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可是我不想要你
    腾知寒的唇上勾出一抹讽刺到极致的笑容,刚刚因为她委屈的撒娇而柔软的心再次筑起了密不透风的城墙,醉酒的时候喊一个男人的名字,这说明了什么,有着喝醉却头脑清醒的人都应该知道,那个人的意义是不同的。

    桑晚晚已经醉的一塌糊涂,喊了秦阳的名字后,再也没有下文了,腾知寒从来不喜欢窥探别人的秘密,但是这一刻他很想知道,桑晚晚要跟秦阳说什么,可惜瞪了很久,他都没有等到她继续说。

    男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了很久,直到李玉打来电话,腾知寒猜测她应该是来问合作案的情况的,眸底的冷光攒动,看似斯文的男人,骨子里却有一头猛兽在叫嚣着。

    “知寒,这次的合作怎么回事?我都已经谈的差不多了,要不是你临时让个新人接手,怎么会搞砸,她人呢?”

    李玉盛气凌人的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顿,华总自觉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可能不找个地方发泄呢?

    李玉也是刚刚被劈头盖脸骂过了。

    腾知寒偏头,看着毫无戒备的桑晚晚,安然的睡着,“李玉,我们合作多久了?”

    李玉显然是着急的,“两年……零三个月,怎么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挽回华总吧,这次的合作要是失去了,我们……”

    腾知寒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桑晚晚的脸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角有泪,本能的想要去给她擦掉,可是明明睡着的小女人却死死地抓着他的手,不让他再离开。

    “李玉,两年零三个月,不算短了,我以为你清楚我的脾气呢。”腾知寒轻轻  的摸着她的脸,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我一直觉得你是公私分明的人,是我错了吗?”

    腾知寒的声音很轻,但是却让李玉的不自觉的发冷,她知道见过腾知寒发脾气,那是有人不小心弄坏了他一部旧手机,就是像现在,嘴巴里不疾不徐的说着,可是视线却已经将人凌迟了几十遍不止。

    “我……”

    “华总这样的人什么时候够资格成为我的合作对象了?”腾知寒冷冷的说着,“这一次,我当你是太累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李玉,你知道我的脾气。”

    不等她回答,腾知寒已经挂断了电话,李玉攥着手机,呆呆的站在原地,为了一个小新人跟合作方闹成这样,这个女人到底跟他是什么关系?

    李玉算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是再聪明的人也不是全能的,智商也不会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线,全年无休,总有犯傻犯糊涂的时候。

    其实如果今天是她去的话,可能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她超强的公关能力,绝对能够哄得华总签了合约,但因为换成了桑晚晚,所以一切都不一样了,但是之前那么多次的合约不都是这样签下来的吗?

    腾知寒虽然也会愤怒,但是她说没什么大事,也就过去了,只是之后他都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人跟自己合作,当时她心里也是暖暖的,觉得他是在保护自己……

    点燃了一根烟,她只是吸了一口,烟雾缭绕,李玉开始厌恶现在的自己,她也希望自己像桑晚那样,干干净净的等着人保护,但是……那么谁来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呢?

    腾知寒开车送桑晚晚回到了二人曾经一起住过的地方,陈旧的老楼跟他现在的身份截然不符合,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只有这里,才能够称之为家,给他家的温暖和幸福,再外面无论再怎么风光,都是流浪。

    抱着桑晚晚进了屋子,桑晚晚中间睡得并不安稳,刚躺倒床上就跑去洗手间吐了,之后虚软的往回走,跌跌撞撞,腾知寒靠在门边儿,并没有要伸手帮忙的意思。

    桑晚晚醉的晕乎乎的,但是并没有忘了,要给腾知寒打电话,就算那个号码一辈子都不会接通,但是她一辈子都会打下去的。

    电话刚拨出去,熟悉的旋律就想起来了,那是她给他设置的铃声,专属于她的铃声,桑晚晚瞬间清醒了,跌跌撞撞的爬下床,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撞入的是腾知寒坚实的胸膛。

    随身带着这个手机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就像出门一定要带身份证钱包和钥匙的习惯,哪怕他不会接,哪怕他不带着,这个电话还是会每天响起,可是他依然带在身边。

    醉酒的小女人,别样的可爱,她茫然的看着腾知寒,然后死死地抱着他,“知寒,你回来了吗?你真的回来了。”

    腾知寒摇摇头,确定她真的是醉糊涂了。

    她都跟在自己身边几天了,还来问他回来了吗?

