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知寒,你好久没抱我了
    “合同?呵呵,不急,来,咱们先吃饭。”说他居心不良也好,说他老谋深算也罢,华总觉得在这个圈子里,大家多少都懂的,腾知寒带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助理过来,不就是为了让这次的合同签成吗?

    华总有了新的猎物,正好给了赵雪莹和腾知寒一叙的时间,她满心欢喜的叫来了服务员,点了菜另外叫了几瓶酒。

    桑晚晚一听到酒就如临大敌,腾知寒不能喝酒的,这是李玉交代的。

    可是瞧着对面二人的意思,似乎打算不醉不归,这可使不得。

    华总虽然觉得腾知寒这个年轻人太不懂礼貌了,之前不跟自己握手,现在竟然也不来敬酒,就像他才是那个拿着钱的大爷似的。

    不过一切的不满看在二位美人的面子上,都是可以原谅的,华总招呼着四人一起举杯,腾知寒看了一眼杯子里的酒,微微皱眉,还没有说什么,下一秒就被桑晚晚把酒杯推开了。

    她自己也不会喝酒,只能硬着头皮跟华总解释,“华总,真是对不住了,腾先生不能喝酒。”

    老男人对腾知寒没什么想法,所以让他喝酒不是目的,本来就是冲着桑晚晚来的,虽然腾知寒长得英俊,但是再好看他也是个男人,他可只喜欢女人。

    “他不能喝,那你呢?”华总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玻璃与桌子碰撞的声音很响,听的人心惊,而老男人已经板着脸,露出了不悦的表情,“谈事情怎么可能不喝酒呢,如果不是看在宝贝的面子上,我是不会跟你们合作的,我们看中的艺人是韩尔,他的名气在国内可是很大的,是我家宝贝推荐的,可你们这样,我完全看不到你们的诚意。”

    腾知寒看出了桑晚晚的犹豫,他离开前,她是滴酒不沾的,离开了这么久,他刻意的忽略了她的消息,不允许自己再犯贱的找她,但是一回来,她还是再次闯入了自己的生命。

    桑晚晚素白的手指缓慢的向杯子靠近,里面的酒她光闻闻就觉得得头晕了,她的酒量很差,差到一杯啤酒就能够醉了。

    可是她也看出来了,如果没人喝酒,那便是不给这位华总面子,合作肯就要泡汤了。

    腾知寒看她视死如归的模样,终究是不忍心了,何况他还是个男人,没道理让女人挡在前面,然而,桑晚晚在意识到了他的意图的时候,快一步的拿起了酒杯,深吸一口气,“华总,腾先生待会儿还有拍摄的任务,所以不能够陪您喝酒,我们的诚意是很足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这杯酒我代替腾先生敬您。”

    酒杯离嘴越来越近,味道也越来越浓烈说,桑晚晚再也没有一丝犹豫,刚短暂的时间,她已经做出来决定,这个合作案,一定要帮腾知寒拿下来。

    仰头一饮而尽,辛辣的酒灼烧着喉咙,下一秒她的视线就开始模糊了,但是意识却是清醒的。

    腾知寒看着她的神情有些复杂,眉头蹙的越来越紧。

    “哈哈,桑小姐好酒量。”华总拍着手,笑的更加的猥琐。

    桑晚晚已经醉了,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人都是重影的,腾知寒知道,再不带她离开这里,待会儿她就要发酒疯了,其实早在看到赵雪莹的那一刻起,他就对这次的合作不抱希望了。

    虽然工作室刚开始做,可他还没有到饥不择食,不挑合作方的地步。

    然而之前没有走,他死心里想要看看桑晚晚在看到赵雪莹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向以前一样,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担心自己被抢走了似的。

    虽然桑晚晚没有拉着他的手,但是她刚刚对赵雪莹说的那一番话,却也让他刮目相看,只是当老男人出现后,一切就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老男人色眯眯的看着桑晚晚,明显是对她起了歹心,这会儿故意的把人灌醉,想要做什么?

