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爆炸性新闻
    乔宁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被沈流年过于尖锐的问题刺激着了,愤怒的拍着桌子,起身与比自己高了一个头不止的儿子对视着,“沈流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沈流年淡淡的一笑,可是那笑容并不是欢快,多少带着些嘲讽的意味,“您这么生气,难道是因为我说的是真的吗?”

    外人看到的沈流年少年老成,年纪轻轻就接手了偌大的沈氏,当大家在夸赞沈流年年轻有为的时候,没人会想到为了外人的一声喝彩,他被母亲训斥过多少次。

    因为他是长子,因为他是哥哥,不得不肩负起照顾他们的责任来。

    但是,他也不过比流光大了几岁而已,他也是个需要母爱的孩子。

    “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偏心流光,可他那么小,还没出生你父亲就过世了!”乔宁玉看着沈流年,泛起了一丝心疼。

    “他是小,我是大的,照顾他这是我的责任,我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跟他分享,只有一样不行,不行!”沈流年的声音不是很大,可让乔宁玉感受到了他的坚定可不妥协。

    “如果您早知道流光也喜欢相思,是不是早就逼着我放手了?”沈流年勾唇,“不然你也不会在看到流光的日记后,那么的激动,恨不得让慕相思下去陪着流光。”

    儿子的话像是一块大石头,砸在她的胸口,乔宁玉吞咽了口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坦然的跟沈流年说,她没有。

    沈流年没有等待她的回答,离开前那抹失望之极的笑容已经说明了一切,不管她有没有承认,答案他早就知道了。

    离开了老宅后直奔慕家,这三年里,沈流年也甚少回老宅,甚至连母子情深的戏码都懒得演,如今想来,也是觉得可笑。

    姜妈给他开的门,她似乎也察觉到了二人之间的不对劲儿,而这次不是小打小闹那么简单,她连劝都不敢劝。

    “她在楼上?”沈流年眼睛已经越过姜妈,往二楼的房间看去。

    姜妈点点头,“在呢,小姐心情不好,连饭都不吃了,先生,要不您给她送过去?”

    沈流年瞥了眼餐桌上不曾动过的饭菜,叹了口气,“给我吧。”

    慕相思如一只乌龟般缩进了她的壳里,不想说话,不想动,可是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她以为是姜妈,“姜妈,我不饿,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做我的饭吗?”

    “是我!”低沉的嗓音撬动着慕相思的神经,她的心脏蓦然的一疼。

    “你回去吧,我不想见你。”

    “开门,我们谈谈!”沈流年冷声说道。

    “如果你要谈离婚的事儿,那我们就谈,要不是,就没什么可谈的了。”慕相思说着决然的话,知道这些话会让沈流年难过,可是她的心也很疼。

    她能够怎么办?

    乔宁玉用她父亲的生命相威胁,她之前能够整垮慕家,对付一个一无所有的老头,简直是易如反掌。

    即便没有这些,慕相思也没办法过了心里这一关。

    沈流年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这是乔宁玉打小把他培养成这样的,她要沈流年做一匹狼,看到猎物,就不会给它们溜走的机会,而乔宁玉却让沈流光做一匹马儿,并且为他构建了一片草原,让他肆意的奔驰。

    沈流年的眼里泛着冷光,“慕相思,我再说一遍,开门,你知道的,一扇门挡不住我的,我数三个数,你不开门,那么我就用自己的方法进去。”

    “三!”

    “二!”

    “一”

    慕相思还没来得及穿上拖鞋,卧室的门就被他一脚踹开,巨大的撞击力让木门撞上了墙壁,然后又快速的弹回,再撞上……反反复复。

    沈流年的脸色有些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他手里的汤竟然一滴没撒,身手一般的人是做不到的。

    慕相思早就被那声巨响吓得坐在了床上,在男人看来,她没有想要给自己开门的意思。

    慕相思只看了他一眼,就别过脸去了,她不敢看,在他的眼中,倒映着的自己很讨厌。

    “吃饭!”沈流年明明很生气,怒火就要冲到头顶上了,可还是尽量平心静气的跟慕相思说话。

    “不要说不吃,你不吃,那我就用我的办法喂你,慕相思,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不要惹我!”沈流年冷漠的威胁。

    这样的沈流年真的很可怕,慕相思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的,刚刚被他踹开的门,锁已经坏了,而门板还在轻微的摇晃着。

