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咬了沈流年
    灯光闪烁着,没人看出沈流年情绪的变化,而且他这种高不可攀的人,大家也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罗一云刚刚去外面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沈流年在。

    她没跟沈流年有接触过,但是她这种人都是八面玲珑的,打个招呼又不浪费什么,说不定以后就有机会接触呢,多给自己手下的艺人铺条路也是好的。

    她已经做好了被沈流年忽略的准备,没想到沈流年居然跟她说话了,罗一云虽然已经结婚了,可对于男神一样的人物,还是多了些仰慕的,当然不是跟那些梦想着邂逅男神,嫁给男人的小女孩一样,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了。

    罗一云激动地有些说不出来话,不过她用最快的时间调整好,人在兴奋的状况下就容易忽略一些事儿,这不,她就忘了沈流年跟慕相思两个人不对付的事儿,大着胆子邀请沈流年去参加他们的party。

    “沈总,我们的艺人都很仰慕您,能不能冒昧的请您……去……”罗一云鼓足了勇气,她自认已婚妇女要比小女孩脸皮厚,“能不能请您一起参加我们的parry?”

    别拒绝,别拒绝,千万别拒绝。

    “合适吗?”沈流年已经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罗一云再精明也想不到高高在上的沈流年,会算计她啊。

    罗一云猛地吸了一口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狂点头。

    就这样,沈流年抛弃了在包厢里坐的笔直的秦阳,跟着罗一云进来了。

    于是,也就看到了陆思羽和慕相思深情对唱情歌的的一幕,还有不知道哪个家伙怀念初恋的话。

    慕相思看到沈流年的瞬间,就跑了掉,然后又唱错了词,陆思羽笑着拍她的肩膀,本来该是女生的部分,他为了不让慕相思尴尬,也陪着唱了起来,多么的体贴啊。

    沈流年却盯着他落在慕相思肩膀上的手,恨不得瞪出两个窟窿来。

    剩下的部分,慕相思基本上就没怎么唱,有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沈流年虽然只看了她一眼,之后就再没往这边瞧,但是她还是挺心虚的,剩下两句还没唱,慕相思已经等不及了,伸手切掉了歌。

    罗一云拍了拍手,示意让大家安静下来,之后说了些欢迎沈总的话之类的。

    沈流年没有看过来,可是慕相思却还是觉得有些局促不安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掐着手机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也不像这样的,但是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根本硬气不起来。

    沈流年尽管还是女神苏雨落的男朋友,可是很多人还是想要走捷径的,不求能够名正言顺的坐上沈太太的位子,只要能够有机会在娱乐圈崭露头角也好啊。

    所以那些想要走捷径的女孩,就开始起了歪心思,端着酒杯去跟沈流年敬酒,可是沈流年却笑了笑,没给面子。

    女孩有些下不来台,都快哭了,可是沈流年仍旧不为所动。

    何娇娇此时也坐到了慕相思跟前,她断定沈流年的出现一定跟慕相思有关。

    “相思……别愣着了,我们也去敬沈少一杯吧。”何娇娇这个女人心思很深,不管心里怎么把慕相思当成敌人,可面子上,一定不会漏出些马脚的。

    慕相思摇头,“还是不要了,他不喝,多没面子。”

    眼神瞥了眼刚刚快要哭了的贝贝,慕相思觉得关起门来这么吵都好,在外面还是别弄得太难看了。

    何娇娇笑的意味深长,“你敬酒,他怎么可能不喝呢,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他这次来也是为了你吧!”

    慕相思抬头看着她,难怪坏人都喜欢杀人灭口呢,有些事儿让不信任的人知道了,的确是个麻烦。

    何娇娇却笑着说,“放心,我不会说的,相思,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

    慕相思点了点头,姑且相信她吧。

    不过她还是不打算去敬酒,她相信沈流年绝对会当着众人的面为难她的,才不要自找难堪呢。

    她不过去,沈流年自然有办法让她过去了,他不接受任何女孩子过来敬酒,却突然对罗一云提起,“今天听说你们鼎盛招了两个新人,没来吗?”

