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让他一再破例的人
    “这里?”导演表示不理解,不管是沈流年还是苏雨落,都不像是去这种地方的人,苏雨落身上带着一股子的文艺气息,咖啡厅,图书馆肯定是首选啊,为什么要去鬼屋?

    还是说沈少这一次还是不想要跟苏雨落成为一对?

    这两位确定是来秀恩爱不是来这里做分手旅行的吗?

    沈流年不理会那些人的目光,他来这里,从始至终都是为了慕相思一个人,跟苏雨落没有关系,之所以跟她一起来,是苏雨落自己找上来的,既然如此,他不过是做过顺水推舟的人情罢了。

    沈流年指着图片,淡淡的笑着,“没错,就去这里。”

    “沈少,您确定要去鬼屋吗?”导演还是希望沈流年这次能够跟苏雨落一组的,如果录制一季的节目,结果分手了一对,以后谁还敢来他们节目呢?

    但是她又不能提示的太明显,这么问,就说明苏雨落不在这里,可是沈流年要找的人也并非苏雨落啊,“没错,就是这里,我要跟在这里的人约会。”

    无能为力了,能帮的已经帮了,导演拿着牌子让排名二的人去选了,沈流年嘴角微微扬起,他相信,他不会再一次遗失她了。

    ……

    慕相思在鬼屋里走了一段,虽然自己拍过鬼片了,但是自己演鬼吓别人跟别人吓唬自己是不一样的,她一次都没来过,这个鬼屋的路很长,一段又一段,没人知道下一段路上会出现什么。

    跟在她身后的工作人员和导演以及摄像师也是心惊胆战的,毕竟这家鬼屋做的太逼真了,刚刚躺在床上的尸体,突然起来了,原来是真人假扮的,小安都快吓哭了。

    “相思,咱们别往前走了,就在这里停下来吧。”小安觉得走一半正好,剩下的路交给待会儿过来的男生陪着慕相思一起走,这样还能够拍摄出很多有爱的画面。

    慕相思点头同意了,突然她对着一旁刚刚吓唬过他们的白无常眨了眨眼睛,笑容天真无邪,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都让人没办法拒绝,“能不能把你这身衣服借给我啊?”

    所有人都猜出了她的意图,自打慕相思进了节目组,一直表现着跟她的年龄不符合的深沉,难得她有兴致 ,而且大家也很期待待会儿男嘉宾会不会被吓着。

    工作人员都纷纷藏好,就连镜头也做好了隐蔽工作,恋爱之家已经发来了消息,说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会有男嘉宾过来,为了让女嘉宾表现最真实的一面,并没有告知是谁来鬼屋。

    慕相思已经穿戴好了,除去鬼屋里面的空调的凉意,还有一部分的冷是来自诡异的气氛。

    “相思,你希望是是来呢?”小安八卦了起来,不过这段也是可以用的,“韩尔还是沈流年?”

    慕相思知道是要播出去的,说话还是很慎重的,“谁来都可以,来的人就是有缘的人吧。”

    小安暧昧的看着她,“有缘人?哈哈,你跟沈少一队一个星期了,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你觉得他这个人跟你之前的搭档韩尔比起来,哪个好?”

    慕相思轻轻的笑了,整理了下披散的假发,还有长长的舌头,“各有各的好。”

    她这么说话,还真的是谁都不得罪,小安不死心,想要挖一点儿猛料,“哪个更适合你呢?”

    慕相思摇摇头,这个举动颇有些耐人寻味,让人没办法分辨是她不知道这个答案,还是谁都不适合呢?

    “嘘!”工作人员提醒着大家,外面有人进来了,为了方便节目录制,已经封场了,进来的人只可能是来寻找搭档男生。

    慕相思快速的装扮好自己,刚刚小安已经说了,为了节目效果,要让她吓唬吓唬下男生,只希望男声的胆子大一些,不会被吓出个好歹来吧。

    脚步近了,而且不是一个人的,因为沈流年的身后还跟着些工作人员。

    慕相思站的直直的,等着关键时刻跳过来吓人,然而沈流年还是发现了气氛的不对,因为气氛紧张,所以他的神经格外的敏感,尽管摄像机很隐秘,可还是被他瞧见了。

    于是当慕相思跳过来的时候,他不仅没有被吓着,反而还把人给抱住了,慕相思看到那张熟悉的带着笑容的脸,心情是复杂的。

    他居然真的能够找到自己。

    思绪在沈流年放开她的时候被打断,幸好鬼屋里的光是绿色的,看不清她真实的脸色。

    沈流年摘掉慕相思的帽子,摸了摸她的头发,“真巧,又是你,我的新搭档。”

    两台摄像机都

    对准了靠的很近的两个人,大家像是商量好了似的,都想要捕捉让人心动的一幕。

    此刻的沈流年温和内敛,之前的那些冷冽都因为看到了慕相思而不见,不难瞧出,他的心情真的很好。

    慕相思勾唇扯出一抹尴尬的微笑,看着他伸过来的手,犹豫着要不要放进去。

    导演就在等着拍这一幕呢,于是催促着,“牵手啊,快!”

