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跟韩尔的场戏
    孟白不愿意为富贵背弃爱情,打算跟青梅竹马的林月华私奔,但是孟白的家人被梅娘收买,把这个消息偷偷告诉了梅娘。

    梅夫人很疼爱幺女,见她心意已决,自能允了这门婚事,父母不再阻拦,梅娘就更加的有恃无恐了,她带着人抓住了连夜逃跑的孟白和林月华,并且用林月华的性命威胁孟白。

    孟白为了心爱的女子,只能委屈了自己,答应这门婚事。

    可婚后的孟白一直没有碰过梅娘,无论她用什么手段,不爱就是不爱,逼迫不来的,娇纵的梅娘从小被家人宠溺,向来没有求而不得的东西,对孟白的在一次又一次的冷漠中也淡了。

    但是她却把自己遭受的一切都怨恨在了林月华的身上,派人强了林月华,害的林月华自尽身亡,而孟白为了给心爱的女子报仇,努力的得到了梅家的信任,开始接管梅家的生意,最后成为了梅家的当家人。

    但是梅娘被人挑唆着跟人私通,最后孟白当众揭发浸了猪笼。

    这就是前世的故事。

    至于今天要拍的,梅娘和孟白的初见。

    大街上,梅娘从软轿上下来,入目的是一个白衣墨发的少年郎君埋首在一堆打开的扇面之后,认真的描绘着。

    当导演喊了开始后,小丫鬟就撩开了轿帘,梅娘袅袅婷婷的从华美的轿子里走出来,入目的是她嵌着拇指肚大小的珍珠的鞋子。

    “小姐,这就是那位孟白孟公子了!”

    在慕相思看来,梅娘其实是个可恨又可怜的女子,在那样封建思想束缚下,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但却建立在破坏人家的感情基础上,这也是她的可恨之处,至于可怜,她倾尽一生爱的男人,始终不曾爱过她。

    此时的梅娘,应该是对爱情有着无限憧憬的天真少女,她的目光应该是澄澈无害的,娇纵中又有着一丝娇羞,她打开手中的折扇,露出一抹微笑,让小丫头禁声。

    梅娘先是如往常一般大步的走着,但是忽然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放慢了脚步,天真的少女陡然变得端庄大方了起来仍然有些不适应,但是这个细微的处理,也让人看出了她在这场爱情中是处在卑微之处的。

    一个集着万千宠爱的少女,甘愿为了一个穷小子改变。

    走到孟白的身边,梅娘停下脚步,并没有出声打扰专心画画的男人,用那双明眸包含着深情的看着他。

    “一出道就能够跟韩大神对戏,不知道她能不能够招架的住。”工作人员脱口而出,话音里透着对慕相思的不信任。

    就在这个时候,孟白似乎已经感受到了身边有人停留,抬起了头,对上了一双饱含深情的明眸,却丝毫不为所动,“小姐,可是要画扇面?您喜欢什么样的呢?”

    清风朗月般的男子,一见误了终身。

    梅娘已经看呆了,若不是身边的小丫鬟轻轻的推了她一下,她似乎忘记了说话似的,但是即便被人提醒了,可是梅娘仍然肆无忌惮的看着孟白,答非所问的说道:“公子,好生俊朗。”

    孟白是个羞涩的男人,一下子红了脸。

    “cut!”

    毕导演喊了停,这是正式开拍的第一场戏,因为慕相思之前拍的戏都没有播出来,他对慕相思的印象只有她参加选秀时的几个片段,说不上有多大的把握,不过今天一看,她对一些细节的处理很到位。

    梅娘少女时期的天真活泼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为了之后她在那段不幸福的婚姻之后变得歇斯底里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梅娘娇纵的一面她也表现了出来,毫无畏惧的直视着男人,还有夸孟白好生俊朗时痴迷中又带着三分戏谑的样子,还有刚刚脚步变换的细节,处理的很好。

    毕导演其实在心里已经做好了慕相思跟其他新人一样,会用夸张的语调和放大的表情以及丰富的肢体语言来诠释角色,但是她并没有,反而演的很含蓄,似乎有些放不开的样子。

    “导演,怎么了?”这场戏还没有结束,韩尔被突然喊了停感到莫名其妙。

    “梅娘的角色太内敛了,应该再嚣张一些。”

    韩尔瞬间看向了慕相思,见她表情很平静,并没有任何的意义,便安抚道:“再来一遍?”

