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赚钱任务
    网..org,最快更新璀璨星途最新章节!

    韩尔礼貌地笑着,“我的厨艺不知道合不合沈总的口味,怕是会让您失望的。”

    沈流年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突然消失了笑容的慕相思,“没事,饿了哪有那么多挑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麻烦韩大影帝?”

    韩尔一贯的斯斯文文的笑着,“不会,”低头看了一眼已经煮沸的水,“相思,帮我下个面吧?”

    “哦,好!”慕相思刚要起身,却见沈流年已经走了过去,“我来吧。”

    三个小鲜肉简直是受宠若惊,一个韩大影帝亲自下厨还不够,如今又多了个沈大少爷,人生之幸啊。

    等到面和菜都摆上桌,韩尔招呼着大家过来吃,“快来吃吧,别再玩了,不然就凉了。”

    刚刚几个人见到慕相思在打游戏,就过去看了一眼,原以为女孩子打游戏也不就是那样,可是却被慕相思的操作给震惊住了,于是几个人组队玩了一局,本来要开第二句的,只可惜要吃饭了。

    不过也通过游戏,让大家对慕相思有了新的看法,其实还挺聪明的,也没有什么娇气,甚至有人觉得如果韩尔愿意,他也愿意跟慕相思当个假想情侣试试,这个人就是潇潇。

    韩尔很自然的坐在了慕相思的身边,介于二人的关系,以及今天仍然是一对,所以没人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

    沈流年瞥了一眼慕相思另一边的位置,已经锁定,奈何总有那么一个人,捕识相的坐在了那里,沈流年瞳孔微缩,可是潇潇似乎没有察觉到,一点儿要给他让座的意思都没有。

    黄昊宸是这些人里比较活泼的一个了,吃着沈流年煮的面,韩尔炒的菜,一脸享受的赞叹,“韩影帝的演技好是有目共睹的,没想到厨艺也这么精湛,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某人真有福气,”看到沈流年冷脸,他又补了一句,“沈总的面也好吃,不一般。”

    韩尔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其实他不怎么饿,淡淡的笑着,“你要感谢相思,如果不是她,你们今晚都要饿着了。”

    “对对对,谢谢相思,让我们有口福了。”

    慕相思笑了笑,继续吃着,她只想快点吃完然后回去,被沈流年的眼睛盯着,她浑身不舒服。

    “多吃点儿菜,光吃面条怎么行。”韩尔温柔的给慕相思夹菜。

    慕相思的饭量不是很大,吃了一碗就就放下了,“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沈流年本来盛的就不多,在她吃完后,也放下了筷子。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男生住的别墅,不过除了韩尔,没人会误会他们的关系,大家都以为沈流年是去找苏雨落呢。

    慕相思感觉到了身后有个人跟着,甚至知道那是沈流年,她想要快点儿走甩开他,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就在她准备小跑的时候,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她就撞上了他的胸膛。

    “你干嘛?工作人员会看到的。”

    沈流年冷笑,将身体贴的更近,眼带着嘲讽,“你也知道工作人员会看到,所以别再挣扎,不然把他们招来,可不能怪我。”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慕相思有些懊恼,“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闻言沈流年就笑了,抬着她的下巴,“我真的很怀疑,你跟我离婚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跟韩尔那个小白脸在一起。”

    沈流年把人已经扯进了花丛里,树影婆娑挡住了他们,但是经过的工作人员还是见到了沈流年的背影,好在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慕相思,就算被看到了,也只会以为跟沈流年在一起的女人是苏雨落呢。

    他明知道不是这样,还故意的抹黑她,慕相思心里委屈,不想理他。

    跟别人有说有笑,到自己面前就连个字都懒得说,沈流年受伤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慕相思的手腕感受到了疼痛,“慕相思,说话。”

    真是败给他了,“说什么?问你为什么跟苏雨落参加这次节目吗?”

