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她会在哪里
    桑晚晚并没有因为他的暴怒而退缩,她可以被人看不起,但是却不接受别人的侮辱,有钱不是这位大少爷的错,但是没钱也不是她的错啊?

    “没人给我的胆子,我天生就有,”桑晚晚看着姚庄,“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是您的朋友腾知寒的助理,我叫桑晚晚。”

    桑晚晚?

    醉酒的姚庄依然这个名字在遥远的某一天自己听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他眯缝着眼睛向腾知寒求证,“她是你的助理?你怎么找了个这样不懂事儿的小丫头当助理?”

    腾知寒一直没有说话,比较姚庄言语上的侮辱,他嘴角的那抹嘲讽的笑容,更让桑晚晚觉得难堪,她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是当年的事儿,他从来没给自己解释过的机会。

    “我的助理,怎么了?”腾知寒反问道。

    “没怎么,就是觉得有点儿眼熟,咱俩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姚庄晃着脑袋,把手搭在腾知寒的肩膀上。

    桑晚晚不记得这茬,所以摇头,“没有。”

    “来,跟我喝酒!”对于桑晚晚的关注度也就那么一会儿,很快姚庄拉着腾知寒进入了今天的主题——喝酒,一醉方休。

    他为情所困,自暴自弃,腾知寒可没工夫陪着他瞎胡闹,对于一个不再相思新感情的人,说什么真爱,确定不是在搞笑吗?

    什么一见钟情,还是看的是那张脸,还有身上的名牌?

    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天真的傻小子了,为爱情不顾一切,可换来的却是背叛。

    “你今天喝的已经够多了,”腾知寒夺过姚庄的酒杯,“姚庄,你别让我瞧不起你,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你可真行。”

    姚庄喝到了八分醉,已经迷迷糊糊了,“我要你看的起干什么,我要我的郎宁,我就喜欢她,我要跟她结婚。”

    “那你父母看上的宋小姐呢?跟郎宁结婚,你们的身份天差地别,成长的环境也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和角度也不同,你不过是在女人堆里受尽 了宠爱,而偏偏朗宁是那个异类,她的目光不追逐着你,所以你受不了了,你要征服她。”

    腾知寒的一番言论,桑晚晚无从考究,只是从他的话里,不难听出,他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了,胸口的刺疼又猛烈了些。

    “什么狗屁宋小姐,我要朗宁,我就要娶她。”姚庄絮絮叨叨重复着一局话,可是他已经快要睡着了。

    腾知寒摇了摇头,以为他只是玩玩,却不想陷得如此深,那个叫朗宁的女孩,还真的是个异类,不管姚庄如何做,她都不点头,如果能够坚持到最后,还真的是一股清流了。

    腾知寒扶着姚庄,准备离开,桑晚晚下意识的想要过去帮忙,却被腾知寒赏了一记不自量力的冷艳,“拿着他的卡,去结账,然后来车上找我。”

    “好!”

    虽然腾知寒扶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但是因为身上的伤,她还是落在了后头,腾知寒的那些话,像是挥之不去的网,将她紧紧地罩在里面,呼吸也变得困难了。

    再度回到车上,桑晚晚坐在了前面,顺手把那张卡交给了姚庄,此时一番折腾,他又清醒了,“老子的女人都没了,要钱又什么用,赏你了。”

    桑晚晚叹息了一声,“我不要。”

    “有骨气,跟朗宁一样,你叫什么来着,不如我娶你吧?”姚庄胡乱的说着。

    桑晚晚只当他是在说醉话,并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可是同样坐在后座的腾知寒眸色却深了又深。

    抬头瞥了眼桑晚晚,她没什么表情。

    桑晚晚因为上车晚了一步,不知道车子开向的是腾知寒的住处,姚庄醉成这个德行,要是回家被他那个脾气暴躁的老爹看见了,肯定又要骂他没出息了,到时候真的吵开了,也没什么好处,所以腾知寒就打算把他带回去,休息一下,清醒些了再弄走。

    没错,他不喜欢跟人住在一起,好朋友也不行。

    桑晚晚只知道车子进入了一个高档的小区,好像这是沈氏的地产,不过因为一平方米的价格都是普通人一年的收入不止,所以她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老孟,你送她回去。”腾知寒说道。

    桑晚晚轻声的问了一句,“需要帮忙吗?你一个人好像不好弄他?”

