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一次次的无视,耗光了沈流年的耐心,让他看似不经意掠过慕相思的目光也变得愤恨了起来,而一切看在江振威和孟胖子的眼中,就是另外的一种意思了。

    沈流年的出现,打乱了原本的计划,而他不经意的提起关于鼎盛的归属,不知道是否仍然对鼎盛有着想要得到的意思,沈流年的心,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幽潭,看不透只能去猜。

    “慕相思,这里没你的事儿了,你先回去吧!”江振威觉得慕相思的存在碍着了沈流年的眼,便想把人赶紧打发了,她眼下有求于自己,还不是随叫随到吗?

    慕相思早就想走了,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还能够由的了江振威说的算吗?

    优雅的起身,伴着得意的笑容,慕相思离开了。

    她临出门前,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孟胖子,想说的是他就要倒霉了,可孟胖子以为美女对他依依不舍,特意眉目含情的表达着爱意。

    真的是差的太远了。

    出了门,慕相思就打车回了家,洗澡,然后打算睡觉。

    江振威原以为慕相思离开后,还能跟沈流年有机会聊聊天,谈谈下一步的合作之类的,可没想到,沈流年的冷漠的气场并没有随着慕相思的离开而亲和一些,反而更加的无法靠近,不知道这不是他的错觉。

    沈流年随后也离开了,就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慕相思就逃之夭夭,沈流年坐在车里给慕相思打电话,可没人接听,彼时慕相思正在浴室里洗澡,压根没听到。

    这更让沈流年恼火了,他觉得慕相思是做了错事,不敢接他的电话。

    以为躲着就行了?

    驱车来到慕家,姜妈开了门后,就见沈流年的脸色很不好看,对于姜妈的询问,盛怒之中的沈流年没有回答,抬脚径直的上了二楼。

    慕相思刚刚冲了澡,家里只有她跟姜妈两个人,而且没有事儿姜妈不会上来,她就用浴巾裹着自己,拿出手机准备欣赏下她偷拍来的东西,打算明天用这个跟江振威去谈判。

    密码还没来的急解开,沈流年就沉着脸进来了,在自己的家里,慕相思没有反锁房门的习惯,不过在今天之后,她觉得有必要这么做了。

    纵然两个人做过最亲密的事儿,但是他这么突然的闯入,还是让慕相思吃了一惊,惊呼声对上他阴冷的脸色,不由自主的弱了下来。

    “你不知道敲门的吗?”慕相思把胸前的浴巾往上提了提,在他的视线中,脸颊还是红了。

    想到她遇到事情对自己的隐瞒,刚刚再饭桌上的不理睬,沈流年就觉得胸口闷的厉害。

    “你哪里是我没看到过的!”

    慕相思翻了个白眼,眉眼间染着薄怒,“大晚上的你又跑过来做什么?”

    惊慌如兔的慕相思,装上沈流年肆无忌惮凝视着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的吻痕,吓得往床边退了一步,“沈流年,你不会吧?这种事儿做……做多了伤身体的。”

    男人盯着她的脸蛋,闻言勾唇一笑,但是慕相思看得出,他的笑意未达眼底,只是表面的那么一层,俗称的皮笑肉不笑,但碍于他的皮囊好看,所以这么贬义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也赋予了极大的吸引力。

    沈流年俯下身,将她小小的,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身子圈在了床和双臂之间,呼出的热气洒在她的肩膀上,可声音却是冷的,“慕相思,你也知道这种事儿做多了伤身体?”

    慕相思眼睛动了动,听出了他的讽刺,联想到今天他突然的出现,顿时知道他把自己看成了什么人,羞恼的瞪着他,“沈流年,你真龌龊。”

    “我龌龊?”沈流年有气无处发泄,全身都散发着冷意,恨不得把怀里那个气死人的小女人掐死,可也只是想想罢了,“对啊,跟舍己为人的你比起来,我这种人可不就是龌龊吗?”

    沈流年的理智在遇到慕相思后,就已经离家出走,不在线了。

    慕相思最小的笑容渐渐消散,只剩下了冷淡,她知道他误会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连解释的念头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不信任他,可说他又何尝相信过自己呢?

