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情敌见面
    推开门,入目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过往的一切记忆扑面而来,快乐的不快乐的,全都涌现在他的脑海中。

    桑晚晚仍然被他抱着,抬头是他棱角分明的侧颜,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像是等待宣判的囚犯,太过紧张的桑晚晚,手脚冰凉,“我……我可以下来了。”

    男人仍然静默着没有说话,过来大概有三分钟,桑晚晚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在沉默中煎熬着,然后腾知寒把桑晚晚放在了沙发上,上面还摆着他送给她的小熊娃娃,时间太过久远 了,有些褪色。

    “你……要喝水吗?”桑晚晚局促的开口,就像是面对刚认识的朋友一样,略显客气。

    腾知寒看了她一眼,并没有接话,桑晚晚准备起身,却被他按住 了肩膀,“我很着急需要个助理,你知道的吧?”

    桑晚晚点头,这种情况下提起这事儿,让她摸不着头脑。

    然而,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就别再折腾疼你自己,我不想用伤员,但是你得快点儿好起来,能跑能跳,不然我只能换人了。”

    一听到他要换人,桑晚晚急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我没事,明天就可以上班,真的,你看……嘶!”

    剧烈的动作还是扯到了伤处,尽管她再压抑,可是微微扭曲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腾知寒瞥了眼被放在沙发上的一大包药,起身去倒水了。

    放水的位置还跟以前一样,这里的一切都跟他离开的时候一样,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里,即便闭着眼睛,也能够找到每样东西的位置,尤其是看到情侣的杯子……

    腾知寒却觉得碍眼,她留着这些,保持着这里的原样,是在跟他示好呢还是她一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腾知寒端着水杯走了过来说,桑晚晚接过,刚准备去拿药,却发现他已经在给她往出拿这顿要吃的量了,红色的药片一颗,白色的药片两颗……

    看着她吃完,腾知寒没有了顾虑,准备离开。

    桑晚晚也再也没有了挽留他的理由,小聪明使用一次就够了,太多的话汇报诶拆穿,到时候她会更加的难堪,“我明天……能去上班吗?”

    腾知寒背对着她,“医生说你的伤要休息一个星期。”

    “不用,我睡一觉就好了,我只是不想被换掉,可以吗?”她的声音很低,怯弱的近乎哀求。

    “晚晚,你在家吗?我是秦阳!”突然的敲门声,打算了腾知寒即将开口的拒绝,他这一周之内也没有什么工作的事儿,她可以在家休息的,但是外面的男人的名字如此的熟悉。

    他刚刚就在她的手机里看过的。

    桑晚晚也有些不知所措,她也没想到秦阳会来。

    “在,你等一下!”桑晚晚刚要起身去开门,就被腾知寒的一记冷眼吓得动弹不得。

    但是让秦阳一直站在外面不好吧?

    腾知寒读出了她眼神中的意思,大步的走到门前。

    门开的瞬间,秦阳以为是桑晚晚的,可是眼前分明是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已经不算矮了,但是这个男人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去,“您是……”

    视线掠过腾知寒,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桑晚晚,秦阳很自然的就进来了,简直就是轻车熟路。

    秦阳在下面看到了腾知寒的车,但是他也没有多想,走到桑晚晚的跟前,仔细的打量着,“哪里受伤了,你知不知道听说你被车撞的时候,我真的担心死了,你今天不是在学校吗?怎么去那里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想去哪儿,跟我说,我送你去。”

    秦阳的好意,在这个场合让桑晚晚更加的尴尬,但是既然知道他是一番好意,也不能说什么扫兴的话,“我去面试了,老板让我去买点儿东西。”

    因为担心,让秦阳丧失了思考能力,“什么老板,面试第一天就让你买东西,这样的公司还是别去了吧?你不是要考研吗?好好复习功课吧!”

    腾知寒见秦阳跟桑晚晚的关系很熟,连她每天的形成都掌握的清清楚楚的,若说二人没有什么亲近的关系,他还是真的不信了,但是即便有,也只是这个男人的一厢情愿,因为他在桑晚晚的脸上看到了拒绝。

    她一直在看着自己,深怕自己误会似的。

    当然也不排除,自己如今不再是那个穷小子了,她被富贵所吸引,曾经她不就是这样的跟自己分开的吗?

