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沈少被捡尸
    “啊?”泡芙脸上天真的笑容出现了片刻的中断,但很快就无缝连接了起来,用哪种稚嫩的撒娇语气,“相思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我……我是泡芙啊,你的助理。”

    泡芙极力的用笑容掩饰自己的心虚,她无法相信慕相思这么聪明,这么快就察觉出她的身份来了?

    慕相思勾唇,黑色的眸子比外面的夜空还要黑,淡淡的笑着,“我是问你的真名,泡芙是你的外号还是小名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泡芙想要从慕相思的脸上寻找出一丝的疑惑,但是她发现,慕相思那种坦然反而让她更加的心虚,“哦,我没有中文的名字,但是我喜欢吃泡芙,回国后,就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

    慕相思突然转了话锋,不是她相信了泡芙的话,而是她已经达到了自己试探的目的,刚刚泡芙那一闪而过的慌乱,恰恰说明了她的确是有事瞒着自己,至于这个人是好还是坏,短时间内只怕不好评论。

    “嗯。”慕相思没有表现出对于泡芙在国外长大的好奇心,反倒让泡芙有些不舒服了,人家明明都没有再问了,可她还在说着,“我的中文是跟我妈妈学的,她是个很温柔的女人……”

    慕相思抿了抿唇,看着眼前天真的少女,心里捉摸着她到底是真的天真,还是假的呢?

    “她不是我的亲生妈妈,是我的后妈,不过对我很好,我还有个哥哥……”

    慕相思见她说的正欢,真的不忍心打断她,不过时间不早了,她还要背台词,准备明天的戏份,她清了清嗓子,露出善意的微笑,“泡芙,时候不早,我要准备明天的戏了。”

    慕相思指了指手中的剧本,如果不是因为张蔷过来捣乱的话,她应该已经背的很熟练了,慕相思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如果是表演上的不到位或者别的原因的ng她都可以接受,但是她绝对不允许因为自己忘词这样低级的错误出现。

    要想不出现这种错误,背后就要付出相当多的时间来练习。

    泡芙也意识到自己过于兴奋了,她忘了说多错多,刚刚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绪她说了太多的话,兴奋的忘乎所以了,“哦,对不起,我吵到你了。”

    慕相思笑了笑,再度把注意力放在了剧本上。

    ……

    虽然夜色是沈流年的,但是他真的极少来这里,而来夜色里喝酒的沈流年,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太高兴,二是他很不高兴。

    俊美的男人没有选择jin ru包厢里,而是将自己混入了嘈杂的人群,但是他的外表格外的惹眼,迷离的灯光让酒醉的人花了眼,也放开了胆子。

    “帅哥,可以请我喝一杯酒吗?”女人算不上浓妆艳抹,但是打眼一瞧就知道绝非良家妇女,双眼中带着浓浓的醉意,妖娆的身段有意无意的往沈流年的身上蹭。

    有的人来这里为了消遣发泄,有的人,为了这里择是寻找个人渡过慢慢的长夜,当然,如果这个男人帅气又多金的话,那是真的走了狗屎运了。

    女人对自己是很自信的,她经常来夜色,在这里也没少钓到有钱的男人,但是她清楚地知道,从床上开始的关系,自然也就从床上结束,不会有长久的发展,男人嘛,不过是图一时的快乐,而她,也想的开。

    今天,她刚刚跟上一个男人结束了关系,不甘寂寞的她就想着来这里碰碰运气,夜色之中来的人没有穷鬼,这是毋庸置疑的,光看男人喝的那一杯酒就知道了。

    女人没有瞧见沈流年脸上的厌恶,然而还不等沈流年开口,晚一步来的齐修墨就用自己隔开了不知死活往沈流年身上蹭的女人。

    女人显然很不悦,瞪了眼齐修磨,可齐修墨则笑了笑,“小姐,有些那边有不少的好男人等着你呢,我劝你别打我哥的主意,他家里的那位,可不是谁都能够惹的起的,要是知道你敢她的男人,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只怕是保不住了。”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总算女人已经醉意朦胧,可一听到脸蛋要保住了,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似乎还不怎么死心,但是沈流年已经冷冷的发话了,“滚。”

    这话显然不是对齐修磨说的,因为他已经把酒杯推到了齐修墨的跟前,女人瞪大了眼睛,可没人在意,最后只能扭搭着往齐修墨说的那些男人堆里走了过去,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猎物。

    “你们小两口又吵架了?”齐修墨是用戏虐的眼神看沈流年的,能够让沈流年借酒浇愁的,只能是慕相思的,不过两个人不是已经领证结婚,绑在了一起了吗?

