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克服心理障碍
    荒凉的岛上,除了一间简易的小屋子,就只有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人了,没有任何的娱乐设施,慕相思心事重重,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来。

    在现代虽然有时候手机会阻碍了人与人的交流,但是不得不说,在某些尴尬的场合,是需要手机来伪装自己,尤其是在自己不想要开口的时候。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沈流年坐在外面晒着太阳,似乎并不为即将到来的明天和那些让人毫无头绪的事情而发愁。

    “你是打算一天都不跟我说话了吗?”沈流年主动开口,岛上实在是没什么娱乐的措施,除了逗逗慕相思外,他也觉得很无聊,觉已经睡饱了,再睡下去就会头疼。

    阳光有些刺眼,晃的慕相思只能眯着眼睛才能看清他,“说什么?”

    “随便,你说什么都好。”只要是你在说,哪怕是再无聊的话题,我都愿意去听。

    慕相思摇摇头,“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呆着不好吗?”

    不好,两个人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沈流年很不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可是慕相思的确没有什么要开口的意思。

    守在恋爱之家的一伙人,看着镜头里的沈流年和慕相思没有什么互动,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郁闷,苏雨落偶尔会瞥一眼导演这里,不过也没说什么,她相信等到锦城的人把事情办成,慕相思跟沈流年,想要在一起,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一行人在继续着今天的任务,cici趁着没人注意走到了苏雨落跟前,小声的道:“雨落,我们结盟吧?”

    “结盟?”苏雨落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跟这样的人为伍,总觉得有种降低身价的感觉,但是她突然示好,苏雨落也没有直接拒绝,毕竟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强。

    cici见苏雨落起了好奇心,顿时心花怒放了,“对啊,结盟,我想要跟韩尔一组,你想要跟沈少一组,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如果我们联手的话,一定能够解决掉绊脚石。”

    苏雨落给人的感觉始终是纯洁的小白花,那些心机和阴暗的事儿都跟她没有关系,cici也被苏雨落的外表所蒙蔽,以为苏雨落会不赞成这种做法,便打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虽然是个节目,可是你也看到 了,慕相思故意的弄输了比赛,就是为了跟沈少流放荒岛,我听说以前她就对沈少死缠烂打,虽然我相信沈少的为人,但是慕相思的为人,我可不看好啊。”

    苏雨落掩饰下心中的惊喜,让自己继续保持表面上的平静,“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幸好只有二十四小时,如果再多一段时间,孤男寡女的,谁知道会做些什么呢?”cici越说越兴奋,仿佛已经看到了联手后,她跟苏雨落各取所需的兴得意样子。

    “那我们要怎么做呢?”苏雨落继续装作不懂,反正她也看出来了,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也有人背锅,一旦事情成了,就算暂时拆不开沈流年和慕相思,也能够让他们两个喝一壶的了。

    cici看了看四下,这会儿工作人员也在休息,她继续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道:“等他们回来再看看什么情况,只要你愿意跟我站在一边肯定能够让慕相思吃不了兜着走的。”

    苏雨落嘴角的冷笑一闪而过,却仍然给人一种犹犹豫豫的错觉,“我觉得我要考虑一下了。”

    “好,你考虑,不过我得提醒你,别等到男人跟人家跑了,你才想通。”

    当cici正在为自己拉到了一个有力的队友而感到高兴的时候,慕相思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起初她也没怎么在意,甚至还觉得没有沈流年盯着自己瞧,自在多了,但是时间一久,她的内心就有些不安了。

    手机在沈流年身上,慕相思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知道日头已经不在正中了,往西偏了一些。

    “沈流年,沈流年……”慕相思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她蹙着眉头,有些不悦,男人该不会幼稚的跟她在玩什么捉迷藏的游戏吧,她五岁就不玩这种低级的游戏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因为没有个衡量的标准,慕相思不知道是过了十分钟还是十五分钟,或者更长,因为这种漫无目的的等待最是消耗人的耐心。

    这里荒无人烟,小岛上只有他们两个,不过岛的另一面则是一片树林,树林深处有什么,她一无所知。

    刚刚沈流年要跟自己聊天,但是被她拒绝了,男人会不会去树林里面散心了呢?

