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抵死缠绵
    网..org,最快更新璀璨星途最新章节!

    沈流年本来不想说什么的,但是她突然问起,也就把他心里的疑问勾起来了,“你一直不喜欢去医院,是不是也是发生了什么让你恐惧的事情,不能跟我说吗?”

    慕相思不可控制的全身重重的一震,血液也跟着加速了起来,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尽可能的表现自己没有被影响到,“没什么可说的,我们晚上吃什么?”

    “你这是在逃避?”沈流年没有要继续追问的意思,只是因为她的不信任,不肯据实已告,让他自嘲的笑了笑,“你想吃什么?”

    慕相思手指微屈,死死的抠着大腿上的肉,努力的让自己不留下眼泪来,用腿上的疼来抵消心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但是似乎没什么用,“我给你做饭吃吧?”

    “你做饭?”沈流年轻笑,他可以预料得到厨房的一场灾难,但是,她这么有性质,他又怎么好拒绝呢。

    两个人去了小区附近的超市买了菜和肉,看她选菜的样子,沈流年就知道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让她下厨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回到家,慕相思不让沈流年跟着自己,觉得他占据了厨房大部分空间,阻碍了自己的自由发挥。

    “你出去吧!”慕相思推着沈流年的背,强行把男人给推了出去。

    沈流年坐在沙发上,内心是忐忑的,即便从厨房里离开了,可他的心却还是留在厨房,留在她身边。

    果然,没一会儿就听见慕相思的一阵痛呼,沈流年继续在听到她声音的瞬间就起身大步走了过去,看到她捂住自己的胳膊,而锅里的油在乱飞,沈流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关掉火,抓着慕相思的胳膊从厨房里面把人拽了出来。

    慕相思也不说话,由着他拉着,冷脸的沈流年,还是很吓人的。

    “嘶!”沈流年把烫伤膏涂在慕相思的胳膊上的时候,惹的她发出了一阵吸气声,沈流年抬眼看着她,“去坐着,不许再进厨房了,真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慕相思,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

    慕相思一脸茫然,“什么话?”

    “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你这厨艺……”

    慕相思垂眸浅笑,说不出的得意,“可是你的心就在我身上啊,难道我不会做饭,你就要跑吗?”

    还能说什么?沈流年揉了揉她的头发,“在这里等着吧,我去做。”

    那是一种无奈而又宠溺的声音,慕相思最贪恋的声音。

    慕相思并没有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着,而是走到了厨房门口,倚在哪里看着沈流年做菜的样子。

    他在厨房真的忙活了很久,慕相思就站在那里看了很久,直到他用小勺子盛了些汤送到她嘴边,“尝尝,好喝吗?”

    “好喝!”还没有尝,慕相思就已经断定了。

    吹了吹,等到汤凉的差不多了,慕相思一口把汤喝下,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慕相思心里一动,踮起脚尖,就那么吻了上去,她的嘴里还有着汤的香味,沈流年低头回应着。

    他想要在她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来,可是他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这个吻没有持续很久,慕相思率先的离开,然后对着意犹未尽的沈流年,眨巴着眼睛指了指厨房里还在熬着的汤还有锅里半天没有翻炒的菜,无比的狡黠,“快去做菜了。”

    沈流年笑着舔了舔自己的唇,挑眉得意的说道:“汤真的很好喝。”

    如此让人想入非非的暧昧举动,不禁让慕相思羞涩的移开视线,“明天你陪我吧,上次我说了你要是迟到的话,我就要惩罚你,可你不仅迟到了,还没有陪我去看电影。”

    她主动开口,沈流年自然不会拒绝,“好,你明天都想去哪里,我来安排。”

    依旧是温柔宠溺的,慕相思轻轻的笑着,“明天再说,安排好了多没有意思,我们明天再说了,反正,你明天的时间要赔给我。”

    “好!”

