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慕小姐,你是个聪明人
    疼痛带来了短暂的清醒,陆思羽漠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慕相思,在场的人也屏住了呼吸,一时间静的可怕。

    陆思羽英俊而有些慌乱的脸抬了起来,大力的挥开架着他胳膊的人,但是骤然失去支撑,差点儿一个趔趄摔在地上,不过他还是挣扎着站稳了,这个举动,让他显得有些狼狈。

    他摇晃着走到慕相思跟前,慕相思没有去看别人的表情,但是余光还是瞥见了有的人出现了些幸灾乐祸,不知道是对路思羽,还是对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随着他的靠近,那股酒气也越发的浓烈,慕相思昂着头,定定的看着他。

    陆思羽那双深邃的眼睛,侵染着浓浓的受伤,甚至还有些嘲讽,然后就那么突兀的笑了起来,充斥着无尽的嘲讽,“哈哈……哈哈……”

    声音越来越大,他就想中了邪似的。

    慕相思微微皱着眉头,叹息了一声,她没有去问过陆思羽的年纪,只是二人年龄相仿,也不知道到底谁大一些,但是慕相思却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些幼稚,但是这幼稚并不滑稽,也并不讽刺。

    很多人都觉得幼稚是很白痴可笑的事儿,可是在她看来,那是件很幸福的事儿,至少说明,他正在享受着保护,没有被迫成长。

    陆思羽,不管他原来的路如何,是否能够平步青云,星途坦荡,但是至少,现在,她不想要他因为她的出现,而改变原有的路。

    “陆思羽,昨天的事儿,谢谢你,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你的帮忙成了我的困扰,以后,请不要自作主张。”

    在这个时候,唯有冷漠的言语才可以让她最不想见到的,刚刚萌芽的情愫彻底的终结。

    陆思羽也是愕然的,很难接受这一切。

    然而,在慕相思的眼中,他只看到了嫌弃和麻烦,其他的,他真的没有看出来。

    长得好看的人,大多数都是有些小骄傲的,他们从生下来开始,就享受着比普通长相的人多一些的关注,久而久之,他们就比旁人多了些骄傲。

    陆思羽的年纪还没有让他学会沉稳、内敛,做事不顾及后果,或者想到了,也不在乎。

    张了张嘴,陆思羽发现被酒精伤害过的喉咙艰涩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慕相思的背影决然的离开。

    在慕相思跟罗一云离开后。

    排练室里再次沸腾了。

    对于慕相思的声讨,为陆思羽的不平,吵的人头疼欲裂。

    陆思羽不想听到这些声音,“都给我闭嘴!”

    随后,他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站在鼎盛总裁江震天的门口,罗一云忽然拉了下慕相思的手,愧疚的看着她,“相思,我知道这么做对你有些不公平,但是……希望你能够理解。”

    慕相思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公平,她淡然的笑了笑,在罗一云眼里,那一天,那一刻的慕相思,就如一个背负重大使命,即将上战场浴血奋战的女英雄,英姿飒爽,风姿卓然。

    江振威没想到是慕相思,像他这种老狐狸,就算是吃惊,那也只是一瞬间的,随后就被意味不明的笑容所取代。

    “慕小姐!”江振威认识慕相思,当时慕家还风光时,他们就见过面,更何况,前一天还在电视节目里见过呢。

    “江总。”慕相思很自然的叫了一声。

    “慕小姐刚刚签约,可是有什么不明白的?”

    慕相思知道,他是在装糊涂,对于陆思羽的处罚,就是他下的命令,起因经过,他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难道就是为了谈合约的事儿?

    几遍合约有问题,她也不会直接来找江震天的啊?

    罗一云扔记得昨天慕相思可是连沈流年的面子都没有给,慕相思是那种明明可以以柔克刚,偏偏喜欢硬碰硬的,但是你也不能说她做的不对,不过她真的怕慕相思把事情搞的更糟。

    对沈流年硬碰硬,慕相思习惯了,而且她其实心里还是仗着他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想法,至于江震天,那可就说不好了。

    这只老狐狸,瞧一眼,就让她浑身不舒服。

    “江总,想必您也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儿,我是来跟你说说的。”既然他要装糊涂,慕相思也没有拆他的台,他倒是想要看看,他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罗一云最开始担心沈流年报复陆思羽,可事实上沈流年并没有对陆思羽做什么,这一点慕相思很清楚地,所以处