    慕相思淡淡的一笑,“我不关心。”

    沈流年的脸色一黑,明显被她的态度给惹怒了,“慕相思,你不择手段的逼我离婚,那么就不能怪我对你不留情面。”

    等等,什么叫她不择手段的跟他离婚,她耍什么手段了?

    还是他以为自己跟他离婚是因为韩尔,怎么可能呢?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觉得我们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见面,更不适合单独见面。”慕相思试图从他的手里抽回胳膊,但显然是徒劳的,他死死地抓着,不松开。

    “我同意跟你离婚是因为我爱你,不忍心看你作践自己,不是为了让你跟小白脸秀恩爱的,下一次选人,不许选韩尔!”沈流年沉声命令道。

    慕相思想到苏雨落的屡屡挑衅,“那你也别跟苏雨落啊,不知道我最讨厌她吗?”

    沈流年勾唇,“跟谁?那个粉红兔?她好像喜欢我来着。”

    慕相思沉默不语,其实她不喜欢任何人站在他身边,她希望他不要参加,赶紧回锦城去。

    但是想想又觉得很自私,自己跟他已经离婚了,难道还不让人家再娶吗?

    她低头,不说话,沈流年嗤笑,“还是你?你不是说爱我来着吗?”

    慕相思摇头,“我不要。”

    然而,下一秒,男人就俯身吻了下去,脑海中响着手机上收到的那些照片,那些她自己作践自己的画面,让他心里一狠,重重的咬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吻已经让慕相思错愕了,唇瓣上的疼痛,更让她想要逃离。

    可说沈流年没有松开的她的意思,血腥味即便已经在唇齿见弥漫,可是沈流年的神经似乎被挑拨的更加亢奋了起来。

    “不要也得要。”沈流年离开她的唇,替她擦掉唇瓣上的血迹。

    “我不要跟你一组!”她好不容易才跟他离婚,想着以后桥归桥路归路的,可是他怎么又缠上来了,那她这一番不是白折腾了吗?

    “你说的不算!”沈流年的手放在她的腰间,轻轻的撩拨着,慕相思已经不是纯情的少女,她是个失婚的少妇,架不住他这么故意的挑逗。

    “沈流年!”慕相思压抑着声音吼他,“你不要逼我。”

    黑暗中能够感受着她压抑的抽泣,沈流年的心还是软了,最初是想要让她吃些苦头,告诉她不是什么都可以不择手段的,离婚就跟不行了,她不能够这么糟践自己,只是看到她一哭,他的心就软了。

    再度把她拥入怀里,没有了之前的愤怒,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我不逼你,但是你也不要逼我做些什么,嗯?”

    “我要回去!”已经很晚了,慕相思不想再跟他纠缠,她想着只要自己不选他,他就没办法跟自己一组的,但是她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沈流年要真的想做什么,整个节目组还不是他说的算?

    沈流年把他送到了门口,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进去了,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顿时觉得自己像是养了只白眼狼。

    回去后,慕相思睡不着,沈流年这次来让她感到了不安,签字离婚并不代表他就选择了放手,他对自己的占有欲似乎并没有消失。

    睡不着,开了一局游戏,那个带着她躺赢的人也在,两个人组队又玩了几局,实在是困得不行了,慕相思跟那个游戏好友道了晚安,对方也说了晚安,然后各自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手机再度上缴,今天导演给大家的任务是想办法赚钱,要是劳动或者是自己的能力所得,然后赚钱最多的那一个可以选择任何人,那个人没有拒绝的机会,之后重新选择。

    慕相思差点儿惊呼出声,看到沈流年那一脸得意的表情,总觉得他像是跟节目组串通好了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只是沈流年提前想到了而已。

    今天每人十块钱,可以合作,也可以单独奋战,第二次选择结对的时间是一周,因为这次不光是凭借第一印象,还有个方面的能力来选择的,当然要久一些。

    慕相思看了一眼沈流年,心里更加的没底了,见导演不说话了,就拉着韩尔准备离开,结果被导演叫了回来,还取笑了一番,“相思,你这是怕韩尔被人抢走吗?不过怎么着也得等我把话说完吧?”