    待会儿要开门的话,还得找钥匙什么的,她忘了这一片都是密码锁的,就连普通人家都为了省去麻烦改用了密码锁,何况是这里呢?

    腾知寒心里五味陈杂,“你要来就来吧。”

    桑晚晚其实只是想要跟他多相处一会儿,因为她总担心他再一次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她的世界里消失,只想要尽可能的多陪陪他。

    腾知寒想的却是另一码事儿了。

    “密码是493206!”出了电梯,腾知寒说道。

    桑晚晚点头,照着输了进去,然后觉得这串数字怎么那么熟悉,居然是他之前的手机号的后六位,只可惜那个号码他已经不用了。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这里居然是他的家,她知道了他家密码锁的密码,心头的雀跃在还来不及表现,就被腾知寒清冷的声音打断,“还不进来,你要站在门口帮忙?”

    只有黑色和白色,果然是他的风格,桑晚晚因为身上的伤,不敢太用力,不过还是帮着腾知寒把姚庄弄到了床上,并且给他盖上了被子。

    “需要给他熬些醒酒汤吗?”桑晚晚也是好心,虽然姚庄在夜色之中冒犯过自己,但是因为他是腾知寒的朋友,她选择了原谅。

    “刚刚你不是拒绝的义正言辞吗?这会儿却突然关心起他来了?”腾知寒去洗了手,闻了闻身上的酒味,很不爽的皱着眉头,他要换掉这身衣服,“如果想要献殷勤,好像时机不对,得等他醒过来,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他对那个朗宁爱的要死要活的,你的机会不大。”

    &nb

    sp;  桑晚晚脸色瞬间苍白了下去,“你误会了,我没有像你说的那么想,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他是你的朋友……”

    “我的每一个有钱的朋友,你都要这么关心吗?”腾知寒笑着道。

    桑晚晚似乎知道了症结所在,当年的事儿他一直没办法释怀,“当年的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其实……”

    “够了,桑晚晚,不要再跟我提当年,这会让我觉得恶心!”腾知寒的脸上是浓稠化不开的愤怒,此刻的他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过去对于他的伤害太深,他不想要听任何花言巧语的辩解,“如果你想要继续当我的助理,那就记住不要在跟我提以前,一句也不要说,否则立刻走人。”

    到底是有多么的恨,竟然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她,桑晚晚眼中的光彩肉眼可见的失去,“我知道了,不会再提起,我先走了。”

    她的样子好像很受伤,腾知寒莫名的为自己屡次的心软而感到烦躁,怒火压抑不住的宣泄着,一出口就像是在责骂,“你不是说去煮醒酒汤吗?赶紧去弄,让他早点儿醒了滚蛋。”

    “哦!”桑晚晚像是个没有情感的布娃娃,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不去思考,不去给自己选择。

    本以为他的冰箱里不会有什么,可是却不想里面塞了满满当当的菜,她不知道,都是昨天秦阳给在她不他们曾经的家里做饭,刺激着他了,回来后就去菜市场买了一大堆的菜,可是他的手艺太差,做不出她的味道来。

    熟悉的味道,挑拨了他的味蕾,从离开的那一天开始。

    如果不是曾经刻骨的深爱,那么背叛的伤害也不会那么深,到现在还流着血,提醒着那段过往的疼痛。

    腾知寒换掉了被姚庄熏臭的衣服,穿上了一身家居服,屋子里的暖气很热,加上大大的落地窗让充足的阳光照射进来,现在的温度很舒适。

    本想打开电视打发下时间,但是他的视线总会不自觉的被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所吸引。