    “桑小姐,来来来,咱们再喝一杯!”华总是个老酒缸,一杯酒对他来说就跟漱口水似的,明明发现桑晚晚已经醉了,却还不打算放过她。

    腾知寒看不下去了,他虽然对桑晚晚仍然有怨念,但是还不至于让她落入个老男人的手里。

    意识到他的不满,赵雪莹在他起身之前,先在桌子下面按住了他的手,对着他摇头,此刻华总的注意力都在桑晚晚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二人的举动。

    “知寒,这次的合作对你很重要,为了一个背叛过你的女人,不值得。”赵雪莹看着腾知寒,苦口的劝说着。

    腾知寒皱起了眉头,盯着那张精致妆容的脸,完美的如天使一般,可是她的心却更接近魔鬼,他用清冷的声音说道:“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不用一个外人说三道四。”

    赵雪赢不解的看着他英俊的脸,下一秒,腾知寒已经扯过了醉的傻乎乎的跟华总继续喝酒的桑晚晚,就在刚刚,赵雪莹阻止他的时候,桑晚晚又被灌了一杯,腾知寒已经明显的不悦了。

    桑晚晚站都站不稳,而且她始终记得不能让腾知寒喝酒,不能搞砸了合作。

    “华总,喝酒。”桑晚晚打算端着又被倒满的酒杯跟老男人碰杯,腾知寒懊恼的抢过酒杯,砸在了地上,“不许再喝了。”

    突然的歇斯底里,吓得连屋内的空气都定住了,寂静的屋子里,玻璃杯碎掉的声音更加的清脆,桑晚晚吓得不知所措,“知寒,我……我错了。”

    腾知寒没有理会她,因为一旁的华总已经跳起来了,“姓腾的,你什么意思,别给脸不要脸,现在马上给老子滚,把她留下,这事儿就算没发生过,合同我明天就签了。”

    腾知寒看着那张欠扁的脸,冷冷勾唇,寡淡的笑容让人心里一惊,“把她留下,你都那么大的年纪了,也不怕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两个女人,你吃得消吗?”

    男人,不论老少,最忌讳被人怀疑自己的能力,腾知寒明显的是哪里痛戳哪儿,华总气的跳脚,顿时翻脸了,就算赵雪莹在一旁劝说也无济于事,“年轻人,你是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还是那句话,这个女人老子看上了,留下,这事儿既往不咎,你要是走了,咱们就走着瞧。”

    腾知

    寒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半拖着不安分的小女人就要离开。

    身后的赵雪莹就在这时喊了他的名字,“知寒,你别犯傻。”

    “犯傻也是我的事儿,”腾知寒平静的看着为此时焦急不已的赵雪莹,“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劝你也别错下去了。”

    “知寒,你忘了她当年做过什么了吗?你怎么还能够被她迷惑?”

    然而,她的歇斯底里并没有得到腾知寒的回答。

    赵雪莹在这一刻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自己这样泥足深陷没想过还能够配上清风朗月的腾知寒,就算自己不陪,可是她桑晚晚就更不配,在某种意义上,她不觉得桑晚晚比自己干净多少。

    眼看着到嘴的小美人飞了,华总心里憋着一股邪火,猛灌了一杯酒,然后也摔了杯子,一巴掌打在了赵雪莹的脸上,正准备上菜的服务员打开们看到这一幕,吓得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了。

    “滚!”老男人大喝一声,服务员吓得赶紧出去,屋子的门再次关上了。

    赵雪莹捂着被打过的地方,不解的看着老男人,然而,愤怒中的老男人,就原形毕露了,“装什么装,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跟那个小白脸什么关系啊?眉来眼去的,是不是老子满足不了你,让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告诉你,老子捧着你,你就是宝贝,老子踹了你,你就什么都不是,吃我的喝我的,还敢给我戴绿帽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雪莹摇头,跟着老男人撒娇,虽然她是第一次见到他生气,但是哄男人的招数她还是会的。

    ……

    腾知寒寒着脸拖着桑晚晚往车库走,心里想着这次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李玉的参与,早就交代过她要查清合作方的底细,像华总这样人,是绝对不在他合作名单之内的,因为相信她,所以她给自己的人选,他从未怀疑过。

