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就是来捣乱的
    不愉快的话题并没有持续多久,是慕相思率先脱离的这个话题,两个人聊了些别的事,甚至还畅想了下以后大红大紫的模样。

    本就该是无忧无虑享受人生最美好阶段的年纪,可二人深陷泥潭,不得不被迫成长。

    “我得走了!”慕相思扫了眼墙上的猫头鹰时钟,时针已经指在了七的位置,现在从学校赶过去,已经迟到了,不过她是故意的。

    “你去哪儿?”桑晚晚见她情绪不高,应该不是去见沈流年。

    慕相思眨了眨眼睛,露出狡黠的笑容,“整治贱人。”

    这一瞬的灿烂,桑晚晚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爱玩闹的大小姐,真的是久违了呢。

    ……

    慕相思仍然是素面朝天,衣服也没有换,她连家都没回,去哪里换呢。

    当她出现在饭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里面的人应该等急了吧。

    许久没有捉弄人了,她很想看看江振威计划落空是怎样的气急败坏。

    不过在她来之前,江振威就已经知道计划落空了,因为冯国伦虽然提前出院了,不过仍然在家里休养,今天压根没出现,来的是他的副总。

    江振威的电话压根就没打到冯国伦那里去,所以他说的准备了厚礼的事儿,冯国伦自然也不知道了,因为冯国伦的确有接手鼎盛的意愿,所以他手下的副总就过来了。

    江振威看到不是冯国伦的时候,也很意外,但是也不能表现出失望来。

    有的人在比自己强的人跟前就跟哈巴狗一样,而在不如自己的人跟前,装的跟大爷似的,这位孟副总就是如此,因为现在买不买的决定权在他手里,所以他拿腔作势,借着一点儿职务之便,就开始对江振威刁难起来了。

    “江总啊,咱们两个大男人吃饭,是不是很无聊啊?”孟副总大腹便便,毫不遮掩的敲打着江振威。

    江振威看了看腕上的纯金手表,想着将错就错,慕相思不过是个礼物,送给谁都是送,既然孟副总来了,那就先给他得了,“孟副总,既怕您无聊,我准备了些惊喜的,已经在路上了。”

    当慕相思出现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孟副总的眼睛都直了,其实这位孟副总是冯国伦的舅舅,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有女人也是相互玩。

    慕相思看到里面的人不是冯国伦,微微一怔,可也没有慌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既然敢来,就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但是不得不说,老男人淫邪的目光,还是让人很反胃的。

    “呦,这不是你们公司的新人嘛,慕小姐,慕相思?”孟副总拍了拍脑门,好不容易想起了慕相思的名字,太过开心的他,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一边示意慕相思坐下,一边直夸江振威会办事。

    江振威看到慕相思来,也算是放心了,今天之后,他就有了足够的把柄来威胁慕相思,还不是由着自己拿捏,这样,对苏雨落那里,也算是有了交代。

    不过他也做好了慕相思不来的准备,早就准备好了两个小艺人,只要他一个电话打过去,人就到了,不过既然慕相思来了,那也就省了麻烦。

    慕相思坐下后,江振威就给她倒了一杯酒,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跟孟副总喝一杯。

    “对不起,我不能喝酒。”慕相思想也不想的拒绝,笑话,想跟她喝酒,这两个人还不配。

    江振威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难堪两个字仿佛就写在他的脸上,他觉得这个慕相思实在是太矫情了,人既然来了,难道会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吗?

    有什么可端着的呢?

    慕相思人是来了,不过可没打算任由这两个人来拿捏。

    孟副总是个好色的,见惯了百依百顺的女人,竟然觉得慕相思很有调调,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跟那些杂七杂八的就是不一样,“慕小姐有性格,我喜欢,我喜欢。”

    他一连说了两遍“我喜欢”,深怕别人不知道他的那点儿龌龊心思似的。

    江振威忍着不悦,端起酒杯,“孟副总宰相肚里能撑船,好度量,江某敬你一杯。”

    “哈哈,好说,好说!”孟副总端起酒杯,可是眼睛却一直停留在慕相思的身上,此刻他巴不得江振威消失的,就留他跟小美女在一起。

    江振威是想走,不过也得把事情谈好了才能走,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再等等吧。

    孟副总已经被慕相思占据了满眼满心,江振威提了几次,都被他把话题绕到了慕相思的身上,见慕相思连筷子都不动,他就开始怜香惜玉起这个高冷的美人了,“慕小姐,是不是这些菜不合你胃口?喜欢吃什么,自己点,我请客,服务员?”

