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绑架
    慕相思看出了宋晴好和米豆来者不善,没有闪没有躲,更没有离开的意思。

    ”慕相思,做人不能吃着碗里看锅里的。“宋晴好高傲的昂着头。

    慕相思勾唇笑了笑,虽然年纪相当,但是她却觉得这个宋晴好太过幼稚,她大概猜到了宋晴好的目的,“所以呢?”

    她唇齿间盈盈的笑意,在宋晴好看来,有些刺眼,那种笑容是属于胜利者的,但是她却不承认自己是失败者。

    “mv本来是我来演的,我不管你用了什么不入流的手段,你把角色还给我,这件事儿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然我绝对不会罢休的。”宋晴好信誓旦旦的说着。

    慕相思真的不知道这个角色之前是属于谁的,不过她拿到这个角色,完全可以说问心无愧,罗姐通知她,她就去演,至于宋晴好为什么没演成,那她可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哦!”慕相思淡淡的应了一声。

    就像是一记重拳砸在了棉花上,无声无息,宋晴好那里怒不可遏,慕相思依然保持着云淡风轻。

    米豆不知道是因为好朋友被换了角色,还是因为上次跟慕相思一起参选,她落选了心有嫉妒,慕相思其实很想往好处想,但是米豆的眼神出卖了她,她眼中的不甘太盛了,“慕相思,你别太过分,你以为你多了不起,不就是个落魄的千金,有钱人的玩物吗?”

    慕相思冷笑,其实也是替她们可悲,总觉得机会是被人抢走的,可你要是真的有实力,谁又能抢的走呢?

    “有钱人的玩物……”慕相思重复着她的话,然后越发的笑了起来,“米豆,你也知道艺人的名誉很重要,你这么无凭无据的诋毁我,我可以告你的哦,不过看在同门的份上,我原谅你一回。”

    慕相思始终保持着笑容,在对手面前,微笑是最好的震慑,“宋晴好,角色的事儿呢,不管你信不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换成了我。”她没有说是陆思羽坚持要这么做的,那样宋晴好会更加的伤心吧?

    她倒不是圣母心发作,只是爱一个人这件事儿本身没错。

    “你不知道?”宋晴好被嫉妒和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就不听人解释,“慕相思,要不是你跟江总不干不净的,你会这么得意?刚进公司,就有这样的资源,你以为你做过的那些事儿,别人不知道呢?”

    “我跟江总?”慕相思嗤笑了一声,“我真该佩服你的想象力,既然你执意这么认为,那么我多说也没什么用了,如果你有证据呢,对我就不是警告了,既然没证据,那就是道听途说……”

    慕相思摇了摇头,“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慕相思,你别太得意,我倒要看看你能够嚣张到什么时候!”宋晴好的确没什么证据,只是她的一个朋友看到了慕相思跟江振威一起进了一家饭店罢了,再加上对于陆思羽的处罚突然撤销,她就猜测着二人有不可见人的关系。

    慕相思笑了笑,“想到看我能够嚣张到什么时候?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慕相思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是嚣张的,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得罪我慕相思的后果?”

    慕相思故意的靠近了一些,她的眼神突然带着很强的威慑力,让与她对视的宋晴好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最后见到慕相思目不斜视的离开,垂再身体两侧的手握成了拳头。

    她以为用江总跟她见不得人的事儿来威胁慕相思,她多少会有些顾忌呢,其实她也知道,这是破釜沉舟,慕相思跟江总那样的关系,肯定会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的,但是这是陆思羽的首张专辑,她无论如何都要参与的。

    哪怕因此被鼎盛雪藏。

    说到底,宋晴好也不过是为爱疯狂的女人,但是她比较无脑而已。

    慕相思原本的好心情被这两个拦着她路的女人给影响了,外面的阳光很好,她下意识的用手去挡住太阳,可是手上的戒指反射的光晃了她一下,这才让她记起,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沈流年的公寓,她不想回,慕家,她也不想回,桑晚晚那里也忙着上课,没有时间,这座她生活了那么久的城市,好像陌生了起来。

    闲庭信步的走在路上,慕相思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慕相思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过去,只见几个身着黑衣,带着墨镜的男人打开车门下来了,看不清他们的目光,但是就在几步之遥外,慕相思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当下只有一个念头,跑。

