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残忍的真相
    慕相思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总算说是停了下来,然后她就被拽下了车,依然动作粗鲁。

    被那些人推搡着往前走,凭着感觉她应该是进入了一间屋子,因为阳光的暖意已经消失了,在陌生而又毫无安全感的地方,凉意快速的侵袭着她,不消片刻,就侵占了全身。

    窸窸窣窣的声音,对面好像是有人影走过,然后又在她对面坐下。

    “慕相思!”

    是个女人,而且声音还那么熟悉,当慕相思意识到对面的人是谁的时候,之前的那股恐惧就没了。

    “沈伯母!”慕相思不失礼貌的开口,“您这么大费周章的让我来这儿,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乔宁玉抬手让人解开慕相思眼睛上的黑布,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在解放的瞬间,还有些不适应,慕相思抬手当着并不强烈的光,指缝间看到的乔宁玉,充满了恨意。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优雅,就算她现在对自己来说存在着不稳定的危险因素,但是慕相思还是能够感受到她的美。

    沈流年的容貌,大概就是遗传了母亲吧,但是不同于女人的娇媚,他多了些男人的阳刚,这一部分应该来自他的父亲吧。

    沈流年的父亲去世的早,是乔宁玉一个人带着几岁的沈流年和还没出生的沈流光保住了沈氏,在当年,那也是一段传奇。

    乔宁玉轻声笑了起来,冷淡的眉眼,布满了讽刺,不管她的神情怎么变化,眼中的恨意却是一沉不变的。

    “大费周章?要是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长久的期待,让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隆重了,慕相思,我等这一天,等了六年了,六年啊,我的流光,死了六年了。”

    慕相思起初还觉得她绑架自己来,大概是因为她跟沈流年结婚的事儿吧,估计是劝自己离婚什么的,可是当她提到沈流光的时候,她意识到,她完全猜错了方向。

    乔宁玉的眉目瞬间变得冷厉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寒意,像是要把人冰封一般。

    “跟……流光什么关系?”慕相思喃喃的问出口。

    乔宁玉一个巴掌就打在了慕相思的脸上,“你不配提他的名字,慕相思,你没有资格提我儿子的名字。”

    慕相思被这一巴掌打蒙了,不解的看着乔宁玉,她知道那个一直困扰她的问题,即将有答案了,但是在这一刻,她更希望她的预感是不准确的。

    “慕相思,你曾经不是哭着喊着问流年,为什么突然对你冷漠了吗?”乔宁玉的手因为愤怒和恨意再发抖,“你不是好奇流年为什么会跟你最讨厌的苏雨落在一起吗?今天,我都告诉你,我彻彻底底的告诉你。”

    慕相思忽然没了想要知道真相的勇气,她死死地咬着唇瓣,被她大力掌掴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着。

    乔宁玉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能够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因为你,害死了流光。”

    “不,流光哥哥不是意外身亡的吗?”

    “意外,呵呵,是,所有人都说那是意外,”乔宁玉愤恨的瞪着慕相思,“可是,你是那场意外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你,流光会跟我去吃饭,他怎么会发生意外,你说啊?”

    “不,我没有!为什么,你说的我不知道!”慕相思脸上的血色退的干干净净,这跟她的记忆不相符,她怎么就成了意外的始作俑者了呢。

    “你当然不知道!”乔宁玉声嘶力竭的吼着,大力的摇晃慕相思的身子,原本遮住慕相思脖子上的吻痕的衣服被拉扯的失去了保护能力,那些暧昧的痕迹就暴露在了乔宁玉的眼前。

    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更大的讽刺。

    看着怔怔的一脸茫然的慕相思,乔宁玉觉得这些年的痛苦即将找到宣泄的出口了,“你被催眠了,你个害人精,就算不能受到法律的惩罚,可也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可是你却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平时多嚣张啊,仗着大家的宠爱,你最能欺负人了,慕相思,你的演技可真好,你让流年心疼,让流年为了你来跟我做交易。”

    慕相思摇着头,不知不觉间,她 的眼睛湿润了,眼泪掉下来,也是冷的。

    交易,沈流年有什么跟她交易的呢?

