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最后的美好
    慕相思被韩尔保护的很好,没有受到一丁点儿伤,所以醒来的很快,沈流年寸步不离的守在床前,几乎在她睫毛颤动的一瞬间,就做好了她醒来的准备。

    “有没有哪里痛?要不要喝水?”沈流年在慕相思醒来的一瞬间,已经送上了最温柔的照顾。

    慕相思摇了摇头,她的身体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是一想到沈夫人的那通电话,她就觉得呼吸太过艰涩,回忆着眼前火光四溅的危险场面,是韩尔扑了过来,不然她不知道会怎么样,“韩尔呢?”

    沈流年神情一窒,告诉自己慕相思对于救命恩人的关心是正常的,他俯下身,温声的说道:“他受了些伤,不过没什么大事,很快就会醒了。”

    她的声音很轻,“也就是说现在还没醒了?”

    慕相思的表现太过平静,没有躲进他的怀里,哭求着安慰,诉说着当危险临近时的恐惧,她的表现让沈流年越发的不安了起来,他压着强烈的嫉妒,“他不会有事的。”

    他又说了一遍,是为了告诉慕相思,不要太过内疚和自责。

    “当时你不在状态,你是在想什么?”沈流年试探的问出口。

    慕相思神情低落,摇了摇头,然后又闭上了眼睛,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什么都没想,我累了,想要再睡会。”

    说完,不等沈流年说什么,她就已经翻过身,继续睡了。

    可沈流年知道,慕相思并没有睡着,刚刚睡了那么久,哪里又能睡得着,只是不想要跟他说话罢了。

    好,她想睡就让她睡,沈流年坐在了床边,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虽然昨夜没睡好,但是慕相思的确睡不着了,以为这样冷漠会让沈流年离开,可他并没有。

    两个人都是倔强的,可又想要一较高下,看看到底谁才更倔强一些。

    沈流年在这里,会不会被剧组的人发现,而且这次韩尔出了事儿,记者们会不会乱写……慕相思此刻都没有精力去想了,她选择让自己变得麻木一些,她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了,可最重要的是爸爸平安无事。

    她可以一直装睡,但是人有三急,她忍不住。

    不动的时候还没有感觉,脚大概是在韩尔扑过来的时候扭到了,她的自我麻痹也让她忽略了脚上的痛,可是一着地,就没办法忍了。

    沈流年看着她一个人下床,而他就在旁边,她依然选择视而不见,就当他不存在似的,并没有想要向他来求助,他真的理解不了,明明昨天还好好的呢,他以为过去的那些不美好,她已经渐渐的忘记了,选择重新开始了。

    但是一场事故,的确又重新开始了,不是他想的美好,而是冷战。

    沈流年很火大,怒气已经压抑不住,可是看到她疼的吸气,一跳一跳的往前挪,又有些心疼,“慕相思,你又在闹什么?”

    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跟前,习惯的把人抱了起来,大步的朝着洗手间走去,而慕相思也没有挣扎,只是不去看他。

    等到解决完,慕相思重新被抱回了床上,她知道,在沈流年看来,自己就香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不讲道理,作,大概还会有其他的吧。

    “慕相思说话!”夜色已经深了,可是沈流年并没有开灯,屋子里漆黑一片,却依旧能够看清彼此脸上的表情。

    他在生气。

    “韩尔醒了吗?我想去看看他!”

    沈流年不禁想,着世上也只有她懂得怎么让自己轻而易举的生气,他在等着她来说清他们两个这次冷战的原因,可她一开口却说出一个他最不想听到的名字。

    “第二次了!”沈流年没有爆发,而是望着窗外,低声的说道。

    慕相思不解的看向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

    沈流年嘴角的笑容有些讽刺,但是看起来却堆积着太多的悲伤,“第二次了,你有危险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沈流年的一句话,让慕相思拼尽全力用冷漠堆砌起来的围墙瞬间坍塌,无声的眼泪在心里泛滥,她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我没事。”

    “是啊,你没事,还好你没事!”那种负面的情绪并没有从沈流年身上剥离,而且经过时间的发酵,更加的强烈,慕相思不懂,沈流年在害怕,害怕又一个救了她的人在她的心里占据的地位超过他。