    她早已经脱胎换骨,不是那个傻傻的慕相思,可就算说三年前的自己,也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的。

    巨大的无力感侵袭着全身,慕相思失望的别过头去,“我累了,不想跟你吵架,你先回去吧。”

    又是这种表情,沈流年强大的自尊心再次受挫,他就像是一盆火,燃烧的正旺的火,而慕相思恰好是水,能够瞬间将他熄灭。

    一个人如果真的失望到了极点,那么就不会愤怒了,正如此刻的慕相思一样,她抬头仰望着俊朗的男人,唇角弯弯,“可以走了吗?”

    看到她略显苍白的脸,毫无喜悦的笑容,沈流年觉得胸膛里空空的。

    男人的铁壁收紧,不断地收紧,直到将他们二人的身体贴的紧紧的,慕相思怕他真的乱来,卯足了劲儿的挣扎,可是原本就只是简单的围了一下的浴巾好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松开了。

    慕相思在男人的某地看到了戾气之外的东西,那种神情跟昨晚他欺负自己的时候一模一样。

    “沈流年,你要是敢碰我,我再也不会理你!”慕相思委屈的声音突然响起,昨天晚上他那么凶狠,毫无温柔可言,就像她是他的仇人似的,她哭喊着求饶都换不来他的怜惜。

    刚刚洗澡的时候,她看到自己身上惨不忍睹的痕迹,都是他留下的,到现在身体还有些不舒服呢,要是今晚再来,她岂不是要卧床不起了。

    那可不行,明天她还要找江振威谈判呢,陆思羽的事儿不能耽搁。

    沈流年也看到了她满身的痕迹,昨晚在兴头上没了轻重,浴巾散落后,他也泛起了些自责,虽然他可以抓着她大战一整夜,可是小女人娇娇弱弱的,只怕她受不住,他真的没想要对她怎样。

    可她的反应也太过激烈了。

    “我要碰你,你就伸出你的爪子,亮出你的牙齿,又哭又闹外加威胁,”男人勾唇,冷漠的声音响起,“别人要碰你了,你又要怎样?你以为别人都像我这样由着你说不?”

    他的话,再一次刺激了慕相思脆弱的神经。

    “你混蛋,沈流年!”她有他想的那么不堪入目吗?

    她的巴掌,当然不会落在沈流年的脸上,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他握住,而他的身体下沉,压着她的,倒在了床上。

    “我混蛋,那谁是好人?”沈六年的瞳孔紧缩,牢牢的锁着慕相思微红的的脸,“慕相思,你有没有想过,在我身边,你的有恃无恐是为了什么?”

    男人的话如一把利剑,瞬间刺入了慕相思的心脏。

    她停住了挣扎,就连愤怒也凝固在脸上,如果忽略掉微微有些沉重的呼吸,还以为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呢。

    沈流年盯着那张充满愕然的脸蛋,讽刺的笑了笑,“你不会想,你也懒得想,慕相思,你爱我,就不管不顾,不去考虑我的想法的展示你的爱,你不爱我,也同样的不管不顾,不去理会我的想法收回你的爱……”

    慕相思的黑眸仍然一片静谧,她还在思考着他的上一句话,自己的确在他的面前有些有恃无恐,对啊,可是为什么呢?

    看到男人受伤的模样,慕相思从来不知道,坚强冷硬的沈流年,也有脆弱的需要人抚慰的时候,这一刻,她也卸下了坚硬的外壳。

    原本不打算跟他解释的想法,也改变了。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安静只能听见彼此呼吸的屋子里,还是能够清晰的传入沈流年的耳中。

    “我……我没想出卖自己的身体,你误会了,我知道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的,我……我录了孟胖子收受回扣的录像,你不来,我已经打算摊牌了。”

    慕相思说完,半晌没听到沈流年的声音,男人皱紧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多了些沉重。

    慕相思试探的伸出手,轻轻地抚平,“沈流年,我长大了,会保护好自己的,如果我连这点儿事儿都应付不了,那么我早就被人吞噬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男人仍然不说话,慕相思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模样很容易让人心软的,“沈流年,你今天出现,我很高兴呢,就是……别寒着一张脸吓人就更好了。”

    她选择服软,僵持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慕相思唇畔淡淡的笑容软化了沈流年的僵硬,气氛终于不再那么剑拔弩张了,慕相思伸出手够了够被她刚刚丢在一旁的手机,拿到后得意洋洋的在沈流年跟前晃了晃,“不信的话,你看,我没有骗你,我怎么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呢?”

    沈六年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但却还是盯着慕相思把视频打开,直到看完,没有慕相思期待中的表扬和称赞,男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以后不许这么冒险,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