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他成为了她的武器
    两清了,怎么可能两情了,看着她双目间燃烧着的恨意,仿佛能够摧毁一切。

    沈流年知道,这件事儿仅仅只是个开始。

    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捏住了,艰涩的发声都伴着尖锐的疼痛,沈流年在接到事情的第一时间就去问过乔宁玉,她好像并不知道这件事儿,而且以母亲的为人,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不会不承认。

    “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会觉得我在偏袒我的母亲,但是你想想,前些天她也自杀过,只是没有成功而已,最近她并没有插手任何事,恐怕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慕相思只给了他一个冷漠的侧脸,疏离的让人不敢靠近,她微微的笑着,“沈少,除了她还有谁对我和我爸爸有这么强大的恨意呢?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这次的事儿跟她没关系,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为什么要把我犯的错强加在我父亲的头上,如果他没有进监狱,怎么会有自杀这件事情,沈流年,死的是我爸爸,从小到大,最疼爱我的人,你……也比不了。”

    愤怒之中的人,早已不知道理智为何物。

    “相思,你这是在迁怒。”沈流年伸出手,想要碰一碰她的脸,却被她冷漠的躲开了。

    慕相思冷笑,“是啊,我就是在迁怒,你母亲又何尝不在迁怒?难道就允许你们沈家要讨个公道,我们慕家就要吃个哑巴亏?”

    沈流年高大的身躯蹲在了床边,这样他就可以仰视着慕相思,知道现在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能够让她平息自己的愤怒。

    慕相思也不想看他,就算被他抱进了怀里,她试图挣扎了两下,可是没有挣脱开,那她也就僵硬的被他抱着,只是他的怀抱,让她感受不到温暖。

    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就连最先的掌控者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局势失控。

    他要抱着,慕相思就乖乖地让他抱着,但是不管他说什么,她却连个回应都不再要,她似乎想要用这种方式把他摒弃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沈流年是在接到一个电话后离开的,离开前嘱咐了在门外的桑晚晚好好地照顾慕相思。

    桑晚晚看到床边一下子失去了生气的慕相思,心里泛着酸楚,“相思,医生说你怀孕了,我……知道你跟沈少现在的情况,所以我并没有跟沈少说,也跟一声嘱咐了没有说。”

    慕相思笑不出来,但是她却很感激桑晚晚,她果然是了解自己的,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惊喜变成惊吓,算不算老天的玩笑?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流个不停,慕相思扑倒在桑晚晚的华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桑晚晚忧心的问道。

    死者已矣,生者还是要继续生活下去。

    可是要慕相思相信父亲的自杀没有任何的胁迫,这是不可能的,她一定要把这件事儿追查下去,相关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

    沈流年是接到了秦阳的电话,他经过几天的查找,总算是找到了给慕相思拍裸照的人。

    盛怒之中的沈流年,看到早已经吓的瑟缩在墙角的男人,忍着强大的怒气没有出手,“谁让你干的?”

    男人摇头,吓得声音大打颤,“不……不知道。”

    沈流年不想听到一句废话,抄起身边的椅子,直直的砸了过去,男人不知道是伸手太笨,还是吓的忘记了闪躲,被椅子砸中,头部鲜血直流,沈流年如地狱的修罗,带着杀人的气息,“谁?”

    剪短而又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男人看到沈流年阴冷着脸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倒大霉了,顾不得自己受了伤,跪在地上,很没骨气的哭了,“沈少,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说假话,那个人是在电话里联系我们的,就算通话也用了变音器,等到照片发过去了,他就跟我失去了联络。”

    沈流年瞟了男人一眼,“底片在哪里?”

