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他终于回来了
    沈流年的笑容并没有感染到慕相思,眼见着她因为恐惧的失去血色的小脸瞬间充血带着怒意,早就预想到这种结果的沈流年,不慌不忙的由着她发泄。

    “沈流年,你居然骗我?”慕相思抡起拳头捶在沈流年的胸口,真的很用力,天知道她在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多少次的挣扎,她的心脆弱的就像是在走钢丝,稍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就会坠入深渊。

    他居然还能够笑得出来?

    “不骗你,你怎么能够克服心理的障碍爬上来,不骗你,我怎么知道……”男人嘴角噙着笑,幸灾乐祸的看着慕相思,眼中的得意很想让人摧毁,“你这么在乎我。”

    “沈流年,你无耻!”裹挟着薄怒的声音再度响起,仔细听的话,不难听出她 的声音也在微微的颤抖。

    沈流年由着她在自己的怀里挣扎,也任由她的拳头砸在自己的身上,甚至是脸上,唇边的笑容从未退去,“看到你这样,我至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是重要的,我比任何人,任何事都重要,是吗?”

    慕相思冷漠的不去回应,但是人在危急时刻的表现才是最真实的,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没有任何的遮遮掩掩,她就算再怎么不想承认,沈流年的确让她无数次的妥协。

    但是,她仍然不想要承认,于是沉默的拒绝回答。

    “你不是一直恐高吗?我想帮帮你而已。”沈流年的声音很温柔,还带着点儿小委屈。

    他搂着慕相思,感受到她的身体因为恐惧而轻颤着,随着越来越靠近崖边儿上,她的身子抖的更加厉害了,“你看,这么高你都爬上来了,其实你是可以做到的,嗯?”

    尾音透着很强的安抚性,慕相思快速的往下看了一眼,就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的,但是,她真的爬上来了。

    慕相思的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一点,“沈流年,你不会不知道狼来了的故事吧?”

    “当然,不过不会有下一次。”他笃定的回答。

    看到下面杂草丛生,她仿佛将整片树林踩在脚下,慕相思一阵阵的恶心,不知道是心理的还是生理的,沈流年也发现慕相思的脸色倏的转白,不敢再强迫她往下看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焦急的把慕相思抱离了这里。

    慕相思推开他,干呕了两下,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没有,你让我休息一会儿。”

    之前只是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再次不得不让慕相思重视了起来,沈流年想要靠近,却被慕相思躲开了,沈流年感觉到了她在生气,“我抱你回去。”

    慕相思疑惑的看向男人,好像从他的字里行间再次感受到了被捉弄的羞辱感。

    沈流年硬着头皮解释,“那里有一条下山的小路……”

    “沈流年……”慕相思这次是真的咬牙切齿了,不想再跟她说话。

    这一次生气,不是开玩笑的,直到二十四小时的流放结束,慕相思都没有搭理沈流年。

    虽然这一次她爬上去了,但是她仍然没有信心,下一次能够克服这个障碍,但是沈流年说的也对,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三四五六次。

    回去的穿上,沈流年眼睁睁的看着慕相思坐的离自己很远,而且他们二人之间不和谐的气氛也让工作人员闭紧了嘴巴,不敢擅自开口,就怕一不小心惹火烧身。

    下船的时候,慕相思又跑到一边儿干呕了两下,但是仍然没有吐出什么东西,她也不确定是因为神经过度紧张所致,还是自己的肚子里面多了什么东西。

    结束了一天任务的一群人,已经在恋爱之家等候流放归来的两个人了。

    “欢迎你们两个归队,流放的日子过的怎么样?”