    沈流年的手艺让慕相思有些意外,想想他一个大少爷,应该很少下厨才对,但是厨艺真的不错,上次她吃过他做的早餐就已经有所了解了,但是今天一桌子堪称丰盛的菜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一晚的慕相思,展现了她的主动和热情,让本就对她难以拒绝的沈流年,更加的无法抗拒,他也不想抗拒。

    以往一次之后,她就会嚷嚷着不舒服,或者是想要睡了,可说这次她却像是意犹未尽似的缠着自己,沈流年把她压在身下,“你怎么了?因为今天恐高的事情,心情不好?还是你又想要离婚?”

    慕相思摇头,脸上的潮红未退,她勾着沈流年的脖子,一点点的将他的脸压低在自己面前,然后再次吻了上去,“你不想要吗?”

    像是挑衅似的,虽然过了血气方刚的年纪,但是沈流年依然抵挡不住她这么刻意的轻蔑,眉目间的郁色舒展开了,沈流年亲了亲她的额头,“我有多想要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男人说完,就再一次的了她,这一次的他故意折磨着慕相思,让她知道有些话不是随便说的,更不能随便的挑衅男人。

    沈流年可以感受到今晚的慕相思与平时的不同,她热情的让人有些招架不住,在她再一次的攀上顶峰的时候,她低低的呢喃,“流年哥哥,我爱你。”

    沈流年低头轻吻着她的红唇,“我也爱你。”

    然后,他彻底的爆发在她的体内。

    本来不想要让她吃那些伤身体的药的,可是今天吃过饭她就缠了上来,热情似火的没有给他做防护措施的准备,急不可耐的样子真的让人怀疑她今晚是不是吃了什么助兴的东西。

    但是沈流年肯定,是没有的,饭是他做的,里面放了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他很担心,这就像是最后的疯狂,一觉醒来,慕相思就不在了,所以,他几乎不敢睡,就怕醒来,身边空空荡荡的。

    然而终究抵挡不住睡意,他还算抱着她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慕相思果然不在了,沈流年有种被人戏弄的感觉,脸色也瞬间变得很难看,然而门却响了。

    一脸笑容的慕相思对上沈流年郁色纠结的脸,“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醒来就不高兴?”

    沈流年原本皱起来的眉头在看到慕相思的瞬间就舒展开了,他眼中闪烁着欣喜的光彩,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让慕相思坐了过来,“怎么起的这么早?”

    慕相思知道刚刚他为什么会是那种表情,只是没有戳穿,“我去准备我们要出去度假的东西啊,结婚后你还没有带我出去玩呢?连蜜月都没有,我可真的亏大了。”

    沈流年看了眼放在门口的皮箱,“想去哪儿?巴黎还是马尔代夫?”

    慕相思摇摇头,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而且她也不想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我不想坐那么长时间的飞机,咱们就去郊外的度假村吧,美美的玩两天。”

    “多玩几天也行,我把手头上的事儿交给秦阳。”沈流年吻着她因为兴奋而为我泛红的脸蛋,牢牢的把她锁在怀里,他真的害怕再一次失去她了。

    “不行啊,两天之后我要去参加一档综艺节目,合约都已经签好了,不能耽误了工作嘛!”慕相思笑眯眯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乖顺的让人觉得这是个居家小女人,但沈流年知道,不是的。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小妻子是个演员,演戏是她最拿手的。

    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戏,他就陪她演下去。

    “好,东西都收拾完了?那我们现在就过去!”沈流年轻咬着她的耳垂,像是怎么亲都亲不够似的。

    慕相思推了他一下,可是没有推开,“快点起床,不要再闹了,我已经做好了早餐。”

    “你做的早餐?”能吃吗?沈流年虽然没有说的,但是他怀疑的眼神已经说了。

    慕相思瞪了他一眼,“不要小瞧人好不好,我昨天只是失误而已,熬粥煮鸡蛋我还是会的,你要是嫌弃,大可以不吃,我去吃饭了,懒得理你。”

    别说她做的不能吃了,就是毒药,沈流年也会笑着吃下去的。

    一身清爽的沈流年来到餐桌前,发现她并没有说谎,白粥加上已经剥好的鸡蛋,除了有些单调外,没有其他的问题了,至少都熟了。

    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两天两夜开始了,沈流年看着因为睡眠不足在车上准备补觉的女人,眉头却紧紧的锁着,心里无声的询问着,“小红豆,做了这么多,你是打算彻底的跟我离婚了吗?”

