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烂电影的合约
    “相思,昨天忙的太晚了,就没给你回电话,怎么了?”罗一云在十点的时候给慕相思回了电话,可仍然是哈欠连天的。

    慕相思也刚刚睡醒,沈流年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去医院了吧。

    “罗姐,那个电影的剧本我看过了,我怎么感觉不对呢,为什么里面有那么多场暧昧的戏份,甚至还有很激烈的床戏。”

    “什么?”罗一云顿时清醒了,慕相思现在势头正好,没必要铤而走险,只要安安心心的拍戏就够了,而且连最火的综艺都找上了她,想要大红不是指日可待吗?

    听她的语气,是不知道了,慕相思让罗一云看看那些床戏的地方,罗一云已经在找电脑了,大概看了几处就爆炸了,要是拍了这样的戏,可就真的再难回头了,慕相思的演技这么好,根本没必要去当艳星。

    “我想起来了,这个剧本是江总在的时候上头签下来的。”罗一云光想想江家父女的用心,就觉得一阵心寒。

    江芷一直按兵不动,原来是为了在这件事儿上坑慕相思,违约金一千万,慕相思拍戏的时间尚短,哪里有这么多钱呢。

    慕相思再迷糊也明白了,“太可恶了。”

    想到在服装店时江芷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大概就是等着她陷入两难的境地吧。

    这种电影,她是绝对不会去拍的,有些镜头光想想就让人脸红心跳,以后都能够成为压死她的稻草。

    罗一云感觉像是乌云压低一般,没见过自己的公司这么坑艺人的,“你先别着急,我去跟高层说说,跟他们讲讲原因,这种戏是绝对不能去拍的。”

    “嗯,那我等你的消息。”

    人要是不顺的时候,真的是连喝口凉水都塞牙,她不想在沈流年和自己的关系上再牵扯一条人命。

    ……

    “哥哥,你不是很想见相思姐吗?怎么现在她主动的开口约你见面,你却选择不见呢?”泡芙用微笑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该不是你害怕吧?”

    男人的手捏上她的脸蛋,刚要说什么,电话却想了,他起身去接,泡芙看着他站在窗边高大的身影,自己明明靠的那么近,却觉得从来没有走进他的心里过。

    他对自己的那些宠爱,好像只是为了透过自己给另一个人补偿。

    泡芙没有听到真切,但是隐约听到了慕相思的名字。

    是她太傻吗?为什么真的看不懂这些人呢。

    男人挂断电话回来的时候,发现泡芙窝在沙发里发呆,继续了刚刚没有昨晚的动作,掐着她的脸,手感很好,“想什么呢?”

    泡芙茫然的摇摇头,“没什么,相思姐那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耳朵真好使!”男人笑着放开了她的脸,“被人算计接了一部色情电影,江家父女摆明了要坑她,真的是一点儿防范都没有。”

    男人看了天真的少女一眼,“跟你一样。”

    泡芙皱了下眉头,好端端的又提起自己来干什么,但是她又苦笑了一下,自己不是一直都在扮演着慕相思的替身吗?

    “应该是我像她一样吧?”泡芙低低的还嘴,“那你打算怎么办?那种电影拍完了就毁了,你肯定不会不帮忙的吧?”

    泡芙是真的替慕相思担心,但是说完,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哥哥怎么会不管慕相思的事儿呢,她真是多此一举。

    男人沉思了片刻,看着泡芙那张纯净的脸,女孩是善良的,也正因为此,他才没办法做到不管她的心情,可是这样下去,对她没有好处,并不善于伪装的她,以为将感情隐藏的很好,可是他早就看出来了。

    因为她现在所经历的,正是当年他所经历的。

    因为爱,所以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

    男人抬手,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头发,“泡芙,回去吧。”

    泡芙抓着他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中迸发着火花,“你跟我一起吗?你回去,我就回去,你要是不回去,我也不回去。”

