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都是纵欲惹的祸
    苏雨落的挑衅的看着慕相思,暗暗的恼恨着她的突然出现,就差这么一步,只差了这么一步。

    慕相思在跟苏雨落的较量中,从来都没有输过,就算之前沈流年帮着苏雨落,可顶多是个平手,如今失去沈流年庇佑的苏雨落,怎么会是慕相思的对手呢。

    “相思,我可以给你解释。”沈流年一出口,隔着老远,慕相思都闻到了他的酒气,可见真的没少喝啊。

    心知肚明二人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连那个亲吻都被自己打断,可是慕相思心里还是不大畅快,再加上苏雨落的挑衅,慕相思的斗志也被激发了出来,她看了一眼自己拍摄的照片,“苏影后,啧啧,你是有多么的急不可耐啊,要是让你的那些粉丝知道他们心中的女神是这副**的模样,跟别人的老公车震,他们得多伤心啊!”

    慕相思的话说的不好听,甚至很难听,但是沈流年在意的只是她到底有没有因此而误会,想要上前,却见她躲的远远的模样,心里就又被戳了一下,很疼,也很懊恼,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巴掌。

    今天怎么就能够如此的放纵自己呢,以后还是少沾酒为妙。

    苏雨落也不是神游的灯,这些年即便没有慕相思隔三差五的找茬,可身处在娱乐圈里,勾心斗角的也没少应付那些肮脏的事儿。

    她并没有表现出如何的惊恐来,优雅的从车上下来,仍然站在沈流年的身边,瞧着倒像是在跟慕相思示威一样,“相思,你别忘了,流年可还是我的男朋友。”

    沈流年偏头看了一眼苏雨落,已是极大的不悦。

    苏雨落知道,就算自己这会儿柔柔弱弱的也无济于事,慕相思揪着自己也不会放手的,而沈流年也不会心疼自己,与其那样,她也不愿意装了。

    慕相思仍然很平静,并没有被刺激着,“是么?那看来是我破坏了二人的好事了,纵然是你男朋友又如何呢,只要我把这张照片一发出去,只怕苏女神清纯玉女的形象要坍塌了吧,起个什么惹眼的名字呢?苏女神跟神秘男子深夜为寻求刺激车震?”

    她偏着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二人,“不好不好,太长了,得想个简练点儿的。”

    怕她越说越离谱,沈流年出声打断了她的思考,“相思,别闹了,我们回去说,”他看了一眼苏雨落,“你先回去吧。”

    苏雨落也不确定慕相思会不会发疯的把那张照片发出去,毕竟那张照片上看不清沈流年的脸,而她的脸却十分的清晰,如果真的被传扬出去,对她的形象肯定是有所损害的。

    “照片……”

    沈流年不悦的看着苏雨落,如果不是她乱来,怎么会这样,只是出于他太了解慕相思的意思,怕的不是她想要毁掉苏雨落,而是想要一箭双雕,用这张照片逼自己离婚吧,“我会处理。”

    说完后,沈流年再没看苏雨落一眼,而是大步的走向慕相思,毕竟喝了那么多酒,就算是清醒了,也只是意识上的清醒,走路还是有些歪斜的。

    慕相思大概也是被苏雨落刚刚的言语刺激着了,没有躲,只是在被男人抱起来的那一刻,朝着苏雨落露出了一抹胜利的笑容,就差比划个胜利的手势,那样才更气人呢。

    苏雨落呆呆的站在原地,此刻的失落让她联想到了这么多年来的等待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强烈的恨意席卷了全身,慕相思,我看你能够笑到什么时候。

    进了电梯,慕相思就没有了刚刚的笑容,愤恨的看着沈流年坚毅的侧脸,“放我下来,别碰我。”

    沈流年恍若未闻,仍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片刻后,才给出了回应,“我不会让你摔着的。”

    其实刚刚的沉默是他在思考,慕相思怎么会突然出现呢,她来的也太是时候了。

    “你怎么来了?”