    大概是腰疼,切一会儿菜,她就要揉揉自己的腰,而且她切菜的动作也很慢,应该是手上的伤导致的,以前自己会过去闹她,说是要帮忙,实际上却是捣乱。

    他没忘了,第一次许下的承诺就是在厨房里,“晚晚,等你二十岁了我们就结婚,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生个孩子,最好是个女儿,像你一样可爱。”

    老套的剧情,可乐拉环做的戒指,她感动的哭的稀里哗啦,他以为自己得到了天底下最好的女孩,并且为之自豪,然而一转眼,她就跟自己的好朋友走在一起,不清不楚……

    回忆伴着清晰的痛,不得不到此为止了,腾知寒强迫自己收回视线,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他居然看着她发呆了二十分钟之久。

    桑晚晚的动作还是很快的,“我熬了醒酒汤,顺便给你炒了个青菜,饭在锅里,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要是不喜欢的话,你就扔了吧,等汤凉一些就给你朋友喝了,我先走了。”

    如果不提以前,她是自己刚认识的女孩的话,一定夸她贤惠的像个田螺姑娘,可是他不少第一天认识她啊。

    “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不要擅作主张,我有告诉你我中午要吃米饭和菜吗?”腾知寒冷冷的看着桑晚晚,桌子上的菜不过是普通的家常菜,没有外面的那么诱人的,但是却散发着他想念已久的家的味道。

    桑晚晚神情一顿,心里泛酸,但是却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对不起,下次不会了,那我把东西倒掉。”

    当腾知寒看到她真的伸手打算端着菜倒掉的时候,下意识的出声阻止了,“等等,我不喜欢浪费,待会儿凉了给滚滚吃。”

    滚滚是他养的狗,雪白雪白的,不过有些怕生,家里来了陌生人,它躲在一边儿去了。

    饭菜是丢是留,给不给狗狗吃,他有处置的权利,她无权干涉,“好,如果下午没事儿的话,我就先去公司里,跟李了解交接下你未来的行程。”

    她陪着自己忙活了一上午,现在到了吃饭的点儿了,她给自己做了饭,却没有流露出要吃的意思来,腾知寒很想问她,她中午要怎么解决?

    但是稍稍一犹豫的时间,桑晚晚已经走了。

    腾知寒看着桌子上面的饭菜,拿起筷子,默默的吃了起来,还是以前的味道。

    滚滚跑出来,对着他大叫,不是说给它吃的吗?主人你怎么能够说话不算话,跟狗抢吃的呢?

    ……

    总算是熬过了一星期的组队,马上就要换搭档了,对于慕相思来说是解脱,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则是新一轮的机会,慕相思只希望这次谁都行,只要不是沈流年。

    男嘉宾们早早的被导演组喊了起来,却被告知女生们已经根据她们自己的喜好去了五个不同的地点,男生们则按照恋爱经费的多少依次来选择索要去的地点。

    其实这一关就是考验男生对女生的了解,是否知道自己心仪的女生的喜好,当然有的时候就算知道也没用,毕竟恋爱经费太少,排不到前面。

    慕相思一直嚷嚷着要花光沈流年的钱,但是他她只花了三分之一,如今沈流年还是遥遥领先,无疑是第一个选择的人。

    “沈少,可要想清楚啊,雨落平时喜欢什么东西,又喜欢去什么地方。”导演提醒着沈流年,让他慎重,不要选错了人。

    沈流年看着五张图片,咖啡厅,酒吧,图书馆,鬼屋最后都是一条街道。

    她会在哪儿呢?沈流年看着五张图,仔细的分析者,的确不能够选错,他看到了韩尔和潇潇虎视眈眈的样子,绝对不能给他们机会。

    慕相思以前很怕鬼,可是最近拍了部鬼片后,就对这个免疫了,她一定是不希望自己找到她的,所以自己最以为他会去的地方,她一定不会去,相反,最以为她不会去的地方,她就应该在那里了。

    沈流年再次扫过五张图片,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来,伸手指着其中的一张图片,“我去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