    他是不会允许的。

    这两天,没有十分钟重要的事儿,慕相思没有接过手机,消息也没回,就像回到了没有手机的年代

    她跟沈流年白天就去四处走走,或者是在度假村里钓鱼,然后晚上让沈流年熬个鱼汤,再做一条清蒸鱼。

    晚上的时候,她们就疯狂的在床上缠绵,慕相思自认最近并没有饿着沈流年,可是他怎么已到了床上就跟饿了很久似的,疯狂的折磨着她,明明是她最先开始的,却也是她先开口求饶的。

    就连迷迷糊糊的时候,他似乎还在她身上掠夺着。

    然而慕相思也想起来了,她什么都带了,唯独没带小雨衣,这里离药店还很远,她侥幸的想着,应该不会中吧?

    两天的时间,沈流年像是找回来那个被他自己弄丢的小红豆,她变得跟以前一样粘着他,寸步不离,甚至还会不顾任何人的眼光的让他背着或者抱着,不过这些人的眼光也不重要,度假村是他的,没有人敢出去乱说的。

    第二晚了,明天就要回去,又是一番抵死的缠绵后,慕相思虽然有些体力不支,但是并没有放任自己睡去,渐渐的让自己平息,然后依偎在沈流年的怀里。

    沈流年轻轻的吻着她,声音带着让人遐想的沙哑,“你明天要离开了吗?”

    慕相思慵懒的笑了笑,“是啊,明天要去参加拍摄了。”

    他问的不是这个。

    慕相思知道吗?就算是知道,她也选择不知道。

    沈流年叹息了一声,“什么综艺?你好像什么事儿都不愿意跟我分享呢?你就那么不信任我吗?”

    慕相思窝在他胸前,所以不用担心自己的失神会被他发现,“你那么忙……”

    “你难道不知道,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事儿比你重要吗?”沈流年轻笑,正如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一样,她也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你说想要出来玩,几个亿的合约我都可以不在乎,对方明确说了要跟我面谈,可是我却交给了秦阳,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让你感受到我的爱吗?”

    “你这是在怪我害你失去个这么大的合作案吗?”慕相思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除了这么解释,她不知道还能怎么解释。

    “不是,我是想告诉你,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我说的,好的坏的,都可以跟我分享,我是你的丈夫,是你最能够依靠的人。”他说。

    慕相思静默了很久,然后点了点头,“下次。”

    可是没有下次了,她想。

    “睡吧,我困了!”她闷声的选择逃避。

    就在她以为沈流年睡着的时候,可是男人却清醒着,只是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罢了。

    慕相思缓慢的从他胸前抬起头,借着月光看了男人的脸看了好几分钟,轻手轻脚的从皮箱中掏出了早就打好的离婚协议,她只求离婚,什么都不要。

    他隐晦的提醒她,什么事情都可以跟她一起承担,但是怎么可能?

    她不是怀疑他的话,而是不限让他陷入两难。

    婆婆跟儿媳之间有着千古没法解决的难题,但是她遇到的并不是这么简单,再这段本就难以平和的问题上,再加了一条人命,她已经无法承受,要是再加上父亲的一条命,她不想从相爱到相恨,所以,放手吧。

    至少,他们不是因为不爱而分开,除了遗憾没有别的了。

    难道真的让他站在自己这头,跟自己的母亲拼个鱼死网破吗?

    星光灿烂,慕相思的心情却是一片阴沉,站在床前,凝视着他的睡颜良久,在眼泪掉下来之前,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