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衣服都脱了,他要跟自己讨论这
    陆思羽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大男孩,混这个圈的,即便刚开始纯净的如白开水,混的久了,被周遭的一切浸染的也成了墨水。

    他低着头,沉闷的开口,“我知道,反正我也不想在这个圈子混了,他沈流年再厉害,也不能只手遮天吧,我就算去送外卖,也能养活我自己。”

    罗一云笑了笑,“送外卖?先不说沈流年到底能不能只手遮天,送外卖你离慕相思有多远,你觉得她会跟一个送外卖的在一起吗?别傻了,思羽,你是我很看好的孩子,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你呢,明天你就进组了,别再犯傻了,希望沈流年贵人事忙,能够忘了这件事儿。”

    这样的可能,连罗一云自己都觉得可笑。

    ……

    车上,慕相思一言不发,不想跟沈流年说话。

    沈流年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说话,两个人都像是赌气似的,就这么一直到了沈流年的公寓楼下,说是公寓,却不是那种小型的单身公寓,也有两百多平。

    沈流年把车子停入车库后,也没有让开口让慕相思下车,就那么坐着,仍旧沉默着。

    慕相思耗不起了,她知道,这个男人在跟自己比,谁先开口就预示着输了。

    反正她也赢不了他,何必呢。

    “我要回家。”

    总算是肯开口了吗?沈流年勾起唇角,“这里就是你的家。”

    “我要回慕家,那里才是我的家。”慕相思纠正道。

    “结婚后不住在这里,住在慕家?难不成你打算让我做上门女婿?”沈流年嗤笑一声,下车并且拉开了她这边的车门,见慕相思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伸手准备把人给抱下来。

    她要是这么不喜欢用腿,那他不介意抱着她上楼。

    “我们还没结婚呢!”慕相思提醒她,而且今天的事儿,她觉得沈流年就是在无理取闹,借题发挥,原本的愧疚已经被他消耗殆尽,此刻残留的只有愤怒。

    跟她闹别扭,就冲她来好了,私下里解决不行吗?

    要是真的爱她,会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为难她吗?

    而且还扯上了陆思羽,刚刚在车上,罗姐给她发了信息,意思是陆思羽惹了沈流年,恐怕要惹麻烦了,问问她有没有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

    慕相思知道罗姐的意思是让她一个人把责任揽下来,别牵连到了陆思羽,毁了他的前途。

    慕相思不怪罗一云,自己在她眼里,大概已经没救了,那么她不能再赔进去一个人,她只回了个“好”字。

    想到沈流年刚刚的讨厌,慕相思就更加的不想顺着他的意思了,而且他带自己来他地方,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我说了,我要回家,你没听见吗?”慕相思一脚踹了过去,沈流年躲的及时,鞋子只在西装裤上留了个浅浅的印字,并没有弄疼他。

    沈流年一只手箍住她的腰身,本不想伤着她的,但是她实在是不乖,便只能硬来。

    慕相思铆足了劲儿的挣扎无济于事,对她的话,沈流年也是充耳不闻,半抱着慕相思的身体就出去了,女孩还在挣扎,沈流年没了耐心,“想你那个小情人以后还能在混下去,就给我乖一点。”

    慕相思的突然就僵住了,像是被人点穴了一样,动也不动。

    原本是顺了他的心意,可是沈流年心里的那股无名火烧的更旺了。

    把人丢在床上,这次可没有动作轻柔,虽然床很软,可是慕相思还是觉得被摔得七荤八素的。

    男人冷冷的声音悬在头顶,兜头浇下,“慕相思,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让你觉得我的脾气很好?”

    才没有,慕相思坐起身来,“你脾气好?动不动就骂人,打人的,你要是脾气好,全天下就没有脾气不好的人了。”

    她背过身去,不想看他,总觉得有些委屈。

    沈流年冷漠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如鬼魅一般,“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慕相思觉得跟一个记忆不全的人吵架,就像秀才遇到兵,你说的有理有据,他来一句,什么时候的事儿?

    顿时让你泄气,现在,她就是这种绝望的感觉。

    慕相思揉了揉刚刚又戳了一下的手腕,刚刚他那么不温柔的一抛,刚好手就被压在了身下,这会儿有点儿疼,但是没什么大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倒是你,牙口挺好啊!”沈流年沈是说她刚刚咬了他的事儿。

    慕相思也不甘示弱,把手腕伸到他跟前,在灯光下看出微微有些发红,那是她刚刚揉的,“你自己看,这就是你之前给我弄伤的,还不止一次,刚刚又伤着了,你哥暴力狂,苏雨落八成就是看出了你这点不嫁给你,你就来祸害我。”

    沈流年那里牙印清晰,却在看到了她手腕的红后,瞳孔骤然缩紧,着真的是她弄得?

