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这辈子我只认真做过两件事
    瞧瞧,她那嫌弃的小眼神。

    听听,那不待见的语气。

    沈流年觉得长这么大从来没被人这么对待过,不过在慕相思这里,好像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都快觉得她本就应该对自己爱答不理的。

    “吃过饭了吗?”

    慕相思闭上眼睛,她终于知道了曾经自己缠着沈流年是多么讨厌的一件事儿,就像此刻,她累了一天,只想要投身于柔软的大床的怀抱,没心思去应付他,但男人肯定甘心当一个摆设。

    “吃过了,剧组的盒饭!”平静的声音透着一丝疲惫,再加上脚踝处的疼痛,也让慕相思的耐心降低了不少。

    当她一个转身,正好把那半边被打红了的脸对着沈流年的时候,男人的目光倏然的一冷,屋子本来就不打,两步就走到了沈流年的跟前,眉目间也笼罩着一层寒意,“怎么回事?”

    慕相思微微皱着眉头别过脸去,觉得男人实在是太过大惊小怪了,只可惜这里家酒店的条件有限,不然用冰敷一下会好很多的,她皮肤嫩,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明天的拍摄。

    然而沈流年的手却拖着她的下颌,再度将她微微发红的脸颊暴露在灯光之下,“谁打的?嗯?”

    ”你别这样,拍戏而已。”慕相思间男人像是真的生气了,打破了沉默,希望他能够平息怒气。

    沈流年眸光微动,声音仍旧带着戾气,“拍戏?你们不是有借位吗?”

    慕相思挑了挑眉,那眼神好像是说,呦呵,沈大少还懂得不少呢。

    沈流年被她鄙视的眼神看的又是一阵不约,但是这还不足以让他把注意力放在别处,“你要当演员,就是为了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可怜兮兮的给我看?”

    慕相思不自觉的握了握手,然后又松开了,“你别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好,借位的效果不好,所以才真打的,也不是很疼,再说了……”你不想看,可以不看。

    然而,当慕相思撞上沈流年那像是要吃人的阴冷眼神的时候,后面的话就咽回去了。

    “再说什么?”沈流年就是想要听听这个女人到底还可以多么的没心,自己在这里等了她一天,她回来就是这种态度,他的关心,她也不想要。

    任何棘手的事儿都没让沈流年如此无力过,可是面对慕相思,他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没什么,你在这里……公司不忙吗?”

    沈流年笑了笑,当然忙啊,他离开一天而已,电话就来了很多个,可是他担心她第一次进剧组,又是小角色,怕她被欺负,可是就算真的被欺负了,她好像也不会跟自己告状,身为他的男人,真的很又挫败感,不能够让自己的女人足够的信赖……

    “我明天走。”意思是今晚还要住一晚了。

    慕相思点了点头,打算去洗澡睡觉,然而沈流年的声音却在她的身后幽幽响起,“我还没吃饭!”

    “啊?你一天都没吃饭?”慕相思看着高大挺拔的男人如一直小奶猫一样的要食物吃,有些滑稽,也让人有点儿心疼。

    她不让他被人瞧见,而剧组来来往往的总有人,沈流年就真的没出去,倒不是很饿,可是听到她说吃饭了,他就想要找点儿事儿出来。

    这么晚了出去吃也挺不现实的,慕相思是真的懒得动了,再机上脚踝处的伤,所以就点了外卖,如今外卖软件这么多,真的很方便,就算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也不用担心深夜挨饿了。

    随随便便的小吃怎么能够满足沈大少爷高贵的胃呢,慕相思找了好多家店铺,看评价,看店铺的格调,总算是找到了一家轻奢的馆子,然后下了单,普通外卖便宜的十几块,贵一些的几十块,可是这家也没点什么东西就几百块,不得不说,还是很肉疼的。

    “嘶……你轻点儿!”脚踝处钻心的疼,慕相思下意识的埋怨了一句正给她揉脚的男人。

    沈流年觉得自己就是吃力不讨好,温声细语的同她说话,她不稀罕,于是他就冷声道:“这会儿知道疼了,弄伤的时候想什么了?你如今还是个小角色,就把自己折腾的浑身是伤,让你当个主角,你是不是打算不成人样的回去见我?嗯?”