    “哦,来了,来了,娇娇,相思,快过来。”罗一云还为她们两个打着圆场,“她们两个小姑娘,八成是害羞了。”

    慕相思硬着头皮被何娇娇拉了过来,叫了一声,“何姐。”

    “沈总,这就是我们这次选秀的冠军,何娇娇,这位呢……”罗一云忽然想到二人之前的关系,心里发寒,不知道沈流年这是打算干嘛了,她知道慕相思跟苏雨落在舞台上是有些不快的,据说生活中曾经也是有些过节的,沈总该不会是替他的心上人报仇来了吧。

    “这位是……”沈流年装作不认识的追问。

    慕相思看到他那张欠扁的脸,真想一拳挥过去,考虑到自己打不过他,决定想想算了,不付诸行动了。

    “哦,这位是我们的亚军,慕相思。”既然他选择装陌生,罗一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介绍了下。

    沈流年点了点头,突然主动地举起了酒杯,“恭喜二位。”

    说完,他的眼神还若有似无的看向了陆思羽,慕相思猜到了,刚刚陆思羽替自己喝酒,一定被他看到了,这个小气记仇的男人。

    陆思羽到底是年轻气盛,而且又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他以为慕相思不能够喝酒,就又准备过来替她喝。

    还是罗一云眼疾手快给拦住了,也不看看对面坐的是谁,沈总为什么拒绝所有人的敬酒,唯独愿意跟这两个人喝,那是有一定意思的。

    不管是不是报复,就算是报复,慕相思也只能受着,她自责不该把沈流年招来,可是后悔也无济于事。

    沈流年真的要是想要替苏雨落出口气的话,即便不是现在,也会有别的场合,这是慕相思逃不掉的。

    罗一云瞪了眼陆思羽,“回去,有你什么事儿。”

    罗一云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不管这些孩子们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她都不怎么发脾气,甚至连重话都不说,可是这一次,为了两个她喜欢的孩子的前程,她死死地抓着陆思羽的手。

    何娇娇已经接过酒杯了,却笑着看好戏,“相思!”

    慕相思想要接过酒杯,却发现沈流年攥的紧紧的,故意为难她,拿了一次没拿动,拿了两次又没拿动,她的小脾气也上来了,这就是慕相思,前一刻还想着隐忍,后一刻就忘了,不过这也是在沈流年面前,他给过她足够的宠爱,让她敢无所畏惧的翻脸。

    慕相思皱着眉头,已经到了发作的边缘,众人也屏住了呼吸,即便先前不知道沈流年跟慕相思的纠葛,也在慕相思在场上跟苏雨落互怼的时候查了一下,见到沈流年这样,大家知道,慕相思要倒大霉了。

    陆思羽那来还在跃跃欲试着,眼看着罗一云就要压制不住了,慕相思还没有从沈流年手里拿过酒杯,她不想场面失控,更不想不相干的人卷入进来。

    既然抢不过来,那她就放手好了,慕相思灿然一笑,却是咬牙切齿的再说,“看来,沈总是舍不得给我喝这杯酒了。”

    沈流年挑了挑眉,而后淡然的笑着,“不是舍不得,而是我发现,有人想要替慕小姐喝酒,我在想,这杯酒是你来喝呢,还是让你的护花使者来喝呢?”

    沈流年把“护花使者”几个字咬的极重,清晰的像慕相思传达着,你敢背着我跟别的男人暧昧,你惨了,他也惨了。

    “沈少说笑了,哪里来的什么护花使者。”慕相思在试图跟他解释,别胡乱猜测。

    说陆思羽年轻气盛一点儿都不为过,大概是遇到了喜欢的女孩,想要抓紧一切机会在她的跟前表现,慕相思这里急着把他择出去、洗干净,别趟这摊浑水。

    可是他却非要闯进来,人被罗一云拼尽全力的拦着,嘴巴却是自由的,陆思羽接着慕相思开口,“沈少,相思她不舒服,我替她喝。”

    沈流年凌厉的望了他一眼,眼中一片黑云掠过,脸色也瞬间冷了下来,罗一云有些绝望,这一次,要折进去两个了吗?

