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如果我不在乎了呢
    沈流年长臂一勾,再度把人压下,到最的肉,哪有飞了的道理。

    “以后不许再喝酒了!”

    慕相思赏了他一记大大的白眼。

    而男人的声音又好死不死的传来,“想不到你还这么着急。”

    着急?慕相思正想说自己什么时候着急了呢,忽然在他的那一脸坏笑中明白过来,“沈流年,你妹啊……”

    然而,为时已晚。

    ……

    第二天醒来,慕相思觉得浑身就像是被碾压过一遍,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她饿了,昨天没怎么吃东西,又被男人压着耗费了一晚上的体力,有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可能会被他给压死。

    涌入眼帘的那张俊脸,慕相思很想甩一巴掌过去。

    不过她怕这一巴掌的后果不是她能够承担得起的,该死的男人,什么保护措施都不做,这是想要干嘛?

    他们俩现在的这种关系,弄出个孩子来,不是添乱吗?

    打她在自己怀里折腾动了下的时候,沈流年也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想要看看她有什么举动,不过她醒了一会儿,好像什么都没有做。

    沈流年决定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慕相思的小脸上服上怒意,“我饿了,你去做饭。”

    沈流年笑了笑,“昨天我那么努力,还没喂饱?”

    “滚!”慕相思纵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可还是没有他这般脸皮厚,恼怒的伸腿去踹他,但是两条长腿软绵绵的,根本没什么力气。

    踹在他身上跟挠痒痒,或者说是撩拨也差不多。

    慕相思见他只笑不动,更加的生气了,而且也透着一股委屈,“我昨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快饿死了,你还那么对我。”

    她嘟着嘴撒娇的模样,简直让人无法抗拒,沈流年看了看时间,昨天太过放纵的后果,就是今天早上他迟到了,平时他自律性很强,从来不用闹钟,昨天想定来着,可是怕她睡不好,拿起手机又放下了,不过还是看到了她那条长长的带着道歉的消息。

    沈流年亲了亲她昨夜被他吻的红肿的唇,吃饱喝足的大少爷,心情很好的下了床。

    慕相思还发愁待会儿洗澡后没有干净的衣服换呢,想要去他的衣柜找件衬衫来换上,可打开衣柜的瞬间,她被那些五颜六色的女士衣裙晃的眼花缭乱了。

    不光有外衣,就连内衣也有的,跟沈流年的衣服,各占了衣柜的一半。

    而且所有的衣服都是没有拆过标签的,还是她的尺寸。

    他……是为自己准备的?

    沈流年看着她在衣柜跟前发呆,笑了笑,没有打扰她却品味他给的惊喜。

    都说沈少宠爱苏雨落,但是沈流年,那并不是极致,他很想要看看,他真心实意的宠爱一个女人,会到什么地步。

    进了浴室,慕相思再次惊呆了,里面摆着女士的沐浴露和洗发水,都是她喜欢的牌子,而且沈流年也把他自己的也换了,跟自己的是同一系列的男士款,难怪她昨天晚上就闻到男人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呢。

    她的一切他都准备好了,看来他真的为这场婚姻做足了物质上的准备,但是精神上的,情感上,他也准备好了吗?

    不说别的,一个苏雨落,就不可能这么坦然的接受这个结果。

    还有他那个母亲……

    洗了澡,慕相思恼恨男人的不知节制,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上次的还没散去,又添了新的,虽然他昨晚除了一开始有些不温柔外,之后都是很好的,可现在看看,说她被家暴了,也会有人信吧?

    沈流年在客房里洗漱后,就去做早餐了,没错,是他亲手做。

    不过想到慕相思还给韩尔做过饭呢,他就有些吃味,哪天得让小丫头给自己做一顿,不,做十顿不可,想着两个人要在彼此的生命中纠缠一辈子,别说十顿饭了,就是再多的也不是难事儿啊。

    慕相思擦干了身上的水,就去外面找护肤品,她相信男人肯定准备了,不出她所料,仍然是她惯用的牌子,就连她搬出他之前的别墅后换的种类也有,慕相思确信,姜妈是个内奸。

    不过,她对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坏心眼的。

    慕相思食量不大,吃了些面就饱了,可是沈流年觉得自己亲自下厨,慕相思必须的吃完,硬逼着她吃光了,撑的慕相思直翻白眼。

    “走吧!”慕相思刚放下筷子,沈流年就起身了。

    “去哪儿?”慕相思还一脸疑惑呢,他要带自己去哪儿?刚从床上下来没多大一会儿,他不会又兽性大发了吧?