    又是那样上挑的尾音,明明很轻,却让慕相思听出了威胁的味道。

    她嘟着嘴,他一个大男人,手劲儿又大,又多了些故意惩罚她的意思,所以她是真的疼,对着他那张尽在咫尺的英俊脸庞,

    慕相思忽然觉得自己很委屈,眼泪瞬间就含在了眼眶里,不过却被她困在里面,不让它们掉下来。

    沈流年本来还想要教训她几句的,可一看到她的眼泪,心立马就软了,自己千里迢迢的过来,可不是为了把她弄哭的,嫌少看到她这般模样的沈流年,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把人揽进怀里,柔声的安抚着,“好了,好了,我轻点儿就是了。”

    被打巴掌的是她,被数落的还是她,慕相思觉得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她又不是有受虐狂,要是能够假打,没人愿意挨这么一下子,回来还要被他骂,真的有点儿委屈了。

    “别哭了,我去找人跟你们的导演说……”沈流年抽出柜子上的纸巾,温柔的替她擦眼泪。

    慕相思本来就不想要两个人的关系曝光,沈流年要是这个时候出现,那跟公之于众有什么区别,何况,她并没有觉得是被刁难了,一切都是沈流年在那里胡乱猜测,“你不要管我的事儿,沈流年,你能不能给我些自由。”

    当时苏雨落进入娱乐圈的时候,沈流年记得自己也是跟那些导演们打过招呼,苏雨落不拍床戏和吻戏,就不要强迫她,而轮到了慕相思,他也想要做些什么,但是,没想到这些都变成了多余的。

    “沈流年,我不想被人说我是小三上位,还嚣张跋扈,而且这些跟我在国外受过的苦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你要结婚就结婚,我反抗不了,只能认了的,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过多的插手我的事儿,在外,你还是沈家的大少爷,我还是那个从低做起的娱乐圈小新人,可以吗?”

    慕相思抱着胳膊窝在床头,“我这辈子只认真做过两件事,一件是奋不顾身的喜欢你,另一件……就是现在,做我喜欢的事情。”

    她的话带给了沈流年巨大的震撼,他蹙起眉头想了一会儿,在心里计较着如今这两件事儿是否还能够保持平衡,“如果我答应你,在你不想公开的时候就不公开我们的夫妻关系,那么……你会不会重新爱上我?”

    如此卑微的像是祈求的话,不该出自高高在上的神流年的口中,可是慕相思确定再三,发现这件事儿是真的,不是她的幻听。

    曾经她渴求着他的喜欢,如今却反转了过来,但是她并没有报复的快感,甚至,她从来没有用感情的事儿来报复谁,她的感情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都是最珍贵的,她不想掺杂太多功利的东西。

    “慕相思,你必须重新爱上我,你也只能爱我!”不同于刚刚的温柔,再开口的沈流年多了些坚定和霸道,不容慕相思拒绝。

    “当当当!送外卖!”

    慕相思无法直视他那双真诚渴望的眼睛,而门外的动静恰好给了她逃避的机会,“我去开门。”

    从沈流年的胳膊下钻了出去,慕相思单脚跳到了门口,打开了一条小缝,然后接过外面,正在她准备关门的时候,同剧组的一个演员正好从外面回来,“这么晚了还吃东西,不怕胖吗?”

    “呵呵,实在是太饿了!”慕相思有点儿心虚的搪塞着,虽然剧组的盒饭比不得姜妈的手艺,但是饿了的时候,还是可以填饱肚子的。

    男人扫了一眼慕相思手里拎着的袋子,笑了笑,调侃道:“恩,看出来了,是真的饿了,小丫头胃口蛮好的嘛,不过悠着点儿,吃胖了可要辛苦去减了。”

    “是,是,明天就不吃了!”

    总算是把人给打发走了,慕相思赶忙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吃吧。”

    沈流年看着外卖袋子,“你要跟我一起吃?”

    ”不啊,我已经吃饱了!”慕相思没想别的,很自然的回答。

    然而沈流年的脸色却变了又变,“慕相思,你在喂猪吗?你不吃还点这么多?”

    虽然有点儿多,但是多了总比少了好,他不是一天没吃东西了吗?要是点少了他没吃饱,到时候还得折腾自己,慕相思这叫一劳永逸,可是沈流年还在那里挑毛病。

    “你家喂猪一餐饭几百块钱?金猪还是银猪?这么奢侈!”

    几百块钱对于沈流年来说还算不上巨款,可是他知道对于慕相思却不同了,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卡,“我家没养猪,不过我打算养你,一餐几百块你愿意就行。”

    慕相思盯着那张黑卡,“什么意思?”

    “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就是你的,我不想我的女人为了几百块斤斤计较!”沈流年笑着打开包装盒子,“慕相思,浪费可耻,几百块呢,跟我一起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