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荒岛二十四小时
    网..org,最快更新璀璨星途最新章节!

    慕相思从快艇上下来,几乎是被工作人员推下来的,她的内心是很抗拒的,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沈流年手中的手电筒发出点儿光亮,可照亮的地方也只有脚下那么一点儿。

    慕相思不算胆小,但是在陌生的环境,不能的就往沈流年靠近了,而且还抓上了他的衣角。

    沈流年也没想到节目组真的会这么坑,把他们丢在了这种地方,牵着她的手安抚她慌乱的心,“别怕,前面好像有间屋子。”

    慕相思轻轻的应了一声,她好歹也是拍过鬼片,演过女鬼的人啊,只是漆黑一片始终让她没有什么安全感。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房子附近,节目组还是很用心的,虽然这里没有电,但是准备好了蜡烛,从背包里拿出打火机,烛火驱赶了黑暗,照亮了屋子,二人这才看清,屋子里空荡荡的,一看就是临时搭建的那种,安全隐患倒是不存在,只是太过简陋了些。

    来之前已经抽空洗漱了,慕相思打算快点在这里度过一天一夜,然后跟大部队回合,她翻身上床,摄像机在沈流年手里,他早就已经关上了,因为接下来的事儿,他不想被拍下来。

    “过来!”沈流年坐在床上,对慕相思说道。

    本来两个人在一个屋里,旁边没有人,慕相思就已经很害怕沈流年了,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她还是抱着希望,沈流年不会乱来的。

    “快点儿过来,咱们还能好好说话。”沈流年再次出声。

    慕相思摇摇头,“我困了,要睡觉,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安静的度过了两分钟,慕相思背对着沈流年,眼睛却睁的大大的,毫无睡意的她,警惕着沈流年的一举一动。

    他这头关掉了摄像机,在恋爱之家的摄制组就很失望了,什么都看不到了,而苏雨落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导演组还要让苏雨落安心,只说可能是两个人睡觉了而已。

    苏雨落暗暗的想,的确是睡觉了,但不是这些蠢货们想的那样。

    “慕相思,我再说一遍,你现在过来,咱们还能好好说话,不然,待会儿你求我也没用。”

    慕相思心脏像是被抓紧了一般,但她还想要继续装睡。

    沈流年知道她没那么好睡的,每次躺在床上不翻来翻去的半个小时是不会睡着的,这才几分钟啊,她就睡着了,骗谁呢?

    “最后一次机会,慕相思……”

    慕相思气恼的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在被子里面的声音也是闷闷的,“沈流年,你不能乱来,会被拍下来播出去的,我不想跟你一起丢人。”

    沈流年勾唇,荡出一抹笑容,“播出去正好,让大家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最后一次机会已经用光了,慕相思。”如鬼魅一般的声音,慕相思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她死死地把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天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够阻止男人的侵犯。

    事实也证明了,她真的很天真

    她的那点儿小伎俩,如何能够逃得过沈流年的眼睛。

    半天没有动静,慕相思露出了头打算观察敌情,却发现男人在慢条斯理的解着扣子,修长的手指优雅的跳动着,他的嘴角多了些势在必得的得意。

    慕相思黑白分明的眼睛充满着不可思议,心里发慌,觉得这个男人真的疯了,“沈流年,你要干什么?”

    沈流年唇瓣的笑容太过刺眼,淡淡的说道:“睡觉啊。”

    慕相思裹着被子已经索到床脚了,瞧着她那副戒备的模样,沈流年笑着道:“还知道给我让地方,只是你抢被子的这个毛病我不喜欢。”

    每次两个人同床共枕,沈流年睡到一半总觉得身上空荡荡的,结果睁眼一看,被子全被慕相思抢走了。

    慕相思满脸的愤怒,“沈流年,你回你的床上去,不要碰我,真的会被播出去的。”

    她可不想在广大观众朋友面前表演床戏。

    沈流年抬眸,而且他已经跟剧组的人再三确定过了,这里不会有人,刚刚他也用蜡烛照了一下,屋子里并没有隐藏的摄像机,所以是安全的。

    感受到身边的床凹陷了下去,慕相思眼中更加的惊恐,“你别这样。”

    “一次!”

    “不可以。”

    “两次!”

    慕相思明白了,自己越是拒绝他就越加多次数,而且她毫不怀疑他真的会这么做,“有摄像机。”

    沈流年见她拒绝的不再那么坚决,也放低了声音,“没有,就算有,他们也不会播出去的。”

    “你现在要是再拒绝,那我不介意咱们这一天一夜都躺在床上。”

    慕相思彻底顿住了,不敢相信男人真的会在这里发情,其实沈流年已经忍了很久了,再次看到她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只是那会儿是真的有人在,他不想被围观而已。

    就在他炙热的吻快要落下的时候,慕相思用手挡住了,“你凭什么这么欺负我?我们都离婚了,我没有义务,我可以告你的。”

    沈流年勾唇,怒意袭来,虽然停住了要吻她的动作,可这样的沈流年,更让慕相思感到心惊。

    好像,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比她刚回来那天,破坏了听到订婚典礼还要严重。

    “你还好意思提离婚?”沈流年冷笑了一声,“慕相思,你用自己跟别的男人的裸照来威胁我,仗着的无非就是我爱你。”

    等等,沈裸照,慕相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茫然的看着他,男人再次要吻下来,慕相思却挣扎着躲开了,她现在是真的想跟他好好聊聊了。

    “慕相思,你是真的不想下床了是不是?”连续被打断两次,再好的脾气也会被磨光了,何况是本就暴躁的沈流年呢。

    “不是……你把话说清楚,什么裸照?我跟别的男人的裸照?你在胡说什么?”

