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他是谁
    还有几分钟就到家了,沈流年想着要不要故意迟到一下,让小女人等等。

    近了,近了,他已经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慕相思,就在这时,老宅那里打来了电话。

    沈流年很不想接的,但是电话一边接着一遍的打,他挂断了仍然不死心的打过来,沈流年不耐烦的接了起来。

    慕相思也看到了他的车,只是他不能跟她出去了,车子在她跟前掉头,“对不起,我有点儿急事,你先回家,我回来给你解释。”

    慕相思见他的脸色很难看,应该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儿,她点了点头,“你开车要小心,不要着急,事情办完了给我打电话。”

    她像是个小妻子似的嘱咐着丈夫,担心着他的安全,可事实上,她目前,还是他的妻子。

    沈流年点头,并没有任何的迟疑,驱车赶去了医院,齐修墨还有苏雨落都紧张的等在门口。

    “流年。”

    “哥!”

    沈流年看了一眼苏雨落,并没有关心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视线也是越过了她看向了齐修墨,无声的询问着自己母亲的状况。

    多年的兄弟,即便什么都不说,一个眼神就够了,“伯母还在抢救,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导致情绪激动,不过割腕不深,你别担心。”

    大致的情况,沈流年都听老宅里的人说了,母亲会自杀,这是很让他意外的,那个百毒不侵,心无比坚硬的母亲,会选择自杀,乍听之下,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沈流年终于肯施舍给苏雨落视线了,“当时你在我妈身边?”

    苏雨落的身上和脸上还有些血,脸色也因为惊吓而略显苍白,“是的,今天下午我休息,就想着过去看看伯母,我们聊的好好地,可是她接了一通电话,然后就说累了,想去休息一下,我见她脸色不好,不放心,想着多陪陪她,结果我再上楼的时候,就发现她割腕了。”

    “你说她接了一通电话,谁打来的?”沈流年冷鞥的看着苏雨落,而苏雨落倒是不像在撒谎,大概是想到一开门就一地鲜血的样子,仍然有些恐惧。

    苏雨落摇头,“我不知道,她拿起电话后只说了两句就走到一边了。”

    沈流年面色凝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逼得母亲自杀,就算是流光死,她都没有选择放弃生命。

    “流年,你别担心,伯母不会有事儿的。”苏雨落抓着沈流年的手,想要好好的安慰他,这个时候慕相思没有陪在他的身边,只有她,她想要抓着沈流年脆弱的时候,寻找一线生机。

    然而,沈流年却不动声色的躲开了,他目光灼灼的看向抢救室的门,不管他们母子之间有多少不快,在这种时候,他都应该在这里陪着的。

    “你先回去休息吧!”沈流年淡淡的对苏雨落说着。

    苏雨落怎么可能走呢,“我已经跟剧组请了假,伯母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怎么可以离开呢,流年,我会陪着你的。”

    沈流年没有继续说什么,她要留就留吧,抽空给慕相思发了条消息,让她早点睡吧,并且告诉他,今晚可能不回去了。

    慕相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追问,如果他想说,自然会说的。

    手术室的灯是在午夜的时候灭的,沈流年又跟齐修墨询问了下母亲的情况,然后又不放心慕相思一个人在家,她说自己迟到了会不理自己,可是自己不仅迟到了,还没有陪她,不知道她会怎样?

    “事情办完了吗?”黑暗中,慕相思的眸子格外的亮。

    沈流年就是怕吵醒她,所以才轻手轻脚的,甚至连灯都没有开,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没有睡。

    “嗯,没事了。”

    感受到沈流年的心情很不好,慕相思起身打开了灯,走近了些也就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消毒水的味道,他去了医院吗?

