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我这个人,向来宠妹妹
    沈流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身子一僵,他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之前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你这么喜欢演艺事业,现在又在上升期,而且你年纪也小,不想要生的话,那么就等几年,以后我会注意的。”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妥协了。

    现在的天气有些凉了,夜里更甚,开着空调睡觉不舒服,慕相思在屋子被吹暖后就关掉了,可是停下后,很快又凉了,他刚刚洗过澡,微微带着湿意的怀抱很暖。

    但是却没办法温暖慕相思因为某个触动人心的字眼而陷入冰窖的心,她勾唇又找到了个逼他离婚的理由,“我这一辈子都不打算要孩子了,你也愿意?”

    沈流年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回答,“等你大一些,就会喜欢孩子了,我年纪小的时候也不喜欢,觉得很吵。”

    言外之意,他现在是喜欢的,倒是没听他提起过,二人似乎也没有因为孩子的问题套路过。

    慕相思仍然维持着背对着他的姿势,嗓音有些沙哑,“不管我多大,三十,四十还是五十,我都不想要孩子,你也愿意吗?偌大的沈氏没有继承人不可以的吧?”

    沈流年听出来了,“你想用这个来逼我离婚?”

    虽然,他的确到了喜欢小孩子的年纪了,尤其是小女孩,粉雕玉琢的可爱娃娃,但是如果要个孩子的代价是失去她的话,他当然会选择她了。

    慕相思摇了摇头,眼泪无声的落在了枕头上,她咬着唇,不想让他听到她的反常,等到情绪稳定后,她才开口,“这跟逼你离婚无关,我说的是真的,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生孩子。”

    “你要是不喜欢,那就不生,嗯?”沈流年不想让这个夜晚在怨怼中度过,即便什么都不做,静静的拥着她就够了,“等我们老了,就把家产捐了,造福社会。”

    慕相思的眼泪仍然在往下落,唇瓣都快被她咬出血来了。

    当天晚上,她做了噩梦,她的眼前都是血。

    “相思,相思,醒醒,快醒醒!”沈流年是被慕相思凄厉的喊声中醒来的,然后就发现她在噩梦中无法醒来,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眼泪不断地流着,她伸出手想要抓什么。

    慕相思被他摇醒了,这一刻的她是脆弱的,不理会那些坚持了,统统抛在了脑后,他的怀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她仍然在小声的呜咽着,不管沈流年如何问,她都不肯说。

    只是这样默默流泪的样子,让人很心疼。

    沈流年也深深的自责着,自己不该在睡前说那么沉重的话题。

    她哭了很久,把他的睡衣都打湿了,怕她窝着不舒服,沈流年轻轻的把她放在枕头上,像是哄孩子一样的拍着她,前几句没有听清她的呢喃,靠近了些,沈流年方才听清。

    “不要孩子!”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儿,沈流年叹息了一声,“好,我们不生,你不喜欢,那我们就不要。”

    第二天,她的气色好了一些,但是昨夜她做噩梦的样子实在让人心惊,沈流年几次张口,想要问问她,为什么这么排斥孩子,如果单纯的不喜欢,也不至于做噩梦吧?

    但是一想到她那么强烈的排斥反应,他就不忍心了。

    办公室里还有一部她曾经用过的手机,手里联系人里的梁君谦他联系过一次,但是具体说了什么一直想不起来,他打算再去他那里打听些消息。

    一如既往地送她到离片场还有些距离的地方就停了车,沈流年像个操心的父亲一样,嘱咐了慕相思很多东西,不要吃冷的,更不要逞强拍水下的戏,因为他一直抓着不让她走,直到慕相思快不耐烦了,他才笑着松手。

    最后还不忘偷吻了她一下。

    慕相思再度回到剧组,除了唐瑶反应巨大后,别人没有什么异样。

    泡芙瞪了眼唐瑶,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让你嚣张,待会儿就有你好看的。

    唐瑶还在那里夹枪带棍的针对慕相思,而苏雨落此刻正在跟韩尔拍戏,他们拍的是现代部分的戏,这一世的林月华叫高雪瑶被梅娘的鬼魂纠缠,惊吓过度,而不忍妻子被折磨的张子骞对着空气爆发了。

    他看不见梅娘的鬼魂,甚至不知道前世的纠葛,他的情绪也处在崩溃的边缘,“你出来啊,不管你是人是鬼,出来啊,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再折磨雪瑶了,来啊,别做孬种,来啊!”

