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你爸爸自杀了
    梁君谦浑身一震,但是快速的恢复了平静,声音一贯的柔和,“恭喜你,相思。”

    慕相思步履维艰的往医院走去,她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儿,虽然她不想要来医院,但是这一次不得不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儿,我并不想要这个孩子,而且,我前些天还有吃过你给我的药,我担心……”

    梁君谦挑唇微笑着,“你真的只是担心药物吗?相思,你担心的是你跟孩子的爸爸感情的问题吧,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结婚了,你们好不容易走到一起,有个孩子的话是件好事。”

    慕相思闷闷的,抬头看着医院的牌子,“我们已经离婚了,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梁君谦微微有些吃惊,“速战速决,你们的感情真的是瞬息万变啊,你是要回来了吗?房子我还帮你留着……”

    “不是,我……我的心现在很乱。”

    “那些药你只是偶尔吃,对于宝宝的影响可以后续观察,但是你已经流产过一次了,如果这个孩子再不要的话,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很可能习惯性流产,再要孩子的话就不容易了。”梁君谦淡定的说道。

    慕相思闭上眼睛,想到曾经那个孩子,当时她还是 个孩子,可是在出国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那是她跟沈流年的孩子,就算她但是也对沈流年又怨恨,但是他始终都是自己喜欢的人。

    而且正如梁君谦说的那样,孩子是无辜的,她想要留下,但是孩子还是没有保住,她出了车祸,肇事者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在那一场车祸里,她失去了他们的孩子,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她看到了自己身体里流出了大量的血,也是那一次,她认识了梁君谦。

    经历连番打击的她,精神状态很不好,如果不是梁君谦,她可能就没有后来了。

    梁君谦在她的心里,是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自己在想不开的那段时间,都是他在开导自己。

    “相思,我希望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为难的事儿,需不需要我过去帮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搞定,”医院的消毒水在鼻息间萦绕着,慕相思下意识的皱眉,她想要逃离,但是梁君谦的声音让她感到了安定,“我只是怀疑,还没有确定,先不说了,我去挂号。”

    “好,如果你需要,我随时都可以回去帮你,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梁君谦点到为止,但是他相信有些话,慕相思懂的。

    ……

    从医院出来,慕相思捏着化验单,她真的怀孕了,老天还真的是爱开玩笑,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居然有了孩子,虽然孩子是在婚内有的,但是她已经跟他离婚了。

    她回去的时候,工作人员仍然乱做一团,问了之后才知道,苏雨落好像还没有找到。

    这倒是奇怪了,苏小花这又是玩的哪一招呢?

    她一个孕妇,还是不去凑那个热闹了,慕相思回了自己的屋子,下巴枕在膝盖上,这个时候,她很想要听听沈流年的声音,什么都好,甚至她萌生了想要告诉他孩子存在的冲动。

    毕竟这是两个人的孩子,何况她的身体,如果再打掉这个孩子,以后很可能就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一连打了几个电话,沈流年都没有接,他应该是在找苏雨落呢,慕相思也来了脾气,赌气的躺在床上。

    慕相思又打了一边电话,她法师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沈流年再不接,那么这个孩子就永远跟他没有关系。

    奇迹般的,这次终于不是机械的女声在说话了,取而代之的是个有感情的女人,苏雨落。

    慕相思第一时间听出了她的声音,“沈流年呢?”

    苏雨落的眼珠转了转,“慕相思,你跟流年已经离婚了,流年在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再这样缠着他,只会让他更为难。”

    慕相思的心思微微下沉,看来今天她是没办法跟沈流年通上电话了,跟苏雨落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

    苏雨落趾高气昂的说道:“慕相思,聪明的就赶紧离开,念在姐妹一场,我不想把事情弄的很难看。”

    慕相思勾了勾唇,不用说,这一次苏雨落的失踪,大概又是苏雨落和沈流年的母亲鼓捣出来的吧,可是目的呢?

    “姐妹?苏小姐可真爱开玩笑,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姐妹吗?你在我这里可一直都是讨厌的人,”慕相思慢条斯理的说道:“苏雨落,裸照的事儿,是你干的吧?你可真让我瞧不起,光明正大的斗不过我,就来这么阴的?”

    苏雨落笑得很开心,“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证据呢?慕相思,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何况明着暗着,只要斗赢了就是胜利者,你才是那个手下败将。”

    慕相思微微笑,摸着自己的肚子,“手下败将?那不是你的代名词吗?这次你们又在玩什么把戏?”

    “你猜呢?”苏雨落淡淡的笑着。

    这一次,苏雨落的确是自导自演的,但是这个计划连导演组都不知道,她只是想要让那些看电视的人知道,她苏雨落才是沈流年的正牌女友,是他最珍重的人。

    镜头记录下了沈流年带着大家寻找的紧张,这会成为很好的素材,节目播出去后,会有很多人为这一段感动的。

    别看慕相思跟沈流年搭档了那么久,可又怎敌得过沈流年对她的感情呢,就算内里已经千疮百孔,她也要表面上的风光无限,这就是苏雨落,何其的虚伪

    然而,当沈流年找到她的时候,发现她只是瘦了轻微的伤,断定了她是在演戏,忍着没有大发雷霆,却连看都不再看苏雨落一眼,至于手机,是苏雨落跟导演要的,计算慕相思不给沈流年打来,苏雨落也会用沈流年的手机,给她打过去的。

    沈流年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节目已经接近尾声了,如果不是为了慕相思,他现在就离开节目组,而且他更想知道一件事儿。

    慕相思到底有没有怀孕?