    慕相思的表情告诉沈流年,她并没有撒谎,自小看着长大的姑娘,这点儿分辨力还是有的。

    “你不知道?”

    慕相思点点头,“刚知道的算吗?”

    似乎是惩罚她不好好说话,这下沈流年的极重,慕相思疼的皱眉,这段日子以来被他哄着捧着惯的越发娇气了,哪里受得了毫无前戏的突然袭击。

    沈流年眼中闪烁着晦暗的光芒,他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了,在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因为是用慕相思的手机发过来的,而且她那会儿又闹着要离婚闹得比较凶,所以盛怒之中的他也没有多想,没有那个男人能够在看到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坦诚相见的躺在一张床上还能够保持淡定的吧?

    沈流年之所以觉得是慕相思,大概是想着她是为了逼自己离婚,如果不同意,她就要牺牲掉自己的名誉之类的,可是在看到她一脸茫然的表情后,沈流年意识到,自己似乎被人设计了。

    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并没有为了离开自己而不择手段。

    制热的吻势不可挡的落在了她的唇上,慕相思还等着他给自己解答疑惑呢,怎么就变了呢?

    她干净的脸蛋,是沈流年的最爱,怎么吻都不觉得腻。

    “等等……你把话说清楚!”慕相思被他亲的气息不稳,可她仍然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类似很忙。

    “这个时候,怎么等的了,我已经被你打断了两次,你说,要怎么惩罚你个不听话的笑女人?”

    男人这次真的是又重又狠,好像要把她撞碎似的,慕相思有些承受不住,倔强的咬着嘴唇,不肯屈服,也不想发出一点儿羞人的声音。

    但是男人存了心的要她服软,只要他想,慕相思根本就抗拒不了。

    衣服早已经在她被亲的神志不清的时候从她的身上剥落,赤条条的躺在他的身下承受着他一波接着一波的撞击,慕相思愤怒的去捶打他,可是起不到一点儿作用。

    等到他吃饱喝足后,看到蜷缩在床脚,眼角泛着泪光的小女人,不是因为伤心而哭的,是男人刚刚在故意把她弄哭的,此刻她脸上的红潮未退,烛光下格外的诱人。

    沈流年一只手把她拽进自己的怀里,两具身子紧密的贴合着,不留一丝的缝隙。

    慕相思的嗓子有些哑了,都是被他给欺负的,“你刚刚说什么裸照?快跟我说清楚。”

    沈流年知道如果不解释了,今晚是不用睡了。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同意跟你离婚?有人用你的手机发了你跟一个陌生男人的床照。”

    慕相思皱眉,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想到那天自己被打晕后然后又在家门口醒来的事儿,“是谁?”

    “苏雨落或者我母亲,或者是什么隐藏在暗处见不得我们好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弄清楚的。”

    慕相思也明白了,就因为这些照片,所以她去找他签署离婚协议的时候,他的脸色才那么难看,当时他一定气坏了,可是想到他会觉得自己为了离婚那么做,就有些生气,被子下面的小腿忍不住踹了他一下。

    这点儿力气对沈流年来说,不重,就跟挠痒痒似的,要是她还有力气踹人的话,他们也就不会在这里聊天了,早就做些耗光她体力的事儿了。

    “你居然会以为我那么做?沈流年,你混蛋。”

    沈流年也不心虚,一脸的餍足,“你又不是没做过,这不是你的拿手好戏吗?”

    慕相思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可是她手里里的照片是他啊,换做别人,她根本做不到的。

    被吃干抹净后,又被气的不轻,慕相思其实心里更担心的是那些照片是谁拍的,那个人一定有存档,如果真的是苏雨落或者别人的话,照片随时可能被公之于众。

    无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褥子,沈流年将她纳入怀里,不给她逃离的机会,声音也柔和了许多,近乎呢喃,“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你……看到那些照片,不会觉得我……可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吻封唇,如果真的是那样,慕相思绝对不会是这样,她的脾气,不把对方活剥了才怪,不过最让他好奇的是,她为什么不知道?

    没有一点儿的感觉?

    等到慕相思把那天的事儿解释了一遍之后,沈流年的目光渐渐阴沉,却什么都没有说。

    慕相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她如今也只能相信沈流年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还能怎样?

    就算知道很有可能是苏雨落或者沈夫人干的,她直接去找他们,好像只会把问题闹的更严重。

    “我害怕!”慕相思突然悠悠的开口,她早就知道人心叵测,但是不是道居然黑暗到了这种地步。

    沈流年拍了拍她的背,“有我在。”

    ……

    第二天醒来,慕相思发现沈流年已经不在身边了,不过她也没有慌,穿好衣服起来,发现沈流年正在生火做饭,他的头上戴着摄像机,看到她后笑着打招呼,“起来了!”

    慕相思只想说,这个男人可真会装,就像他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们的背包里面有泡面,而小屋里有些做饭的东西,沈流年就在外面生火煮面。

    阳光很好,做饭的男人也很好,可是慕相思的心情却不怎么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好像从回来后就一直麻烦不断。

    不过想到昨晚两个人激烈的情事,好像没有做措施,然而下一秒,慕相思意识到了个更为严重的问题,她这段时间忙的,好像大姨妈晚了,已经晚了七八天了。

    虽然之前他在自己的要求下有做措施,但是偶尔还是有忘了的时候,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不会真的中招吧?

    多事之秋,她要是怀孕了,就真的更糟了。

    “在想什么?”沈流年过来喊她吃面,却发现她在那里发呆。

    慕相思摇摇头,“今晚他们就能够来接我们了吧?”

    “嗯,先吃饭吧,那些事儿不要想了。”沈流年淡淡的说道。

    说是不想,可怎么能够不想呢?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到底有没有怀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