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五万一杯,够吗
    第二天一早,桑晚晚早早的起床,她有按时吃药,就为了让自己快点好起来,手上破皮的地方已经结痂了,只是看着还是有些可怖,而腰上的痛,经过一晚上的休整,并没有要好的趋势,反而淤青的地方更多了。

    一大片的青紫,连她自己都不敢去看,呼吸一下就会带起一阵钝痛,不过想到来之不易的机会,她还是咬牙起来了,用最快的时间洗脸刷牙整理好自己。

    为了不迟到,她已经打算去打车了,这次的奖学金和兼职赚来的钱,还有不少,至少大四毕业前什么都不做都不用愁了。

    只是当她下楼的时候,发现腾知寒的车子在下面,但是开车的却不少他了。

    “愣着做什么,还不上来!”还是跟昨天一样的冷漠,桑晚晚已经习惯了一些,不会因为他的态度而难过。

    桑晚晚从来不是多话的人,但是因为对方是腾知寒,所以她很想要跟他会所话,其实她最想知道的是他这几年过的怎么样,可是瞧他现在的样子,就知道,应该会很好,至少比自己要好很多了。

    不说点儿什么,着实的尴尬,“谢谢你来接我。”

    腾知寒看了她一眼,“别多想,虽然你保证了不会迟到,但是这次的合作对我来说很重要,是我回国后第一个广告,我只是不想要出一点儿纰漏,懂?”

    桑晚晚知道,他是在暗示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无关乎个人感情,重重的点头,压下心头的闷闷的疼痛,“我懂。”

    之后,桑晚晚就没有再说话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话说的太重了而受伤了,突然安静下来,竟然觉得哪里不对了似的。

    但是,高冷如他,又怎么会主动的开口呢。

    桑晚晚因为腰伤,走的很慢,再加上腾知寒腿长,她跟的就很吃力,怕他等的不耐烦,她捂着伤处,免得自己小跑而颤动更加的疼,小跑了几步,她的额头上就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腾知寒回头看到她苍白的脸色,虽然什么都没说,更没有安慰,但终究还是放慢了脚步,“不能来就不要逞强。”

    “对不起!”桑晚晚低头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桑晚晚你难道不知道这句话有多苍白吗?伤害已经造成了,空洞的一句对不起,能够挽回什么?”腾知寒突然失控,明明是在说眼前的事儿,可是给人的感觉,他好像陷进了一些什么难以释怀的事情。

    桑晚晚张了张嘴,想要道歉,可是他却那么的讨厌她说对不起,“我没事的。”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不用迁就,她忍着疼快速且大步的往前走着。

    腾知寒不是傻子,他有眼睛,能够看得出来她在隐忍着,“够了,桑晚晚,慢一点吧,时间还来的及。”

    桑晚晚不吃所错的看着暴怒后又快速的镇定下来的男人,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免得惹他生气。

    桑晚晚第一次当助理,什么都不懂,谈合作的时候也都是腾知寒自己在谈,其实这些都说经纪人来负责的,但是不知道是他没有经纪人,还是经纪人有事儿没有来,总之,桑晚晚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用。

    这次的合作谈的很成功,有个服装设计大赛要在锦城举办,而腾知寒则被邀请当开场的模特,事情定下来了,桑晚晚也替他感到开心,他在国外如何她毫无所知,但是刚回国,开了个人工作室,就能够接到这么好的工作,以后的路是不愁了。

    刚上了车,姚庄就打来了电话,他想要约腾知寒去喝一杯,原来他又失恋了,电话里说的不怎么清楚,但是腾知寒也明白了,是他甩了别人,然后他却还在这里要死要活。

    “不去,我还有那么多的事儿要办呢!”腾知寒拒绝。

    姚庄哼哼唧唧,见好说好商量根本没用,于是就发了狠话,“你有没有良心啊,你回国我接你,a国那位小姑奶奶威逼利诱跟我打听你的消息,我都守口如瓶,我真是良心喂了狗,如今兄弟心情不好,找你喝一杯,你都不来,行行行,你忙,我现在就告诉小姑奶奶,你在忙什么!”

