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哥哥,我想见你
    沈流年再回到医院的时候,却被告知,慕相思已经出院了,她的身体还是很孱弱,就这样离开,他真的放心不下来,于是直接驱车去了慕家,却被挡在了门外。

    “沈少,相思现在不想要见你!”桑晚晚也无可奈何,看着焦急的男人,传达着慕相思的话。

    沈流年知道慕相思的脾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他担心的是她会不会再次情绪崩溃,“她……还好吗?”

    桑晚晚苦笑了一下,“您觉得呢?她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她爸爸,如今眼看着愿望达成,慕伯伯却突然去世了,她怎么可能接受的了?”因为看在他是真心爱慕相思的份上,桑晚晚才愿意跟他说这么多的。

    “现在在她看来,您,您的家人,以及苏雨落,每个人都是害她失去家人的凶手或者帮凶,她现在的身体……很不好,”桑晚晚很想告诉沈流年,慕相思怀孕了,但是她要尊重相思的意愿,所以还是忍着没说,“不能够受到刺激,如果您真的为了她好,那么就算再想要见她,也请等一等吧?”

    “好,我等,但是麻烦你告诉她,欠了她的人,我会让他们还的。”

    桑晚晚勾唇,目送着沈流年离开,然而下午的时候,就有人曝光了苏雨落的照片,是跟个长相很猥琐的男人的床照,事情来得太突然了,苏雨落苦心经营的玉女形象一下子毁于一旦,当然,她的那些死忠粉们,也强烈的谴责杂志社这种曝光**的行为。

    沈流年当时正在追查在慕沧海死前到底见过谁,可是苏雨落有什么把柄能够威胁慕老呢?

    秦阳不关心八卦的,可是听到小职员们私下里的议论,结果一打开新文网,普天盖地的都是苏雨落的新文,他当时还以为是沈总做的呢,但是想想沈总的为人,还不至于如此,而且他也没有接到通知,意识到可能还有第三个人插手这件事儿的时候,秦阳赶忙向沈流年汇报。

    沈流年看到秦阳发来的链接,点开一看,也是颇为惊讶,好像是有人替自己行使了主权,明显的是在替慕相思出气,全世界能够这么为慕相思做的人,不出三个,其中一个已经死去了,一个是自己,而他还没有行动,剩下的那个人……他似乎已经消失了很久。

    最近频繁的想起这个人,沈流年觉得并非是什么好事儿。

    苏雨落以前从来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因为有沈流年的面子在,没人敢对她怎样,这一次事情一出,整个公司都手忙脚乱的,而苏雨落也慌了,不知道要做什么好了。

    桌子上的手机响起,苏雨落浑浑噩噩的接了,结果对方是某报的记者。

    “苏小姐,照片是怎么回事?您的私生活到底是怎样,能不能给喜欢您的影迷一个交代?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您跟沈少的感情还能继续吗?”

    苏雨落吓得刚忙挂掉了电话,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照片明明是慕相思的脸,但是现在却被人p成了她的脸,这一招成功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她手中的底片就算放出去,只怕也没什么用了。

    沈流年,你够狠。

    苏雨落也觉得是沈流年,但是沈流年还在处理慕沧海的事情,虽然慕相思拒绝他参与,他却还是默默的在她身边帮着她料理一切,慕相思见赶也赶不走他,只当他不存在一样。

    苏雨落所签的公司是个大的娱乐公司,天际娱乐,处理艺人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很快就让技术人员去证实,这些照片是经过处理的,有人故意的抹黑苏雨落。

    也就是说,女神还是那个女神,优雅尊贵,纯洁无瑕。

    但是苏雨落却觉得能够在短时间内买通几家大媒体,齐齐的发出这些照片来的人,绝对不简单,这也是她认定沈流年的原因。

    乔宁玉那里也不再管她了,她彻底失去了唯一的庇护伞,以后在娱乐圈里如何,都要靠她自己了。

    慕相思也知道苏雨落的事儿,那些照片她在沈流年的手机里看过,本来是她的,等到父亲的丧事办完,因为慕家倒了,丧事并没有大操大办,只是让他安详的离开了。

    “你做的?”慕相思离开墓地后,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沈流年问道。

    沈流年摇头,“如果是我,我会让照片变成真的。”

    也就是说,他要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绝对不会只是p上去那么简单,但是那个人做的,似乎像是个警告。