    慕相思看得出他一脸疲惫,“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煮泡面。”

    沈流年想要拒绝的,太晚了,再一会儿天就亮了,可是看着她忙碌的背影,竟然舍不得拒绝了。

    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直到她把一碗热乎乎的面端到了他的跟前,上面还有个鸡蛋。

    “哪里来的泡面?”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她买的早就被他丢了。

    慕相思吐了吐舌头,今晚被爽约买的啊,不敢多买,怕被他发现,只买了两包,晚上的时候她已经吃了一包了,结果自己一着急就给忘了。

    “以后不许吃这个了。”沈流年命令道。

    慕相思乖巧的点头,“嗯。”

    沈流年突然靠近,慕相思下意识的多开,但是男人的大手却牢牢的扣着她的后脑,不准她有任何的动弹,慕相思以为他要吻自己的,可是沈流年并没有,他只是想要跟她说说话。

    “你以后都这么乖该多好啊。”沈流年知道他在奢望,大概是因为自己现在的心情不好,她才施舍给自己一点儿温柔,如果自己好了,她就会收回去了。

    以后,他们没有以后了呀,很快就要分道扬镳了。

    她故意的曲解他的意思,“你都不让我买泡面,怎么这么乖的给你煮泡面吃啊。”

    沈流年拥着她的身体,轻吻着她的头发,“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总觉得你突然不吵不闹,不说离开了,我却觉得我马上就要失去你了。”

    慕相思的神情一顿,难道被看穿了吗?应该不会的吧,只是他的猜测而已。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们不闹了,嗯?”沈流年柔声的问道,他疲惫的把一部分重量放在慕相思的身上。

    慕相思眉目清净,感受着沈流年的无法言说的脆弱,“今晚……发生了什么,能跟我说说吗?”

    沈流年抿唇,连笑容都是苦涩的,“我妈自杀了。”

    慕相思愣了几秒,“怎么……会这样?”

    “不可思议吧,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会自杀!”沈流年的声音很低,像是累了,倦了,“针锋相对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亲情早就被一次次的争吵和逼迫中淡了,没了,可是当听到她可能会死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很疼,我害怕失去。”

    沈流年收紧了手臂,“所以,不要离开我。”

    慕相思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沈流年,沈夫人为什么要自杀,是因为她吗?

    她能够想到的就是流光的事儿,而她作为罪魁祸首,自然而然的就把责任揽到了身上。

    沈夫人和自己像是磁铁的同极,根本没办法靠近。

    所以,沈流年说害怕失去,可是他注定只能失去。

    没办法共存的两个人,他怎么能够同时拥有呢?

    第二天沈流年一早就去了医院,而慕相思考虑再三,觉得自己还是不去刺激沈夫人了,她肯定最不想见到自己了。

    沈流年到医院的时候,乔宁玉已经醒了,苏雨落不知道是昨晚没走,还是来的太早,反正沈流年jin ru病房的时候,她正在给乔宁玉喂水,看到沈流年,她展开了笑容,“流年,伯母醒了。”

    沈流年扫了一眼她衣服上的血迹,断定了她一个晚上都留在这里,昨天自己让她离开的,她居然没走?

    “雨落,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沈流年冷声道。

    苏雨落仿佛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血迹似的,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啊,没事的,伯母这里需要人照顾,我怕别人照顾的不够用心……”

    “雨落,我不想说第二遍。”

    还好这里没有多余的人,不然苏雨落的面子就真的不好看了,她见沈流年不是客气客气,是真的让她离开,咬了咬唇,很委屈的点头,“那好,我先回去,晚一些再过来。”

    乔宁玉从始至终都没有表态,好像对苏雨落的精心照顾,没有一点的感激。

    沈流年坐了下来,整理了下被子,“昨天谁给你打的电话?”

    乔宁玉的眼神并没有自己身体的脆弱而失去凌厉,声音很低,却极尽嘲讽,“怎么,你要感谢那个人吗?我死了,你就可以跟慕相思好好地在一起了。”

    沈流年叹息了一声,“非要两败俱伤你才满意?我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人能够把你逼的去自杀,是谁,他是谁?”

    乔宁玉闭上眼睛,“先去跟慕相思离婚,然后再来问我。”

    如果是别人,沈流年真想一圈砸过去,这是什么态度,可是他再混账也不会对自己的母亲动手,“这个人跟相思有关?”

    乔宁玉勾唇,仍然没有去看他,“不用白费力气了,从我这里你得不到任何线索,既然你心里没我这个母亲,又何必管我的死活,我死了岂不是正合你的意了?”

    “我从没这么想过!”沈流年低声的说道:“为什么不能放下呢?带着仇恨生活了这么多年,您真的快乐吗?”

    “看到她过的不好,就是我最快乐的事儿,”乔宁玉嘲讽的笑了笑,“儿子,你现在放手,她或许还会爱你,可是你要是死死抓着,到时候只会让她恨你,相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