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我们离婚吧
    慕相思依旧没有开口,当沈流年把水杯放到她嘴边的时候,她也没有去喝。

    “慕相思,我让你说话,随便说什么都好,说话!”沈流年慌了,这样的慕相思,让他束手无策。

    “你别逼着我再找人给你催眠一次。”

    “难道你打算我知道真相一次,就给我催眠一次吗?”慕相思总算是开口了,但是声音低沉的没有生气。

    “我不介意!”

    “不必了!”慕相思摇摇头,“原来你不是不爱我,是不能爱我,难怪爸爸不让我嫁给你,他知道我没办法背负愧疚面对你,我该听话的。”

    沈流年回想起了她在小屋中说的那句话,慌乱的抱着她,“既然愧疚,那就好好地爱我,嗯?”

    慕相思看着他的眼睛,忽然浓烈的笑了一下,充满了蛊惑。

    即便是她被逼着主动吻自己,却也是蜻蜓点水般的,很难让她多做点儿什么,可是这次,她激烈的吻着自己,像是在生命的最后前的疯狂。

    身上有了反应,可是沈流年保持着清醒,他推开慕相思,想要让她收回那句话,但是女人如水蛇一般,又缠了过来。

    “慕相思,你清醒点儿。”

    热吻再度覆了上来,慕相思嫣然一笑,“我此刻很清醒,流年哥哥,我爱你!”

    但是必须离开你,真相就像是个影子,紧紧地跟在她身后,出现在她跟他的生活之间。

    他们两个人之间恒跟着一条生命,这样的爱情,太自私了。

    慕相思知道说什么会让男人激动,他等着这句我爱你,已经很久了,自己一直不肯承认仍然爱着他,可现在似乎也没什么顾及的了。

    沈流年被她妩媚的低吟刺激的夺过了主动权,一遍遍的将女孩抛上云端之际,让她说爱他。

    “我爱你。”背对着沈流年的慕相思,清泪伴着汗水滴入床单之中。

    这一夜中慕相思一反常态的主动,不给他抽离的机会。

    等到沈流年再醒来的时候,手边空荡荡的,她已经不在了,而床头柜上,赫然是那枚戒指。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涌现了出来,沈流年一遍遍的拨打着慕相思的电话,可机械的女声告诉他,她关机了,打电话回慕家宅子,姜妈说慕相思并没有回去。

    沈流年把能够联系到慕相思的人都联系了,可是她就像是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般,没有人又她的消息。

    监狱,她一定去看她爸爸了。

    的确去了,不过在沈流年开车到了那里的时候,慕相思已经走了。

    沈流年紧紧的攥着那枚戒指,他送出去的东西,就不会收回来,她的名字既然出现在了他的户口本上,就不可能抹掉。

    他不会放手的。

    母亲非要给流光的死找个凶手,这是她的偏执。

    而他很好的遗传了这一点,他对她的爱,就是一场无法救赎的偏执。

    “沈先生,慕老想要见您!”李叔叫住了即将开车离去的沈流年,想了想,沈流年下了车。

    慕沧海看了眼六神无主的沈流年,他惊慌失措的模样,似曾相似,“相思到底还是知道了真相。”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她在哪儿?”沈流年反问道。

    慕沧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流年,放手吧,你爱她,她也爱你,但是在知道真相后,她根本就没办法再跟你继续。”

    沈流年抬头看着慈祥的老人,淡定的就像是没有讨论他的女儿一样。

    “我们已经结婚了,她说过,既然结了,就不会轻易的离婚。”沈流年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慕相思能够信守承诺。

    不离婚,继续爱他,留在他的身边。

    慕沧海笑了笑,“不管时间怎么变,她还是那个她,曾经她那么爱你,在亲眼目睹了流光的死后,并且在被你母亲告知流光也喜欢她的时候,依然选择不去爱你吗?现在的她,选择还是一样的。”

    破碎的记忆已经越来越多的回到了沈流年的脑子里,当年他找人催眠慕相思,一来是让她忘了让她忘了惊吓过度的一幕,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亲口听到慕相思说,她不能再爱他了。

    当时的自己,也是这样的害怕。

    跟慕沧海聊完,沈流年依然不知道慕相思曲了哪儿,而且心情还更加的沉重了,自己又要再一次的失去她了吗?