    罚陆思羽的决定是江振威吓得,大概也有惧怕沈流年的原因在吧。

    “昨天的事儿是因我而起,得罪沈流年的人也是我,陆思羽只是为了帮我。”慕相思被他的眼睛打量的很不舒服,但是为了陆思羽的前途,她也只能忍着。

    其实,她知道,更快、更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去找沈流年,只要沈流年出面,一切都可以解决,但是那样的话,她跟沈流年的关系,似乎也会曝光,带来很多麻烦不说,她也不想要活在一个人的庇护之下。

    一旦那个庇护消失,弱肉强食之下,她会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

    “慕小姐觉得对陆思羽的处罚太严重了?”江振威用慕相思最不喜欢的语调拉长了声音说着,就是那种打官腔。

    慕相思眯眸,虽然她没跟人谈过生意,但是自小耳濡目染,也比其他人要懂得多一些,她当然觉得很严重,但就算这么认为的,她也不能这么说,“公司这么做,当然有公司的道理,不过我现在既然是鼎盛的一份子了,我也希望公司能够越做越好。”

    江振威慵懒的靠在皮椅上,让自己的身体完全的陷在里面,拍了拍手,“慕小姐可真会说话,虎父无犬女,真有慕老的风范。”

    慕相思听出了揶揄的意思,甚至是嘲讽。

    “江总说笑了,我不及父亲十分之一。”慕相思见招拆招。

    江振威忽然笑了笑,偌大的办公室,就想刮起了阴风似的。

    “慕小姐,昨天的事儿呢,总要有人出来承担后果的,念在曾经跟慕老的交情,而你又是新人,公司没有对你任何的处罚,这个结果,你还不满意?”

    他还真够看得起自己了,曾经的慕家是太多人攀附的对象,自然也包括江振威,但是他好像从来没有入了父亲的眼。

    江振威的话听起来倒像是慕相思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而他的另一个意思就是,陆思羽的的确确是为了自己顶包的。

    慕相思不想要连累任何人。

    “多谢江总的包涵,不过既然事儿是我惹出来的,有任何的惩罚也应该我来担着。”慕相思无所畏惧的对上江振威的眼睛,在他的眼中,她看到了那种老谋深算,精于算计的光芒。

    慕相思也知道,陆思羽,不过是他逼迫自己的一个手段,他要的,绝对不止是这个。

    罗一云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看似融洽之下涌起千层的暗流,让她忍不住为两个年轻人的命运捏了一把汗。

    她也不知道,这次让慕相思来,到底是对,还是错。

    “江总,沈流年那里还没有任何的动静,应该还有补救的机会,如果需要做什么,我都愿意去做。”慕相思放低了姿态,可是却让人觉得她并不低微。

    江振威笑而不语,在心里却是另一番盘算,这个丫头,年纪轻轻,却是个厉害的,他什么都没说呢,她就看出了自己是想让她做什么,慕沧海那只老狐狸果然没白教她,倒是养成了一只小狐狸。

    江振威扫了一眼从始至终没说上一句话的罗一云,“你先出去吧。”

    罗一云看了眼慕相思,她首先想到的就是潜规则,“江总,陆思羽真的是个好苗子,以后一定能够大红大紫 ,为公司赚很多钱的……”

    江振威不悦的看着罗一云,声音也提高了一些,反问了一句,“鼎盛的哪个不是好苗子?”

    罗一云顿时无话。

    “还没说你的,新人教给你,你是怎么带的,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慕相思怕罗一云再待下去,待会儿她要解救的人就又要多一个了,推了推罗一云,让她出去,自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就算自己现在任人拿捏,但像罗一云想的那样,她笃定江振威不敢的。

    罗一云在江振威的怒火中离开了,可是她的心却始终悬着,为慕相思捏了一把汗。

    屋子里只剩下了两个人,江振威拨通内线,让秘书送来了两杯咖啡,秘书在离开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一眼慕相思,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慕小姐,沈总虽然现在没有怪罪下来,但是等到他发话,那就已经晚了。”江振威是想要再给慕相思施加些压力的。

    “所以呢,江总是想要我去道歉?”慕相思看了一眼咖啡,并没有喝。

    江振威笑了笑,“慕小姐,你是个聪明人,你也看到了,像陆思羽这样的人千辛万苦的等待一个出头的机会,可是一不留神,机会就落在别人的头上去了。”

    慕相思闻言,唇角微微上扬,笑得灿烂,“所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