    又或者,那个人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如果仔细观察,猫捉到老鼠后,不会一口咬死,而是会慢慢的玩弄它,抬起爪子放它离开人,然后再次捉回,几次之后,老鼠彻底的放弃挣扎,猫在失去兴趣后,才会将老鼠吞食入腹。

    很明显,那个人在对付苏雨落的过程中,此刻正处在兴趣很浓的阶段,不打算一口把她弄死,而是慢慢地把她给玩死。

    咬一下,松一口,看着她垂死挣扎,享受着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乐趣,不得不说,这样的做法有些变态。

    慕相思看着沈流年的眼睛,没有太多的情绪,她现在心力憔悴,“沈流年,凡是参与这件事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我知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对付我呢?”沈流年勾唇,笑容说不出的苦涩。

    慕相思只留下一抹诡异的笑容,什么都没有说就跟着桑晚晚离开了。

    回到家,慕相思把自己关在门里,谁都不见,就连桑晚晚也不能让她开门。

    哭累了睡,睡醒了哭,这样一连过了两天,她忽然想起来一个人,拨通他的电话,对面还是那么熟悉的声音,只是略带轻佻。

    他依然叫着她慕小姐,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悲伤,可是,慕相思这一次没有任何的试探,坚定的喊他,“哥哥。”

    男人浅笑,“慕小姐这是跟着泡芙叫的吗?”

    慕相思的声音有些沙哑,却也让她变得淡定,“不……说我在叫你,哥哥,爸爸过世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男人当然知道,慕沧海在监狱内自杀,在锦城也是件不小的事儿,之后又爆出了他其中一个女儿的裸照,慕家三年来再一次成为了人们茶余反口的谈话主题。

    “当然知道,慕小姐,父亲没了,就开始乱认哥哥了吗?”他似乎并没有要承认的意思,但是也没有直接拒绝的意思。

    现在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很耐人寻味。

    慕相思的眉尖微蹙,“我真的只是在乱认哥哥吗?我相信我的眼睛,苏雨落这件事儿,是你做的吧?还有,鼎盛的新总裁,也是你吧,我的哥哥。”

    现在的慕相思有着超乎寻常的笃定,电话另一端的那个人,就是她的哥哥,慕相城。

    男人低低的笑,“就知道我的宝贝是聪明的,说吧,想让哥哥怎么帮你?”

    他承认了,慕相思却没有任何的惊喜,浓重的悲伤让她欢喜不起来,“我想要报复。”

    慕相城或者叫他damon勾唇,“我的小红豆,这么凶狠的词语不适合你,你知道,我并不希望你接受这些,爸爸也同样不喜欢你在黑暗里成长。”

    “哥哥,我想见你。”

    慕相城直接关掉了视频会议,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好,你说哪里,你现在不需要休息吗?”

    不需要,她现在只想要知道,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里。”

    慕相城犹豫了一下,“好吧,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泡芙看着穿上外套准备出去的慕相城,想要上前却又没有勇气,“哥哥,我能跟你去吗?”

    “泡芙,改天带你去吧。”

    泡芙在慕相城跟前一向是乖巧的,“好,那你帮我带去我的问候,还有一定不要放过让相思姐伤心的人。”

    “当然!”慕相城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厉,让他的宝贝伤心的人,怎么可能还能够逍遥法外呢?

    门铃响了,姜妈正准备去开,可慕相思却小跑着过去,亲自去开的,姜妈只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英俊*在门口,而慕相思好像跟他很亲密似的,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男人也毫不避讳的抱着他,甚至还亲吻了她的头顶,姜妈觉得这种情况应该向沈流年汇报,但是男人的一个眼神就让她停下了动作。

    “哥哥……我好想你!”慕相思窝在他的怀里,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眼泪也肆虐开来。

    慕相城用空出的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想哭就哭吧,嗯?”

    这一哭,就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慕相城低头看着怀里仍在哽咽的小女孩,“我把你交给沈流年,他就是这么保护你的,结了婚又跟你离婚,他还是不是个男人?”

    果然是她的哥哥,一如既往的瞧不上沈流年。

    “你跟他们一样,一起欺负我,回来了,为什么不见我?”慕相思撇撇嘴,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我只是想要看看我的小红豆,到底什么时候能够认出我来?”还有就是,如果你过的真的好,我就不打算打扰,但事实证明,你爱的人没办法给你想要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