    “听话,别那么任性,你知道我这次回来的目的,眼下的风平浪静只是暂时的,后面会怎样,谁都没办法预料。”他给不了她要的爱情,却能够给她亲情,“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男人一语双关,不知道泡芙有没有听懂。

    泡芙摇头,撒娇耍赖,能用的手段她都不会顾及形象的用在他身上,“不要,就算你把我送回去,我也还是会回来。”

    男人轻笑了一下,“真是怕了你了。”

    “哎呀,总捏我的脸,都被你捏变形了!”泡芙拍掉他的手,大声的嚷嚷着,用此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男人已经起身,泡芙也跟着赤着脚站在了地毯上,“你要去哪里?”

    “我前世只怕是欠了你们的,不给我惹出点儿麻烦你们就不开心。”

    泡芙知道了,他是要给慕相思解决电影的问题了,其实违约金不是难事儿,一千万而已,但是怕的是对面不肯解约,到时候再把这事儿随便的嚷嚷,不管怎么说,对慕相思豆没有什么好处。

    慕相思一直没有等到罗一云的电话,心里不踏实,就主动的给她打了过去,询问下情况,罗一云也在等,高层是否愿意出面解决。

    沈流年和母亲的聊天不欢而散后,却因为母亲最后的那句话而有些不安,母亲看似劝说实则威胁的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出现,沈流年不安的去了看守所,见了慕沧海。

    他觉得母亲唯一能够威胁到慕相思的,只有这个人了。

    而慕相思不会不管自己父亲的生死,跟自己在一起的。

    他以为慕沧海不会见他,但是让沈流年意外的是,他居然同意了。

    “你比我想的要来的晚!”慕沧海不似跟慕相思说话那么亲和,就算他现在无权无势,仍然有着强大的气场。

    但是沈流年也不输给他,而因为对方是长辈,多了一些恭敬,“我想知道当年的事儿,这样才能救您出去,相思也不用因为顾忌您的安危而不得不跟我分开。”

    慕沧海笑了笑,神色淡然,“听你的语气,相思现在好像很舍不得跟你分开了?”男人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她知道了当年的事儿?”

    “嗯!”

    慕沧海气的拍了下桌子,愤怒的看着沈流年,“你们把她当成什么?当初我不同意,是你非要抹去她的记忆,你说过你会倾尽全力让她忘掉那段不快乐,可是你并没有做到。”

    “对不起!”沈流年也很愧疚,但是目前来看,慕相思虽然仍然是愧疚自责的,可是比当年好太多了,如果不是刻意在她跟前提起,她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好在,她并没有像当年一样。”

    能够让沈流年如此低声的道歉的人还真的不多,慕沧海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流年,就算他把事情的真相说出去,也没办法出去了,想要他命的人太多,“既然你们两个不顾阻挠在一起了,那么就好好的在一起吧,我这里,不用管了。”

    沈流年好像在他的脸上看到了那种自知阳寿已尽的超脱,这样的表情不该出现在他的脸上啊,这不是自己印象中的慕沧海。

    “相思不会不管您的,她回来就是为了救您出去。”

    慕沧海想到女儿的脸,欣慰而又满足的笑着,“本来你不来呢,我也是要托人给你带话的,总觉得是要见一面的,好好照顾她吧。”

    沈流年凝望着华发丛生的老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他又说不出来,“那个小明星到底是谁杀的?”

    慕沧海闭上眼睛,“我!”

    “就算是为了相思,您也不肯说吗?”沈流年不解的看着他,“能够让您愿意用生命保护的人……”

    “别猜了,猜不猜的对,都是用证据说话的。”

    慕沧海老谋深算,他自愿抗下一切,早就预料好,所有关于杀人凶手的证据全部被抹掉,而能够查找到的证据,全都是指向他的。

    慕沧海临走前只是嘱咐了沈流年,好好照顾慕相思,以后就交给他了。

    “可是,救不出去你,她就要跟我离婚?”沈流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跟谁对战,是这个老谋深算的慕沧海,他的岳父,还是自己那个铁血手腕的母亲,亦或者还有那些看不见的人。

    无形中命运编制成了一张网,将他困在了里面,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摆脱不掉。

    慕沧海望了望头顶,“哪有那么容易离婚呢!”