    “不用了,我不饿!”慕相思怕吃完了,看到这两张恶心的脸全都吐出来。

    而且被他们的筷子碰过的菜,她嫌弃的很。

    “慕相思!”

    江振威叫了慕相思的名字,觉得她实在是给脸不要脸。

    ”唉,江总,你这样会吓着慕小姐的!”孟副总不高兴了,“想必这里的东西不合慕小姐的胃口,待会儿我再请慕小姐去吃她喜欢的。”

    慕相思笑了笑,没有拒绝,在孟胖子看来,她就是同意了。

    “那……江总,饿着了慕小姐可不好,要不咱们就……散了?”孟胖子已经等不及了,想要早点儿去楼上的酒店做些还做得事儿,美人不可辜负也。

    江振威岂能不懂,虽然慕相思一直很不配合,但是这个好色鬼还是着迷了,那么事情就好办了,“孟副总,我已经把合同带来了,为了不耽误您跟慕小姐去吃东西,您看,要不咱们还是把合约签了吧!”

    慕相思连眼睛都没抬,拿着手机玩,显得漫不经心的,江振威也不理她,只要签了这合约,鼎盛就是冯氏的了,以后舅甥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爱玩谁就玩谁,跟他都没什么关系了。

    孟胖子已经想入非非了,忍不住对慕相思伸出了咸猪手,可是被慕相思躲开了,他倒也没生气。

    今天过来就知道是为了合约的事儿,既然有意收购,江振威又这么的懂事儿,孟胖子翻开了合同,胖的眼睛都快没了,努力整了整也跟绿豆一样大小,不仔细看的话,或许都瞧不见。

    “这个价钱怎么不是之前商量好的啊?”孟胖子看了半天,看出了些问题。

    两个人虽然没明说,可慕相思知道,他们手里拿着的合约就是鼎盛娱乐的买卖合同,江震振威真的打算把鼎盛交到冯氏的手里。

    如果鼎盛被冯氏收购的话,以后的命运如何,还真的不好说。

    江振威讨好的笑了笑,“如今情况不同了,价格肯定也不同了,”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在桌子下面比划了两下,江振威看了一眼慕相思,发现她的注意力依然在手机上。

    孟胖子摇了摇头,表示不满意。

    慕相思透过手机的录像机看的清清楚楚,不过孟胖子还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吃回扣还想要狮子大开口,其实慕相思一直在开着手机的录像机,二人的一切勾当,都被录了下来,纵然有时候没有画面,也收录了声音。

    桌子下的交易还在进行着,直到江振威给出了孟胖子满意的数目,才算结束。

    孟胖子接过笔,正准备签字,慕相思想着就在这个时候叫停得了,可她还没开口,包厢的门被人打开了。

    被打扰的三个人,都有些不满。

    “沈……沈总!”江振威很意外在这里看到沈流年,不知道哪里来的惧怕,之前在慕相思跟前的沉稳练达统统消失不见了,声音不可控制的颤抖着。

    沈流年看了一眼慕相思,然后就当她不存在一样,跟其余的两个男人打招呼。

    没人知道沈流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但是因为他的出现,所有的计划不得不叫停,慕相思收起手机,因为他的出现,微乎其微的安全感瞬间爆棚。

    男人刚刚扫过她的那一眼,含着浓浓的警告。

    沈流年此刻的目光紧锁着被丢在一边的合同,“我的出现打扰二位的正事儿了?”

