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她的不信任
    “呵呵……”江振威见慕相思没有翻脸,觉得这个落魄的小姐已经尝到了世事艰辛,已经懂得了走捷径呢。

    殊不知,他这副算计谄媚的嘴脸,在慕相思看来,真的是恶心至极。

    他笑,是那种计划得逞的开怀大笑。

    慕相思也笑,笑他太蠢。

    只是不知道这场好戏,剩下的角色都有谁呢。

    “慕小姐,多个朋友多条路,路多了,就好走了,你说呢?”江振威把一个卡片推到了慕相思的跟前。

    慕相思瞥了一眼,是家饭店的名片。

    纤细的手指拿起名片,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今晚七点,我约了位朋友。”

    慕相思点了点头,“江总,陆思羽的事儿,我希望您好好考虑考虑,公司现在的状况不是很乐观,但如果出了个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养活一个公司的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江振威倒吸了一口气,如今影视圈难混,影视公司也不好做,鼎盛不景气,她是怎么知道的,这可没几个人知道啊,至少在外面,鼎盛还是很风光的。

    “不知道慕小姐打哪儿听来的这消息,不要相信,咱们鼎盛好着呢,马上就要拍一部玄幻大剧了,慕小姐也在演员之中。”江振威说完,又看了一眼没被拿走的名片,“我说的话,慕小姐也要考虑考虑,毕竟机会是不等人的。”

    慕相思没有回头,唇畔的笑容愈发的讽刺。

    在离开到时候,经过秘书的座位,慕相思明显的感受到了一道嘲讽和鄙视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一直到她进了电梯。

    慕相思走后,江振威也略有沉思,慕相思没有她这种处境该有的卑微姿态,是大小姐还没有认清现实呢,还是她有什么让她骄傲地底气。

    想了想,他如这个圈子里的所有人一样,都不相信,沈流年就站在慕相思的身后,让她可以高傲的永不低头。

    江芷虽然看出了些端倪,但是父女俩的关系并没有多么的融洽,再加上江芷都是暗中调查,至少眼下没有拿到什么有利的证据证明二人的关系不普通。

    父女疏于交流,让江振威错过了重要的消息,而再跟沈流年的接洽中,没有看出沈流年对接盘鼎盛表现出什么想法来,而另一位则不同,他还记得早期在跟冯国伦的接触中,他特意的提起了慕相思这个名字。

    都是明白人,江振威急于脱手鼎盛,就想着弄个酒局,送上冯国伦看好的女人,早点儿把这事儿敲定了。

    再加上他今天亲自打电话给苏雨落,想着好歹跟苏雨落刚刚合作完,在她那里打探些口风,结果可想而知,苏雨落依然以沈流年未婚妻的身份说话,虽然没说让江振威对慕相思做什么,但是也说了这个女人让沈流年很厌烦。

    慕相思刚一出电梯,罗一云就冲了上来,由于江振威这人说话喜欢绕来绕去,罗一云走后,慕相思实在是在他的办公室待了够久,“相思,没事儿吧?”

    慕相思摇了摇头,“没事啊,陆思羽呢?他怎么样了?”

    “我让人送他回去了。”罗一云犹豫了一会儿,但想着也没什么不好开口的了,“江总怎么说?”

    老狐狸还没有松口呢,今天自己不赴约的话,他的意思很明显,陆思羽显然就没有机会了,“还没松口。”

    慕相思是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沈流年,自己要被潜规则了。

    不过她也猜到了对方是冯国伦,冯国伦应该已经知道 了她跟沈流年的关系了,被修理的那么惨,慕相思不相信他心里没点儿数,那么就算自己站在他跟前,他敢要吗?

    “放心,这件事儿我会解决的,不会让陆思羽错过机会。”

    “相思,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不想……”

    知道她要说什么,慕相思拦住了,“罗姐,我知道,这件事儿因我而起,就该我来解决,我心里有数,不用担心。”

    “不是,相思,你听我说,如果让你牺牲你自己,我不会同意的。”

    “罗姐,你想哪儿去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慕相思按亮了手机,扫了眼屏幕上的时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慕相思在断定对方是冯国伦后,就知道今天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她觉得没有必要告诉沈流年。

    可是罗一云总觉得自己害了慕相思,她离开公司时云淡风轻,可罗一云却觉得于心难安,想起昨天沈流年在交谈的时候给了自己名片来着,大着胆子,就给沈流年打了过去。

    慕相思去桑晚晚的学校找她,想要跟她分享下见到父亲的喜悦,桑晚晚要上完课才能出来,她就在校园内的奶茶店等

    着。

    沈流年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的,慕相思咬着吸管,慵懒的窝在那里,看着墙上那些情侣们留下的便签,自己没有上大学,还是有些遗憾的。

    察觉到慕相思的漫不经心,沈流年有些不悦,“慕相思,我跟你说话呢。”

    慕相思嘟着嘴,她正看到了一张便签上写着一段悲伤的话,秀气的笔迹,应该是个女孩子,“哎呀,我听着呢,什么事儿?”