    秦阳一个人说了那么多,腾知寒也好,桑晚晚也罢,根本插不上什么话,而腾知寒也不想再在这里被当空气,“我走了。”

    桑晚晚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刚他没有回答的问题,“我明天可以去上班吗?”

    不可以的话早已经被他收了起来,所有的担心也因为桑晚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行为而被压下,“随你。”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秦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他就是你去面试那家公司的老板?”

    桑晚晚点头,更不想瞒着秦阳,她是把他当成朋友的,“是,他也是我一直在等的人,秦阳,他回来了,我很开心。”

    桑晚晚是故意说得,她只希望用这种方式让秦阳断了对她的念想,也不用伤了和气。

    “他……就是你一直在等的人?”秦阳愣愣的看着已经关上的门,苦笑了一下,“那你还想要跟他在一起?”

    “当然了,我从没想过,除他之外,我从没想过,我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不给秦阳留一点儿希望,桑晚晚狠下心说道。

    秦阳笑了笑,“我懂了,只是你现在身上还有伤,明天去上班,能不能撑住?”

    “为了他,我一定可以的。”

    桑晚晚的心意,秦阳已经明白了,再留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但是他不是那种做不成恋人,就连朋友都没办法做的人,桑晚晚这样,自己做饭肯定是做不了的了。

    “你吃过午饭了吗?”秦阳仍旧温和,他把自己的情绪掩饰的很好,就像他对她动心这件事儿,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流淌在二人之间的,从始至终都只是单纯的友谊。

    秦阳这样,桑晚晚虽然有些愧疚,但是他能够想的通就好了,“我……”

    “别说你又吃泡面,慕小姐离开前还特意叮嘱我看着你呢,不让你吃泡面,我给你做饭吧?”秦阳唇畔挂着温和的笑容,温暖的让人没办法拒绝。

    “这怎么好意思呢?”

    “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慕小姐可是沈总的心头爱,你就当给我个机会讨好我的上司。”秦阳不想让她有心里负担,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桑晚晚点了点头,她现在一动身上就疼,慢慢的磨蹭倒是可以煮面,只是会很慢。

    秦阳见她没有直接拒绝,就自顾自的决定了,“我看看你冰箱里有什么菜,然后随便做点儿,正好我也没吃呢。”

    当秦阳还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坐在车里的腾知寒仍然停在楼下,他不知道孤男寡女的有什么好说的,那个男人登堂入室的旁若无人,肯定已经来过不少次了,而且这都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离开?

    等了又等,仍然没有出来,腾知寒强大的占有欲又在作怪了。

    桑晚晚的手机号没有变过,还是自己离开前的那个,今天在她的简历上扫了一眼看到的,其实他早就知道,因为每晚,他的电话都会响起,有时候是三遍,有时候会是五遍。

    就算他从来没有缴过话费,可那张卡却从来没有停机过,只是从他离开的那天起,他就没有再用过。

    用新的号码给桑晚晚打了电话,听到是他的声音,桑晚晚明显的又惊又喜,“知寒,”大概意识到现在二人的关系不适合这么叫了,所以她很快的改口,“腾先生,有什么事儿吗?”

    “你确定明天就要来上班?”腾知寒的声音跟他内心的真实情绪是反着的,明明内心骚乱,可是电话里的他却异常的平静,公事公办的样子。

    “对,我明天就可以去上班的。”桑晚晚不想错失良机。

    “那好,我明天要去谈个广告,作为助理你自然要跟着,我待会把地点和时间发给你,这次是你刚来,以后这些都是你要来提醒我的。”

    “好的。”桑晚晚内心狂喜,即便只是工作,她能够跟他多待一会儿,也知足了。

    “晚晚,你现在是不是不能吃辣的?”

    腾知寒听到了电话里头男人的声音,猜测着他们居然在做饭,想到自己还没来的及吃上一口的凉皮,心里很不是滋味,抬头看了眼头上,然后沉声道:“是你自己说能上班的,要是工作期间身体吃不消或者影响了合作,你要负责,我很讨厌别人迟到。”

    “我知道了,我会提前到的。”

    电话突然的中断了,只有“嘟嘟嘟”的声音,他还是那么的冷漠,但慕相思却觉得至少她向前走了一步,不免露出了微笑。

    腾知寒,年少无知失去了你一次,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手,除非……你不爱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