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下水戏遇上大姨妈
    其实慕相思也有些饿了,晚上盒饭里的菜就跟故意针对她似的,都是她讨厌吃的东西,虽然知道挑食没好处,但是习惯已经养成了,就像她不吃的东西,比如香菜,光闻闻味道就觉得头疼了,怎么还能够吃下去呢。

    而今天的晚饭不光里面有香菜,还有青椒,所以她只吃了几口米饭,现在肚子空了,想着睡着了就不饿了,结果就有人来喊她吃火锅。

    美食的诱惑,让吃货泡芙已经无法抵挡了,再加上她无敌的缠功,慕相思被说服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火锅的香气就扑鼻而来,肚子里的馋虫忍不住叫嚣着。

    泡芙更是不顾形象的已经冲过去拿筷子了,慕相思也是无奈。

    韩尔招呼着慕相思过来做,锅里面煮着一些鱼丸和牛肉,泡芙忍不住尖叫道:“韩大神,你真的是太太太体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泡芙很自来熟,根本不用跟她多客气,因为她已经不客气的开吃了起来,明明嗯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但是吃起来却狼吞虎咽的,就像是许久没吃过东西一样。

    毕竟自己来的人,慕相思拍着她的背,“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泡芙就像吃到了什么人间美味一样,“相思姐,你不知道,我哥带我吃过一次火锅后,我就觉得这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慕相思无奈的看着韩尔,他也是温柔的笑着,见慕相思没动筷子,还给她夹了一些刚煮好的牛肉,“晚上看你都没怎么吃,多吃些吧。”

    过于温柔体贴,让慕相思有些不好意思了。

    泡芙吃快,饱的也快,风卷残云了一阵后,视线在二人的身上来回的徘徊着,自动忽略了不断给大家添菜的小牛,“韩大神,你喜欢相思姐吧?”

    “咳咳……”慕相思刚吃了一口鱼丸,直接被泡芙愣头愣脑的话给呛着了,“泡芙!”

    泡芙并不介意慕相思的制止,她是真的有恃无恐,认准了慕相思不会把她怎么样,“韩大神,你这是默认了吗?”

    韩尔笑着看向口无遮拦的小丫头,“你是想要打听了这个消息,然后卖给小报记者吗?”

    泡芙耸耸肩,“怎么可能呢,我就是好奇问问,毕竟我觉得你看相思姐的眼神很奇怪。”

    慕相思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恰好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了,小牛已经起身去开门了,从那有些夸张的笑声就可以猜到了,是张蔷。

    “就说嘛,怎么这么香,满走廊都是这个味道。”张蔷边说边从门缝挤了进来,真的是挤,小牛的门缝开的不大,她还是进来了。

    既然来了,就没有赶出去的道理,小牛给她拿了方便筷子,让她也加入了进来。

    慕相思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本来就打算走的,可是因为张蔷的进来,只好又坐了一会儿,免得让她觉得自己是因为她的加入才离开的,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惹的好。

    吃就吃吧,张蔷还非要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着她跟韩尔,就像他们在屋子里面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

    张蔷也意识到因为自己的加入,而让场面陷入了尴尬,为了缓和气氛,她笑呵呵的说着,“相思,没想到你演戏这么好,我看了你跟韩尔的那场戏,真的是太棒了,我要是个男人啊,都会喜欢上你这样明眸皓齿的姑娘的。”

    “谢谢,我还差的远呢!”慕相思谦虚的说着,“时间不早了,我明天一早的戏,就不陪两位了,你们慢慢吃,韩尔,谢谢你今晚的火锅。”

    韩尔也没说什么,笑着送她离开。

    慕相思走后,张蔷并没有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什么不自在的,毕竟年纪摆在那呢,大晚上的吃宵夜,她担心身材走样,所以过来吃东西不过是个借口罢了,“韩尔,喜欢她吧?”

