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是的,我很想见你
    如此轻佻的语气,即便声线相似的近乎一模一样,还是让慕相思有了些迟疑,她盯着不远处的黑色轿车,十几步的距离,他的人就坐在里面,可是她竟然没有勇气走过去。

    握着手机的指尖因为用力微微有些发疼,十指连心,她的心脏更是猛烈的刺痛。

    “我……”

    “慕小姐,不好意思,很晚了,我们要回去了。”男人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摇下车窗对着慕相思所在的方向打了个响指,示意黑衣人扶着泡芙上车。

    车内太暗,慕相思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里面人的脸,但是却什么都没有看清。

    泡芙被扶上了车,车子便没有任何不舍的离开了。

    慕相思的脚不受控制的随着车子离开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停在了原地。

    今晚的慕相思有些失魂落魄,确切的说是在跟泡芙哥哥通过电话后的她,就有些不对,游魂一样的被沈流年带进了车里,然后就呆呆的看着窗外,等到她彻底回神的时候,二人已经到了沈流年的公寓的地下停车场,而且已经在这里停了十几分钟。

    沈流年并没有打断她的出神,只是默默的在一旁等着,见她的眼神总算动了动,沈流年方才开口问她,“电话那头的人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的魂不守舍?”

    慕相思怔了怔,然后摇头,“没什么。”

    她在撒谎,沈流年在她开口的一瞬间就看出来了,“真的?”

    “嗯!”慕相思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她试图转移开沈流年的注意力,“我累了,咱们回去吧。”

    沈流年扳过她的脸,让她跟自己对视,张了张嘴,想要质问她,为什么不跟自己说实话呢,但最后,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走吧。”

    躺在床上,慕相思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捏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泡芙,问问她到没到家?

    不过很快她就自我否决了,人家的哥哥亲自来接的,肯定不会有事的,自己瞎操什么心呢,承认了吧,其实自己只是还想要再听听那个声音而已。

    从剧组出来,慕相思可以睡个懒觉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沈流年已经不在床上了,床头上有他留的字条。

    慕相思打算去洗个澡,然后去见见桑晚晚,两个人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她的校庆主持很成功,事后晚晚给她发来了视频。

    浴室里,慕相思刚放开水,就听见手机在响,一看名字,她是有些激动的。

    “喂……”

    “相思姐,昨晚……昨晚我有没有丢人啊?”是泡芙,慕相思有些失落。

    “没有啊。”

    泡芙一声哀嚎,“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我怎么就会喝醉呢,唉,我要戒酒,我哥他昨天去接的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泡芙弱弱的想着。

    “对,”慕相思把昨晚的事儿大概的跟泡芙说了一下,泡芙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欣喜,“这样啊,你看到我哥哥了吗?”

    “没有,他没有下车。”慕相思如实的回答着。

    “哦,我知道了,那我不打扰你了。”泡芙挂断了电话,哥哥是真的想去接她呢,还是只想去看看相思姐呢?

    她苦笑了一下,肯定是后者了。

    慕相思挂断了电话后,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坐在了床上,犹豫了一下后,她重新拨通了泡芙的电话,既然有了好奇,慕相思就想要知道她的猜测是否正确。

    泡芙接到她的电话,显然有些意外,“相思姐,还有事儿吗?”

    慕相思的眼睛里然说着最后的一丝光亮,就像是濒临死亡前最后一丝温暖,“泡芙,昨天来接你的哥哥就是那个上次帮了我们的哥哥吧?”

    “嗯?哦!”泡芙的回答有些犹豫,但是她没办法撒谎的,因为总有一天他们还会见面,与其那样,不如不去做这个恶人,“是啊。”

    “上次他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想……我想请他吃饭,你哥哥他……有时间吗?”慕相思心里忐忑着,很害怕听到拒绝。

    泡芙思索了一会儿,“这个我不能现在回答你,他不在家里,等我问问他吧,如果他愿意,我再告诉你,其实相思姐,那次的麻烦是我惹出来的,我哥哥他也是帮我擦屁股。”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不过是慕相思想要见见泡芙哥哥的借口罢了,“别这么说,你上次也是为了帮我出气嘛,归根结底,麻烦还是因为我而起的。”

    泡芙没有了拒绝的理由,“那我问问他吧。”

