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第一次结婚,没有经验
    慕相思这次很乖巧,点头很快,因为男人的表情已经向她传达了,要是不点头,她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麻烦。

    她真的怕了。

    慕相思以为这样的姿势很不适合聊天,男人在达到了目的后也该放过自己了,但显然她想错了。

    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甚至他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腰间,若有似无的撩拨着,或许也可以理解为那是危险的警告。

    “去见了你爸爸,他说什么了?”沈流年俊美的眉目间仍然保持着一股王者的气息,而他居高临下的姿势,更让他显得最贵无比。

    慕相思看了一眼浴巾,被压在腿下,蹭了蹭,想把浴巾拽上来,可她却觉得自己好像又错了,耳畔男人的呼吸明显的变了节奏,她轻声的咳嗽了两下,放弃挣扎了,“没说什么。”

    “真的?”沈流年显然不相信的,出事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见她,这次见了,会什么都不说?

    如果只是单纯地想念和担心,也不用等到这个时候了。

    “你真的要听?”

    沈流年嗯了一声,然后一边亲吻着她干净的没有擦任何护肤品的脸颊,一边等着她的答案。

    慕相思明显的感觉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自己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得小丫头,被他的吻乱了气息,“你今天真的不能再碰我了。”

    “我知道!”男人埋首在她的脖颈间,抽空抬起头告诉她。

    慕相思有些沮丧,但也只能姑且相信他不是禽兽了。

    “我爸爸说不让我嫁给你!”

    慕相思说完,沈流年的亲吻停住了。

    慕相思看不清他现在的神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说她的反应,让她多了些猜测。

    “沈流年,你们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情啊?”慕相思小心翼翼的问道。

    男人僵住的神情很快就恢复了,这次他的吻精准的落在了她的唇上,不似刚刚那么缱绻温柔,当时慕相思还想说沈流年怎么转性了呢,这会儿她就告诉自己,只是错觉罢了。

    像是久旱遇甘露般的迫切中裹挟着粗暴,沈流年像是要将她吞下去似的,那已经不能算是吻了,更像是咬。

    实在受不了他的善变,慕相思重重的咬了他的唇一下,刚想问他发什么疯,可是男人的吻又狂风暴雨般第二次袭来。

    他的确没有碰她,但是等到他从慕相思身上离开的时候,慕相思因为呼吸不顺畅太久,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去领证。”

    他是打算走吗?

    不可以。

    从他的反应来看,慕相思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一定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

    扯过浴巾护着自己又添了许多新的红痕的身体,“沈流年,到底什么事儿瞒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沈流年身形一顿,“没有什么事儿瞒着你,如果真有,那也自然有瞒着你的好处。”

    屁话,这种话连小孩子都不会相信的。

    “我爸爸不让我嫁给你!”她大喊。

    “我要娶你,谁都拦不住。明天九点,我来接你!”沈流年留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坐在床上的慕相思,心里的好奇长出了触角,不停地撩拨着她的心,让她想要知道,隐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事儿。

    夜里慕相思睡的并不安稳,那个她不知道的秘密就像是个紧锁着的盒子,她的脑中不断地幻化着盒子的形状,颜色,而另一方面,她真的要跟沈流年结婚了吗?

    她甚至还没有好好地享受着恋爱,就要结婚了。

    即便这个结婚有对苏雨落的报复,也有想要查找真相的目的,但是她即便不承认,还是有着几分真心地吧。

    晚晚说的对,给彼此一个机会,她担着再次遍体鳞伤的风险迈出了这一步,沈流年,不要再让她失望了。

    慕相思不认为这次是单纯地失眠,但是真的已经很晚了,凌晨三点,再不睡的话明天九点肯定起不来了,下地再衣柜的下面找出了安眠药,她已经许久不吃了,原本倒出了两粒,可想了想梁君谦的话,她只留下了一粒。

    也没有就着水,丢进嘴里,一仰头就咽下去了。

    安眠药起了作用,慕相思很快就睡着了。

    闹钟吵个不停,慕相思睁了半天才把眼睛睁开,然后想起今天要去领证,第一次结婚,没有经验啊,要不要穿红色的衣服啊?

    
    r />

    拉开了衣柜,再那些没有摘掉标签的大牌服装中,慕相思找来找去,找出了一件白色和一件红色的裙子,虽然她在国外呆了几年,但是不得不说,她的骨子里还是喜欢东方的文化,结婚嘛,还是要选红色,这样喜庆。

