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腾知寒的要求
    “那你说说吧?”腾知寒不紧不慢的说着,就像是心情不错的主人,逗弄着笼子里面的小白鼠。

    李玉已经表现出了强大的不满,或许是从一开始因为桑晚晚是腾知寒钦点的,着让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地位将要被撼动。

    桑晚晚告诉自己,机会就只有这么一次,如果不好好表现,很可能以后连见他一面都不可能了,“我会比任何人都适合是因为……因为我知道腾先生的饮食和生活习惯。”

    “比如?”腾知寒惜字如金。

    “比如你很不喜欢别人碰你的头,如果我是你的助理,我会提醒发型师注意这点,我知道你爱吃西红柿,无论做什么都想要加一些西红柿,不喜欢吃青椒,甚至连闻到味道都很讨厌,你不能吃花生的东西,因为你对花生过敏……”

    关于他的事儿,不管时隔多少年,她都会记得清清楚楚。

    “够了!”腾知寒冷声打断,看起来像是生气了。

    而一旁的李玉却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桑小姐,我不知道你来之前有没有提前准备,虽然你说的很多,但是真不好意思,你只怕是把别人的喜好安在了知寒的身上,你说的这些,跟他对不上。”

    “不可能!”桑晚晚回答的很干脆,“就算口味和习惯会改变,但是他对花生过敏,我确定。”

    桑晚晚看向了腾知寒,不是求救,只是想要他说点儿什么,她不求表扬,只求他的肯定。

    然而,腾知寒却笑了笑,“桑小姐真有意思,你说的是哪个男明星?不喜欢别人碰头,那我走秀时的发型都是自己做的吗?”

    黑色的长发垂在耳侧,越发衬托的她苍白而又脆弱,他的眼神那样的冷漠疏离,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桑晚晚压下那股想哭的冲动,原来自己过来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对不起,是……是我弄错了。”

    承认的瞬间,桑晚晚的心就像是被狠狠的划了一刀,他的喜好,她记得那么清楚,结果只是一场笑话,“看来,我真的不适合做腾先生的助理。”

    这么快就要放弃了吗?

    腾知寒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女孩踟蹰着就要离开,脸上的尴尬那么的明显,就在她即将踏出休息室的那一刻,腾知寒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等等!”

    李玉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腾知寒,不明白一个喜欢耍小聪明的女人既然要走,那就让她走,留她做什么。

    桑晚晚听到腾知寒的声音后,立即回头,脸上闪烁着惊喜的光彩,她期盼的看着腾知寒。

    腾知寒看到了她眼中的光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桑小姐一向这么自说自话,擅自做主吗?”

    桑晚晚没想到自己等来的,是一番言语的奚落,如果是李玉的话,她并不在意,但是因为是他,就让这凉薄更加的深刻,深刻的让她无地自容。

    “我……”

    “我很讨厌自作主张的人,你要清楚谁才是要付你薪水的人,你脸自己的老板都搞不清楚,还来应聘?”

    虽然仍然是带着些嘲讽的言语,但是桑晚晚听明白了,他是说自己不该没有听他的决定,就先离开,与此同时,李玉的脸色也变幻莫测,最后流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尴尬。

    桑晚晚攥紧了拳头,定定的看着腾知寒,“腾先生,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很想要当你的助理。”留在你身边,做什么都好,她只想要每天都能够看到他。

    腾知寒往后仰着,“有多想,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桑晚晚点头,她很有诚意的,只是要怎么表现呢?

    就在她犯愁的时候,腾知寒已经站了起来,“我今天中午想吃凉皮,你既然那么了解我,应该知道我喜欢吃拿家吧?”

    桑晚晚再度点头,她当然知道,长明街的那家老李凉皮,她记得清清楚楚。

    “半个小时内,我要吃到。”

    这是他给她的机会,桑晚晚知道自己应该好好地把握,但是从这里到李记凉皮,不堵车的话半个小时刚刚好,可现在是中午的高峰期,堵车是肯定的了,半个小时,根本做不到。

    腾知寒见桑晚晚没动,“有问题?做不到?”

    “没问题,做得到!”桑晚晚说完,不再浪费一分钟的时间离开了。

    李玉不是傻子,出于女人敏锐的预感,她觉得这个女人好像跟腾知寒有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只是,李玉还没有问出口呢,腾知寒清冷的说道:“李玉,我不喜欢有人越权干涉我的事儿。”

    李玉知道,他是责怪自己刚刚对桑晚晚的否定,那些卡在喉咙里的疑问,已经明了了,没有问的必要,他怎么会无缘无顾的选上桑晚晚呢?