    慕相思本来就心里窝着火呢,一个晚上,他就出去四处的沾花惹草,夜色里的妖娆女人也就算了,如今还在楼下跟苏雨落卿卿我我,是不是自己不来的话,他就真的打算跟苏雨落车震了。

    此刻的愤怒,恨不得没收了他的作案工具。

    如果是那个不认识的女人,她没有这么大的怒气,但是苏雨落不同,谁知道两个人会不会旧情难忘啊?

    慕相思气恼的不看他,“沈少是怪我打扰了你的好事儿吗?真的对不起了呢。”

    听听她的话,真的是让人恨牙根痒痒,沈流年却把她抱的紧紧的,嘴角微微上挑,他竟然笑了,“你不知道,你出现的时候,我心里有多开心。”

    慕相思听得一愣,难道不该是害怕吗?现在做坏事的人都这么的理直气壮了吗?

    电梯到了沈流年居住的楼层,被抱着的慕相思仍能感觉到男人的脚步不稳,虽然他说了不让自己摔着,但是他醉醺醺的样子,还是让她有些担心,刚刚要不是为了气苏雨落,她才不给他抱呢。

    沈流年也知道她的心思,并没有打算拆穿,看到她能够吃醋,他自然开心了。

    进了屋子后,沈流年并没有开灯,不知道是忘了,还是顾不上,把人放在沙发上,慕相思就想要起来,可是男人俯身牙了下来。

    因为靠的太近,慕相思的鼻息减充斥着他的酒气,她没有了刚刚的乖顺,挣扎的很厉害,而且偏头头去,不看他,也不想闻到他的味道。

    “我跟她真的没有怎样,就算你不来,我也不会让她亲上的。”沈流年低声的解释。

    慕相思给了他一个鬼才相信的笑容,嘲讽着沈流年是在说假话。

    沈流年有些着急,“我喝醉了,不知道怎么就被她送回来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她要亲我,我在推她了,只是你没看到而已。”

    沈流年灼热的伴着酒气的气息喷洒在慕相思的脖颈间,她刚刚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身上还带着些凉意,这么一冷一热刺激的她起了鸡皮疙瘩,当意识到男人的唇瓣不断地压低,即将落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慕相思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可是她不管怎么躲闪,都不是男人的对手,他总能够亲到她,知道她没有消气,沈流年便一遍遍的解释,“我不会碰她的,真的,我只会碰你。”

    “谁要你碰!”慕相思被他撩拨的有些**,身体被他禁锢着,知道挣扎也是徒劳的,只是仍然在闪避着他落在唇瓣上的热吻,以至于下把都快被他亲肿了。

    “沈流年,你跟我结婚了,还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结果被我抓到了,你出轨在先,我要跟你离婚,离婚!”

    果然,被他猜中了,她是打的这个主意。

    沈流年的心里微微一痛,看来他自以为的她因为吃醋才来只怕是他的一厢情愿了。

    “你没有拍到我的脸!”沈流年痞痞的笑着,他的吻已经从下往上移,胡乱的亲吻着她的脸颊,最后在慕相思卸下防备的时候,终于落在了她的唇上,一触即发的渴望,一旦沾边,就不肯放手。

    “想要跟我离婚,拍这种照片说我出轨太牵强了,至少得拍到我跟别的女人睡在一张床上!”沈流年笑着又补了一句,“不过,你没这几个机会。”

    慕相思气的咬了下他的唇,真的很用力,“看来是我出现的早了,要是我晚一点,说不定就能够拍到了。”

    其实在拍照的一瞬间,原本可以拍下沈流年的脸的,可她还是选择了另一个角度,在那一刻,她想的并不是终于有了离婚的筹码,而是自己的东西不能够被别人碰触的念头。

    沈流年的大手已经不规矩了起来,酒精让他更加的兴奋,“我说了,你不会有那个机会,不过你要是想拍的话,可以拍我们两个的,你上次拍的那张我都没有配合你,这次你想拍什么姿势我都听你的。”