    韩尔笑了笑,他跟张蔷算不上熟悉,只是一起拍过两部戏,可是跟他一起拍过戏的人那么多,不可能个个都是朋友吧?

    “张蔷姐开什么玩笑呢?外面的那些新闻你该不会相信了吧?”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都是他的事儿,没道理跟个不相干的人去讲,何况他并不信任这个张蔷。

    张蔷了然的笑了笑,“得了吧你,”她略显轻浮的推了推韩尔,“毕导演的那些话,也就骗骗外人吧,他老婆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会让女演员去他家讨论戏?开什么玩笑呢。”

    韩尔仍然面不改色,“总有例外的时候,这世上没有神事儿是绝对的,您说呢?”

    张蔷用手捂着嘴,笑得风情妩媚,从身上掏出一包烟,“不介意吧?”

    韩尔虽然自己不抽,但是在这个圈子里面混,怎么可能跟烟绝缘呢,“随便。”

    “啪”老式的打火机里窜出了小火苗,张蔷叼着烟靠近了一些,一看这动作就知道是个老烟枪了,深吸了一口,随口吐出了烟圈,张蔷一脸享受的回味着,“别担心,我呢,也没什么恶意,就是想着以后韩影帝有什么合适的机会能够想想我。”

    “那是自然了,怎么说那么也合作了几部戏了。”没有目的的话才可怕,张蔷这说,就是为了让韩尔安心,她并不是多嘴的人

    很快,韩尔的面前已经烟雾缭绕了,张蔷听到他的回答后缓缓起身,“时候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

    “慢走!”

    “哦,对了,我忽然想起来,刚刚来之前看到苏小姐的助理去了导演的屋子,不知道会不会也像我这样来凑热闹。”

    韩尔笑了笑,“或许是吧。”

    眸色的眼眸因为张蔷状似无意的提醒深了几许,而张蔷也在说完这些话后,悠然的转身离开了。

    门关上的一刹那,韩尔的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唐瑶去找毕导演,为了什么呢?

    如果没有什么的话,张蔷似乎没有必要故弄玄虚的提醒自己。

    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苏雨落可能要对慕相思动手了,自己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儿发生的。

    第二天的时候,慕相思因为这几天一直小腹都有那种疼,丝丝拉拉的,她来大姨妈之前会有这种情况,一般都会在这种疼痛四五天后,大姨妈才会正式出场。

    所以在她并没有在意。

    今天要拍的是孟白在林月华被羞辱,含恨而死后决心对梅家,以及梅娘展开报复的时候。

    他一直知道梅家上下并不全然相信自己,所以他打算从对梅娘的改变入手,他知道这个女人爱自己,所以打算利用她对自己的痴情展开报复,可是一想到她跟别的男人翻云覆雨的时候,他根本就亲不下去这个女人,他觉得恶心。

    两个人在站在梅府花园的凉亭中,孟白忍下眼中的恨意,看着向他走来的女人,强迫自己表现出柔情来。

    为了让自己做的到,他把眼前的恶毒女人,想象成了心爱的月华。

    就在梅娘以为他又要对自己冷言冷语的时候,孟白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梅娘,我想通了。”

    梅娘浑身一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隐藏在错愕之中,却不敢有丝毫的展现,怕的是自己又是一场空欢喜。

    “既然我们已经成亲了,我就不该对你不闻不问,至于过去的事儿,既然无缘,也该放下了。”

    男人的嗓音很低沉醇厚,听起来很平稳,可是韩尔再这个时候处理了下自己的表情,拉近的镜头捕捉到了他眼中的恨意,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

    场外的导演给慕相思打了手势,让她在这个时候扑上去来表示自己的狂喜,慕相思接收到指示后,丢掉手中的帕子,然后冲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真的吗?孟郎你说的是真的吗?”