    &n

    bsp;  是不是傻。

    男人原本深邃的眼神突然染上了一丝邪气,像是报复她刚刚在关键时刻喊别的男人的名字,腾知寒嘴角微挑,“是,我回来了。”

    他高大的身躯贴了上来,吐出的热气喷到她的脸上,带着迷醉的气息,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桑晚晚,你要做什么?”

    桑晚晚主动的靠了近一些,二人之间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儿空隙,男人太高,而她努力的想要用自己的说双手压下他的脖子,但是酒醉的她毫无力气,“我……我想吻你,可以吗?”

    男人的手突然环上了她的腰,若有似无的揉捏着她纤细的腰肢,小白兔一样纯洁的桑晚晚,哪里招架的住,原本就没什么力气的她,此刻都快软成了一团,而腾知寒更是如她所愿的压低了头,舌尖轻舔着她的唇瓣,像是戏谑,“你是说这样?”

    桑晚晚的脸早已经因为醉酒而红了,所以才让人分辨不出有几分是因为害羞。

    在她点头后,腾知寒就直接封住了她的唇,她刚刚虽然吐过,可是已经漱口刷牙过了,此刻带着酒气的清新,腾知寒的吻很有技巧,而且他这次也很耐心的,轻轻的撩拨着她的神经,桑晚晚有些招架不住,如果不是醉了,她不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的。

    在他高超的吻技之下,她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屋子很小,后退两步就是她的床,腾知寒瞄了一眼稍稍一带,就把人压在了床上。

    如果桑晚晚此刻是清醒着的话,一定会看到沉沦的只有她自己,男人的眼中没有一点儿迷乱的样子。

    “你想要我?”腾知寒直接问出口。

    桑晚晚羞涩的点头,然后别过脸去,可是男人清冷的笑了笑,然后抽身离开,“可是我不想要你,我不会碰别人碰过的女人。”

    腾知寒的话,犹如一盆冷水,兜头倒了下来,桑晚晚体内的火热以最快的速度降了下去,“知寒,其实当年……”

    “我去另一间屋子睡。”腾知寒打算了她的话,不过他并没有说要离开。

    打开属于他的屋子,几年没住人了,但还是干净整洁的,没有一丝灰尘,就连摆设,跟他走的时候一模一样。

    躺在那里,他听到桑晚晚又吐了几次,这一晚上,她几乎没怎么睡。

    天快亮的时候,桑晚晚已经吐的清醒了,最后一次吐完,她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关上了房门,昨天的一切虽然不能够全部记得,但是大致发生了什么她还是有印象的。

    所在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长发垂下来,挡住了她流泪的脸。

    腾知寒站在门外很久,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伸手敲了敲门,“桑晚晚,出来,我们谈谈。”

    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说,桑晚晚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然后应了一声。

    眼睛还是红红的,腾知寒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哭过了呢,她低垂着头,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开口,更是让腾知寒愤怒,“对不起,腾先生,昨天因为我搞砸了合作,还麻烦你照顾我一晚上。”

    “我没有照顾你!”腾知寒没做这个好人好事,也不会担了这份表扬。

    他一出口就是拒绝,这让桑晚晚更加的局促了,不安的看着他。

    腾知寒想了一晚上,准备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可是她一张嘴就说这些,真的让人很火大,“搞砸了合作案,所以你想说什么?”

    桑晚晚摇头,她的脸色因为宿醉而更加的苍白,此刻的胃如火烧一般,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如果你要辞退我的话,我无话可说。”

    “这么快你就打算放弃了?”腾知喊薄唇勾出淡漠的笑容。

    “不是,我不想放弃,可是我怕你会生气。”

    腾知寒的笑容有些讽刺,看的桑晚晚心里阵阵疼痛,“我生气?你真的那么在乎吗?桑晚晚,你给我的感觉好像很在乎我似的,怎么,分手了后悔了,还想要跟我复合?”

    不管他是怎么想的,桑晚晚无惧承认自己的感情,“我本来就很在乎你,腾知寒,我想要追你,你能给我个机会吗?”

    腾知寒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细细的打量着这个让人心生保护欲的小女人,很难想想说出这样的话,她需要多大的勇气,“要追我?你?”

    “对,我,桑晚晚要追你腾知寒!”是她不小心弄丢了他,那么这一次,就换她来好好地守护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