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沈流年不满足于浅尝辄止,夺过主动权,不断地加深这个吻,知道她被吻得脸蛋眼红,而外面的敲门声也更加的急促才算放开,他知道,在她的心里仍然有个结没有解开,昨天的事儿,她不是不介意了,只是她选择无视。

    慕相思平静了下呼吸,才应了一声,“马上就来!”

    得到了回应,门外的声音才消失,慕相思气的连骂都不想骂了,恨恨的瞪着他,“你赶紧走。”

    要是让剧组的人知道,她的房间里藏了个男人,那还了得,她可不想刚刚开始的演艺生涯被吐沫星子给淹没了。

    而且她跟沈流年的关系,就连她自己这关都没过,沈流年放着跟他一起度过生死的苏雨落不要,非要来娶她?

    谁能够说得清?

    慕相思起身后,整理了下被他弄乱的头发,然后又叮嘱他离开的时候一定不要让人家看见后才离开。

    她走后,沈流年一个躺在残留着她的气息的床上,眼睛盯着一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慕相思在这部戏之前,从来没经过剧组的化妆间,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就是个八卦中心,因为今天同时化妆的人很多,所以他们聊天的内容也没有那么随意,至少不会再讨论剧组里面的演员的小道消息。

    “听说了没?苏雨落昨天差点儿被人给害死,沈少守了她一天呢。”

    “哪儿来的消息?真的假的,电视剧里的戏码还成真了?”

    “新闻说的呀,我男朋友他们就一直在盯苏雨落,内部消息,说她被人换了药,差点儿没死掉,幸亏发现的及时,”化妆师正在跟慕相思上妆,动作还是很快的,“听说昨天沈少大发雷霆,非要揪出凶手来,昨天晚上还守在床边呢,啧啧,真羡慕苏女神,运气太好了吧,英俊多金,关键还深情……”

    “咳咳……”

    她们说的太嗨了,俨然忘了慕相思的存在。

    不知道是出声提醒了一下,明白过来的化妆师,脸上也有些尴尬。

    前面的话,慕相思无从辨别真假,但是昨天晚上,沈流年可是赖在她的床上了,所以说嘛,这个男人就是个渣,旧爱忘不掉,新欢,姑且把自己当成是他的新欢吧,又不想舍弃。

    “没事,你们继续!”

    虽然慕相思表达了她的大度,但是化妆师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至少是当着慕相思的面没有再讨论了,等她出去,自然要凑在一起好好地八卦了,这次就连慕相思也逃不掉。

    ……

    导演陈正已经做好了何娇娇要几条才过的心里准备了,然而让她意外地是,今天的何娇娇竟然有了些出人意料的表现,虽然还是有些瑕疵的,但是跟之前略显虚假的表演已经好太多了,进步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的。

    镜头后面,导演拖着腮,有些纳闷的问道:“何娇娇受了什么刺激?怎么跟昨天不像是一个人了呢?”

    镜头里的何娇娇正在跟慕相思演对手戏,两个人在《闪亮新星》的比赛中就多次演过对手戏,面对认识的人,何娇娇没那么紧张了,而且这场戏,昨天她是跟慕相思对过的,甚至慕相思还亲自演过。

    她今天的表现完全就是按照慕相思的思路在演,没有了那么大的压力,对手又让她很舒服,这场戏也就演的还很舒服。

    没有人能够给陈正答案,他自己却看出来了一些东西,他的下巴没什么胡子,可他却习惯的摸索着,这么一看,慕相思的确是个很好的演员,她能够激发对手的演技。

    好的演员是相辅相成的,对手很重要,就像是相声,人们往往看到了逗哏的演员的技艺,却忽略了捧哏演员的辅助,而在这场戏里,慕相思就像是个捧哏演员,能够接住对方的戏的同时,经过她的润色,还给对方一个很精彩的球。