    腾知寒把手机换了个手,他不知道桑晚晚听没听见,其实就算听见了也无所谓,可是他还是不像她听见。

    “在哪儿?”腾知寒问道。

    姚庄带着三分醉意了,如果不是他醉了,腾知寒不会过去,清醒着的姚庄不会乱说话,可是醉酒的他就保证不了了。

    姚庄嘿嘿一笑,“就知道这招对你管用,夜色302,来吧!二十分钟,你不来,我就给她打电话了。”

    时间紧破,腾知寒本来是想要把桑晚晚送回去的,今天让她来,本来就是故意的为难她的,但是真的看到她在那里强撑着的时候,他就于心不忍了,不管两个人过去怎么样,他做不出欺负一个伤患的事儿来。

    但是该死的醉鬼却只给他二十分钟时间,送桑晚晚回去,肯定来不及了,腾知寒就吩咐司机开去夜色,他想着自己下车,然后让司机再送桑晚晚。

    但是谁知道到了夜色门口,桑晚晚却说要跟他一起下车,理由也很冠冕堂皇,“我是你的助理,现在是工作时间我就应该跟着你。”

    其实刚刚姚庄在电话里说的话,该听的她都听见了,不该听的,也听了个大概,那位小姑奶奶是谁?知寒好像很害怕她似的。

    想要更多的了解他,桑晚晚打算从他的朋友入手。

    “你确定要进去?”在腾知寒眼中,桑晚晚一直是那种不混迹夜场的女孩,滴酒不沾,甚至听到这种地方,也会比如蛇蝎,可是现在,她却主动的要跟自己进去?

    “嗯。”桑晚晚坚定的点头。

    “那就进来吧。”腾知寒想要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人来看待,他经常会把一些不该有的情绪放在两个人现在的关系里,这是根本控制不住地,他跟她本来就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再无其他。

    那么也就不会有哪些所谓的优待,对普通的助理有什么要求,就应该对她有什么要求。

    想通了一切的腾知寒大步的往夜色里走,夜色夜色,晚上才是最热闹的,现在才是中午,可是姚庄已经喝了不少了。

    腾知寒没有放慢脚步刻意的等着桑晚晚,所以就把她落在后面很远。

    推门进入包厢,扑面而来的熏人酒气,腾知寒嫌弃的皱了皱眉眉头,“你要是真的想把自己喝死,不应该来夜色,应该去酒厂。”

    姚庄抬眼看了看他,“少说废话,是兄弟,就陪我喝一杯,哥们今天心情不好。”

    腾知寒刚刚坐下,桑晚晚就姗姗来迟了

    姚庄抬眼一看,“呦呵,哪里来的漂亮小妞,怎么瞧着你眼熟呢?”可不是眼熟吗?在机场的停车场就见过来着,不过现在的姚大公子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思考的这项技能,“是不是走错包厢了?”

    桑晚晚摇头,看向了腾知寒。

    “没错?哈哈,我怎么不记得我叫了人呢,不管了,既然来了,就喝一杯吧。”姚庄已经拿不稳了,拿起酒瓶往酒杯里面倒,可是有大半酒都被倒在了外面。

    腾知寒抢过酒瓶,推开酒杯,“你闹够了吗?是谁说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怎么,你是在花叶里面打滚了吗?粘了满身的花叶要死要活的?”

    姚庄喝了一大口,“是啊,哥们以为哥们没有真心地,可是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想我错了,我是真的很喜欢她啊,可是她却说她不喜欢我这样的,不喜欢我有钱,可是有钱是我的错吗?我能选择吗?”

    桑晚晚愣在原地,有生之年,她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奇葩的言论。

    她对姚庄的第一印象是觉得这个那人是个白痴的富家公子,不过那个拒绝他追求的女孩,真的是好样的,她要手动点个赞。

    “你……过来,喝一杯酒,老子给你一万。”姚庄拍在桌子上一张银行卡,然后对着站在门口的桑晚晚招手。

    桑晚晚摇头,“抱歉,我不喝酒,我是……”

    “不喝酒?你以为你是郎宁啊,别跟我玩矜持这一套,一万不够是不是,那你说,多少,五万一杯,够吗?不够老子再加。”

    桑晚晚本来是不想跟个醉鬼计较的,但是他实在是太烦人了,不依不饶的,而且也太侮辱人了,桑晚晚苍白的笑脸因为生气而多了些血色,“我不是您口里的朗宁,但是我也不是为了钱而毫无原则的女孩,这位大少爷,有钱不是你的错,但是仗着有钱不把别人看在眼里,逼着别人做她不想做的事儿,就是你的错了,不知道你是不是用同样的手段追去那位姑娘了,天底下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爱情,最让女人死心塌地追随的是你的真心。”

    桑晚晚看着把自己说的傻愣愣的姚庄,“不过,我想,你压根不懂真心为何物,像你这种以为钱是万能的,能够买来一切的大少爷,早就把真心抛在脑后了吧?”

    “你……”姚庄被桑晚晚刺激着了,怒视着她,就打算翻脸了,“闭上你的嘴,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跟我这么说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