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熟悉的声音
    “对啊,你明白就好,不过这是好事儿,不知道要让多少人羡慕死呢,好好表现,先不说了,我去帮思羽签个合约。”

    罗一云还是一如既往地忙,不过如今她现在只带两个艺人了,就是陆思羽和慕相思,也是如今的鼎盛势头最猛的两个,不对还有一个,就是《闪亮新星》的冠军何娇娇,不过她不归罗一云管,而且之前的电视剧还没拍完,最近倒是没听说有什么新的动静。

    匆匆忙忙的挂断了电话,慕相思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发愁了。

    转眼,心中有鬼已经临近尾声了,三个月的拍摄期内,出现了太多的问题,演员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受伤,毕导演也是操碎了心,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应该说开机仪式的时候拜的不够诚心。

    好在快结束了,而今天是慕相思的最后一场戏,梅娘要魂飞魄散了。

    为了营造恐怖的气氛,拍摄时间是在晚上,慕相思又化了女鬼装,不过她想,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锻炼,以后肯定不会怕鬼了,自己对着镜子照了照,最后一场戏了,一定要好好地演。

    人称鬼才导演的毕导演想要让这一场离别的戏,画面唯美些,从布景就可以看得出来,再加上韩尔跟慕相思的颜值都在线,拍出一场凄美的离别应该不是很难。

    其实梅娘这个角色本来就是个很矛盾的存在,在你想要恨她的时候,却因为她的善良而狠不下心,但是当你发现你开始同情她的时候,她却还在做着让人恨得牙根痒痒的坏事。

    这一场戏慕相思酝酿了很久,梅娘本来有机会杀了她恨得人,但是她再一次的心软,最终灰飞烟灭,其实光想想,她的心里就很酸的,虽然恶有恶报,但是大概是跟这个角色相交太久了,她有些舍不得。

    三姨太的恶是单纯的恶,她的命运都是因为她的贪心所致,想害人而被人灭口,是她自作自受。

    慕相思化完妆的时候,韩尔跟苏雨落已经拍完了一场戏,影帝影后出马,毕导演很满意,嘴上也一直在不停的夸着,导演和演员很像伯乐和千里马,其实没有谁更重要一些,都是相辅相成的。

    难掩喜悦,毕导演喊了一声,“准备下一场。”

    接下来就要拍这场戏了,慕相思怕自己先前酝酿好的情绪没了,所以并没有跟大家有过多的交谈,在自己的椅子上,把那种情绪牢牢地锁住。

    “孟白,你爱过我吗?”梅娘痴痴的望张子骞,她不喜欢叫他这一世的名字,在她的心里,他就是她的孟白。

    孟白看了一眼一旁重伤的高雪瑶,眼神瞬间温柔了,“我不愿意再骗你,梅娘,我不想悲剧再重演,前一世我的欺骗让你死不瞑目,最后的我也放火烧了梅家,葬身火海,如果还不能够平息你的怨念,那么,你就杀了我吧,放过雪瑶。”

    张子骞闭上了眼睛,等着梅娘来取自己的性命。

    “孟白,你爱过我吗?”梅娘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再一次的问他。

    “对不起,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我爱的始终都是她!”张子骞闭上了眼睛,微微的停顿了一会儿,韩尔神情复杂的说着台词,“对不起。”

    “呵呵,对不起?”梅娘笑得癫狂,眼中有泪,她是真的流泪,但是后期会做成是血泪,“你爱的只有她,那我就杀了她,让你们阴阳相隔!”

