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他的鼓励
    沈流年的目光移到了空旷的没有一丝动静的崖壁边儿上,明知道就算慕相思说要上来,也不会这么快,但是他从现在就已经开始了期待。

    更让他欣喜的是,慕相思一再的因为自己破例,不肯去医院,却在自己出了车祸的时候冲了进去,害怕高处,却在听说自己受了伤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往上爬。

    慕相思已经开始爬了,多年碰都没碰过,虽然有些生疏,但是底子还在,只是听不到沈流年的声音让她很恐惧。

    “沈流年,你跟我说说话,让我知道你还清醒着。”这才是她努力向上爬去的动力,他的声音,可以将她从回忆的深渊里捞出来,不会在恐怖的回忆中纠结太久。

    “小红豆,你还记得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吗?”沈流年听话的开始跟她交谈。

    两个人自打回来后,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慕相思眼神微动,已经离开地面有一个人高的距离,她的手脚开始颤抖,“我……是我做的贺卡?”

    她记得她用刀子的时候还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划破,接到礼物的沈流年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么开心,或者夸她心灵手巧,反而对她很凶,为此慕相思好几天没搭理他,是他带着自己吃了一顿好吃的才肯原谅他的。

    沈流年淡淡的笑着,也想着跟慕相思一样的事儿,但是却是另一个版本,在收到贺卡的时候的确很感动,但是瞧着她手指上深深浅浅的伤痕,沈流年就觉得再重要的礼物也没有她平安喜乐重要。

    凶她,是不想让她伤害了自己来取悦任何人。

    他希望他的女孩,可以肆意妄为的过一辈子。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敢拦着。

    “不对!”甜蜜的回忆,让两个人的心中泛着不同的感觉,沈流年唇瓣的笑容渐渐扩散到全身,但却否认了。

    不对?慕相思有些纳闷,“我记得就是这个啊,难道还有别的?”

    “嗯!”自然是有别的,“你大概不记得了。”

    离地面越来越高了,慕相思更加的害怕,这个崖壁的陡峭,如果是山坡的话她不会有这种感觉的,但是为了早点儿见到沈流年,她强迫自己不往下看,也因为沈流年跟自己聊天饭,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那你说是什么?”慕相思踩到了一块很稳的石头,打算休息一下,擦擦额头上的汗,不是因为累的,而是恐惧让她有种体力透支的感觉。

    “你的初吻。”沈流年舔着嘴唇,如果是别人做这个动作,会让人感觉到猥琐,可是因为这张英俊的脸,好看的人的确很容易被原谅,而且这样的动作在他做来,并不让人反感。

    她的初吻?

    慕相思仔细的回想着,但是时间太久,大概见到他的时候,自己还小,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流年一双眼睛如平静的湖面,因为这一段绮丽的画面而泛起了涟漪,“那时候你还小,看到我就非要让我抱,我当时觉得这个小女孩流着口水,脏脏的,可是碍于大人都在,我没办法,就算是装装样子,也只能抱抱你,可是没想到,你这个小色丫头,上来就亲我,口水糊了我一脸。”

    慕相思讶异的抬头,此时因为沈流年温和的声音,让她紧绷的神经满满的松弛了下来,但是恐惧仍在,只是大部分被她忽略了,不想承认自己小时候初见面就垂涎他的美色,“我那时候还小,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又不记得了。”

    沈流年听着她的声音,因为距离仍然还很远,都是带着些力气的喊,才能够让那个对方听见,但是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她在一点点的靠近自己,只是速度有些慢了而已,“没关系,我记得就好,慕相思,你一见面就夺了我的初吻,害的我没办法再喜欢上别的人,你这辈子,难道不打算对我负责吗?”

    慕相思抬手,马上就要够到上面的一块石头了,但是因为他的话,而心里一惊,导致她的手滑了一下,但是她站的很稳,所以只是虚惊一场的惊呼了一声。

    沈流年听到不对,很想放弃这次的计划,但是错过了这次,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怎么样?如果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天黑了他们就会来接我们了,我应该能够撑得住。”

    慕相思倔强的昂着头,“你才不行呢,我很快就过来了。”

    沈流年勾唇,“没人告诉你,不要说男人不行的吗?再者说,我行不行,难道你不知道吗?”