    雪白的墙壁,后期会用特效做出突然流出鲜血的恐怖画面,不过还好,拍的时候没有,不然慕相思觉得自己也会被吓着的。

    因为她是扮演的女鬼,只要不照镜子的话,应该没事儿。

    “啊……有鬼,有鬼!”高雪瑶惊恐地抓着张子骞胸前的衣服,惊恐的指着空气,就想那里真的有什么东西,这类似于表演课上的无实物表演,不得不说苏雨落很擅长这种较弱的形象,苍白的脸色,惊恐的缩在男人的怀里人,让人很有保护的**。

    “cut!”

    毕导演喊了停后,韩尔就不动生色的放开了苏雨落,而苏雨落也整理好了情绪,前一秒惊吓过度的女人已经不见了,除了妆容有些松散外,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她从戏中抽离的也很快。

    “影帝影后就是不一样,演的太好了,太好了。”毕导演忍不住的夸赞着,“要不是片场人多给我壮胆,我都觉得那里可能真的站了什么东西……”

    “啊!”凄厉的喊声,似乎让临时搭建的场景都跟着抖了几下,慕相思回过头去,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苏雨落再次出现了那种癫狂和惊吓过度的情况,然后指着自己的椅子,吓的说不出话来。

    “蝎子,有蝎子啊!”唐瑶指着椅子大喊着,而苏雨落则捂着屁股然后突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很明显是被吓得。

    不过慕相思注意到了她刚刚捂着屁股的动作,好像是真的被咬了。

    哪里来的蝎子啊?这又不是野外。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加救护车,没看见苏姐晕倒了吗?”唐瑶自己就掐着手机呢,却喊别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三天之内,剧组两个女演员进了医院,毕导演看了看被刻意营造出恐怖气氛的屋子,难道是自己拜神的时候想了下钱得罪了神灵?

    不会这么邪门吧。

    唐瑶也跟着上了救护车,其实救护车刚刚发动苏雨落就醒了,屁股上一阵阵的疼,而且一想到那种恶心的东西,她头皮就发麻。

    看过医生后,医生说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被蝎子咬了一下,涂些药会很快好的,但是唐瑶觉得这事儿不简单,好端端的剧组怎么会有蝎子呢,而且不偏不倚的在苏雨落的椅子上,显然就是有人故意的。

    “苏姐,一定是慕相思,别人可没这个胆子。”唐瑶十分笃定的说。

    虽然上了药,还是有些疼的,而且被咬的部位很尴尬,苏雨落只能趴着,“跟我说有什么用,还不去让毕导演查清楚,不查清楚我就不拍了,还有放出消息去,绝对不能让那些记者再用什么灵异事件混淆视听,我倒要看看慕相思这次怎么脱身。”

    因为蝎子的事儿,剧组里人心惶惶的,站在那一会儿就要担心脚下是不是有蝎子,担心自己被咬。

    苏雨落不在,剧组的戏还是要照拍的,只是没拍她的部分,但是毕导演却突然接到了唐瑶的电话。

    “毕导演,这件事儿要是不查清楚,沈少要是责怪下来,你觉得你能担待的起吗?”唐瑶已经习惯了什么事儿都把沈流年搬出来,要是她知道沈流年跟苏雨落现在的关系的话,不知道还有没有狐假虎威的勇气。

    毕导演也知道这次事情大了,“苏小姐没事儿了吧?我这边已经让人在查了,一定给苏小姐个说法。”

    唐瑶撇了撇嘴,“导演,有什么可查的啊,剧组里就那么些人,谁见不得苏姐好,你难道会不清楚吗?要查,也得有个重点啊。”

    毕导演看了眼正在跟韩尔对戏的慕相思,现在没有正式开拍,两个人正在认真的探讨着,有说有笑,倒是没有一点儿被蝎子的事儿影响的样子,真的会是她吗?

