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打醒他
    “李叔……”

    老李笑呵呵的,看得出脾气很好,“得了,我这就去跟你爸爸说一声。”

    慕相思满怀着期待,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三年前不管她如何哭求,父亲都铁了心的不肯见她,当时她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那种孤独无助感,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老李腿脚还不错,大概十几分钟的功夫就回来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慕相思那颗滚烫的心就凉了,“我爸爸还是不肯见我吗?”

    老李摇头叹息了一声,其实他也想不通,怎么就连亲生的闺女都不见了呢,外人不见就不见了,“慕小姐,要不还跟以前一样,东西给我,你就先回去吧。”

    慕相思摇了摇头,“李叔叔,这次我一定要见到我爸爸。”

    她抬起眼帘,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烁着坚毅的光芒,这一次她说什么都要见到爸爸。

    老李也是无奈,这对父女,一个比一个倔强,可是看着也怪可怜的,“好吧,那我再去劝劝。”

    饶是这么说着,可是他心里清楚,三年了,慕沧海都不肯改变主意,就他说的这两句,肯定也不顶用的,但是看着慕相思不见到父亲的面就不走的倔强,他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老李转身,准备再跑一趟。

    慕相思却突然叫住了他,“李叔叔,等一下,我了解我爸爸,光劝是没有用的,你告诉他,我要结婚了,如果他连我嫁给谁都不在乎的话,那就继续不见我吧,我以后也不会来了。”

    “结婚?”老李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儿,真心地替慕相思高兴,“那可是好事儿啊,我这就去说。”

    不自觉地,他竟然步子的速度都加快了。

    这一次老李回来的比上一次还要快,看到他满脸的惊喜,慕相思勾起了嘴角,但是内心仍然是忐忑的,那颗心脏伴着微微的刺痛,狂跳不止。

    “快进去吧,我都跟里面说好了,给你们多一些时间。”老李替慕相思打点好了一切。

    慕相思再次表达了谢意,两条长腿在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还有些艰难,这份踟蹰来自长久的思念,之后,不自觉的从慢走,变成了快走,最后就跑了起来,一路狂奔。

    爸爸就在那个门里了,慕相思站在门口,颤抖着双手拉开了门。

    里面华发丛生的男人抬起头,眼中的凌厉威严已经被岁月磨灭,取而代之的是如万千老人一样的祥和慈爱。

    久别的父女,隔着桌子凝望着,都红了眼眶。

    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桌子上,慕相思在这一个放下所有的防备,那些坚硬的抵御外敌的壳子脱落,她又恢复成了那个娇娇的少女。

    美人迟暮,英雄老矣,人世界最无可奈何的两件事。

    尤其是慕沧海戎马半生,最后却要在这里了此残生,双手被泛着冷光的手铐束缚着,一身的囚服让他看起来老了很多岁。

    慕相思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慕沧海也有些哽咽了,钢铁的汉子也有柔情,他把这一辈子的柔软都付诸于这个女儿的身上,年轻时结怨太多,他早就想到了会是这样的后果,但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了。

    “爸爸的小红豆怎么叫金豆豆了,不哭!”劝着让慕相思不哭,可他的眼睛却因为泪水朦胧了,抬起手擦了擦。

    但是因为手铐的原因,另一只手也不得不抬起,看的慕相思一阵阵的心疼。

    年轻的狱警被老李叫了出去,他则守在门外,给父女俩足够的空间。

    “怎么不叫爸爸了?啊?”慕沧海还当慕相思是那个赖在他怀里撒娇的小丫头,却不知道经历了这三年,慕相思早就已经快速的成长。

    慕相思吸了一口气,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这个男人。

    年纪大了,慕沧海的背也没有以往那样挺直了,而且站的久了,腰也有些酸,他缓缓的坐下来,示意慕相思也坐。

    “你说你要结婚了,跟谁?”慕沧海从来不惧怕任何人,就算今天身陷牢狱,他也不曾畏惧什么。

    可是,他害怕被女儿清澈的眼神审视着。

    “怎么不带过来让爸爸看看?”慕沧海自顾自的说着。

    慕相思看得出他的闪躲,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可是一开口,却无法控制不颤抖,“爸爸……你为什么不看着我的眼睛?”