    “你不信?”慕相思干净的脸蛋上满是讽刺,“你可以去问问你的好兄弟齐修墨,对了,你还把我的脚弄伤了,是他治的,你把我弄发烧了,也是他治的,你都可以问他,看看我又没有骗你。”

    她的神情不像是在撒谎,而且这种谎言,一个电话就能够拆穿,也没有什么意义,沈流年看着被她抬高的手腕,还有送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嫩白小脚,刚刚已经把鞋子蹬掉了,他的心头一阵阵的苦涩。

    前两个是真的,不过发烧,也不能全怪他的,不过见到他这副表情,慕相思心里很有报复的快感,不过面上却不敢让男人看出她在耍小聪明。

    她顿了顿,唇上的笑容更深了,勾起的弧度也是对他的轻蔑,她势必要把今天他对自己的刁难给还回去,“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嫁给你了吧?本来就算我不爱你了,可你英俊多金,看着养眼,带出去有面子,可是你对我太坏了,我才不想嫁给你的。”

    刚刚沈流年还真的信了,不过她最后的补述让沈流年听出了写端倪。

    但是这些事儿肯定也是发生过,而且多少还是跟他有关系的。

    不怪秦阳没跟自己说,实在是有时候只有他跟她在,秦阳不知道而已。

    慕相思看着男人越走越近,被灯光拉长的黑影就那样压了过来,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沈流年俯下身子,将她小小的身子困在自己跟床之间,无处可逃,“慕相思,收起你的小聪明,我不喜欢。”

    眼看着他的唇就要压了下来,慕相思着急的用手堵住了他的嘴,在男人滔天的不悦中,为自己征求最后一线希望,“沈流年,你要是敢对我用强,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沈流年勾唇冷笑了一声,“用强?那多没意思,我还是喜欢那一晚的你,主动的邀请我……”

    男人刻意放缓了声音,磁性的嗓音魅惑至极,就在这张床上,慕相思清楚地记得,她跟他缠绵了一夜。

    想起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场面,她忍不住红了脸颊,声音也有些颤抖,“做……做梦。”

    沈流年拉开了些距离,不过却不是慕相思以为的放过她,沈流年想要做的事儿,从来就没有半途而废这一说。

    “小红豆,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太单调了,需不需要我放些助兴的东西?”

    慕相思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后,愤恨的看着他。

    那恨不得咬死他的模样,倒让男人笑出了声,“想咬我?”

    “哼!”慕相思别过脸去,仍然用手挡在自己的嘴边。

    卑鄙、无耻、流氓。

    慕相思把沈流年骂了一个遍。

    可是依然无法阻挡男人的想法,这次,他反而来了兴致,不准备强迫她不愿意做的事儿,而是强迫她自愿做。

    看吧,这就是沈流年,永远别觉得那张英俊的脸下会有一颗慈悲的心。

    慕相思彻底的认清了这一点。

    男人低头看着她的模样,放柔了声音,像是诱哄一般,“乖,把手拿开。”

    慕相思睫毛颤抖了一下,不想放手,不想被他亲,但是在男人说第二遍的时候,她就知道,无畏的僵持是多么的可笑。

    算了,就当又一次圆了她曾经的少女梦吧。

    而且,只要他想,没什么做不到的,被强的感觉总好不过心甘情愿。

    沈流年的吻在她的手拿开的瞬间落了下来,几乎是无缝衔接,他强势的侵袭着她的芳香,最后又不满意浅尝辄止。

    在她的口中,还残存着啤酒的味道,沈流年微微皱眉,在慕相思被吻的晕乎乎的时候,屁股上一疼。

    是可忍,孰不可忍,慕相思彻底炸毛了,“沈流年,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你要是有虐待狂,我死也不嫁给你。”

    “我跟你说不许喝酒,你当耳旁风是不是?”

    慕相思觉得很无力,衣服都脱了,他跟自己讨论这事儿,这男人是不是有病,视线下移,看了某处,好像不像有病的样子。

    “你又失忆了吗?刚刚是你逼我喝的酒?你要做就做,不做就让我回家,我受够你了!”

    “是你咬了我从我手里抢走的!”他并没有真的让她喝的意思。

    “不做了是不是?”慕相思抓起被他丢在一旁的衣服,他穿的衣冠楚楚的,自己却一丝不挂,本就已经很羞辱了,他还来这出,她真的要怀疑人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