    有时候他天真的想,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儿多好,即便流光喜欢慕相思,可慕相思的心也会在自己的身上,她会在自己的守护下长大,她依然是锦城最风光的慕小姐,看谁不爽了只管欺负,有自己和她老子给她撑腰。

    但是,也只能想想,事情发生了,无力改变。

    慕相思去了哪儿?

    她不知道要去哪儿,戒指摘下的时候,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可又怕吵醒了男人。

    手机被丢在一边,她不敢去打开,怕看到沈流年的信息,更害怕看到他打来电话,她怕听到他的声音就会反悔了。

    大概是知道怕她不能够下决心吧,乔宁玉一大早就用他父亲的命来威胁她。

    不离开,父亲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沈流年发疯了一般找遍了锦城,确定慕相思真的不在锦城了,没有她的消息,只能等,但是他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就算她要离婚,也得回来跟自己办手续。

    慕相思不想去外地,她太害怕孤独了,然而她在大马路上闲逛的时候,被韩尔捡了回去。

    失魂落魄的她,对韩尔的问题一概不答,最后,他也识趣的不再追问了。

    韩尔给她送来了一杯牛奶,看着她喝完,当门关上后,慕相思的眼泪就又流了下来,比拿走她的生命还要疼。

    哭了很久,直到睡着,醒来又继续哭,几乎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完了。

    第三天的早晨,慕相思的眼睛肿的已经不能看了,好好地大眼睛此刻成了一条缝,她不再是小孩子了,知道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打开手机,沈流年的未接电话已经是99+,短信箱也慢了,微信也是红红的一片。

    最近的一通未接电话,是三分钟前,慕相思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拨回去呢,沈流年的电话就再次打来,每隔几分钟,他就会打一次,即便是夜里,他也没停止过,就是期望慕相思会开机。

    看着闪烁的名字,慕相思的心又一次的疼了,手指滑动,电话接通了。

    “你在哪儿,我接你回家!”

    这个时候如果是冷漠的训斥或者责骂,慕相思或许还能够好受一些,可他偏偏温柔的让人沉迷,“我们离婚吧。”

    “慕相思,是谁说的一旦结婚了,就不会轻易离婚?”沈流年捏着手机的手因为用力,关节处发白,如果仔细听,他的声音却是颤抖的。

    慕相思轻轻地吸了吸鼻子,不想让他听到自己在哭,可是又怎么能够隐藏的住呢,“是我说的,可是你别忘了,我也说过,结婚证的钱是我出的,我就有决定的权利。”

    “我没办法面对你,如果你非要逼着我留在你身边,我会疯掉的,流年哥哥,你不会忘了我之前的样子吧,应该很可怕,如果我再成了那样,你会心疼的,不是吗?”

    沈流年很像堵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我说过,我不会再放手了,流光的死是意外,我再他妈的说一句,是意外。”

    沈流年又说脏话了,可这次却不是因为愤怒,但似乎还是被慕相思气的。

    “可是如果不是我,就不会有这个意外。”慕相思咬着唇瓣,疼痛让她保持着冷静,能够说出完整的话来,“对不起,是我的任性毁了我们的爱情。”

    “慕相思,我不要听什么对不起,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咱们回家谈。”沈流年像是困兽一样,近乎咆哮,可是最后,又不得不放柔了声音,“乖,跟我回家。”

    事情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她想过无数他不喜欢她的理由,可是无论她多么的奇思妙想,都想不出这样的原因来。

    “我们直接去民政局吧。”慕相思忍着心痛说道。

    韩尔听到门内久不开口的女孩的声音,尤其是听到她说的民政局,还是让他有些吃惊的,他们竟然领证结婚了,可是又发生了什么,要离婚呢?