    “没,没有!”孟胖子也没了刚刚的拿腔作势,谄媚的给沈流年倒水倒酒。

    江振威还真的怕沈流年刨根问底下去,不过好在,沈流年没有为难他,江振威正在想着怎么去跟沈流年解释昨天的事儿,“沈总,昨天鼎盛旗下的艺人冒犯了您,是我管教不严,真的对不住,苏小姐说您没放在心上,不过我们鼎盛一定严惩那个艺人。”

    反正明天之后,鼎盛就不是他的了,对于陆思羽如何发落,那就是冯氏的事儿了,至于答应慕相思的条件,也不过是个空头支票了。

    当听到苏雨落的名字的时候,沈流年和慕相思默契的看了彼此一眼,快的让人无法察觉,随后慕相思就低着头,这次是真的打算玩手机了,好几天没打游戏了,那就打局游戏吧。

    孟胖子心痒难耐,沈流年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签约不成无所谓,关键是不能够享受美女了,但是沈流年又不能够得罪……

    气氛一度变得很尴尬,可慕相思沉浸在游戏中,今天运气好到爆,她的队友都很给力,就算她是个坑都可以躺赢了,何况她自己本身也不差呢。

    陷入游戏中的女孩,压根不知道,三个人的视线都停留在了她的身上,她ui叫弯起,正全神贯注的在游戏里大杀四方。

    沈流年气的牙根痒痒,她是真的不知道人心险恶吗?这两个人想要把她卖掉,他不信她看不出来,为了那个认识没两天的小子,她居然肯做到这个地步?

    沈流年嫉妒的发狂,没错,他嫉妒。

    因为有沈流年在,慕相思相信大胖子也不会再对自己动手动脚了,就那么放心的玩着游戏,反正待会儿沈流年肯定会发火,得快乐时且快乐吧。

    沈流年从慕相思的身上收回视线,脑子里却在想着待会儿要如何修理她了,“听说冯氏有意收购鼎盛?”

    合同都摆在桌子上了,沈流年故意当做没看见,孟胖子这会儿也从美色的诱惑中清醒了过来,分析着到底是点头呢,还是摇头,最后……他还是选择否认了,“没……没有的事儿,沈总,您误会了,我跟江总在这里就是朋友之间聚聚,是吧,江总?”

    睁眼说瞎话,慕相思撇了撇嘴,当沈流年是傻子呢啊?

    江振威急着点头,喊来了服务员加菜,顺便也把那个让他如坐针毡的合约书收了起来,一物卖两家,那是大忌啊。

    “看来传言不实啊!”沈流年感叹了一声,随后端起酒杯,可是却又放下了,很普通的举动,却让在场的两个男人看的心惊胆战的。

    江振威倒是想要让慕相思给沈流年赔礼道歉了,但是想到她刚刚的不配合,他还真不敢,怕她再不识相的惹恼了沈流年,与其那样,倒不如什么都不做,就在那儿玩她的吧。

    二人打着哈哈,”对对,都是瞎说的。“

    沈流年气息一沉,“孟副总,最近冯氏好像惹了不少麻烦,我觉得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还是管理好现在的产业吧,您说呢?”

    “沈少说的是!”孟胖子那副讨好的嘴脸,真的让人恶心。

    本来嘛,收购鼎盛的事儿是在出事儿之前的决策,而且冯国伦又是个不怎么会做生意的,孟胖子为了回扣,撺掇了他很久,好不容易等到他松口,可就这样被沈流年给搅合黄了。

    江振威倒是没有多大的失落,他觉得沈流年这会儿出现,大概就是听到了鼎盛要易主的风声,特意来阻止的,反正他不要鼎盛了,冯氏不能卖,那就卖给沈氏呗,只要给他钱就行了。

    但是说了半天,沈流年就是没有松口要买鼎盛的意思,江振威也摸不清状况了。

    沈流年同慕相思一样,基本没怎么吃东西,酒也就象征性的喝了那么几口,他不喝,没人敢逼迫的。

    当沈流年的视线几次若有似无的扫过慕相思,她压根不看自己,沈流年很想冲过去砸掉她的手机,她就没有半点要跟自己解释的意思,没有愧疚,她就这么的有恃无恐吗?

    今天如果自己不来,她知不知道,她要面对的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