    思羽这孩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马上就有拍戏的机会了,却不知道珍惜,在这个时候得罪沈流年,不仅就不了慕相思,对他自己更是不会有半点好处的。

    “沈流年,你松手!”慕相思急了,就是一杯酒嘛,她可以解释的啊,为什么要弄成这样。

    陆思羽也真是的,能不能不要添乱啊,慕相思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好好地一个party,不会变成葬礼吧。

    很有可能。

    沈流年瞥了她一眼,而后冷冷的看着陆思羽,握着酒杯的手,仍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玩味的笑着,“你替她喝?你是她的什么人啊?”

    “罗姐,你让我过去!”陆思羽带着些许的哀求,罗一云仍然不放,回头陪着笑脸,“沈总,他喝多了,您别跟他一般见识,相思,你快喝吧。”

    她向着慕相思投去了个求救一般的眼神,希望慕相思能够明白她的苦心,慕相思是懂的,她也不愿意扩大伤亡,可是决定权并不在她的手上。

    “罗小姐,让他过来!”沈流年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但是慕相思知道,他在生气。

    “沈流年,你别太过分,这是我们之前的事,你扯上不相干的人做什么?”

    这就生气了?刚刚跟小男人深情的模样,可知道他看了有多生气?

    沈流年盯着她恼怒的脸,闻言勾唇一笑,“慕小姐这就愿望我了,有人要英雄救美,我怎么好不给机会呢?罗小姐,让他过来。”

    陆思羽到底是个男人,刚刚只是顾着不想跟罗一云撕破脸,没有用力,不然她是拉不住的,这会儿听到沈流年的话,彻底的冲破了束缚,站在了沈流年跟前,“沈总,相思是个女孩,您为难她,也太不厚道了吧?”

    “我为难她?”沈流年莫名其妙的被安了这么大一顶帽子,怒急反笑,他是瞎了吗?

    他哪里为难她了?

    慕相思脸上的笑容已经涣散,显得有些无力,不想要这场闹剧再继续下去,“沈流年,够了。”

    不是拿不出来他手里的酒杯吗?

    就这么一杯酒的事儿,至于闹成这样吗?

    她折腾一天了,身体累,心也累了。

    就在坚持不下的时候,慕相思做出了一个惊呆了在场所有人的举动。

    她稍稍俯身的同时,拉高了沈流年的胳膊,快速的咬了上去,沈流年也是猝不及防,没想到小丫头居然这么不顾形象,而且她现在是真的愤怒了,咬的还很用力,都快出血了。

    疼痛之下,沈流年松了手,酒杯酒杯慕相思抢了过去,然后仰头喝完。

    可以好好放在桌子上的,她却直接砸在了地上,酒杯破碎,像是震在了人们的心上。

    她冷冷地瞥了一眼沈流年,“酒喝完了,沈少慢慢玩,罗姐,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罗一云见到的慕相思都是很有礼貌的,这次见她发这么大的脾气,还真的有些诧异。

    没等她说什么,慕相思已经拉开了门出去了。

    沈流年笑了笑,视线停在手上的牙龈上,罗一云赶忙上来补救,“沈总,真是对不住,我送您去医院包扎一下吧,相思……相思也喝醉了,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都是不懂事儿的孩子,我给您赔不是了,都是我没教好。”

    沈流年摆了摆手,又看向陆思羽,什么也没说,出去了。

    陆思羽缓过神来,也追着出去了。

    不过等到他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了沈流年的车扬长而去,没看到慕相思正坐在里面。

    罗一云看到陆思羽蹲在门口发呆,又心疼又生气,忍不住数落了几句,“思羽,你之前是我最放心的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沈流年是什么人,得罪他,你还想不想混了?”

    陆思羽一声不吭,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可是,他并不后悔。

    “思羽,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也知道爱上一个人的滋味,可是有些人注定是不能爱的,代价太大。”罗一云叹息了一声,“这次你惹的麻烦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