    “你不能吃花生?为什么不跟我说?”李玉跟腾知寒认识了三年,却不知道他居然会对花生过敏,刚刚桑晚晚的话她觉得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会儿,她却觉得桑晚晚说的都是真的。

    腾知寒勾唇,没有了桑晚晚,谁会在意他过不过敏呢?

    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半个小时的时间不是苛刻,而是他给他们两个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半个小时回来了,他觉得这是老天的安排,那么把她留在身边,或许还有以后。

    当然,只是或许,也许没有。

    打车的话要从大路走,堵车的时间肯定来不及,想都不用想了,所以桑晚晚打算骑着自行车超近路,还好出了大厦不远就有一辆共享单车,扫码后,桑晚晚就飞快的骑着。

    她也明白,这是腾知寒给她的最后机会,她一定要抓住。

    去的时候什么事儿都没有,而且因为她经常去吃这家凉皮,所以老板老李都认识她了,“晚晚又来吃凉皮啊?”

    桑晚晚一路未停,累的气喘吁吁,脸蛋红扑扑的,“一份凉皮带走,多放醋,不要……不要面筋。”

    “哦?这不是你的口味啊,那小子回来了?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连老李都知道这是腾知寒的口味,可见当年腾知寒是有多么爱吃这一家,来的有多勤快。

    “是,他回来了,我赶时间!”桑晚晚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还有十六分钟,虽然做凉皮很快,但是回去的话,要更快才行。

    “好,马上就给你弄!”

    等到出了凉皮店,距离腾知寒给的时间还剩下十三分钟了,桑晚晚骑上车,两条腿不知疲倦的机械般的蹬着,小路上没有红灯的,虽然车少,但是也不是一辆都没有。

    桑晚晚只有一个念头,要赶快把东西交给他换取一次机会。

    只是在街角的时候,她跟一辆转弯的车撞上了,那辆车是个女司机,转弯也没有减速,她以为没人呢,可没想到蹿出个骑自行车的女孩。

    发觉到撞了人后,女司机吓得脸都白了,赶忙下车把桑晚晚扶了起来,“小姐,你没事吧?”

    桑晚晚被单车的车把搁在了腰上,连呼吸都觉得疼,可是她并不关心自己,第一时间看到了凉皮的汤全撒了,原本为了不影响味道,凉皮和汤是分开的,但是摔倒后,凉皮的袋子破掉了。

    “小姐……”女司机本来就胆小,见桑晚晚连话都不说,更加的害怕了,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手,“小姐,你别吓我啊?咱们去医院看看吧?你的手在流血。”

    她不说,桑晚晚还没感觉到疼,瞥了眼流血的手,只是破皮了而已,但是更让她难过的是,她不能够准时回去了。

    “我没事。”费力的扶起单车,桑晚晚仿佛没有听到女司机的声音似的,跨上车后,继续疯狂的蹬着,手上疼和腰上的疼痛都没有即将失去腾知寒来得心痛。

    腾知寒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一直看着表上的时间,觉得过得快,又觉得过得慢。

    当半个小时过去的时候,腾知寒的脸已经彻底黑了,天意吗?

    四十分钟的时候,腾知寒听到了桑晚晚的声音,同样还有李玉的。

    “李小姐,麻烦您让我进去!”桑晚晚放低了语气,近乎哀求,此刻的她不光是身体上狼狈,她的神经也是狼狈的。

    李玉摇头,“对不起,桑小姐,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机会已经给你了,是你不珍惜。”

    “不是我不珍惜,是我……”

    李玉讽刺的一笑,越发觉得桑晚晚诡计多端了,瞧见她狼狈的模样,她并没有升起一丝怜悯,只是觉得她在做戏罢了。

    不能够在半个小时内赶回来,就故意装作摔了一跤,来博取同情,想到此,她更加不想让腾知寒看到这样的她了,心机女的名号已经被李玉贴在了桑晚晚的脑门上了。

    “没有可是,请回吧!”李玉拒绝的很干脆。

    桑晚晚不想这么放弃,“能不能让我跟腾先生……”

    “不必了,”李玉沉着脸,不假思索的拒绝,“是腾先生交代我跟你说这些的,桑小姐,我还有工作要做,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

    桑晚晚没有看到藤知寒的身影,他大概也是不想见自己的,低头瞧了眼手中袋子都破掉的凉皮,还有流着血的手……

    “对不起,打扰了!”桑晚晚转身强忍着泪水进入了电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