    男人摇头,“我把所有照片都给了那个人了,沈少,我真的不知道慕相思是您的人,我错了,我该死……”

    沈流年起身,毫不理会痛哭流涕的男人,只冷冷的扫了一眼秦阳,不用他说什么,秦阳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微微点头,让他放心。

    一个小时候,沈家老宅。

    苏雨落化着淡淡的妆,坐在沙发上,跟乔宁玉面面相觑,两个人没有任何的交流,当门口传来了脚步声,两个人齐齐的看了过去。

    沈流年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一脸的肃杀,让人不寒而栗。

    “流年……”苏雨落低低的喊了一声。

    沈流年的眸里闪过一丝阴霾,深色复杂的看着沙发上端坐着的优雅的女人,他始终没有正眼看苏雨落一眼,沉沉的出声,“坐吧。”

    苏雨落双腿交叠着,不敢轻易的开口,怕惹怒了男人。

    乔宁玉瞥了眼神流年,唇角的笑容略带讽刺,“慕沧海出了事儿,你这是替她来兴师问罪来着?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我这个亲妈?”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慕相思了。

    沈流年仍旧一言不发的掏出手机,“从她回来开始,一直被人欺负,身为她的男人,我好像也没有怎么替她出头,想来真的是窝囊,今天,不如就把账一笔一笔的算算。”

    母子两个剑拔弩张,苏雨落好像插不进话去,她也很想逃离这里的,但是室沈流年的一记冷眼,吓得她不敢动弹。

    直觉告诉她,今天的男人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沈流年在手机里找了一张慕相思不怎么过分的落照,只有脸和脖子,“说吧,这是你们二位谁干的?既然敢干,不会不敢承认吧?”

    沈流年说完,将身体靠在了沙发里,视线在二人的身上来回的扫着,“雨落……”

    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喊自己的名字,苏雨落浑身一震,像是遭遇了点击,“啊?流年,这是什么呀?”

    沈流年勾唇,眸色却越发的深沉,“不知道吗?落照,慕相思的,还有更过火的,不过我觉得你们没有兴趣欣赏,雨落,就算你自小跟你父亲不亲,但是他毕竟也养了你那么多年,他死了,你好像一点儿都不伤心啊。”

    “我……我没有,我推掉了几个片约,要不是你让人联系我,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我是不会出来的。”苏雨落心惊胆战的看着沈流年,心里却在咚咚咚的打鼓。

    “是吗?”听他的语气,好像完全不相信似的。

    “是的,相思的裸照,怎么在你这儿?”苏雨落一脸茫然的问道。

    沈流年盯着屏幕,笑的意味深长,“是啊,怎么在我这儿呢?就在她跟我吵着离婚的时候,有人把这些照片发到了我的手机上,时间很凑巧,您说呢,母亲大人?”

    乔宁玉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像苏雨落那样的禁不起吓,“你把这些哪来,不就是摆明了认为是我们做的吗?既然你已经认定了,我们承不承认,也无所谓,你直接说,你想怎么样?”

    沈流年抬头,“不是我想怎么样,是您想怎么样?难道非要看到两败俱伤的场面才觉得安心?现在如你所愿,慕老死了,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您满意了吗?”

    乔宁玉淡淡的笑着,毫不怯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不再缠着你,我很满意。”

    沈流年皱眉,“正如她所说,她欠沈家一条命,如今沈家也欠了她一条命,两清了,那么我们在一起,也不会有任何的愧疚了。”

    到了现在,他还要跟慕相思在一起,乔宁玉愤然的起身,“沈流年,你是不是疯了。”

    “没错,我是疯了,如果不是您一再的逼迫,或许,我们就真的不会在一起,可是现在……我们没有不在一起的理由,您说呢?”沈流年冷冷的看了一眼苏雨落,“雨落,你该听说过一句话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男人阴冷的声音在四周环绕,空气的温度也随之降了下来,“流年,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沈流年勾唇,“你会知道的。”

    不管她们说或者不说,他想要查到,就一定会查到的,沈流年把她们两个叫到一起,只是为了告诉他们,他要跟慕相思在一起了,毫无心理负担的在一起,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

    而他也要成为慕相思的武器,她所面对的敌人,他会替她去面对。

    沈流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老宅,苏雨落面色惨白的愣在原地,乔宁玉抬起颤抖的手,一个巴掌甩在了苏雨落的脸上,“蠢货,逼死自己的父亲你都敢做,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苏雨落被打傻了一般,愣愣的站在原地,等到回过神来,扑通的跪了下来,死死地抱着乔宁玉的大腿,“伯母,我该怎么办?求求您救救我。”

    乔宁玉摇头,“自作孽不可活,你也看到了,我连自己都救不了,要如何能够救你,就算逼死慕沧海的人不是我,可是只要慕相思认为是我,我的好儿子就要把枪口对准我。”

    苏雨落听完,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她要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