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杀青
    高大冷漠的男人逆光而立,那些曾经的温柔,哪怕只是假的,却也在苏雨落的心里留下了真实的记忆,早在他点头同意的那一刻,她就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人前,并且从来没觉得有一天会失败。

    可是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

    沈流年只是站着,没有动,也没有回过身来看着她,这让苏雨落更加的无措不过她从来都不是这么容易认输的人,她跟慕相思虽然是姐妹,但是真的没有任何地方想象。

    慕相思喜欢什么从来不会转弯,高傲的宣布,她对喜欢的东西的想法。

    而她不同,她会选择在沉默,可那并不代表她不在意,沉默只是她以退为进的手段。

    苏雨落打算故技重施,不仅仅是因为不甘心,还有沈夫人乔宁玉那里的威胁。

    “流年,就算我们做不成恋人,做不成夫妻,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假的,我也不希望成为敌人,伯母不喜欢相思,在她心结没有解开之前,她一定不会接受相思的,想要得到她的许可,一定需要时间……”

    沈流年突然转身,神情没什么变化,而是定定的看着苏雨落的脸,不是没有被他凝望过,但是这次跟以往的不同,苏雨落竟然有些心慌。

    “你这是打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吗?”他勾唇,戏虐的一笑。

    苏雨落在他强大的气场之下,点了点头,“相思到底是我的妹妹,不管你信不信,我希望她能够幸福,如果她的幸福是你,我愿意退让。”

    沈流年摇了摇头,薄唇里吐出残忍的字眼,“不,不是你退让。”

    简洁的话,苏雨落听懂了,的确,不是她退不退让的问题,而是沈流年从来没给她前进的机会。

    她甚至从来都没有跟他们两个站在一起过,不管他们是否隔着千山万水,沈流年的心却一直都跟慕相思在一起的。

    苏雨落唇畔的笑容是无尽的讽刺,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愚蠢,还是沈流年的愚钝,她以为失忆前的沈流年就够狠了,可是她错了,失忆后的沈流年才是真的狠,他已经无所顾忌,心中的渴望冲破了牢笼,如猛兽出闸一般,势不可挡。

    遇神杀神,遇佛*一样的决绝。

    “那你同意吗?”苏雨落柔声问道,就像刚刚的那些凉薄的话并没有刺激到她似的。

    沈流年眸色一沉,“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

    “是的,流年,这么做对你对我都没有坏处,既然能够双赢,何必要弄得剑拔弩张呢?”

    ……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窗外的霓虹灯将这座城市点亮,可苏雨落却觉得有些碍眼,她将自己置身于黑暗,然后低低的笑了,笑声有些诡异。

    只要她还没有退出这个舞台,慕相思就休想成为焦点。

    慕相思已经进剧组十天了,眼看着她的戏份就要杀青,不过她也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每次她都能够看到一堆人凑在一起小声的嘀咕什么,经验告诉她,应该是在说些小道消息。

    可是每当她路过的时候,那些人就会散开,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如果她再看不出什么来,那可真是白活了。

    中午放饭的时候,她本来是一个人坐在树后吃的,剧本就摊开放在她的腿上,阳光有些刺眼,不过晒在身上很舒服,自然地阳光可比摄影棚里的灯光要舒服太多了。

    树干很粗,她又太瘦,所以从正面看过去,根本瞧不出树后面还有个人。

    “我听说今天导演又夸慕相思了,啧啧,我们别说被夸了,不被骂就谢天谢地了。”女人满是嫉妒的开口。

    另一旁的女人还四处望了望,然后压低了声音,“你可行了吧,这话要是让她听见,到时候给你加一场挨打的戏,不把你的脸打肿才怪,你没看到苏雨落吗?女主角啊,照样不是被欺负嘛!”

    “唉,这就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落魄的千金小姐,人家也比我们这些没靠山的强。”

    “行了行了,快吃饭吧!”