    “沈流年,听到了你就应我一声。”慕相思大声的喊道,她怕岛上有什么蛇虫鼠蚁,万一是有毒的,就糟了。

    &nbs

    p;   一脚踏在树林的边缘,慕相思回头看了一眼在沙滩上临时搭建的小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树林。

    边走边喊着沈流年的名字,心里的焦急越来的越浓烈。

    慕相思的方向感算不上好,但是走过的这一路,她都用石头做了标记,免得自己到时候走不出去。

    约么着走了大概有三四百米,她就来到了一处山崖边儿,她身处的是地势较低的那一处,抬头仰望,面前的崖壁应该有几十米高,目之所及,没有缓慢的笑坡可以上去。

    “沈流年,你在吗?”慕相思又喊了一声,她已经不报希望了,毕竟她不觉得沈流年会爬上去,去干什么呢?

    因为内心的恐惧,慕相思很想远离这里,她想要去别的地方再找找。

    然而,就在她已经迈开步子,调转方向往前面走的时候,慕相思却听到了一个闷哼的声音,像是压抑着痛楚似的。

    细微的声音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慕相思的脚步一顿,“沈流年,是你吗?”

    慕相思驻足,神经崩的紧紧的。

    “我受伤了。”是沈流年的声音,则以可得慕相思喜极而泣,即便之前失去过他,却知道他就在那里,如果自己想去找他,随时都可以找他,不会像刚刚那样,仿佛这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般,她真的恐慌了。

    他的声音就像是一剂镇静剂,安抚了她那些在一瞬间就涌上心头,而后久久不散的惶恐和不安,他的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慕相思抬头,看了看让她退缩的山崖,“你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情急时刻,慕相思的根本就来不及多想。

    沈流年的声音中夹杂着的痛楚又是那么的真实,“我还好,就是动不了。”

    动不了了,还能好?

    几十米的山崖,又有很多着力点,对于慕相思来说,根本不是难事,身手敏捷的她,很快就可以爬上去,只是,那是以前。

    眼前的山崖就像是她人生中的阻碍,无法跨越,望而却步。

    心跳骤然加快,她动了动唇,想要开口,可是喉间没办法逼出一点儿声音。

    “不用担心,你在下面守着就好了,等到他们来人了,救我下去……额……”

    又是一声痛呼,慕相思不知道他那里发生了什么情况,而且沈流年又说的含糊其辞,万一是流血或者更为严重的伤,救治不及时的话,问题会很大的。

    “沈流年,你是孩子吗?还要人叮嘱看着,没事儿不要乱跑?”慕相思不满的说道。

    沈流年却没了声音,她绷着的弦就在断与不断之间了。

    “沈流年,你跟我说说话,你那里到底怎么样了?”慕相思急切的追问,而她的手,也已经颤抖着放在了石头上,但是内心的障碍,仍然让她想要退缩。

    血,大片的血,是沈流光的,模糊了她的眼睛。

    “你害怕就不要上来,不用管我,我可以撑住。”沈流年的声音很像是气若游丝,低低的,如果不仔细听,很容易被两旁的虫鸣鸟叫给盖过去。

    脑中闪过沈流光摔在下面的惨状,慕相思满脸的泪水,听到沈流年的声音,慕相思怔了一秒,然后不满的呵斥,“你闭嘴,全世界最讨厌你了,为什么不好好地呆在我身边,非要跑到这里来,还让自己受伤,沈流年,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沈流年冷静的脸庞隐匿在草丛里,为了不让慕相思看见他,他选择了一个看不见慕相思的地方,但是听着她仍然颤抖的声音,知道她对高处的恐惧仍然存在着。

    沈流年再次选择以退为进,“你可以不管我,让我自生自灭。”

    “闭嘴!”慕相思恨得咬牙切齿,但是眼泪擦掉后,又快速的盈满了眼眶。

    她承认,她担心他,如果不在短时间内看到他的情况,她做不到。

    男人太会拿捏人心,一味的逼迫得不到很好的效果的时候,沈流年用低沉的声音安抚着慕相思,“我没事儿,真的。”

    他说的是真的。

    关心则乱的慕相思并不这么认为,“不要骗我了,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有没有流血?”

    “没有!”沈流年看了看自己好好地腿,如实的回答。

    没流血,也许是骨折了,那情况更糟了,慕相思鼓足了勇气,下定了决心,“你等我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