    “慕相思,你也知道任性是不对的,那就不要再任性了。”沈流年抓狂的搔搔头,任他有再大的能耐,也搞不定一个慕相思。

    他跟她之间,她才是那个如来佛祖,他根本就逃不出她的手心,永远都只能被她牵着走。

    “流年哥哥……你别逼我。”

    “慕相思,你这是在逼我,结婚证还没捂热呢,你就要离婚,你当婚姻是什么?”

    “要怎么样你才肯离婚?”慕相思知道,只要他不点头,就像当时领证一样,她根本就无从选择。

    沈流年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寒意,“除非你爱上别人,但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吗?”慕相思重复了一遍,在知道了他为自己付出这么多后,她满脑子都是他,那些压抑着的爱意也得到了彻底的释放,这样的她,根本就没办法喜欢上别人。

    “对,不可能的,所以,就不要想离婚的事儿了,只要你还爱我,我就不会放你离开。”沈流年很想要陪着她,解开她的心结。

    直到电话结束,慕相思也没告诉沈流年自己在哪儿,而沈流年也始终不肯同意离婚的事儿,二人就这么僵持着,最后陷入了沉默,听着彼此的呼吸,最后还是慕相思率先挂断了电话。

    “别哭了,再哭这双眼睛就不能要了!”韩尔推门进来,柔声的安抚着,“既然舍不得,那又何必要分开呢,历尽千辛万苦在一起的,你这是在折腾什么呢?”

    温柔的声音,让慕相思的脆弱的心得到了抚慰,憋了三天的委屈,很想找个人倾诉,但是话到了嘴边,她还是忍住了,说了又怎样,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打扰了你这么久,谢谢你了,我得回去了。”慕相思下了床,准备离开。

    韩尔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很想上前抱着她,告诉她还有自己,就算所有人都离开了她,他也会一直在的。

    可是手刚抬起来,就被慕相思躲开了,“改天请你吃饭。”

    “别笑了,真丑!”韩尔改为揉了揉她的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别太为难自己,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勇敢的慕相思。”

    “你什么时候见到勇敢的我了?好像我们认识后,我一直活得挺窝囊的。”

    韩尔笑了笑,很久以前,那个敢跟一群混混动手的女孩,还不够勇敢吗?

    “我明天就要去剧组了,你其实可以在这里继续住下去。”

    慕相思摇了摇头,“躲着不是办法,事情还是要解决的。”

    “那我送你下楼。”

    两个人从楼下一起走下来,韩尔看着慕相思的眼神是温柔宠溺的,甚至带着爱恋,在她上车前,韩尔还是上前抱了抱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不管有什么事儿,记得我都在你身后。”

    这一幕恰好被躲在暗处的狗仔队拍了下来,他最近一直在跟着韩尔,今天运气好,正好让他拍到了这么劲爆的照片,一旦放出去,肯定是头条了。

    二人举止亲密,而且同进同出,同居是坐实了。

    慕相思回到慕家后,就让姜妈告诉沈流年,即便她不说,姜妈也会这么做的,不过她特意嘱咐了,让沈流年不要过来,不要逼的她有家不能回。

    沈流年的手机已经被他摔的四分五裂了,好在姜妈又转而给他打了办公室的电话,知道她回来了,沈流年显然放心了,但是那句不让他过去,还是让他皱起了眉头。

    当晚,沈流年回了沈宅。

    “您满意了吗?”沈流年冷漠的看着优雅的母亲,却觉得一阵阵的心寒。

    乔宁玉勾唇,“我只是告诉了她事实的真相而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如果您满意就收手吧。”

    母子二人看似各说各的,但是彼此都懂对方的意思。

    “你们离婚,我就收手。”

    沈流年冷冷一笑,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您阻拦我们在一起,是因为她跟流光的死有关,还是因为流光也喜欢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