    沈流年小声的说,“还要让我等多久?”

    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慕相思抬头,仰望着男人,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但是在周围的人的怂恿下,也为了节目能够继续,她还是把手放进去了。

    沈流年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感情,深情的望着慕相思,这一幕很有爱,也恰好被镜头捕捉到了。

    “恭喜沈少和相思牵手成功,接下来你们的要共同走出鬼屋,然后开始新的任务。”

    沈流年牵着慕相思的手,再也没有松开,就这么一直往前走着,偶尔遇到吓人的东西,沈流年会把慕相思保护在身后,很自然而然的动作,让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也看到了些小暧昧。

    慕相思在拐角处,小声的问沈流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沈流年淡淡的勾唇,温润性感,“不告诉你,这样你想要离开我,永远不会成功的。”

    慕相思看着他,明明很幼稚的行为,她却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融化了一样。

    ……

    桑晚晚看着手机慕相思的一排哭脸,她又跟沈流年一组了,慕相思说对于她来说是不幸,可是桑晚晚并不这么认为。

    “咳咳!”

    桑晚晚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到发出声音的李玉身上,她正拿着一堆资料站在自己跟前,桑晚晚立刻起身,知道李玉不喜欢自己,所以她才会努力把事情做得更好,不让她能够挑出自己的错处来。

    “李姐。”礼貌的称呼,桑晚晚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

    李玉明显的耷拉着一张脸,“今晚有个厂商请吃饭,你陪着知寒去一趟,切记一定不要让他喝酒。”

    桑晚晚点头,“我知道了。”

    “我不是要你知道了额,而是要你在不得罪厂商的情况下,保护知寒不喝酒,懂吗?”

    “懂!”桑晚晚再次点头,保护艺人是身为助理的职责,而保护腾知寒,更是她本人的职责。

    李玉傲慢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工作室刚开起来,很多事情都要腾知寒自己出面解决,今晚这个应酬应该也不例外吧。

    她不知道的是,该厂商包养的情人曾经喜欢腾知寒,如今知道他回国后,千方百计的打听到了腾知寒的事儿,所以拽着老男人摆了这么一桌,想要跟腾知寒叙旧,或者是别的企图。

    修养了几天,桑晚晚身上的伤好多了,只是大片的淤青还没有立刻消除,走路什么的已经没有大碍了。

    晚饭的时间是约在晚上七点,但是桑晚晚提前去叫了腾知寒,迟到总是不好的,腾知寒看了她一眼,从桌子上面拿起钥匙丢给了桑晚晚,桑晚晚倒是接住了,他的意思她也明白,只是她却看着车钥匙发呆。

    “不会开?”腾知寒的语气中透着些不耐,不过这几天倒是没见过她开车。

    “我……我会去学的。”这几年她的日子过得多么的清苦,虽然学车的费用她能够负担的起,但是一来她没那个时间,二来她觉得也没那个必要,眼下自己的代步工具大部分都是公交车,学了车,也没有什么用。

    腾知寒从她的手里抢过车钥匙,想要吐槽,可是转念一想,人是他选的,也没有什么可吐槽的。

    看着二人一起从公司离开,李玉起的跳脚,本来她以为今晚是她陪着腾知寒去呢,可腾知寒却拒绝了,非要让桑晚晚去,现在,她也开始好奇,这个女人到底跟腾知寒有什么关系,竟能够让他一再的破例。

    她跟腾知寒共事了两年,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是很有原则的,可是,他的原则在遇到桑晚晚后,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这才是让她觉得可怕的地方。

    国外的那个小公主不足为惧,她从来没把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放在眼里,因为她清楚那不是腾知寒的菜,可是当这个桑晚晚出现的那一刻,她引以为傲的自信就土崩瓦解,碎成了渣渣。

    桑晚晚跟在腾知寒的身后,感受到了他在生气,“对不起,我……我明天就去学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