    这样的演员很难得,自己本身强了,就会掩盖住对方的光芒,而她却甘心让两个人一起发光,足可以看出她的心胸是宽广的。

    陈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慕先死的不同寻常之处,那种不能够让她来当主角的遗憾,也更加的重了。

    跟慕相思的这场戏,何娇娇无疑发挥的很好,陈正也鼓励了演员,并且让她记住这种感觉,好好演。

    “谢谢导演,我一定会努力的!”何娇娇还是第一次被陈正夸呢。

    然而下一场戏,就是她跟一位老戏骨的表演,结果老戏骨太强,直接被碾压,整场戏下来,完全感受不到苏雨落的存在,但这也没办法,老戏骨嘛,人家要是没本事,怎么压的住场子呢。

    不过这一天拍下来,何娇娇总算是稍稍进入了些状态,也不能收都是慕相思的功劳,但是大部分都是她的,没有她之前精彩的表演的刺激,何娇娇会觉得自己是个新人,应该被包容。

    可是慕相思的出现,实力打脸,同样是新人,她却不需要任何的适应时间和包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那些八卦的人在背后的议论,让何娇娇快速的成长了。

    不管是哪样,能够顺利拍摄都是好事儿,导演陈正今天骂人的次数都少了很多,脾气火爆的导演,让他不骂人好像不可能。

    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的进度,陈正也想要把前几天浪费的时间赶回来,趁着摆放道具的空隙,陈正把慕相思和饰演男主许冠辰的演员秦萧叫了过来,亲自给他们讲戏。

    “一会儿三姨娘蓝雪你就去勾引许冠辰,蓝雪要表现出那种对年轻英俊的男子的倾慕,因为你自己本身嫁了个比你父亲还要大的男人,而且没过半年就死了,你要表现出自己的可怜可悲和可恨,待会儿你要主动地往他怀里靠,这时的你不同于以往的精明算计……”

    蓝雪勾引男主,然后不巧被女主撞见,打了她一巴掌,第二天,蓝雪就死了,大夫人从而把责任怪在女主的头上。

    这应该是她这个角色最后的一场戏,但是拍戏不同于看电视,要按部就班的拍,而是根据相同的场景和气候时间等等因素,把能拍得都拍了。

    何娇娇本来没有被叫过来,但是她看到后也就凑了过来,导演也就顺道跟她讲了一下,这是个长镜头,本来做好了分镜的打算,但是要能够一镜到底的话也很不错。

    “记得打巴掌的时候,你是愤怒而又失望的,视线一直看着许冠辰。”

    “我明白了导演,只是打巴掌……要借位吗?”

    陈正看了看慕相思,“先借位试试。”

    借位是要掌握好角度的,而有时候为了真实不穿帮,都是真打的,不过考虑到两个都是新演员,他给她们一次机会。

    “各部门准备……action!”

    许冠辰坐在书房发呆,此刻他做出一副回忆的样子,后面会经过剪辑呈现他在想他看到女主跟青梅竹马的男人深情对望的情形,慕相思饰演的三姨娘跟许冠辰是旧相识。

    当时三姨娘蓝雪差点儿流落风尘,是许冠辰慷慨解囊,只是蓝雪最终成了许父的女人,在她的心里是不甘的,哪怕知道两个人不可能怎么样,可她还是想要试一试。

    慕相思端着道具准备好的汤进了书房,因为之前导演说过对于她这场戏的要求,所以她选择在这一刻把蓝雪演成深爱着这个男人却无法得到的女人,镜头拉近,给了个特写,镜头里的慕相思温柔、深情的看着男人。

    陈正一直在镜头里盯着她的眼睛看,她的眼里都是戏,他没说过假话,她演出了蓝雪的另一面,在她贪图富贵之外的痴情女子的一面。

    其实每个角色都不是单一的,都有很多面,但是往往有些人设只给出了某一面,就像铁汉也有柔情的时候,杀人如麻的恶魔在对待自己的孩子也是个慈爱的父亲。

    陈正很喜欢拍这种凸显人性的片子,所以出自他手的角色,都不是单一的,往往都是让人又爱又恨。

    “冠辰,我给你熬了些汤,趁热喝了吧?”