    从他的手里接过汤碗,一口喝下,然后又把饭菜也都吃了,不个他任何挑刺的机会,她这次难得的吃的很干净,胃撑的很难受,但她机械般的咀嚼,吞咽。

    看着空碗,沈流年也再度发声,“慕相思,我知道流光的事儿,让你心里很自责,你受不了他的死跟你有关,我也不逼你,给你时间,让你冷静,死的那个是我弟弟,我一点儿都不比你好受,可生活还是要继续,活着的人还是要活着。”

    最后他强迫着慕相思跟他对视,“我不会离婚的。”

    慕相思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沈流年,搜遍她的整个人生,都没有见到这样无助隐忍的画面,她不是不心疼,可心疼是最无用的了,“流年哥哥,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

    慕相思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声音还带着些撒娇的意味,“跟我在一起,你心里不会好过的,我也不好过,何必呢?”

    “没有你,我会更不好过!”沈流年攥着她的肩膀,因为害怕再失去,所以很用力,慕相思微微皱了下眉头,他看见了,可却没有松开,“我没办法再一次承受没有你的日子。”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上一次你不是也活的好好地吗?重新开始你的生活,如果我不出现,或许你跟苏雨落就假戏真做了吧,即便是交易,可终究还是那么多年了,怎么会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呢?”

    沈流年讽刺的勾着唇角,“身为妻子的你,这是在撮合我跟别的女人吗?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你最讨厌的女人,慕相思,我没听错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他的嘲讽让慕相思一阵阵的心疼,“你跟苏雨落订婚,是为了逼我回来吗?”

    慕相思盯着他的眼睛,这个问题她在脑子里面盘旋了几天,不管是不是,都不能改变什么,可她依然很想知道。

    沈流年轻吻着她的眉心,然后久久不肯离去,“我的小红豆,就是这么聪明,我我应该是想赌一场,要是你真的回来了,那么我们就继续,如果你不回来,那么我可能就真的假戏真做吧。”

    他说的是应该,慕相思知道,他的记忆并没有完全的恢复,这些应该是他在猜测着之前的想法。

    但是的确是自己回来后,他对自己就跟之前不一样了。

    如果自己不回来……虽然回来后痛苦大于开心,但是她从来没后悔回来。

    “我知道,只要你不点头,我们就没办法离婚,没人能够逼你!”强大如沈夫人,也不能逼着如今已经羽翼丰满的儿子去离婚,不然,她就不会来威胁自己了。

    沈流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啄着她的唇,去并没有封住,还留给她说话的机会。

    “你说过如果我爱上了别人,不爱你了,你会放我走,对吗?”

    慕相思的唇角划过淡淡的含着苦涩的笑容,拥有过对她这么好的他,她还怎么可能爱上别的男人呢?

    “可没这个可能,你也没这个机会!”沈流年霸道的宣布着,然后不想让她这张小嘴说出些他不喜欢的听到的话,所以彻底的堵住。

    慕相思被动的承受着,每感到一分幸福的同时也觉得爸爸离自己远了一步。

    “流年哥哥,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敢不敢跟我赌一局呢?”慕相思唇瓣荡起娇媚的笑容,“我爱你,是因为你从小就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而且我身边的男孩子又不多,你占了近水楼台的便宜,可现在不同了,我在演艺圈里多的是帅哥型男,或许我比较下来,真的会爱上别的人呢?”

    沈流年只是紧紧的拥抱着他,几夜都没睡的他,只想要抱着她好好地睡一觉,可是她偏偏不让自己安生,“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多试试别的男人?”

    “想都别想,慕相思,你现在是有夫之妇,你敢跟别的男人有什么关系,后果是你不想看到的。”

    男人的阴狠的眼神告诉慕相思,他并没有在开玩笑,如果她胆敢来场婚外恋,他就会让威胁变成现实。

    “流年哥哥,你太霸道了。”慕相思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和均匀的呼吸声……

    慕相思小幅度的转过头去,发现男人此刻正在睡觉,刚刚他如一头暴怒的狮子,此刻却没有了任何的危险气息。

    床头的手机响了一声就被慕相思调成了震动,是桑晚晚的消息,“快看娱乐新闻。”

    慕相思打开了新闻页,标着热点的新闻标题是——《国民男神已有女友,并且同居,女友居然是她》,而下面的照片上相拥着的男女则是韩尔跟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