    慕相思想要把那双在自己衣服里点火的手推出去,可却被男人压住了手,她确定的是如此思维清晰的沈流年的确醉了,不然绝对不会说这种类似耍流氓的话的。

    “滚,别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慕相思的手被钳制着,可腿还能够活动,她奋力的踢着,可男人纵然醉了,也能够轻易地躲过她的攻击。

    他好像的确用这双手推苏雨落来了,醉眼惺忪的男人魅惑的一笑,跟他平日里的精明内敛不同,竟然带着些傻气,“我这就去洗澡。”

    听他说去洗澡,慕相思觉得有机会离开了,然而她忘了,这个男人纵然醉了,也是智商在线的,怎么会一个人进浴室,放她一个人偷跑呢。

    当她再度被男人抱起来的时候,慕相思惊呼了一声,“你干嘛,放开我!”

    沈流年邪气的一笑,“洗澡。”

    “你洗澡抱我干什么?”她有些慌了,两个人纵然已经做过几次了,可每次都是再黑夜,而且她害羞,从来不让他开灯的,洗澡不开灯,这不可能吧?

    不管她如何的抗拒,不得不承认,女人和男人在体力上本来就是相差悬殊的,沈流年把她抱向了浴室,顺手打开了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花洒里的水喷在了慕相思的衣服上。

    湿了,沈流年说着。

    水浸过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不仅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更让衣料变得透明了起来,沈流年的眸子加深了极度,“湿衣服不舒服,我帮你脱掉。”

    慕相思这会儿真的想要骂人,借酒逞凶也就算了,他还这么坏,真是够了。

    “沈流年,你给我滚。”慕相思真的是怒极了,尤其是对上他那张不怀好意的脸,“拿开你的手,你要是敢碰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沈流年低头看着被他解开胸前扣子的慕相思,美好的风光就在眼前,轻轻地笑了起来,“那我不用手碰你!”

    在慕相思的惊诧中,他真的只是用手撑在墙边,花洒下的温热水流淋在二人的身上,衣服已经彻底的湿了,黏在身上,的确很不舒服。

    而沈流年也真的没有用手碰她,但是不用手,还是有很多器官可以用的,比如嘴,比如……别的什么。

    等到慕相思被沈流年从浴室里爆出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力气,可是被放到大床上,新一轮又开始了。

    不过这一次的沈流年耐心多了,酒也醒了大半,他沉醉于她的美好,也不想只是自己一个人的狂欢,勾着她陪自己一起沉沦。

    “相思,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婚的。”男人的唇瓣掠过她的耳垂,这是慕相思的敏感点,低沉魅惑的声音如数的进了她的耳朵,“你有心结,我可以等着你解开,但是,你不能离开我。”

    他霸道的宣布着,却也再一次的jin ru了她。

    慕相思本来就不是他对手,可是男人因为残存的酒精也有些放浪了,“你看,你嘴上说着没办法再接受我,可是你的身体很诚实的,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慕相思被他撩拨得不上不下,本来就难耐着,她知道男人是故意的,故意的折磨着她,让她知道他是她的主宰。

    可说她就是不愿意开口求饶,不愿意如了他的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场情事变成了一张角逐,没有人愿意先低头认输。

    不服输的后果就是,慕相思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迟到了。

    “沈流年,你混蛋,我迟到了!”慕相思怒吼着,把迟到的怨气发泄在了沈流年身上,不过也不算冤枉他,要不是他,自己昨天就不会在这里睡了。

    沈流年睁开眼睛就看到慕相思的大眼中含着怨恨,自打入行来,从来没有迟到过的慕相思,这次真的着急了,再加上委屈,竟然要哭出来了。

    这可让沈流年没有了吃饱喝足的笑容,赶忙起身把去哄她,“别哭,都怪我,我去跟你们的导演解释。”

    慕相思一听更加的生气了,抄起枕头就往他身上砸,“你是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吗?”

    “知道怎么了?又不是不能见人!”沈流年反问道。

    慕相思微微一怔,但是显然不想要公开,“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起来送我去片场,沈流年,你个大混蛋,我讨厌死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