    “还不错!”这是沈流年的回答。

    “不怎么样!”这是慕相思的回答。

    二人的回答一度让人以为是不是回答反了?能够跟沈少共度一天一夜,难道不是慕相思梦寐以求的吗?不过眼睛尖的人都看到了二人之间充斥着的不愉快。

    导演笑呵呵的打着圆场,然后告诉他们节目组已经准备了好吃的犒劳他们,只不过好吃的还在路上,让他们休息一下。

    也就意味着要关机暂停录制了,粉红兔自然而然的活跃气氛,“咱们玩狼人杀吧?或者身心话大冒险,不然太无聊了。”

    年轻的男男女女,虽然关掉了机器,但是也不敢太过放纵自己,玩游戏的确能够打发时间,真心话大冒险直接被大家否定了,毕竟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秘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想被问询和窥探。

    “你们玩,我休息一下。”

    “别呀,大家都玩,你不玩,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孤立你呢!”cici的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让人感受不到善意。

    慕相思勾唇,“除了你,大概没人会这么认为吧?”

    组局的粉红兔知道自己因为是网红一直不受待见,慕相思虽然没有对自己抛出橄榄枝,但是她看自己的眼神是最没有偏见的一个,“相思玩吧玩吧,大家一起热闹。”

    “对啊!”潇潇抬起头,看向了慕相思,带着些期盼。

    慕相思不是不合群的人,人家已经这么邀请了,如果她再拒绝,就有些不知好歹了,“我玩的可能不怎么好。”

    “没事,没事,反正就是玩玩嘛,不必太认真。”粉红兔笑着拉慕相思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简单淡淡的回了一句,“连玩这么钟爱的事情你都不认真,那么你做什么还能够认真呢?”

    这个想法虽然有些清奇,但是似乎还有些道理。

    粉红兔吐了吐舌头,“尽力就好,嘿嘿。”

    沈流年自然也没有逃掉,别大家拽着玩起了他十几岁就不玩的游戏,真的很幼稚,不过他最近做过的幼稚的事儿还少吗?

    一连两局,慕相思都在第一晚就被杀掉,来不及发表遗言就出局了,然后看着大家在那里为自己辩解,如果说这不是针对,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即便她最先死掉,可是有韩尔跟沈流年这些厉害的玩家在,她都能赢,但是游戏连参与感都没有,很不爽啊。

    ……

    “晚晚,有个兼职你要不要去做?”同样是兼职达人的陈默找到了在自习室的桑晚晚,两个人在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家境都不好的他们,因为有很多共同语言,再加上互相分享着兼职的信息,所以很快成为了朋友。

    桑晚晚最近很少去片场跑龙套当群演了,虽然她打算考研,但是如果靠不上研呢,她就要找工作,两手准备着嘛。

    因为鼎盛的比赛已经让她断了当明星的念头,所以还是找个跟本专心相关的工作吧。

    “什么兼职?”桑晚晚从资料堆了抬起头,推了推眼镜。

    “一个赚钱的好活。”

    桑晚晚不怀疑陈默的话,“快说吧,别卖关子了。”

    “某位女明星要来咱们锦城参加活动,需要一些接机的粉丝,反正这些活咱们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不同程度的价格也不同,你是知道的。”

    桑晚晚知道,这个活还真的很轻松,拉着横幅,或者拿着某明星的照片,或者冲上去找明星合影签名,没什么难的,这笔钱赚的轻松。“时间呢?”

    陈默低头看了看自己腕上的表,“今晚九点,不过现在赶去机场正合适。”

    今天已经学了很久了,是时候需要休息一下了,桑晚晚合上书本,说走就走,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因为桑晚晚的脸蛋好看,所以就给她分配到了去这位女明星签名的活儿,也算是露脸了,比别的人价格高一些。

    “唐晓,唐晓,我们爱你……”

    当女明星出现的一瞬间,早就排练了几次的口号已经很自然的就喊出来了,毕竟大家可都是专业的。

    桑晚晚也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冲过去跟“大明星”要签名照,现在这种事儿真的屡见不鲜,很多人为了给自己充面子,愣是花钱买粉丝来接机,桑晚晚真的不理解这些明星,何必呢?