    流光是这样,他没办法跟一个死人计较,何况那还是自己的亲弟弟。

    可是韩尔不一样,他还活着。

    “我能去看看他吗?”慕相思的态度软和了一些,大概也是不想逼的太急了吧,一个月的时间,她还能拥有他一个月的时间。

    时间那么短暂,如果以后是彻底的决裂,为什么不在能够拥有的时间好好的拥有呢。

    大概只要她肯低头,沈流年就会有求必应吧,刚刚齐修墨已经发来了消息,说韩尔已经清醒了,脱离了危险,只是需要休养一些日子。

    “我陪你去。”不是征求意见,而是霸道的命令。

    慕相思对着他眨了眨眼睛,有些调皮的说道:“你那么害怕,是怕我因为英雄救美而以身相许吗?”

    心里的想法被看穿,沈流年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好慕相思看不见,因为这是齐修墨所在的医院,此刻剧组的人已经回去了,所以即便有人看到他跟慕相思怎么样,也不会有人出去乱说的。

    他不可能让慕相思走着去的,可是慕相思似乎睡了一觉后,想明白了,一反常态的主动对着他伸出手,“流年哥哥,抱我去。”

    沈流年像是个听话的骑士,正准备弯身抱起公主的到时候,唇就被一片温热柔软的唇瓣堵住了,慕相思像是个偷到了糖吃的孩子,眼睛里全是那种窃喜和得意,等到神流年准备回吻的时候,她却躲了开来。

    然后一脸狡黠的搂着他的脖子,“我们去看韩尔吧!”

    沈流年无奈的摇了摇头,阴霾了一下午的心情也晴朗了,只是窝在他怀里的小女人似乎很得意,而且毫不掩饰。

    “别笑了,再笑我就在这里亲你了。”沈流年低声的恐吓着。

    慕相思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眼睛里仍然是澄澈的笑意。

    她突然冷漠,沈流年会想很多。

    而她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热情主动,沈流年却也安心不下来。

    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慕相思折磨疯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受虐狂。

    不用他说什么,慕相思就主动地让他陪着jin ru韩尔的病房。

    容华在里面,慕相思一点儿都不意外,恨意可以藏得住,但是爱却没办法藏的住。

    容华对韩尔,早已经不是经纪人对艺人的感情了,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

    韩尔已经醒了,额头上包着纱布,慕相思被沈流年放在了椅子上,容华的目光一直都不善,即便沈流年在,也没有变得多柔和。

    而且瞧着她跟韩尔之间的气氛好像也很奇怪,好像经历过一场剧烈的争吵似的。

    “今天的事儿,谢谢你!”慕相思不想用这样客气的言语开场的,但是除了这个,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总是给你惹麻烦。”

    韩尔其实从慕相思乖巧的由着沈流年抱着进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想,慕相思是因为经历了一次危险想通了什么还是别的什么。

    “没什么,换做是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他这么说,只是不想让自己心里有什么负担的,慕相思懂的。

    “我也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你们要是有什么要求的话,就跟流年哥哥说,他都会满足你们的,韩尔,不用客气,要什么补偿的话,大可以提。”慕相思笑容明媚的看着沈流年,声音很软糯,“对吧,流年哥哥?”

    沈流年扯开唇,轻笑着点头,“淡然了,这次他救了你,不管提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的,以任何形式。”

    容华在韩尔的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落寞,可他却还是在强颜欢笑,慕相思这是在什么,炫耀吗?

    带着另一个男人在为了她不惜生命的男人面前炫耀?

    她很不想看到慕相思因为这件事儿而对韩尔产生了别的感情,但是她错了,看到现在慕相思如她所愿了,她却开始为韩尔不值了。

    韩尔面上看起来无波无浪,“好啊,那我可得想想,如果我要的少了的话,岂不显得你在沈少那里不够分量?”

    容华看不下去了,明明韩尔内心在流血,却还要在慕相思的跟前笑着,“慕小姐,我有几句话想跟你单独说,可不可以……”

    慕相思爽快的点头,然后同样如她在自己病房里的样子让沈流年抱着到了门口,在沈流年担忧的目光中,笑着安抚他,“没事的,你去里面等我,华姐只是跟我说几句话,又不会吃了我!”

    沈流年走了,慕相思的笑容也在唇角消失,她大概能够猜到自己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一番质问。

    “慕相思,你真让我觉得恶心!”容华很想一巴掌扇过去,但是却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