    沈流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觉得萦绕在心头的麻烦,好像并没有解决。

    罗一云总算是打来了电话,让慕相思去公司,慕相思放下电话后换了衣服就往公司赶。

    来到会议室,慕相思看到了传说中新总裁的发言人,是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人。

    男人说话并不婉转,而是开门见山,而且听他的口音,好像是从国外回来的,“慕小姐,这次节约,公司要损失一千万,你知道吗?”

    慕相思点头,迎着他的目光,“我知道。”

    “那么给我个理由,让我觉得损失这一千万和鼎盛的名誉都值得。”

    会议桌下面,罗一云紧紧地拉着慕相思的手,她怎么听着都举得这个da

    iel像是在针对慕相思似的,一千万而已,以慕相思现在的资源很容易就会赚回来了。

    慕相思也听出了些针对的意味,“如果我不拍这部电影,我会很快就赚回这一千万的,至于名誉,鼎盛的艺人去拍这种电影,只怕对公司的名誉更加的有损吧。”

    da

    iel勾唇,促狭一笑,白皙的皮肤,浅蓝色的眼睛,配上他东方人的长相,真的是有够迷人,微微一笑,不知道会迷倒多少花痴,“这么自信?”

    慕相思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想解约,大可以直说好了,有必要把她叫过来羞辱一番吗?

    怎么觉得他们像是有私人恩怨似的呢,可是她确定她不认识这个男人。

    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所以呢?”

    “所以?”男人笑了笑,罗一云发现有些看不懂了,公司之前对于慕相思摆明了是打算重用的,不然也不会给她接下这么火的真人秀了,但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慕相思淡定的坐在那里,等着这个da

    iel给她答案。

    “慕相思,我希望节约这种事儿,不会隔三差五的发生,公司签下你,是打算赚钱的,在你连一百万都没赚到的时候,我就要先赔进去一千万,很难跟老大交代。”

    慕相思从容的笑着,“如果让您为难,我可以亲自去跟老大说。”

    大不了就是一拍两散呗。

    “你去跟老大说?”da

    iel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老大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的,这件事儿到此为止,接下来的综艺,我不希望你依旧闹着解约。”

    罗一云反应过来了,欣喜的看着慕相思,“你可跟那个该死的烂电影解约了。”

    慕相思也听出来了,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喜来,“好。”

    因为她的过度淡定,da

    iel看了她一眼,然后示意她们二人离开了。

    罗一云简直不敢相信,刚刚就那么剑拔弩张的说了两句,然后就没事儿了?

    刚刚慕相思的那种态度,她还真的我她捏了一把汗呢。

    “相思,这个老大真的很奇怪啊!”罗一云感叹道。

    慕相思也觉得挺奇怪的,同样不肯见人,猛然的停留在了“同样”两个字上,“罗姐,你对泡芙了解多少?她的资料能给我看看吗?”

    罗一云摊摊手,“泡芙啊,我还真不知道,之前我跟公司建议过,你需要个助理了,想看看公司是什么意思,隔天就把泡芙给了你,那丫头怎么了?闯祸了吗?之前我就说了,你是新人,她也是一张白纸,你们两个凑在一起不行,可是上面却没管。”

    慕相思不是不满意泡芙,虽然仍然对她有些疑惑,但是关于她的人品,自己还是很放心的,“你误会了,我就是很好奇她的资料而已,她挺好的。”

    “等我哪天去人事部门问问吧,看看能不能把她的资料调出来,等我找到了就发给你!”烂电影的合约解除了,罗一云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