    男人真可怕。

    不得不说,慕相思想歪了。

    沈流年捏了下她的脸,像是惩罚她的健忘,“民政局,领证。”

    慕相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揉着肚子的手都停下来了,昨天她还停留在考虑的阶段,今天就要奔现了,“不……不行,沈流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妈妈不喜欢我,你还是先搞定了那边再说,我……我今天要去看我爸爸,这就去。”

    沈流年知道慕相思的父亲在监狱里,“领了证,我跟你一起去看他。”

    慕相思受什么都不同意,“我自己去就行。”

    “听话,我陪你。”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脸上的嬉笑荡然无存,“沈流年,慕家出事,就算不是你们沈家所为,可你当初却选择了袖手旁观,我没办法用道德、人情来绑架你非要做点儿什么,可是,你但凡要是出手,我爸爸不会被那么多人落井下石,有的没有的罪名,是他做的,不是他做的都往他一个人身上推,这样的你……觉得出现在他面前,合适吗?”

    沈流年看着仿佛被抽去了力气的慕相思,伸手想要抱抱她,可是还没触碰到她的身体,就被她推开了。

    她前一秒还娇嗔的说笑,下一秒眼神冷漠的像是要杀了他似的。

    有些事儿,慕相思不能怨恨,但是她也望不到,何况,到现在为止,她仍然觉得除了沈家,没有人能够有那么大的能耐搬倒父亲。

    刚刚那么一长串话说的有些激动,慕相思的胸口起起伏伏,但是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沈流年,如果我在乎,你可以用任何东西威胁我,如果我不在乎了呢?你觉得还有什么能够威胁的了我?”

    女人眼中的神情,是沈流年有限的记忆里,从未见过的。

    他竟然生出了些惧意来。

    他害怕那张红唇开开合合,冷漠的吐出几个字,“沈流年,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呢!”

    不够好在,慕相思没有说这样的话,她的声音也不再那么透着凉薄的恨意,“我只想去看看我父亲,可以吗?”

    “不要跟着我,也不要派人跟着我!”不是只有他能够猜出慕相思的想法,她同样也可以猜出他的。

    沈流年被她眼中巨大的恨意震慑住了,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直到她已经离开了,他仍然保持着那个想要拥抱她的姿势。

    那种恨意,像是滚了又滚,不断壮大的雪球,飞出来的瞬间,就把他压倒了。

    但是他更好奇,她的恨意是从哪里来的,像是不单单只有慕家一样,她刚刚眼中有些隐忍,很大一部分,她还没有说似的。

    慕相思离开了沈流年的家后,就近买了避孕药,她是不会允许自己怀孕的,现在不可以,以后,或许也不可以。

    打了个的士,直接去了父亲所在的监狱。

    三年,预警换了一大批,很多生面孔,不过还能够找到些老人,见到慕相思,没有多吃惊。

    她回来后,各种关于她的消息就在网上和电视上不断地报道着。

    何况,她还刚刚参加了个选秀节目呢。

    “慕小姐来了,又来看你爸爸啊?”老狱警看到慕相思,很和气的开口,“你参加的那个比赛,我看了,我家笑孙女,可喜欢你了。”

    慕相思笑了笑,这人她是认得的,以前每次都是他替父亲传话过来,说让她回去。

    过去的一幕幕让她忍不住酸了眼眶,“李叔,我爸爸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最近天气变化的大,有点儿咳嗽。”

    慕相思带了些吃的,却没带药,想着明天,哦不,待会儿就去买。

    看出了她的担忧,也确定这是个真的孝顺的孩子,老李记得三年前的慕相思每次哭的都跟个泪人似的,自己不劝上半天她都不肯走。

    “你放心,药我已经给他买了。”

    “谢谢李叔,这几年,您没少照顾我爸爸,”慕相思身上掏出随身带着的钱包,她身上没有多少现金,不过几张红票票都掏了出来,“我这次来的匆忙,什么都没给您买,这些钱您拿着,买些水果吃,下次我去您家拜访。”

    老李没有接,“不用给钱,那些钱不是我……”

    话说到一半,就被吞了回去,老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用客气,没几个钱,你要是真想谢我,待会儿给我小孙女签个名就行。”

    虽然他很快的转了话锋,但是慕相思还是听出了些什么,但是再追问下去,老李却不肯说了。

    有人给老李钱让他照顾爸爸,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