    推开慕相思屋子的门,他径直的走到她身边,坐下,泡芙白了他一眼,走开了。

    中午没吃好,慕相思正在喝泡芙送来的汤,完全没有了食欲不好的样子。

    “人找到了?”慕相思轻描淡写的问道,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似的

    沈流年的眼神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她换了一套衣服,下午出去了吗?

    “嗯!你明知道她在演戏,为什么还让我去?”沈流年不解的看着她,她现在为了让自己不纠缠她,已经打算把自己推到苏雨落的身边了吗?

    慕相思淡淡的点头,“我只是没阻止你而已,别什么都怪我。”

    “好,不怪你,你出去了?”

    慕相思知道,他真正想要问的是什么,从包包里掏出了一张化验单,“是啊,出去了,为了不让你觉得我在骗你,我去化验过了,我没有怀孕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沈流年的脸上明显的闪过一丝失望,如果这个时候两个人有了孩子,那么会不一样的。

    但是没有,也不能强求,“没有就没有,反正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的。”

    慕相思低着头,“沈流年,裸照的事儿你打算怎么解决,事情是因你而起,你是不是要给我个说法,毕竟那些裸照会毁了我的,我不想这个隐患在某一天爆发。”

    沈流年深深地看恶化她,“我会给你个说法的,我们回去的时候,你爸爸的案子也该重新审理完了,到时候就可以出来了,相思,我们是不是可以……”

    “可以什么?”慕相思淡淡的问了一句,“沈流年,你没办法背弃你的母亲,我也没办法抛弃我的父亲,你觉得这样的我们,还有在一起的可能吗?”

    说完,她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屋子。

    苏雨落闹了这么一出后,大家嘴上都没说什么的,但是心里也是各有所思的,只是碍于她的身份,没人当面说什么罢了。

    本来就只有四期,很快就录制结束了,嘉宾们也是各回各家,或者各回各自的剧组舞台。

    以后还会不会有交集,就看缘分了。

    慕相思回去后,为了迎接父亲的出狱,并没有接戏,何况现在的她身体也不能熬得住,她还没想好怎么处置这个孩子,留下来还是不要,可是既然在她的身体里待一天就应该别好好地对待,只是她没跟任何人说,就连姜妈也是不知道的。

    在家里休息的这几天,偶尔会接到罗一云和泡芙的消息,都是工作上的,能推的都推了,好像也没什么不能推的。

    沈流年也有打过电话的,但是慕相思并没有接,他好像有从姜妈那里了解自己的情况。

    日子平静的过着,总算等到了父亲可以保释出来的日子,案件重新审查,没有了沈家的干预,证据就变得不足了,所以慕沧海可以保释出来。

    姜妈和桑晚晚陪着慕相思在看守所门口等着,姜妈觉得这几天的慕相思没有之前爱说话了,但是今天却跟以前一样。

    “姜妈,让你买的那些我爸爸爱吃的东西都买了吗?”慕相思眼睛盯着看守所的大门,期待着父亲从里面走出来。

    姜妈笑着道:“买了,都买了,等老爷子一出来,我就给他做着吃。”

    桑晚晚发现慕相思的眼睛湿润了,自己也跟着有些泛酸。

    “都十点了,怎么还没出来呢?”慕相思看着紧闭的大门,没有一丝开启的样子,说好的十点出的啊,怎么还没出来。

    因为紧张,她抓着桑晚晚的手很用力,桑晚晚感受到了疼痛,“可能是走的慢一些,再等等。”

    “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出事的!”慕相思的长腿微微颤抖着,一遍一遍的安慰着自己。

    虽然时间到了,人还没出来,但是桑晚晚觉得慕相思可能是太紧张了,都已经可以保释了,怎么会有问题呢,“别紧张,相思。”

    元旦过后,锦城的天特别的冷,从车里出来的热气已经在漫长的等待中一点点的消失,慕相思觉得厚厚的羽绒服都不能够保暖了,总算在她彻底的凉透之前,大门开了,然而出来的却不是父亲的身影。

    是老李。

    慕相思冲了过去,看到一脸凝重的老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她发现声音抖得厉害,想要保持平静已经不可能了,“李叔,我……我爸爸呢?”

    “相思,你爸爸他……”

    “我爸爸他怎么了,你快说啊,李叔?”慕相思问道。

    老李的眼睛也红了,“对不起,丫头,你爸爸自杀了。”

    慕相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摇晃着眼前的人,她没办法相信这个事实,“怎么可能,我爸爸怎么可能会自杀?”

    没有等到老李的回答,承受不住刺激的慕相思,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慕相思看到了一脸疲惫的沈流年守在她的床边,看到她醒来,他轻轻地唤着他的名字,“相思。”

    慕相思眼光呆滞,漆黑的眼珠过于平静,她的声音也因为之前过度的嘶吼而变得沙哑,“我爸爸呢?沈流年,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我爸爸他没事儿。”

    沈流年很想这么说的,但是他没办法凭空给她变出一个大活人来。

    “相思,你爸爸他真的死了。”沈流年说完就握住了慕相思的手,“医生告诉我,你怀孕了。”

    慕相思冷漠的眼神透着一股杀意,“是啊,我怀孕了,可是我不敢告诉你,因为我害怕你母亲看我不顺眼,担心我们会在一起而为难我爸爸,可是我爸爸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我不相信他会自杀,他都要出来了,他要重新获得自由了,你告诉我,他有什么理由自杀?你说啊?”

    慕相思的拳头一下一下捶在沈流年的胸口,“你告诉我,让我相信你,可是你让我看到的就是这样吗?沈流年,这件事儿跟你母亲脱不掉干洗,除了她没人能够把手伸的那么长,沈流年,我欠了你们沈家一条人命,可是你们沈家如今也欠了我一条人命,咱们两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