    “你那么聪明,不会猜不到的,”乔宁玉冷笑一声,“他答应我,只要我不追究这件事,不再为难你,他不会跟你在一起,可是,他没有做到。”

    乔宁玉抓起慕相思的手,此刻的慕相思被突来的真相打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他背弃了诺言,既然他毁约,那么,我自然也不会在放任你快活,慕相思这个真相,你满意吗?”

    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有乔宁玉的,也有慕相思的,慕相思发现她好像找不到自己的生意了,有一双手摁住了她的喉咙,就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慕相思,你想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坐牢吗?”乔宁玉展现了一个绝美的笑容,然而并没有说下去,她故意的,给慕相思一个猜测。

    这个真相太过残忍了,慕相思不知道是该庆幸沈流年对自己如此的挚爱,还是唾弃自己曾经的自私。

    她丝毫不怀疑乔宁玉说的,想想她每次见到自己眼中的恨意就知道了。

    许久,慕相思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您带我来,是想要让我做什么呢?虽然我依然不记得了,但是流光哥哥的死跟我有关,我……我不会逃避,现在说补偿没什么用,可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您应该不希望我死的那么痛快吧。”

    乔宁玉在发泄过后,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坐在椅子上的她,脊背已经佝偻着了,“慕相思,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慕相思抬眸,对上她的眉眼,残存的凉薄恨意通过视线传到了慕相思的身上。

    “我讨厌我的儿子们都那么的喜欢你,一个为了你丢了性命,一个为了你丢了灵魂。”

    刚刚的真相已经将慕相思打的七零八落,那么此刻她的那句,“我的儿子们”将慕相思打的灰飞烟灭。

    这个时候不是自不自恋的问题,慕相思清楚明白的理解了乔宁玉的意思。

    “慕相思,你毁了我两个儿子,两个啊,那是我的全部!”乔宁玉此刻没有了之前的戾气,哭的就像是个受尽委屈的母亲,她含辛茹苦带大的两个儿子,同时喜欢着一个女孩,这也就算了,可他们一个死,一个半死不活。

    这让一个母亲如何接受?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乔宁玉疯狂的笑着,“多好的解释,我的流光,他那么好,那么听话……”

    乔宁玉仍然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呢喃着,可是慕相思却已经陷入了混沌之中,她从名正言顺讨回公道的人,一下子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从天上跌入地下,但这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她在知道真相后,真的没办法面对沈流年了。

    那份愧疚残食着她的爱,最后彻底的将爱情覆灭。

    “我会离开他!”慕相思知道,乔宁玉不会杀自己,那样她跟沈流年彻底的决裂了,如今的沈流年已经彻底的脱离了她的掌控,所以她才选择从自己的身上下手。

    沈流年踹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母亲又哭又笑的坐在沙发上,如疯子一般,慕相思则像是个毫无生气的木偶一般,机械的说着那句“我会离开她。”

    第一选择,他走向了慕相思,目光阴沉而又复杂,“我带你回家。”

    他知道,母亲一定是把那些他极力隐藏的事儿都告诉了她。

    这是他的失误,想要她一直生活在童话里,可是还是让她面对了黑暗。

    慕相思抬起手,摸着他的脸,许久不曾唤过他流年哥哥了,慕相思看到沈流年后,眼泪更加的汹涌了,“流年哥哥,原来,你真的这么爱我呢!”

    沈流年看到了她红肿的脸,一定很疼吧,“嗯,我早就说过,是你不相信。”

    不顾女人微弱的挣扎,沈流年打横把她抱了起来,他要带她回去。

    从他进来后就一直看着他却不曾说话的乔宁玉喊了一声,“沈流年,你为了这个女人,连愧疚都没有了吗?”

    沈流年身形一顿,然而没有任何的停留,在乔宁玉声嘶力竭的咒骂声中,迈着坚定地步子带着他的女孩回家。

    一路上,慕相思异常的乖巧,没有流泪,不过也没有说话。

    她的沉默,让沈流年很害怕,她好像又回到了流光刚死的时候的样子,她也是这样把一切摒除在外。

    本来打算搬到别墅去的,但是慕相思突然失踪,将一切计划打乱,沈流年又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公寓。

    “我去给你倒水喝!”

    她像是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娃娃,没有思想,没有灵魂,他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等到他端着水杯回来的时候,她还是什么样子。

    “慕相思,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