自动的解决,显然是不可能的。

    韩尔不管是成名前还是成名后,都一直保持着谦虚,参加任何节目都是提前到场,今天他一如既往地来的很早。

    准备回自己的化妆间的时候,恰好经过慕相思的休息室,小丫头托着腮,嘟着嘴,好像在为什么事儿发愁。

    看了看时间,还有些早,韩尔就让工作人员去忙,自己则来找了慕相思。

    慕相思想事情想的有些出神,压根没有注意到屋子里面进来个人,韩尔都走到她身边了,才发现,而且吓了一跳。

    韩尔忍俊不禁,恶作剧得逞后的开怀大笑,”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该不会是担心今天的比赛吧?相信自己,没问题的。“

    慕相思摇了摇头,她现在发愁的问题,是不能跟旁人说的,她跟桑晚晚聊了几句,晚晚的意思是让她嫁。

    沈流年有钱有势,长得又帅,不嫁白不嫁,何况他还睡了她,不能便宜都让他占了。

    慕相思知道这不是桑晚晚的真实理由,她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让她轻松些吧。

    可是这样的结合,并不是她想要的,她也没有了之前想要嫁给他的想法,现在的她就像是被人用根绳子牵着走一样。

    一切都由不得她选择。

    ”不是?那是什么?能跟我说说吗?“韩尔温柔的宛若邻家大哥哥一般。

    慕相思抬头,眼前有些恍惚了,”你这样,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谁?“

    ”我哥,我爸的养子。“

    这个人,韩尔没见过,但是也听过他,那个在慕家出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男人。

    ”我能说我不想当你哥哥吗?“韩尔给人的感觉跟沈流年不同,前者是和煦的春风,满是温柔,而沈流年像炙热的夏天,能够将人灼伤,有时候,他又像极了冬天,寒冷至极。

    看得出,她在发愁的事儿应该很难抉择,”跟沈少有关?“

    ”啊?“慕相思在神游。

    韩尔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我说让你这么为难的事儿,一定跟沈少有关,让我猜猜是什么呢?“

    慕相思诧异于自己什么都没说,他就猜到沈流年身上去了。

    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最后看着她的眼睛,”相思,你是不是又开始爱他了?“

    ”我……“慕相思动了动唇,没有在第一时间否定出来。

    韩尔勾唇,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相思,你现在想要跟你的心背道而驰,但是你又做不到,他不是忘了你吗?我不在的这几天,他把你怎么着了?“

    如果不是那些合约早就签好了,韩尔真的不想离开,就想要一直守在她身边,不给任何人接近她的机会。

    其实,他知道,即便这么做了也是没用的。

    在慕相思的心里,沈流年就是一根毒瘤,表面切掉了,可是在你以为它不会再干扰的时候,它却慢慢的渗透进每个细胞之中,等你发现的时候,它又是很大了。

    事实上,这颗毒瘤,从来没有彻底的被清除过,形灭而神不灭,一直存在着。

    又是一个问她跟沈流年的事儿的人,慕相思纳闷,为什么,她不开心就一定跟沈流年有关呢。

    可是,这次还真的是。

    ”韩尔,比赛结束后,我要去见我爸爸。“这一次,她一定要见到他。

    慕沧海在监狱里,不见任何人,当时慕相思在外面哭了很久,他也不曾心软。

    回来后,她每次想要去,都会想到狱警带出来的话,爸爸说,这辈子都不想要见到她了。

    她知道,爸爸是想要她离开这座城市,离开了,就是彻底不见。

    ”先安心比赛,这个对你来说不是眼下最重要的吗?“韩尔仍旧温和的笑着,在他的脸上,慕相思从来没看到他发愁或者是愤怒的样子,至少在自己的面前,他只有一个模样,就是笑着的。

    慕相思的演绎是出色的,评委席上的尚之敬不得不收回他的话,慕相思将哑女的神态、形象刻画的很好,同样也给角色注入了新的灵魂,尚之敬知道,那是慕相思对于角色的理解。

    其实能够走到决赛,江芷也好,何娇娇也罢,都不是一点儿实力都没有的,即使身后有人,她们自己也要有些本事才能堵上观众们的嘴。

    江芷演绎的女皇武则天,霸气十足,但是少了一点儿柔情,她太想要突出武皇比男人还要强的部分,而忽略了,武媚娘,到底还是个女人,在刚毅的目光之下,也有女子的柔情。

    何娇娇的演绎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却不及慕相思的惊艳,慕相思表演的时候,场上一片寂静,舞台下面也是寂寥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脸上,随着她的神情的变化,眉头舒展或者蹙起。

    她是个很有感染力的演员,轻易的就能够抓住观众的目光,另外两个不是不好,而是没有比较就没有高低,慕相思之前没有受过专业的直到,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恰恰是她的野路子,展示给了大家不一样的表演。

    现场投票的已经在统计阶段,大家都在拭目以待,这一界的《闪亮新星》的冠军到底花落谁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