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一个月的时间
    沈流年见她恼了,忽然就笑了,眉目也和善了下来,“不跟。”

    慕相思轻嗤一声,“糊弄鬼呢,你跟苏雨落没一起吃过饭?”

    quot咱俩结婚后,没有,之前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了,结婚后我只想跟你一起吃饭,可你总不回来!quot沈流年忽然从怒气冲冲的妒夫变成了哀怨的男人,“反正我跟谁吃饭,跟谁在一起,你都不在乎。”

    硬碰硬,慕相思并不害怕,反正他又不能动手打自己,可是他突然态度软下来,而那些对于她的控诉,让她的心很不好受。

    如果不是压抑的太久了,强大如沈流年,绝对不会让人看到他的脆弱的。

    一想到此,慕相思的愧疚也就越来越多,她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自己不是不想给,而是给不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就这样戛然而止,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沈流年余光瞥见慕相思很不开心,看她这样,他也高兴不起来。

    “陪我吃饭!”沈流年像是命令一样的决定着。

    慕相思没有说不,那就代表着她默许了。

    两个人去了一家西餐厅,慕相思吃的不多,率先放下了刀叉。

    “我想吃冰激凌。”慕相思忽然开口。

    沈流年下意识的就想同意,毕竟她很少这么跟自己开口,想要这个,想要那个,她不知道,她的任何请求,只要跟他说,他都会答应的,然而他还是拉下脸来,“不行,医生说你要少吃生冷的东西。”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关心这个干嘛,她真的很想吃,“我那个已经走了,现在可以吃了,沈流年,你非要拉着我跟你吃饭,却不让我吃的满意。”

    她皱着眉控诉,沈流年凝视着她生动的眉眼,最终屈服了,喊了服务员重新点了冰激凌。

    慕相思以为自己可以好好享受了,可冰激凌上来之后,一大半都被男人抢走了,留给她的就剩下两口了,当她瞪着眼睛质问男人的时候,他却很坦然的告诉她,不能吃太多。

    当慕相思想要抗议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视线再度瞄向了她的冰激凌的时候,吓得赶忙护着,孩子气的说道:“这是我的。”

    “那就快吃,吃完了我送你回家。”

    慕相思皱了皱眉头,再也没有异议了,暴君,独断横行的暴君。

    入口即化的冰激凌放进嘴里的瞬间就化开了,浓浓的甜腻,而此时,沈流年突然开口,“那天是苏雨落自己靠过来的,她说有狗仔,让我配合一下。”

    他……他是在解释吗?

    慕相思眸光微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该你了!”

    “我?”慕相思满脸不解的看着他,“我怎么了?”

    沈流年脸色黑了黑,“跟韩尔的吻,还有今天个那个小子的事儿,你难道不准备跟我解释一下吗?”

    原来他是打的这个主意,慕相思叹息了一声,不解释的话,他误会自己也就算了,给别人惹来麻烦就不好了。

    “沈流年,你不知道有借位的吗?”慕相思白了他一眼,“我跟陆思羽没什么的,他的新歌大卖,我不过是来恭喜他的,就是因为心里没鬼,才会光明正大的聚在一起吃饭的,真的有什么,你以为你能抓到吗?”

    她总算是开口解释了,沈流年还是很满意的,但是最后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想也别想,你要是敢跟别人有什么,看我怎么收拾你!”

    慕相思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默默吃着冰激凌了,可是真的太少了,没吃一会儿就没了,她意犹未尽的看着沈流年,“我还想吃。”

    沈流年这次却冷下心来,“走了!”

    “沈流年,你暴君,不让我吃饱。”

    沈流年勾唇,邪魅的一笑,低头在她的耳边,“的确,这几天我没喂你,回去就喂饱你。”

    说完,他迈开大步,头前走着了。

    后知后觉的慕相思反应过来的时候,脸蛋一红,然后小跑着追上他去理论了。

    难得放一天假,慕相思累了好几天了,回到家里就不肯动了,只可惜回的不是慕加,而是沈流年的公寓,他把自己送回来之后,好像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了。

    慕相思都打了两局游戏了,也没见他要走,忍不住小声的问道:“你不去工作了吗?”