    “哦,好的,我等你电话!”慕相思放下电话,一扫刚刚失落的心情,突然变得很激动,她想要快点儿知道泡芙那里的消息,就连洗澡的时候,手机也带在了身边,可是却一直没有响。

    慕相思抱着手机从中午等到下午,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总算是等来了通电话,不过不是泡芙,陌生的号码。

    慕相思能够感受到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呼吸也乱了节奏,明明滑动一下就可以接通了,可她却因为紧张和害怕而让铃声响了很久,在最后的一刻才接起,“喂,您好。”

    不像慕相思这么激动,电话另一端的男人却平静许多,他的声音不紧不慢,“慕小姐,我是泡芙的哥哥。”

    真的是他。

    激动的心情在听到他喊着自己“慕小姐”的时候,呼吸一窒。

    “泡芙跟您说了吧?我想……”

    “不必了,慕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男人果断的拒绝,甚至没有让慕相思把话说完,“那次的事儿,本来就是泡芙惹出来的,我也只是给她收拾烂摊子,我这个妹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还怎么好意思让慕小姐破费呢。”

    慕相思真的很想跟他见面,是也好,不是也罢,她就不会这样忐忑的整天的再想这件事儿了。

    “没,泡芙她很好,我真的很想请您吃饭,真的不可以吗?”慕相思放低了姿态,柔声问道。

    她看不到电话那端男人的神情,只听到他不紧不慢的声音,“对不起,慕小姐请我吃饭,是我的荣幸,我不应该拒绝的,只是我现在真的很忙,没办法,妹妹不听话,总给我惹出麻烦来,我这个当哥哥的,得赶紧把她的烂摊子收拾一下。”

    慕相思心里酸酸的,很羡慕泡芙有个对她这样好的哥哥,曾经她也有的,“那好吧,等您忙完了,告诉泡芙,我请您吃饭。”

    “好,看来慕小姐真的很想跟我见面呢!”男人再次用昨晚的语气跟慕相思说着。

    这一次,慕相思没有回避,“是的,我很想跟您见面,真的很想。”

    “不好意思,我还有个会,再联络。”男人似笑非笑然后挂断了电话。

    慕相思把他的号码存了下来,然后就坐在那里等着沈流年回来,期间她打开邮箱看了罗姐发过来的剧本,其中有个问题她需要跟罗姐沟通,可是罗一云电话没人接,发信息也没人回,不过慕相思知道,她看到后,一定会联系她的。

    沈流年不知道在忙什么,天已经彻底黑了还没有回来,慕相思肚子都饿了,中午随便吃了一口,一个人吃饭没什么意思。

    流光大厦三十三层,沈流年正在看着秦阳交给他的资料。

    那是关于鼎盛哪位神秘老板的资料,但与其说是他的资料,不如说他在短短的三个月大手笔的投资,在锦城新购入了几块地,其中就有沈流年想要拿的,另外被江振威经营的要死不活的鼎盛突然间如吃了神药一样,生命力旺盛了起来。

    正在筹划着几步大制作的影视剧和综艺,好像是要跟沈氏对着干似的。

    沈流年看着那些资料,并没有他最想要的,“只有这些?”

    秦阳已经尽力了,但是这位神秘的老板,根本就不露面,仿佛知道有人在查他似的,根本不给任何机会,严防死守,“抱歉,沈总,这个人太神秘了,查不到。”

    沈流年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子,“看看有没有机会让对方跟相思解约,当时就不该不插手这件事儿,让她签了那么久的合约。”

    对方是敌是友,沈流年还摸不清,反正沈氏已经开始涉足影视界,何不让慕相思在自己的手下呢,这样也安全些。

    秦阳出去后,沈流年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慕相思的睡眼,他偷偷拍的,一改跟秦阳说话似的公事公办,沈流年的声音很柔和,“怎么了?”

    “我饿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慕相思板着手指数了数,时间不多了,她想要留下更多的回忆,“你带我吃饭,然后看电影。”

    沈流年看了眼腕上的表,“好,二十分钟后你穿好衣服下楼。”

    “不许迟到,不然就罚你!”

    “罚我什么?”沈流年心情很好。

    “现在还没想到,你还真想迟到啊?”慕相思嘟着嘴,有些不高兴了,“不许迟到,你要是迟到我就不理你了。”

    “嗯,知道了!”沈流年起身,拿起外套,准备跟他的小妻子去约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