    “嗯!”其实慕相思知道,这并不是导演鸡蛋里挑骨头,应该是自己刚刚只注重塑造梅娘天真活泼的一面,反而让她嚣张霸道的另一面弱了些,这样似乎有些喧宾夺主了,她可是个恶毒的女配啊。

    重新调整机位,立好反光板,一切准备就绪,重新开拍这场戏。

    短暂的时间,慕相思想着自己如何在细微之处有所改变,然后就能够凸显她的另一面呢?

    在开拍之前,韩尔小声的跟慕相思说了一句,“你想想以前的你。”

    慕相思看着他戏谑的眉眼,然后意识到他在笑话自己以前多么的嚣张跋扈,“说的好像你讲过以前的我似的。”

    韩尔笑了笑,自然是见过的,小巷子里,那个桀骜的女孩,霸道的挡在他的面前,“我是慕家的慕相思,他是我的人,你们敢动他,就是跟我们慕家过不去。”

    何等的嚣张,何等的霸道。

    “你刚刚演的很好,但是你想想如果你是梅娘,见到喜欢的男人会怎样?”韩尔进一步的诱导着。

    慕相思若有所思,在导演的“各部门准备声”中,她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

    “ok,actio

    !”

    随着导演的话音一落,四台摄影机全部启动,机器的嗡鸣声让现场安静了下来,也让坐在软轿里的慕相思,微微有些紧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小丫鬟再次撩开轿帘的那一刻。

    慕相思的紧张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自信的笑容。

    前面她的处理都跟之前没什么不同,只是在孟白说了“小姐,可是要画扇面?您喜欢什么样的呢?”之后,慕相思突然凑近了一些,将自己的脸压的很低,近到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上一次是她先说了“公子,你好生俊朗”之后,韩尔才给出了被调戏后的反应。

    但是这次不同,因为她靠的很近,完全超乎了正常的距离,孟白率先脸红了,梅娘此时有种捉弄人后的狡黠,“公子,你好生俊朗!”

    虽然只是细微的改变,但是却跟之前的含蓄不同,不仅将梅娘无拘无束的性子又加深了展现,也多了些肆无忌惮。

    这一条过了,没有再重新拍,慕相思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跟韩尔演戏,压力还是蛮大的,不过好演员就是即便你不说,他也能够给出你想要的反应来的。

    过了一场戏后,慕相思仍然没有放松下来,反而越来越紧张,忐忑中总算是熬过了一天,而在自己拍摄的间隙,她也看了一眼苏雨落跟韩尔演对手戏,不得不说,苏雨落能够有今天的成就,自己也还是很努力的,那种老道劲儿,自己就没有。

    跟她比起来,自己仍然显得有些稚嫩。

    虽然在锦城拍戏,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在剧组住的,为的就是第二天不会迟到,慕相思也不例外,她不回去,也是担心某只大色狼再占她的便宜。

    大概是最近吃了避孕药的缘故吧,该来的大姨妈迟迟没来,怀孕是不可能了,可能是内分泌紊乱,不过吃了避孕药她还有一个反应,就是夜里睡觉更加的不好了。

    下午的时候她的小腹就微微有些疼,不知道是不是大姨妈来之前的预兆。

    苏雨落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起过自己跟沈流年名存实亡的恋爱关系,即便是她比较信得过的助理唐瑶,今天唐瑶看了一天慕相思了,觉得她过的太舒服了,本以为毕导演是个识趣的,却不想他就这么放任着慕相思。

    就像是揣测着圣意的太监,唐瑶话里话外的提了几句,苏雨落怎么会不知道唐瑶的意思呢,不过既然有人愿意替自己出手,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阻止,唐瑶自以为拿着苏雨落的默许就去找了毕导演。

    大致的意思是他应该对剧组的演员严格要求,沈少给他投资了这么多,又给他请来的影帝影后加持,拍出来的东西不能看的话,岂不是对不起沈少了吗?

    毕导演不是个傻的,明白了唐瑶的意思,虽然在回放的时候,他的确看到了慕相思跟其他新人不同之处,她的眼睛里也有戏,但是投资方是老大,得罪不起啊。

    而且稍稍严格一点,慕相思那里也说不出什么来吧。

    就在慕相思准备快睡觉的时候,韩尔的助理小牛来叫她吃火锅,看了看时间,慕相思是想拒绝的,但是同在她屋子里的泡芙一听有火锅吃,眼睛都大了一圈,“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中国的火锅了,相思姐,咱们去吧。”

    她撒娇的拉着慕相思,“剧组的饭难吃死了,我独自都快饿憋了,相思姐,去吧,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