    沈流年反而靠在了床头,盯着慕相思的脸,“今天周末,我也需要休息。”

    他又不是铁打的,再说了,她难得不住剧组了,自己当然要陪着了,虽然她只顾着打游戏,压根不跟他说话。

    “哦!”慕相思有些失望,然后准备重新开一局,可能是周末的关系,太多小学生了,打的这叫什么呀,慕相思一个人冲锋陷阵,队友在后面躲着,气的她把枕头锤了几拳,“不玩了,不玩了,我以后再也不玩了。”

    被冷落许久的沈流年一听她说不玩了,从她的手中夺过手机,慕相思惊慌失措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她已经伸手来抢了,可是沈流年却没有要给她的意思,“不是不玩了吗?我帮你彻底删除。”

    慕相思一听不干了,她不过是说说而已,以后还要玩的,在剧组无聊的时候哈能够开一局呢,她还要打到国服呢,最好能够跟她的偶像一起开一局,“你把手机给我,我就说说而已。”

    沈流年眸色一深,抬手就想删,他看这个游戏不爽已经很久了,每次都占据了慕相思太多的时间,如果没有这款游戏的话,她就可以多一些注意力在自己的身上了,慕相思眼见得瞧见了,伴随着大喊,整个人也扑了上去,“不要删,你干删我跟你没完。”

    眼看着他的手指就要点在删除键上了,慕相思是真的着急了,“手机是我的。”

    沈流年勾唇,一款游戏而已,至于吗?他瞧了一会儿觉得很低级,就适合小学生玩,“是我买给你的。”

    慕相思拼进了全力,手脚并用都没有从他的手里救下手机,忽然眨眨眼,“沈流年,你要是敢删我的游戏,那你就别想再碰我,我绝对不会配合的。”

    说的好像她很配合了似的,沈流年盯着她得意的笑脸,放开了手指,游戏的小图标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意思是我不删,你就会好好配合了?嗯?”

    挑着她的下巴,沈流年嗤笑着,“你可真有出息,为了一款弱智游戏献身。”

    慕相思不乐意了,不是为他说自己为游戏献身而生气,而是他说这款游戏弱智,反正她陪不配合,都阻止不了他对自己身体的侵犯,所以何必呢,既然能享受何必让自己受罪呢。

    “哪里弱智了?”慕相思忍不住嘟囔着,“这款游戏很火的,大家都在玩,在片场的休息的时候,我们就会一起玩,啧啧,跟你这种游戏白痴,真的没有共同语言。”

    手机已经被她抢回去了,而且刚刚喊着不玩游戏的人,现在又开了一局,沈流年把她扯进自己的怀里人,专注而认真的慕相思就着这个姿势,继续欢乐的玩着游戏。

    结果……又输了。

    慕相思彻底炸了。

    沈流年在一旁幸灾乐祸,“就你这操作也好意思说我是游戏白痴?脸呢?”

    “被你吃了!”慕相思气呼呼的道,一连输了几局了,她的段位都掉了,好不容易打上去的,回去都不能跟大家一起组队了。

    等到慕相思的闷气生完了之后,发现沈流年正在拿着自己的手机,用自己的账号玩游戏,她吓得赶紧去抢,“你干嘛,别再给我掉分了。”

    沈流年皱了下眉头,自己就那么让她不信任?

    “别吵,再吵输了别怪我。”

    除了第一局输了之外,沈流年一直在赢,慕相思盯着他完美的侧颜,忍不住想,他这样的人,是不是没有什么是搞不定的?

    天渐渐黑了,沈流年也觉得眼睛有些干涩,而慕相思窝在他的怀里,已经睡了一觉了,“不打了?”

    “嗯,弱智游戏,没意思。”

    “没意思你还打那么久?”

    “的确没意思,模式过于简单,画质也不够精致,还有很多可以完善的地方,”沈流年低头,看着怀里柔顺的小女人,“你喜欢这种游戏?”