    “额……哈哈……”慕沧海笑着看了过去,眼眸中倒映着慕相思哭成了泪人的模样。

    “爸爸,你一直不见我,是不是怕我问你什么呀?”慕相思的声音很轻,也能够听得出她是有些埋怨的,不管发生了什么,最疼爱她的爸爸,怎么可以不见她了呢?

    慕沧海微微一震,随后又是祥和的笑着,“爸爸没脸见你。”

    慕相思摇着头,嘴角的笑容那么的讽刺,“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你答应过妈妈会好好照顾我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丢下我,可是,你没做到。”

    “相思……对不起,爸爸做错了事情。”慕沧海也很愧疚,想要补救,可是他知道,没有机会了。

    “相思,听爸爸的话,走吧,离开锦城,那个要娶你的男人很爱你吧?他会替爸爸好好照顾你的。”慕沧海深情的看着女儿,眼中有不舍,但愧疚更重。

    人,一旦犯了错,就无法回头,需要用更多的错误去弥补。

    他做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要保护他的女儿。

    但是,他希望,她永远不会懂。

    这样,她就可以快快乐乐的活下去了。

    慕相思笑了笑,声音也很轻,“爸爸,为什么总让我离开呢?是怕我查下去吗?你到底在隐瞒什么,我不相信你会杀人。”

    “相思,爸爸什么都没隐瞒,犯了错,总是要受到惩罚的,这样的结果再好不过了,听话,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了,去过你自己的生活。”

    慕相思摇头,她相信父亲是爱她的,“爸爸,我要嫁的是沈流年。”

    “沈流年?”慕沧海脸上划过吃惊的神色,所有的表情被慕相思尽收眼底,“这怎么可能?”

    不管如何,慕沧海觉得这都不是一个好的归宿,“相思,听爸爸的话,嫁给谁都行,沈流年不可以,爸爸知道你喜欢他,可是……”

    “爸爸,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慕相思接过话,“是他要娶我。”

    “那就更不能嫁了!”慕沧海再次阻止。

    慕相思拉着他的手,“爸爸,我知道你没有杀人,是被人诬陷的,我要救你出去,沈流年……我想过了,嫁给他的话,或许能够借助他的势力,早点儿查明真相。”

    “不可以,相思,你听爸爸的话,我没有什么冤枉的,现在是最好的安排,沈流年你不能嫁,离开锦城,爸爸只希望你过得开心。”慕沧海担心慕相思真的犯傻,他担心的是沈流年娶慕相思,只是为了报复。

    “没有爸爸,我怎么能够开心呢?”慕相思笑着笑着,就哭了,“爸爸,我一定会查明真相的,然后,我们两个一起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尽管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儿,可是还是到了规定的时间,老李已经尽可能的拖延了,可也不能让他太为难了。

    时隔三年,再见到父亲,慕相思舍不得离开,“爸爸,你真的要隐瞒真相吗?”

    “相思,爸爸说过了,这就是真相,不要白费力气了,听话。”

    不管慕沧海如何劝说,慕相思都不想要自己的父亲下半生再牢狱中度过,她坚信深爱着母亲的父亲,绝对不会贪慕*的美色,对她下药甚至把人弄死的,从一开始,她就不信,简直是荒唐。

    至于苏雨落,连妈妈都原谅了父亲酒后犯错,那只是个意外,慕相思的母亲过世的很早,她记忆里母亲就是个温柔的女人,跟冷峻的父亲很不相配,但是母亲却过得很幸福,被父亲深深地宠爱着。

    辞别了父亲,慕相思说过过段时间再来看他,可慕沧海却说,如果她执意嫁给沈流年,那就不要来了。

    慕相思不懂,难道是因为慕家出事真的跟沈家有关系,所以让父亲耿耿于怀不同意她跟随很流年结婚吗?