    “不要啊!梅娘……”张子骞大喊一声,扑向了墙角的高雪瑶,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心爱的女人,而这时,他从腰间抽出那把扇子,前世就是因为这把扇子才有了一场悲剧,死后的梅娘鬼混也附着在这把扇子中。

    扇子毁了,梅娘也会随之消失。

    千钧一发之际,张子骞把扇子丢进了一旁的火堆中,纸做的扇面快速的烧了起来,上面开的正艳的梅花被火焰吞噬。

    扇子燃烧了,梅娘一声惨叫,而此时张子骞才发现梅娘只是虚晃了一下,根本就没有打算对高雪瑶动手,他后知后觉的才明白,梅娘是想要逼着他再一次杀了她。

    他不是孟白,这一世的张子骞有着对梅娘的同情,而且他只是希望梅娘能够转世投胎,不再纠缠,不到万不得已,真的没想过要杀她,可到了最后,梅娘还是再一次的死在了他的手上。

    “梅娘!”张子骞大喊了一声,眼睁睁的看着梅娘和火焰融为一体,她的眼中有泪,绝美的脸庞更加的让人心碎,“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子骞一遍遍的呢喃着。

    “既然我杀不了你,那就让我死在你的手上,若有来世,我便不会再爱你了,可是……没有来世了!”梅娘说完,她的身体已经消失。

    最后的最后,只有一抹微笑。

    机位推进,给了慕相思的眼睛一个近景。

    就在她彻底消失的一瞬间,她说了一句话,只有嘴型,没有声音,但是这不是剧本上的,可能是演员的临场发挥。

    张子骞伸手想要抓,却什么也没抓到,想要抱,却抱的只有空气,而他再看向火焰中的扇子的时候,只留下两根扇骨了。

    慕相思的近景拍完,同样的场景,还要拍韩尔的近景。

    镜头是从梅娘魂飞魄散的那一幕开始的,镜头围绕着韩尔。

    张子骞愣愣的站在原地,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似是回应梅娘最后的一句话,他也动了动嘴型,无声的说了一句话。

    导演以为这一互动是两个人沟通好的,虽然不是剧本山的,效果却很好,他决定留下来,而且两个人说的话,到底是什么,肯定会引起不少观众的猜测,到时候剪辑成片花,放出去,应该会有不小的反响。

    戏份杀青了,慕相思却有些开心不起来,她陷入了梅娘的情绪之中,此刻还是很难受。

    韩尔抽空过来安慰她,“还在难过?”

    “嗯,有点儿,”眼睛都哭红了,心里也酸酸的,“我觉得孟白撒谎了,他应该是爱过梅娘的,只是他不敢承认。”

    “这就是编剧的高明之处了,这个剧本写的很好,每个人物都是很丰富的,不是单纯的恶,也不是单纯的善,我从来不觉得一个好人没有恶念,而一个坏人不会在某一刻心存善念。”韩尔拍了拍她的头,“导演说待会儿给你准备了杀青宴。”

    除了苏雨落外,慕相思觉得这个剧组的人还是很好的,就连之前的张蔷其实也帮了她不少,只不过她的戏份早就结束了,已经离开剧组。

    韩尔见慕相思的脸上露出了些为难,很快就猜到了原因,“他来接你?”

    慕相思尴尬的点了点头,“嗯。”

    “见到你们的关系突然这么好了,我一直想要问你,你做好了决定?”韩尔看着慕相思的眼睛,等着她认真的回答,如果这真的是她最后的选择,那么自己自然不会再纠缠了。

    慕相思没有直接回答,笑了笑,“决定的人从来就不是我。”

    如此意味深长的话,韩尔目前还不能够解读出来,只是跟她说,“我会一直在的。”

    慕相思数着天数过,一个月就剩下十天了,她最幸福的日子也快结束了,沈流年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慕相思告诉他,自己要参加杀青宴。

    沈流年虽然很不高兴,但是也没有强制性的让她不去。

    等到沈流年出现在杀青宴的时候,慕相思一点儿都不意外,只可惜大家都以为她跟韩尔有些什么呢,使劲儿的撮合着她跟韩尔,而沈流年自然是留到了苏雨落的跟前。

    慕相思以为苏雨落不会来的,二人的关系势同水火,只不过不想在大家跟前表现出来罢了,让人意外的是,她居然来了。

    泡芙对沈流年是不待见的,总觉得他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所以在起哄慕相思很沈流年唱歌的时候,泡芙喊得声音最大了。

    甚至还从别人的手里抢过话筒,“相思姐、韩大神,快点吧。”