    慕相思点了点头,“用来打发时间挺好的,而且还能跟朋友一起玩。”

    “嗯,我知道了。”

    他知道什么了?自己也没说什么有用的信息吧?

    饿了,想吃饭,可是姜妈在慕加,而两个人也没人愿意动了,慕相思提议叫外卖,可是沈流年觉得外卖吃多了对身体还是不好,想要让她作给自己吃,可是想想她的厨艺,沈流年还是决定自己动手了。

    慕相思继续赖在床上,看到自己又升了一个段位的游戏,偷偷地笑着。

    晚上的时候,沈流年逼着慕相思兑现诺言,他要喂饱她,而她得好好地配合。

    慕相思哼哼唧唧的不愿意,可是男人有的是办法让她听话,不过今天让她意外的是,这次的沈流年戴上了小雨衣。

    ……

    累惨了的慕相思,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一脸哀怨,并且发誓坚决不会让沈流年再有机会对她这样了,真的是够了。

    慕相思回到剧组后,又开始了紧张而又忙碌的拍摄,偶尔也会在休息的间隙玩几局游戏,不过最让她开心的是,居然有个人加了她,然后一路带着她飞,躺赢。

    有一次她玩到一半就去拍戏了,结果回来一看,居然还赢了,真是笑死她了。

    在拍摄临近尾声的时候,乔宁玉等不及了,终止了慕相思短暂的快乐。

    “慕相思,我是不是要告诉你,我的耐心已经用光了,你离开流年,否则你的亲人就要里离开你。”乔宁玉的声音冰冷异常,从手机那端传来,仍然让人颤栗。

    慕相思手里的剧本掉在了地上,泡芙赶忙帮着她捡起来风,放在一边,她示意泡芙出去,然后才缓缓的开口,“沈夫人,他爱我,我也爱他,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来弥补你?”

    乔宁玉冷冷的笑着,“弥补?好啊,那你去让流光复活啊,你让流光活过来,我亲自给你们操办婚礼,怎么样?”

    死人是不可能复活的,慕相思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做不到,而她也明白了乔宁玉的意思,她是不会允许自己跟沈流年在一起的。

    如果不爱,那么很容易就舍弃了,因为爱,她不忍伤害他,可是又不得不伤害。

    “沈夫人,我……”

    “慕相思,我不要听其他的,”乔宁玉不给慕相思说话的机会,“离开我儿子,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不……不要伤害我爸爸,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离开他的。”慕相思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因为自己的感情而死,他已经因为自己的牵连而失去了几年的自由。

    “一个月,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乔宁玉已经挂断了,可慕相思还维持着那个动作,茫然而又无助的看着窗外。

    晚上沈流年又打来了电话,可是慕相思并没有接,了解他的脾气,如果自己不回应的话,就会一遍又一遍的打来,没办法,慕相思给他发了信息,说自己太累了,想睡觉。

    手机终于不再嗡鸣震动,慕相思躺在床上,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因为前一晚慕相思没怎么睡,梁君谦寄来的药吃完了,天快亮了才睡,不到两个小时就被喊起来去化妆。

    神情飘忽,慕相思又没有用替身,在拍一场火场戏的时候,慕相思一阵阵的头晕,燃烧的木板砸下来的时候,她并没有躲开,要不是被韩尔扑倒的话,她就被砸上了。

    韩尔受了伤,慕相思也当场又惊又吓陷入了昏迷,沈流年知道消息后,大发雷霆,最让他生气的是,那个在她危险的时候救下她的,不是自己。

    韩尔英雄救美受伤,两个人双双住院,蹲守的记者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大的新文呢,而关于两个人关系的猜测,再一次甚嚣尘上。

    沈流年紧紧拉着慕相思的手,她还在睡着,虽然齐修墨说她没什么大事儿,但是他看过发生意外时的录像,找不到一丝人为伤害的迹象,是她自己的原因。

    那一刻,她的失魂落魄是在想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