    慕相思脸颊微红,众人的笑声更让她无所适从,韩尔拉着她的手,替她解围,“是我怕她被人抢走才是,经过昨天,我觉得我的对手好像增加了。”

    韩尔的话说的有些深意,但是大家并没有多想。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为了心仪的女生和男生,要奋力一搏了,加油!”导演其实就是为了故意逗慕相思的,把她叫回来也没说什么重要的信息。

    “好了,各自心动吧。”

    韩尔原本还是打算穿玩偶装赚钱的,他也知道沈流年不会什么都不做就这么让自己跟慕相思一起的,但是慕相思觉得穿一天小胸装很可能会热晕的,其实她倒是想了个主意,她记得自己曾经看到有人在街边唱歌,自己的人气不高,可是韩尔高啊,他唱歌卖艺,她在一边收钱,应该不会少吧。

    当她把自己的主意一说的时候,韩尔很赞同,这的确比穿小熊装要舒服多了。

    想到这个主意的可不止他们俩,简单和谭默昨天就是这么赚钱的,收入颇丰,至于其他人,也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余四个因为昨天去了农家乐,所以今天打算卖菜赚钱,靠着脸,想要便宜的购入。

    粉红兔本来想要直播的,可是没有手机,木有办法,但是她已经讨厌死那些蔬菜了,决定去服装店当一天的店员,那些高档服装店的导购做成一单也会转不少钱的。

    各自都有了着落,沈流年和苏雨落这里似乎没什么动静,难道他们不着急吗?

    跟拍导演,试探的问道,毕竟她面对的是沈流年,说话都是格外的注意的,“沈少,大家都去赚钱了,你什么意思啊?”

    苏雨落望着沈流年,也在等他的回答。

    沈流年像是刚意识到还有这个任务似的,看了看身边的苏雨落,“你不去赚钱吗?”

    苏雨落摇头,“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真是甜掉牙啊,摄制组的人纷纷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

    “我已经有办法了,你也可以去试试,我知道,你是个独立的女人!”

    沈流年的一句话人,让苏雨落不得不出去,毕竟她不想要给人留下那种毫无事业心的形象,不然以后在娱乐圈也不好混,而且除了她之外的四个女生,都在拼命地赚钱,有的甚至又唱又跳只为多卖一个椰子。

    “你有什么好建议吗?”苏雨落征求着沈流年的意见。

    沈流年挑挑眉,“你应该有自己的想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不明真相的人把这理解为沈流年对苏雨落的包容,并不想主宰她的人生,而是让她自由选择,很多女明星在嫁入了豪门后,就失去了自我,不能继续工作,看看苏雨落,多么的幸福啊。

    “那……我先出去了!”

    沈流年点点头,却并没有要出去赚钱的意思,跟拍他的摄像师都已经无聊的在打瞌睡了,没人知道沈少这是玩的哪一出。

    沈流年见摄像机都拿不稳的摄像师,“你可以休息了,我今天哪里都不会去。”

    “别呀,沈少,这样我们后期没办法剪辑的,您第一次参加节目,大家都想看您呢,您要是什么都不想做,不如去跟其他人互动一下,cici在唱跳着卖椰子,挺有趣的。”跟拍导演向沈流年建议着。

    沈流年真的做好了什么都不做的准备,但是听了导演的建议后,点了点头,“韩尔那一组在做什么?”

    状似不经意,但是他却很紧张的。

    “我问一下小安!”

    电话沟通了几分钟后就挂断了,“同事说韩尔跟慕相思正在游乐场给大家唱歌,随便点,一首歌一百块。”

    导演的意思是为了让沈流年有点儿压力,可是沈流年一点儿都不在意,“游乐场,去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