    醉酒的桑晚晚,不再是纯良的小白兔了,长出了尖利的牙齿,因为她的腿短,跟不上大长腿的腾知寒的步子,以往她只会低着头小跑,不会发出一丝抗议的声音。

    可现在不同,她喝醉了呀。

    桑晚晚不满的拍打着腾知寒抓着自己的手,“你慢点,我走不动了,慢点呀。”

    她摇摇晃晃的走着,下一秒就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似的。

    腾知寒从思绪中渐渐抽离,看到脸蛋红扑扑,双眼迷离的小女人,刚刚她豪迈的替自己喝了那么多酒,在他的心里掀起了波澜,每每想到刚刚那个画面,他的心就是一阵尖锐的疼痛。

    “桑晚晚,不能喝你就别喝,逞什么能?”腾知寒不悦的说着冷话,可还是放慢了步子。

    然而桑晚晚已经走不动了,她现在只想要躺着,天在转,地在转,“不能喝啊,可是不能让知寒喝啊,好晕,你别动,我不走了……”

    腾知寒皱着眉头看她,她说话已经不成句,而且毫无逻辑,但是他还是听懂了,她喝酒,的确是为了自己。

    “李玉说,不能让知寒喝,不能让合作没了……呜呜,好难受!”

    她喝了那么多酒,不难受就怪了。

    桑晚晚已经坐在地上不走了,来往的客人都用嘲笑的眼光看着她,腾知寒瞪着那些人一眼,“桑晚晚,酒是你要喝的,那你就自己起来,不然你就在这里坐着吧,我走了。”

    桑晚晚撇撇嘴,“不要走,抱抱,知寒,抱抱。”

    她痴傻的看着腾知寒,这一刻她忘记了他们曾经发生过不愉快,他们已经分手了,“知寒,你抱我走,我要回家。”

    时间一下子回到了以前,他们是对让人羡慕的小情侣,他比她大五岁,那间小屋是他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为她租的,因为她说想要家的感觉,而他想要给她一个家。

    虽然二人住在了一起,可是还是发乎情止乎礼。

    她多数都是懂事的,会站在他的身后,偶尔撒娇才会用这种撒娇的语气让自己抱抱。

    “知寒,你好久没抱我了。”桑晚晚双眼泛红,如果不是她接下来幼稚的举动让人清楚她是喝醉了,不然还觉得她是在装呢。

    桑晚晚掰着手指头,“一天,两天,三天……我数不清了,知寒,我在家里等你,可你都不回来,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

    腾知寒告诉自己,不是因为她的眼泪儿心软,他只是不想要让人继续再围观下去了。

    弯腰,把醉酒撒泼的小女人从地上捞进怀里,然后大步流星的继续往车里走去,即便被抱着,仍然不安分的桑晚晚嘟嘟囔囔,还在说着,这些年漫长的等待,那是一种无人知道的心酸,她从不说,但是不代表她心里不会痛。

    “知寒,我在等你,你知道吗?”

    腾知寒本来没必要回应一个喝醉的人的话,“我知道。”

    桑晚晚根本就没有听清,腾知寒知道,如果她听得清,这些哈,也就不会说了。

    “我每天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把那张卡丢了吗?”桑晚晚窝在腾知寒的胸口,抓着他的衣服,眼泪鼻涕,已经糊成一团了,还好她不化妆,不然此刻真的没办法看了。

    “没丢,只是不想接。”因为一旦接了,听到她的声音,他就会心软。

    如果哪一天,她的电话打的晚了,他也会很担心,但是这么多年来,她真的没有一天中断过。

    桑晚晚还在自言自语着,“知寒,不要不理我……不要离开我……”

    腾知寒把她放在了座位上,系好安全带,因为她胡乱的动,他的嘴唇擦过她潮红的脸蛋,虽然带着酒气,但是他却觉得那张红唇,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秦阳……”桑晚晚无意识的喊了一个名字。

    腾知寒全身的血液僵住了,眼底冷光一闪,那个吻最终也没有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