    色胚,慕相思在心里骂了一声,但是脸也随之一红,“看来你真的不严重,还有心想这事儿。”

    <

    br />

    就只有两个人,沈流年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对她的感情,大概早已在被她毫无意识的亲吻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爱情的种子,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过,在青春期的那些绮丽的梦里,慕相思都是他的女主角,虽然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个胳膊短,腿短,没有发育的小胖丫头。

    “我要是不对你想这些事儿,你会哭的。”

    慕相思翻了个白眼,“胡说八道。”

    在跟沈流年轻松的斗嘴中,慕相思已经不知不觉得爬了一半,虽然腿已经不可控制的在颤抖了,但是为了早点儿看见那个男人,看着他安好无恙,所有的恐惧都被她抛在脑后了。

    “沈流年!”他不说话,慕相思就莫名的心慌,害怕他因为伤的重而陷入昏迷,如果真的是那样,她紧绷的神经就会瞬间断裂,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嗯?”沈流年只是在回忆,曾经的那个小胖丫头,什么时候就出落得亭亭玉立,什么时候她的身边就出现了那么多的仰慕者,如果不是他早早地断了她的那些野花,她会不会就被人抢了去。

    他可以赶走她身边的所有讨厌的苍蝇的,但是有一个人,他赶不走,只能默默接受。

    那个人就是慕相城。

    “你知道,我哥他在什么地方吗?”慕相思体力消耗的很多,可以听到她的喘息声。

    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沈流年怎么可能不担心的,但是如果不这样,她很难度过这个坎儿,他不希望她的人生时常被这个阴影困扰着。

    沈流年眯着眼睛,冷静的抬起手,上面有一道疤痕,是他跟慕相城第一次动手,因为他让慕相思流了眼泪,那个男人就疯了一样的冲了过来,当时他就感到了恐慌。

    慕相城对慕相思的爱护,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威胁。

    而慕相思对慕相城的依赖,让他的优越感也不复存在。

    “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沈流年淡淡的 开口,听不出喜怒,但是已经没有了刚刚的轻快。

    虽然已经有些吃力,但是慕相思还在坚持着,“我只是想要一家人团聚,就算他不回来跟我们一起也没有关系,让我知道他过的很好,也可以,毕竟他是我哥啊。”

    “他过的……很好。”最后,怕她知晓什么,沈流年又补了一句,“我猜。”

    慕相思的喘息变得急促了,但是又要保持着跟他对话,所以体力耗费的更快了,“我还以为你知道呢,等回去后,能不能帮我查查我哥的情况?”

    “好,你累了吗?歇一歇吧!”

    不能歇,要一鼓作气,如果这会儿停下,慕相思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继续往上爬了。

    没有等到她的回话,沈流年不知道她的情况,忍着不去看,他对她是有信息的。

    “沈流年,你是不是早就有他的消息了?”思索了良久,慕相思才开口,带着三分的笃定。

    “为什么这么说?”

    “你跟他水火不容,以往我跟你说关于他的什么事儿,你不会是这种态度,可是现在你的 表现,让人不得不多想,如果你真的有他的消息,能不能早点儿告诉我,我会感激你的。”

    声音越来越近,已经不用花太多的力气去喊了,沈流年知道她快要成功了,“不是很确定,小红豆,你有没有想过,他已经换了模样,变了身份出现在你的面前呢?”

    彼此都知道在试探,慕相思在听到泡芙哥哥的那通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怀疑,但是没哟亲眼见到,她不敢断定那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哥哥,但是沈流年不同,如果哥哥回来了,他肯定先一步知道。

    “没想过,想了也没用。”慕相思苦笑了一下,还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她就爬上去了。

    沈流年听着近在咫尺的声音,已经顾不得慕相思知道真相后会多么的气愤了,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崖边儿上,早早地等候。

    在当慕相思的手搭上来的那一刻,沈流年就死死地拽住了她的手,慕相思惊诧的看着完好无缺的男人,愤怒的火焰就在胸臆间焚烧着。

    “小红豆,不管前面有什么苦难,我都会挡在你前面。”沈流年用力,把慕相思拽了上来。

    被男人揽着腰的慕相思,回头看了眼高的让人眩晕的山崖,她竟然徒手爬了上来,这是她从未想过的,但是她更没想过的是,沈流年居然骗了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