    唱歌,还是算了吧,慕相思可没忘了上次跟陆思羽唱歌惹来的麻烦,最后的十天,她希望都是美好的回忆,不想有任何的不快。

    “你们去唱吧,我嗓子有些不舒服!”韩尔见慕相思没有接,也选择了拒绝。

    还好泡芙不是小心眼的姑娘,被拒绝了也不难过,而是再接再厉的可劲儿的撮合慕相思跟韩尔。

    泡芙虽然经常因为马虎做错事,但是她是个爱笑的姑娘,而且也不像唐瑶那么难以接近,再加上年纪小,简直是团宠,大家都挺喜欢她的,慕相思杀青了,也就意味着以后可能没有机会见到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了。

    这个要跟泡芙喝酒,那个也要跟泡芙喝酒,结果一圈下来,泡芙就已经被灌醉了,正好给了慕相思脱身的机会。

    “你们玩,我先送她回去!”慕相思还不知道泡芙住在哪里,不过闹了半天,大家也准备散了。

    韩尔本想要说送她的,可是沈流年已经起身了,苏雨落则前先一步,“流年,我们也回去吧,相思,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苏小花在人前总是这么的温柔善良,可是慕相思却觉得很恶心,在见过她那么多的丑恶嘴脸后,真的没办法跟她好好说话,“不用了,我们自己可以的。”

    泡芙醉醺醺的嚷嚷着,“给我哥哥……哥哥打电话,他来接我。”

    慕相思想想也好,上次的事儿虽然跟自己无关,但是如果没有泡芙这位哥哥的话,自己也要被缠进去,说声谢谢也好。

    拿出手机,泡芙晃晃悠悠的解开了密码,电话都没拨出去呢,就直接冲着电话嚷嚷,“哥哥,我醉了,来接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慕相思无奈的摇了摇头,身后的人也爆发出了一阵哄笑,要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只怕会被大家取笑,但是泡芙一直都是这么的莽莽撞撞,所以大家只是一笑而过,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慕相思在泡芙的通信记录里找到了她哥哥的电话,打了过去,过了几秒才对方才接,“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家?”

    听到这个声音,慕相思浑身一震。

    “泡芙?”男人的声音没有了宠溺,“你是谁?”

    太像了,这个声音真的太像了,沈流年也发现了慕相思的异样,一个电话而已,但是身边的毕导演缠着他说话,害的他没办法分身过去。

    “我……我是慕相思,请问,您是泡芙哥哥吗?”慕相思的声音微微有些**,屏住了呼吸,等着对方的回答。

    “是,她怎么了?”男人的声音平静无波。

    心脏猛烈的一阵刺痛,那些遥远的回忆再一次侵袭着她的思绪,慕相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一切都还只是猜测而已,“她喝醉了,在明阳路的未央ktv,她朝着让你来接她。”

    “好,我知道了。”男人的声音依旧让她有那种熟悉之感,可是他的语气却很陌生,“麻烦慕小姐照顾她一下。”

    “好!”

    通话结束了,慕相思却仿佛没有回过神来,她的失态,沈流年看在眼里,总算是拜托了毕导演的纠缠,他快速的走向慕相思,而苏雨落也紧紧地跟着他。

    “怎么了?”韩尔率先问出口,让沈流年的关心就卡在了喉咙里,“你的脸色很不好看。”

    慕相思摇了摇头,“我没事,不用担心。”

    四个人站在一起,还有一个醉倒在慕相思身上的泡芙,都没有说话,诡异的沉默着。

    十分钟的时间,一辆黑色的轿车停留在了门口,一个黑衣人从上面下来,然后走到了慕相思跟前,“慕小姐,我家少爷让我来接小姐回去。”

    “你家少爷?”

    “您刚刚跟我家少爷通过话。”

    这时慕相思泡芙的手机响了,可是她已经睡着了,慕相思只好替她接了,“慕小姐,那是我的人,把泡芙交给他吧。”

    是刚刚的那个声音,别的或许她会听错,可是这个声音,她绝对不会,“你……你也在车上吗?”

    “你很想见我?”男人勾唇,戏虐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