    孟白并没有在她扑过来的瞬间抱着她,而是犹豫了一下,此时,可以看见他眼中的挣扎,“真的,以前是我的错。”

    最后,孟白紧紧地将她锁在了怀里。

    慕相思继续窝在韩尔的怀里嘤嘤的哭着,付出了那么多,总算得到了回报的满足,但是想到自己已经跟别的男人有染,又再次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她以为这辈子等不到这一天了,可没想到,她的孟郎居然说要放下以前的事儿,而想到她对林月华做的那些事儿,又开始有些心虚了。

    “月老桥下,与你初相见的那天,我一直记得。”韩尔平静的说着台词,而他的戏此刻都在眼里。

    但是突然,他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身子一僵,这并不是该有的反应。

    本来该说的台词,慕相思也没有接,他小声的在她耳边提醒着,也看到了慕相思额头上出了一成吸汗,面色也变得很难看了起来,像是很痛苦。

    导演还没喊卡,按理说是不该停的,但是韩尔担心慕相思有事儿,刚准备叫停。

    慕相思却忍着难受,说台词了,“真的吗?孟郎会不会觉得那日的我太不知羞了?”

    韩尔突然把人抱了起来,这是剧本里没有的,副导演犹豫了下提醒着毕导演,“导演,这不对呀,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要不要喊停?”

    “韩尔应该是有他的处理,先等等,再看一下。”毕导演都这么说了,大家只好继续拍摄,直到韩尔把慕相思抱出了镜头之外,给了这场戏另一种结束。

    并没有理会导演有没有喊卡,韩尔把慕相思放在自己的椅子上,发现她脸色更加的白了,“怎么回事?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慕相思摇了摇头,“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还好她提前准备了卫生巾,不然真的要出丑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来的晚的原因,格外的疼。

    唐瑶见毕导演并没有对慕相思多么的苛刻,就有些不高兴了,故意咳嗽了几声,给毕导演提个醒。

    毕导演瞥了她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还是有数的。

    下一场是慕相思浸猪笼的戏,这场戏本来就不好拍,多拍几次,也算是完成了苏小姐交代的事儿了吧?

    平时还好,女演员特殊情况的时候提前报备一下,可以调节场次的,但是慕相思的大姨妈来的突然,没有说,那边已经在准备了,这个时候泡在冷水里,身体不出问题才怪呢。

    本来就是羞涩的事儿,慕相思也没好意思跟韩尔开口,可是她的手一直抓着笑腹的位置,韩尔也明白了,“泡芙,去找个热水袋来,我去跟导演说下场戏拍别的。”

    泡芙后之后觉的明白了过来,蹬蹬瞪的跑去倒热水了。

    那边正在准备道具和调整机位,韩尔走到毕导演跟前,“导演,这场戏推迟几天再拍吧,相思她不舒服。”

    毕导演看了他一眼,“不舒服?怎么不早说,之前不是让人去问过她了吗?她说没问题的啊?”

    “女生嘛,总有个例外!”韩尔好脾气的解释着,他也知道临时更改会有些为难,耗费人力和物力,“不如这样,先拍我的戏份。”

    毕导演看了一眼坐在韩尔椅子上脸色很难看的慕相思,又看了一眼愤愤不平的唐瑶,心里泛了为难,“韩尔,不是我不卖你的人情,你看群演都已经到位了,场景也搭建好了,突然说不拍,我也没办法解释啊?再说了,如果大家都这样,那咱们的戏还拍不拍了?”

    慕相思离的不远,能够听见他们的对话。

    挣扎着要起来,泡芙却一把将她按回了椅子上,“相思姐,你要干什么去?别告诉我你真的要拍这场戏,不要命了?”

    事出突然,慕相思也不想让大家为难,韩尔要是为了自己跟导演闹翻了就不好了。

    “我去商量一下。”她不能当缩头乌龟啊,等着别人给自己出头。

    泡芙却没有个她这个机会,“哎呀,你坐好吧,我就不信他们那么没人性的真的让你在这个时候下水。”

    韩尔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毕导演,你要知道,女生在这个时候进水的话,会有多么严重的危害吗?要是传出去的话,大家的面上都不好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