    不过毕导演也希望是慕相思,这样的话就可以正式的把她开除了,韩尔再怎么包庇也没办法,毕竟犯了错嘛,以后他也就不用夹在中间受气了。

    其实说实在的,跟这些大牌明星,尤其是有后台的演员们合作,真的是件很心累的事儿。

    挂断了电话后,毕导演就陷入了沉思。

    韩尔看着慕相思,“你觉得这次的事儿是谁搞的鬼?”

    好像全剧组的人第一时间就认定了是她的,“不知道,你觉得是谁?”

    “反正我知道不是你!”韩尔淡淡的笑着,如和煦的春风,他的信任让慕相思很感动。

    毕导演想了一会儿,从副导演手里抢过大喇叭,“苏小姐现在已经没事儿了,不过这次的影响很恶劣,这绝对不是一场恶作剧,我希望那个人来找我主动承认作物,要是让我当面说出她来的话,大家面子上都不好过。”

    听着毕导演的语气,慕相思忽然想到了小学时的教导主任,好像也是这么吓唬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们的。

    当大家纷纷向慕相思投来猜忌的目光的时候,慕相思让然坦然的抬着头,没走过就是没做过,不过多少人猜测是她,她都不会承认的。

    “要是那个人不承认的话,咱们的戏暂停拍摄,不给苏小姐一个交代,所有人就都都在这里等着吧!”毕导演从椅子上下来,然后也看向了慕相思,似乎在等待着她的承认。

    “就是,那个人也真是的,大家都知道是谁,还有什么死撑着的了,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你不想拍戏,我们还要拍的。”

    “对啊,我还有另外一部戏呢,合约都签了,这部戏不能够按期完成,我进不了组,可是要付违约金的。”

    所有人都在明着声讨慕相思的时候,泡芙的眼神也有些奇怪了,她总算意识到,自己好像给慕相思惹了麻烦了,“哥哥……我好像闯祸了……”

    “真的是你!”韩尔从泡芙的手里抢过手机,身后还跟着慕相思,刚刚就在泡芙偷偷跑到一边来的时候,韩尔就注意到她了,所以带着慕相思一路尾随着过来,没先到真的被他们抓到了。

    泡芙真的只是恶作剧了一把,报复下苏雨落之前对慕相思的刁难,也是一时意气,根本没想这么多。

    泡芙被抓住了也只能承认了,“是我,谁叫那个女人欺负相思姐来着,我就想着吓唬吓唬她,谁知道蝎子会乱跑,她屁股那么大,压着了蝎子,蝎子当然咬她了。”

    慕相思瞧着她这副不知悔改的样子,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居然还在这里幸灾乐祸,“泡芙,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了。”

    泡芙低着头,“好嘛,我承认,我闯祸了,对不起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连累你的,我去跟他们说。”

    “站住,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是相思的人,你知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着的是相思,你说是你做的,他们就会相信了?”韩尔是有些气愤的,甚至多了些抱怨,“你们鼎盛不是换了老板吗?怎么还会给你请个这样不长脑子的助理。”

    泡芙何曾被人这么骂过,但是她知道自己闯了祸,被骂也是应该的,但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还是忍不住掉了金豆豆。

    电话还在通着,隐约从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韩尔放在了耳边。

    “韩大明星,泡芙她年纪小,虽然做错了事儿,但是听到别人骂我妹妹,我听着还是挺不舒服的,不就是小孩子贪玩嘛,多大的事儿,别失了风度。”

    韩尔一向的好脾气被电话那头的男人给刺激没了,“风度?你知不知道你妹妹给相思惹来了多大的麻烦,就算你宠妹妹,总要分个是非对错吧。”

    电话传来了男人的笑声,很嚣张,“我这个人,向来宠妹妹,从来不分什么是非对错,这件事儿我去解决,不会连累到慕小姐,好了,让泡芙接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