    与其花这么多的心思在炒作上,不如好好地专研下演技呢。

    不过对于她来说,有钱赚就好了。

    桑晚晚盯着唐晓,就快到眼前的时候,准备冲过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唐晓后面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去,许久未见却仍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容,几乎每晚都会出现在她梦里的人……

    “知寒……”桑晚晚呆愣在原地,低低的念到他的名字,周遭粉丝们的声音太大,将她的声音淹没。

    再不冲过去找唐晓签名,人就错过了,这笔钱可就赚不到了,陈默推了桑晚晚一把,“晚晚快去啊……”

    对,快追上去,不能让他再一次的消失……

    就在唐晓以为桑晚晚是来找自己的时候,却被她视而不见的走了过去,照片恰好记录下了这一幕,唐晓的脸都快气歪了,恨恨的瞪了眼助手,锦城的人怎么这么不会办事儿呢?

    陈默发现了桑晚晚的不对,刚想冲过去,却被粉丝们给推了回来,不得不随着人流往外走。

    桑晚晚紧紧地追随着男人,像是个跟踪狂,她的心此刻在翻腾着,她确定,她没有看错,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的人,真的回来了。

    眼见着他上了一辆车,然后绝尘而去,桑晚晚站在原地,却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记住了车牌号。

    “那女孩是谁?好像一路跟着你过来的。”姚庄回又看了眼站在原地发呆的桑晚晚,“模样还不错,飞机上认识的?”

    姚庄嬉笑着转头,却对上腾知寒清冷的面容,他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怎么了?撩了人家,小丫头缠上你了?”

    从她跟着自己的那一刻起,腾知寒就知道了。

    “她不是你的菜,少惦记着了。”腾知寒冷漠的开口。

    姚庄笑了笑,带着一股富家子弟的玩世不恭,“你不知道吗?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吃吃清粥小菜,也会觉得很美味,有没有那女孩的联系方式?”

    腾知寒拍掉他勾上来的手,“我说了,她不是你的菜,你可以跟任何人玩,只有她不行。”

    “怎么?认真了啊?”姚庄并不以为意,他从来不知道真心是什么,只是觉得刚刚那个女孩很漂亮,跟他认识的那些个女人都不一样而已,仅仅是多了点儿兴趣而已,可跟兄弟异常的神情比起来,他更好奇他是怎么了?

    “放心,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要是喜欢她,我不会跟你抢的。”当然,抢也未必能够抢的过,腾知寒就用这张高冷的脸,什么都不用说,什么也都不用做就会有大把的女孩死心塌地的追随。

    “你再国外那么多年,跟你这种国际男模合作的也都是身材一流的女模特,没有喜欢的吗?”

    腾知寒揉了揉额头,一阵阵的刺疼,“没有。”

    “你该不会还是在喜欢那个背叛了你的女人吧?”姚庄慵懒的靠在后座上,“不是我说你,就是太死心眼,一个背叛的女人值得你这么……”

    “够了!”腾知寒出声制止。

    姚庄张嘴,还想要说,可是腾知寒已经拉下脸来,“我说够了,你听不到吗?”

    突然的暴怒,让车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抱歉,我难得回来一次,别提那些不愉快的事儿了,咱们去哪儿喝一杯?”

    这个时候,唯有酒精能够麻醉疼痛的心,不堪的回忆才不会在脑海里窜来窜去。

    “在锦城,当然是夜色了。”

    “好,就夜色!”腾知寒目光深邃,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桑晚晚站在原地良久,直到因为她所在的位置挡住了后面的车的路,人家鸣笛让她让路,才让她回神,她靠边儿站了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给那个从未有人接起过的电话打电话。

    一遍,两遍……十遍……

    “知寒,你要么就去接,要么就把手机关掉,吵死人了。”姚庄不明白为什么腾知寒的手机一次又一次的响了,他却只是拿出来看看,却从来不接起。

    一如往常没人接听,桑晚晚放弃了,然后给慕相思发了条微信,“相思,我看到他了,他终于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