    回去的路上,因为想念父亲,慕相思哭了一路,眼睛都哭肿了。

    司机没认出慕相思来,还以为她是失恋了呢,说了很多安慰的话,舞台妆跟现实中的素颜还是有些差别的,再加上那些选秀的节目一直都是少男少女以及阿姨大妈们的挚爱,像这种为了生计每天辛苦着赚钱的男人,大概没什么兴趣。

    虽然沈流年给了她公寓的钥匙,可慕相思不想回去那里,父亲的话是她心里的一道坎,那么坚决的排斥,让她已经做好的决定再次动摇了起来。

    前脚刚回了慕家,姜妈就给沈流年打了招呼,沈流年听说慕相思眼睛红红的,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就给她打了电话,可是她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因为心情不好,一直没有接通。

    慕相思看到了沈流年的电话,可她真的不想接,就由着他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动着,直到彻底的没了声息。

    电话再次想起来的时候,慕相思皱了下眉头,以为又是沈流年阴魂不散呢,结果一看是罗一云的。

    因为她接的有些晚,罗一云那里就挂断了,随后一条消息就发了过来,慕相思看完之后,给罗一云回了几个字就掀开被子,穿上鞋子跑下楼了。

    鼎盛娱乐大厦,慕相思因为来的匆忙,穿着普通的家居服,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妆容,在一水的精致妆容的美女中,成功的抢了大家的眼球,不过慕相思豆无暇估计这些。

    训练室中,还没进入就被扑面而来的沮丧气息砸了一下,慕相思的眼睛掠过神情各异的众人,最后停留在一脸颓废的陆思羽的身上,满身的酒气,她离的这么远都闻到了。

    事情的经过,来的路上,罗一云已经通过微信跟她说了。

    陆思羽本来都是要发单曲的了,结果经过昨天那么一闹,高层觉得他得罪了沈流年,可能给公司带来重大的影响,所以已经改为培养另一个新人了,错过这个机会,陆思羽很可能就要彻底的告别这个圈子了。

    “罗姐,咱们走吧!”

    罗一云回头看了一眼陆思羽,点了点头。

    陆思羽连站都站不稳了,这已经违反合约了,酗酒来公司,大概就是想要破罐子破摔了吧。

    “罗姐……别去找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罗一云真的是恨铁不成钢啊,这个混小子真的是白费了她的苦心。

    阻止不了罗一云,陆思羽就想要劝慕相思,但走了两步,就摔倒了,还是被身边的人给扶起来了,慕相思看到他这副模样,愧疚有之,但更多的是失望。

    罗一云看着慕相思,怕她改变主意,“我们走吧?”

    “慕相思,这事儿跟你没关系。”陆思羽眼神涣散,醉醺醺的喊道。

    “等一下。”慕相思径直的朝着陆思羽走去,在众人的疑惑中,她抬手,随之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空旷的训练室回响。

    慕相思用了就分力气,陆思羽的脸蛋又很细嫩,巴掌印清晰的留在脸上。

    她的这一巴掌,不光把陆思羽打蒙了,也让众人傻眼了,不过很快,回过味来的一个女孩,长得很好看,但是没什么特点,慕相思忘了她的名字。

    “慕相思,你还是人吗?”女孩冲到慕相思跟前,愤懑不平的喊道:“思羽是为了你得罪的人,惹上了麻烦,你知不知到他为了等这个机会等了多久,日以继夜的练舞,练歌练到嗓子哑了,现在就因为你,这个机会拱手让人了,你还打他,你有良心吗?”

    慕相思深吸一口气,冷冷的扫了一眼女孩,凌厉的让女孩退后了一步,但是她不想要露怯,再度挺直了腰板。

    慕相思没有对女孩有任何的举动,陆思羽纵然醉着,但是眼里仍然有些受伤的情绪在转,“陆思羽,你听着,既然唱歌是你的梦想,那么就不要轻易的放弃,为了任何人,尤其是不值得的人。”

    她不是不感激,只是想要打醒他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