    “小姐,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啊?”姜妈知道慕相思去公司,但那不是十点吗?怎么七点就起来了。

    慕相思脸上的笑容还是很明媚的,她特意迷信的看了看黄历,今天是个好日子呢,“要去办件大事儿。”

    姜妈看着慕相思一身红色的裙子,脸上带着浅浅的妆容,简直是她见过最美的姑娘了,“小姐,今天可真好看。”

    因为慕相思比平时起来的早很多,害的姜妈不得不手忙脚乱的把原本要过半个小时才准备的早餐提早做上。

    到了八点半的时候,慕相思就开始紧张了,既期待又恐惧的心情,她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她有。

    眼睛不是看门外,就是看手机,可是门一直关着没有动静,手机除了她自己按亮屏幕外,也没有再亮起。

    起初,她还在心里埋怨沈流年,但是当时间一点点接近九点的时候,她就变得有些坐立不安了,可又不想让沈流年看到自己期待的模样,硬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九点半了,慕相思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该死的沈流年,之前她不点头的时候,一遍遍的催促着她要结婚,如今她不拒绝了,他却放自己鸽子。

    是不是他一开始就是这么计划的,其实她并没有打算跟自己结婚,就是一点点的诱惑自己,让她沉沦下去后,他就在一旁笑她的天真。

    “呀,小姐,你怎么哭了?”姜妈收拾碗筷,又把厨房打扫了一遍,回来准备收拾客厅,却发现慕相思坐在那里哭。

    下楼的时候还笑呵呵的呢,怎么突然就哭了呢?

    她哭了吗?慕相思一摸自己的脸,还真的湿湿的。

    自己果然又当了一次傻瓜,慕相思打从心眼里开始鄙视自己,明艳的小脸上绽放着凉凉的笑容,“没有啊,我在练习呢,省的演戏的时候导演让我哭,我哭不出来。”

    她说的也有些道理,姜妈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姐,您刚化的妆可别哭话了,都九点半了,您不是要去公司的吗?”

    慕相思再次看了手机,仍然没有一个未接电话,甚至连条消息都没有,“嗯,我这就去了。”

    浑浑噩噩的走出家门,到了鼎盛后的慕相思,仍然没有从失落中抽离,忍不住给沈流年打了个电话,她很少主动给他打的,可他却没有接。

    慕相思的心情低至谷底,只是来不及太多的感伤,迎面走来的陆思羽就喊住了慕相思,“慕相思。”

    慕相思抬头,今天的陆思羽干净清爽,一如初见,笑容明媚,昨天那个颓废的借酒浇愁的男人好像只是个梦。

    陆思羽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是却很想说,犹豫了几分钟,才下定了决心,“昨天……让你看笑话了,出单曲的事儿……你不用操心了,我能等一个三年,就能够等在一个三年。”

    不开心被他的笑容冲淡,剩下的沉积在心底,慕相思笑靥如花的望着他。

    “那个……你今天穿的真好看!”

    陆思羽羞涩的红了脸,因为是在排练室门口,除了他们之外,陆陆续续的还有人来,陆思羽刚说完就被两个男孩给拽走了,听着他们打打闹闹笑作一团,慕相思捏紧了手机,向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

    “啪啪啪!”罗一云拍了拍手,让有些吵闹的排练室安静下来,“我有事儿要跟大家说,关于陆思羽醉酒闹事呢,公司高层决定给予他警告,如果再这样破坏形象,影响公司声誉,到时候就跟他解约,并且按照合约对公司进行经济赔偿。”

    陆思羽低着头,没有任何意义。

    “罗姐,事情的罪魁祸首呢?”还是那个女孩,慕相思总算是记得她的名字了,宋晴好,跟陆思羽一样,是走歌手路线的。

    所谓的罪魁祸首,指的就是慕相思了,这一波节奏带的好,大家也纷纷看向慕相思,其实昨天从她打了陆思羽开始,关于她忘恩负义的议论就没停过。

    罗一云瞪了一眼宋晴好,“什么罪魁祸首,是杀人了还是防火了?”

    “虽然没杀人放火,可陆思羽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要不是为了帮她,怎么会丢了机会还被警告处罚?”宋晴好继续打抱不平。

    “那都是我自愿的,是我考虑不周,太冲动了,公司的决定我都服从!”陆思羽虽然昨天醉了,但是慕相思的话,他记得清清楚楚,他不会放弃梦想,但是她说的不值得人,他并不认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