    “谢谢三姨娘,放那吧。”许冠辰看着蓝雪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情愫,只把她当成自己父亲的女人,再无其他。

    许冠辰说完继续低头看书,其实这只是一种躲避的方式,他已经察觉到了蓝雪对自己的亲近。

    而蓝雪看出来了,却并没有走,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男人,时而蹙眉,时而浅笑。

    就像是个恋爱中有争吵有幸福的女子。

    陈正没有说话,示意镜头再次给了特写,慕相思那张精致的脸,传达了太多的东西。

    沉默很久,甚至大家觉得慕相思是不是忘了词了,所以才不说话呢?

    看着书的秦萧也在心里犯嘀咕,这个新演员不会真的忘词了吧,害的他又要重新酝酿情绪。

    “导演……”

    陈正瞪了出声的人一眼,没有看“cut”,而是继续等着,他想要知道,慕相思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真的忘词,大不了重新来一次,如果不是,这只是她表演的一部分,那么这样喊停,很可能错过一场很精彩的戏。

    “冠辰,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慕相思在这个时候明明是那种幸福甜蜜的微笑,但是眼中却有泪。

    又哭又笑,并不显得疯癫,特写镜头下,更添了些说不出道不尽的美来。

    “说这些做什么!时候不早了,三姨娘还是早些休息吧!”许冠辰显然不想跟三姨娘有过多的瓜葛,在她做了这么多坏事后,他甚至有些后悔,当时救下她。

    “我没忘,杏花时节,梅雨纷纷,我一下子就撞进了你的怀里……”慕相思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迷蒙,而身体也一点点的往许冠辰的身上靠,“你跟我说,姑娘,当心些……”

    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了下来,许冠辰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个新人牵着走,他不甘心,自己好歹也是拍过几部电视剧的,“三姨娘,时候不早了。”

    蓝雪仿若未闻般,声音缥缈,眼神迷离,而娇软的身子也靠向了许冠辰,“从你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我是你的人了,冠辰,我……”

    就在蓝雪快要坐进许冠辰怀里的时候,何娇娇冲上来了,她双眼含泪,那是刚刚她用了眼药水弄得,但是唯一的不好就是眼泪没有堆积的过程,一进入画面就是那种很多的样子,

    被人发现了,蓝雪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爱而不得的卑微,充满了挑衅的看着来人,而且就在她 的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的坐进了男人的怀里。

    许冠辰一把推开她,因为力气之大,慕相思觉得脚有些疼,但是为了不印象拍摄,她忍住了继续演戏。

    之前商量好的是借位,但是没有打好,就像是狗尾续貂了一样,让人觉得有点儿失望。

    不过前面的镜头都是好的,可以留下来,直接从打巴掌拍就好了。

    一连又试了几次,感觉都不对,没有真实的疼痛,慕相思自己给出的反应也是对不上号的,何娇娇那里一直跟导演说着抱歉。

    “算了,导演,真打吧。”

    何娇娇听后一副惊恐的样子,“不行的,我没打过人,相思,咱们还是借位吧,我怕真打的话,我掌握不好力度,打疼了你。”

    “没事,你尽管打!”慕相思咬了咬牙,为了角色,她也豁出去了。

    何娇娇虽然对慕相思嫉妒的发狂,但是她不会在这么明显的情况下动手的,但是还是叫慕相思挨了两巴掌,最后脸都打红了才算过了。

    “对不起相思,对不起,疼吗?”何娇娇心疼的问着。

    慕相思摇摇头,为了这场戏,她真的是够惨的,脚崴了,脸被打肿了,以为走路一瘸一拐,导演陈正也看出来了,不过在刚刚演戏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发现啊,给慕相思放了半天假,让她回去休息。

    慕相思回去后想要准备明天的戏,结果发现某人还赖在他的屋子里,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还没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