    可是,她再怎么身手敏捷,也跑不过训练有素的大男人吧,很快就被抓住了,那些人快速的捂住了她的嘴,以至于没给她任何呼救的机会。

    被蒙上眼睛的慕相思被很不温柔的塞进了车里,当眼睛不可以看东西的时候,听力就敏锐了许多,慕相思听着车门关上的声音,“砰”的一声,她的心也跟着一颤。

    纵然她再内心强大,也没经历过绑架这种事儿啊。

    小时候她身边都是跟着人的,不会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却一定躲在她的周围。

    后来,爸爸带回来一个男孩,告诉她,以后他会保护她,那个男孩就是慕相城,不论什么事儿都会挡在她前面,她大喊一声,他就会出现。

    慕相思心里鄙视自己,这个时候了,她还有心思回忆过去。

    如今就算她喊破喉咙了,哥他也不会出现了吧?

    这些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无论是伸手还是素质,说来也可笑,慕相思竟然觉得绑架她的人很有素质,而且也够聪明,捉住她后,就把她手里的包包抢了过去,手机就在包包里,那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不知道沈流年什么时候会发现她失踪了,来不来的及为自己收尸。

    车内的安静让气氛更加的紧张,慕相思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试图探知这些人的意图。

    看不见,慕相思只能凭感觉,大概有十几分钟了吧,车子似乎还是行驶在路况很好的市区内,没有那种坑坑洼洼的感觉,绑架不都是把人带到偏僻的地方吗?

    那些人没有任何的交谈,这让慕相思全身的神经都绷成了一根线,恐惧感会让她随时崩溃,但是她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等不到人来救自己,她只能自救,或者留下些线索,尽量吧。

    她没有问你们是谁这种白痴的问题,“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仇还是为钱?为仇的话,我自认还没跟人结下非要杀我的仇恨,要是为钱,我一个落魄千金,萌新的小艺人,也没有什么钱的!”

    她的话并没有打破沉默,黑衣人依然默不作声,但是她仿佛能够感觉到那些人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

    “我渴了,如果你们不少我的话,能不能给我水?”

    慕相思试图让他们开口说话,或许能够找到些线索,然而这些人就像听不见似的,把她捉上车后,就没跟她有过任何要求,没有言语的恐吓,没有肢体的接触,这就让慕相思更加的疑惑了。

    慕相思没有再说下去,再说下去,她真的就口渴了,现在她只能保存体力,此时只希望沈流年能够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现她被人绑架了。

    其实早在慕相思被人带上车的时候,沈流年那里就得到了消息,只是晚了一步,之后就开车追来,但到底是慢了一步,而这辆车好像知道有人跟着似的,七扭八拐,把人给甩开了。

    “沈总,车在新丰路上跟丢了。”

    沈流年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马上就到。”

    给慕相思打电话,没有人接,想也知道会是这样,但是他还不死心的一遍遍的打着。

    慕相思听到了手机在响,心里很着急,“我家人给我打电话了,你们接啊,要钱或者是要别的,都可以提啊?”

    电话仍然在响着,黑衣人没有任何的动作。

    沈流年打了十几分钟,然后放弃了,改而拨通了另一个电话,那边刚接通,他的愤怒就冲口而出了,“你要把她带到哪儿去?”

    “我说过,你不动手,那么就由我来亲自动手!”

    沈流年面色一沉,漆黑的眸子盯着远处,里面闪烁着凛冽的冷光,“当年的事儿,只是个意外,您何必要执着要报仇呢,这么多年,真的已经够了,放过她,也放过您自己吧?”

    “你求我?哈哈!”乔宁玉癫狂的冷笑着,“这还是我那个高傲的儿子吗?让我想想你上一次求我是什么时候,三年前吧,三年前,你跟我说,只要放过慕相思,放过她爸爸,你就不会跟她有瓜葛,可是,儿子,你没有兑现你的承诺,那么我也只能反悔了。”

    “没兑现承诺的人是我,你何不冲着我来?”沈流年怒吼着,可是车子却被他开出了最大的速度,新丰路,他忽然想到了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