    慕相思从剧本上缓缓抬眸,面上看不出在生气,她也不是第一天进剧组,对于这些事儿,早就见怪不怪了,即便自己是她们议论的主角,她也没打算出去解释。

    清者自清,她也问过沈流年,是不是他让人这么做的,可沈流年说没有,他应该还不至于做了不敢承认,所以,改戏,可能真的是剧情需要。

    凡是都有两面,那些自己不用功或者演技不行的见不得慕相思好,但是努力总会有人看的见,慕相思也没有助理,凡事都要亲力亲为,只能自己去把饭盒扔掉,可是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饰演夫人的李明依正在翻看她的剧本。

    “明依姐。”慕相思礼貌的跟她打了招呼。

    李明依笑着回应,不过她却对慕相思的剧本更感兴趣,“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

    她指着上面的标签,“很有趣。”

    虽然李明依再剧中饰演个大反派,心狠手辣,可是现实中的她真的很平易近人,这也恰恰说明,她的演技好,明明一个柔弱的江南小女人却能够演出气场强大的女主人,这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演员本身的条件若是有局限,很容易音响她的戏路的。

    李明依举手投足间都有些江南女子的柔雅,“不用在意别人说什么,做你自己就好,相信我,等这部戏播出后,你会火的。”

    慕相思澄澈的眼中浸染着笑容,她虽然不知道李明依为什么会突然跟她说这些,不过她的意思慕相思懂了,“我没想那么多,不过借您吉言,大火当然好了。”

    谦虚而不虚伪,慕相思的回答让人很舒服,李明依自然也知道剧组的流言蜚语了,她从来不参与这些,慕相思的人品她虽然不大了解,但是她的演技,李明依还是很认可的。

    李明依抬头望着她恬静的脸,不骄不躁,纵然被称赞了,仍然还在默默的努力,现在的演艺圈太过浮躁了,缺的就是这样的人,她相信这丫头的前途会不可限量的。

    本以为她会被那些人的议论影响心情,所以才过来开导几句,不过她好像是多虑了。

    慕相思的戏是在三天后杀青,因为拍摄还要继续,她跟导演和李明依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当然也没有什么杀青宴或者欢送的节目了,如果每个小配角都这样的话,那剧组每天不用干别的 ,光开party送演员都忙不过来了。

    她没有告诉沈流年,可当她一下车,就看到了他挺拔的身影。

    慕相思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之前他什么都没问就能够找到她住的酒店,她的房间,如今想要知道她的行踪,还不事易如反掌。

    沈流年发现她的表情太过平淡,眉目间也不见生动,难道不该很惊讶的吗?

    半个月没回来而已,锦城已经开始冷了,走的时候慕相思穿的很单薄,箱子里倒是有厚衣服,但是她懒得往外拿了,本来想着打个车就回家了,如今沈流年来了,就更省事儿了。

    川流不息的车站,没人会猜到那个紧紧拥住女孩的男人,会是堂堂沈氏的总裁,总觉得这样的人出行不是私人飞机,也不会坐大巴的吧?

    虽然俊男靓女还是惹来了很多人的侧目,但是墨镜遮住了眼睛,而且人流涌动,很快就被推着往前走了。

    沈流年用力的抱着她,仿佛一松手她就会混入人群,消失不见了异样。

    慕相思快被他勒断气了,做了四个小时的大巴,她的腰快断了。

    姜妈似乎也知道了她要回来,做了一桌子的好吃的,然而沈流年却没有给她品尝的机会,拉着她上楼,并且在她的衣柜里翻翻找找,最后找到了她去剧组前换下的红裙子,“穿给我看看。”

    慕相思蹙着眉,“沈流年,你发什么疯啊,为了赶车,我中午就没吃饭,姜妈做了那么一桌子的菜,你不让我吃,居然让我穿这件衣服给你看?”

    沈流年看着她如花的笑靥,虽然事后补救没办法彻底抚平伤害,但是他唯一想到的只有这个了,“小红豆,乖,穿给我看,姜妈说,那天你穿着红裙子的样子美极了,是因为要跟我领证了,所以特意穿了这件吗?”

    自己的意图被他看出来了,慕相思还是有些窘迫的,她张嘴就要否认,可沈流年的眼神告诉她,否认也是没有用的,“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乖,穿给我看,我送你件礼物。”沈流年就像是用糖诱惑着馋嘴的小孩子一样,慕相思有些无奈,她现在对任何礼物都没有期待,唯有香喷喷的饭菜才是她需要的。

    “不许不要,你不穿那我就只能亲自动手了。”沈流年说着真的打算去解开她的外套。

    慕相思吓得赶忙退后了一些,“是不是我穿上了,你就让我吃饭,我真的很饿。”

    沈流年笑而不语,穿上了自然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过还是等她穿好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