    沈流年没有说话,眼睛盯着酒杯里的液体,但是那副表情已经告诉齐修墨,他猜对了。

    “她是不是因为你跟苏雨落在外的关系生你的气啊?”

    沈流年勾唇带出一抹嘲讽,“我倒真的希望那样,”心里的苦水总算是找到了个可以倾吐的人,沈流年忍不住多抱怨了两句,“可是她一点儿都不在意,都说她喜欢我,她就是这么喜欢我的?”

    齐修墨算是看出来了,原来这个大男人一脸怨妇的样子是因为老婆不在意他啊,还好刚刚在驱赶那个女人之前偷怕了女人调戏沈流年的照片,他笑了笑,偷偷的把照片发给了慕相思。

    慕相思正在看剧本,她虽然胆子大,但是却从来不敢看鬼片,本来就容易失眠,要是被吓着了,只怕一晚上都不能睡了,但是为了能够演好一只怨念很深的女鬼,慕相思在手机里下了很多鬼片,准备晚上看一下。

    也因为手机里面存了鬼片,她就不怎么喜欢把手机带在身边了,就想里面真的有鬼一样,手机响了一声,她听到了,不想情绪被打断,所以没有搭理。

    可是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慕相思放下剧本,把被丢在床边的手机用两根手指拖了过来。

    点开看的瞬间,就把手机甩了回去,可是看着剧本的心却没办法再安静下来了。

    想了想,忍不住给齐修墨回了信息。

    “什么意思?”

    齐修墨嘴角露出那种老狐狸的微笑,“一个醉酒的男人能够做出什么我而已不知道。”

    “你是死的吗?”

    齐修墨看到那条信息,仿佛已经看到了慕相思手提着菜刀,呼啸着往这里赶来。

    看着正在一杯接着一杯往肚子里灌酒的神流年,身为兄弟,他能够帮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沈流年的酒量再好,也不是千杯不醉,只是即便醉了,也比旁人的自制力好很多,不会乱来,眼中光影斑驳,台子上正跳着钢管舞的美艳女郎的脸幻化成了慕相思的那张脸,清纯中夹杂着致命的诱惑。

    他已经上瘾了。

    不满齐修墨不专心的跟自己喝酒,沈流年瞪了他一眼,齐修墨也不解释,反正待会儿他会感激自己的。

    沈流年也是压抑了太久,这些天他极力的在慕相思面前表现出没事人的样子,但是她每说一次自己要离开就像是在他的胸口插上了一把刀子似的,最重要的不是疼痛,而是她的坚决。

    慕相思的心情彻底被齐修墨故意发来的消息搅乱了,明知道齐修墨是故意的,可还是忍不住去问。

    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打了一行字,然后发给了齐修墨。

    齐修墨在接到的瞬间就点开了,看过之后,嘴角的笑意更浓。

    刚刚还抱怨他是死人呢吗?这会儿又说让他管好自己的兄弟,免得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被恐龙睡了。

    他给慕相思发的那张照片上女人露出了一半的脸,可是纵然只有一半脸,也瞧的出女人长得还可以,不说倾国倾城吧,可也是上等的容貌,再怎么着也不会像慕相思说的那样是恐龙。

    慕相思开始攻击人家的长相了,说明她已经生气了,要的就是这样,齐修墨故意半天没有回过去,而是继续跟沈流年喝酒,分明看到沈流年眼中的醉一更深了。

    慕相思放下手机后,又拿起了剧本,但是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总是忍不住瞥几眼手机,可是屏幕再也没有亮起来,该死的齐修墨到底在干什么?

    跑哪儿去了?怎么不回话?

    慕相思终于忍不住了把剧本丢在一边,解锁手机,点开她跟齐修墨聊天的界面,犹豫再三,还是发了几个字,“你不想被他修理,就赶紧把那些苍蝇轰走。”

    慕相思的恐吓对于齐修墨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眼下哪有什么苍蝇蚊子的,齐修墨笑了笑,回复道:“爱莫能助,我在医院值班,夜色的工作人员把照片发到我手机里的,他们不敢管,我现在想管也管不了,你要是不在意的话,那就这样吧,我要去查房了,不聊了。”

    你妹啊,慕相思真的被齐修墨气着了,不过从他的字里行间,慕相思也明白了,沈流年在夜色,而夜色里没人敢管他的事儿,就算沈流年真的被捡尸了,那些人也只能看着。

    她要不要过去?慕相思怔怔的看着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