    “你今天晚上有事儿没?”

    有啊,去付酒局啊,不过慕相思没说,“我跟晚晚约好了,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可能要很晚回去。”

    沈流年眯着眼眸,“真的?”

    他在等着她跟自己说实话,罗一云的电话里已经把事情说的明明白白了,她不知道慕相思跟自己的关系,所以她是用哀求的语气恳求,“沈总,我不知道您跟相思有什么大的恩怨,但是您真的忍心让一个女孩子走投无路做些她不愿意的事儿吗?她才刚刚入行,一旦走错了路,以后就再难回头了,请您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吧。”

    沈流年当时还听得一头雾水,昨天小女人的乖顺取悦了他,他已经放出话来并不追究了,只是提醒她不要跟那个小子走的太近罢了。

    可是听着罗一云的意思,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

    沈流年又多问了几句,但罗一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说了些他的猜测。

    没人知道沈流年在知道后是多么的生气,他生气是因为慕相思在遇到刁难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来告诉自己。

    身为她的男人,得不到她的信赖,让他气愤又无力。

    她不说,那他就去问吧,可是她的隐瞒让沈流年更加的愤怒了,他再一次的给她机会,她仍然选择不要。

    “真的啊?我现在就在晚晚的学校呢。”慕相思用吸管戳着里面的珍珠往嘴里送。

    “慕相思,你今天见到你爸爸了?”沈流年转移了话题。

    “嗯。”

    “他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不让我嫁给你!”慕相思清浅的笑着,然后隔着奶茶店满是贴纸的窗户看到了抱着书本的桑晚晚,“晚晚来了,我不跟你说了。”

    电话里的“嘟嘟”声响了很久,沈流年才放下手机。

    昨晚慕相思在自己身下乖顺的模样,恍惚的不真实,他以为她没有拒绝,就说明她想通了呢,看来,他错了,那不过是她为了不让自己对那个小艺人发难而不得不讨好。

    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桌面上的东西被震了起来,然后又落下,咖啡杯摇摇晃晃,最后平稳了下来。

    可沈流年的心却没办法平静。

    自己再怎么努力,好像也没办法触碰到她的真心。

    要怎样,才能找回那个曾经深爱着自己的小红豆。

    他父亲的话,是否又让她动摇了呢?

    “怎么没带着墨镜和口罩啊?”

    “那是大明星,我就这么走在大街上,也没人找我来签个名啊!”难得的轻松,慕相思也乐于享受这样的气氛。

    “快了,你马上就要大火了!”桑晚晚压低了声音,“你们领证了没有?”

    慕相思摇头,眼中的茫然浓重的化不开,“还没有。”

    桑晚晚握着她的手,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相思,为什么不给彼此一个机会呢?你总说沈流年不爱你,可是他那样的人,如果真的不爱,为什么要娶你呢?因为上了床?这不是封建社会了。”

    “相思,他忘了很多,可还是重新喜欢上你了。”

    “可是……我今天去看了我爸爸,他说不让我嫁给沈流年。”慕相思记得父亲的坚决,这世上最不让她怀疑真的爱她的,就是爸爸了。

    “为什么?”桑晚晚不解的追问。

    “不知道,他没说,”慕相思也很为难,她觉得自己现在是在走路木桥,左右两侧都是深渊,“晚晚,我很矛盾,也很迷茫,他们每个人的身上好像都有一个秘密似的,都不想告诉我,好像我不知道对我是最好的,但是被蒙在鼓里的滋味很不好受,我不想当个傻子。”

    桑晚晚也不知道要劝什么了,想到沈流年当时的爱而不能爱,她知道,慕相思的猜测是对的,没人能够保证慕相思跟沈流年结婚 了,问题就解决了,她就能够幸福下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沈流年或许早就那么做了。

    现在的沈流年因为遗忘而无所畏惧,但实质上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