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你是打算一辈子不理我了吗
    慕相思紧紧地抓着慕相城的衣服,仿佛一个漂浮在大海上许久的人,见到了唯一的浮木,死死地不松手,这是她在世上仅存的,唯一的亲人了,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

    “哥哥。”

    “嗯?”

    “没事,我就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回来了。”她孩子气的喊着,许久没有被亲情温暖的她,禁不起亲人的再一次爽约。

    “爸爸的事儿……”

    “我知道,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慕相思听的很清楚,他说的是他们,哥哥好像知道是谁,而且很确定。

    慕相城把她放到了沙发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瘦弱的模样,心疼的紧,“听话,这件谁交给我来解决,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我跟爸爸都不希望你来插手这件事儿。”

    “沈流年说,苏雨落在爸爸出事前去看过他。”慕相思是想要告诉他,这件事儿跟苏雨落有关系。

    慕相城的笑容很冷,但是对上慕相思的时候,冷漠全部转变成了柔情,“我知道,她我也不会放过,答应我,不要让你的手沾上任何人的血,他们没有资格将你染黑。”

    慕相思瞪着迷蒙的大眼睛,丧父的悲痛稍稍被哥哥的呵护抚平了一些,但是那道伤痕仍在,不停的在淅淅沥沥的流着鲜红的血。

    “小红豆,我得走了。”

    慕相思仍然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深怕这一次的离别后,他就会和上次一样的消失不见,她还有很多话没有问他,这些年他去了哪儿?他又为什么消失不见,如果当时他没有消失,她或许也不会离开了。

    他要走,她是拦不住的,她也不想拦,只是用不舍得目光看着他,“哥哥,你什么时候再来,这一次,你不会消失不见吧?”

    慕相城拍了拍她的头,“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再没有帮你报仇之前,我不会消失。”

    至于报仇之后,那就说不定了。

    沈流年赶来的时候,慕相城已经离开了,慕相思坐在沙发上,眼睛不像之前的那么没有神采,当然父亲刚刚离去,她也没有多么的开心。

    “是他吗?”沈流年看着慕相思问道。

    没有提人的名字,但是他知道慕相思知道他说的是谁。

    慕相思知道,但是她不打算回答,即便她不回答,沈流年也有办法知道的,何况这世上能够让她喊哥哥的人,也只有那一个。

    没错,她哥哥回来了,她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了。

    让沈流年去跟自己的母亲讨公道的确有些难,不管他们母子的关系如何,那都是生他的人,她也不需要他左右为难了。

    “慕相思,你是打算一辈子不理我吗?”沈流年看着她纤弱的背影,心疼的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拥着她。

    慕相思回头,看着拧着眉头的男人,声音闷闷的,闹成了这样,他们两个还怎么能够在一起,她害死沈流光是无心之失,可是乔宁玉要了自己父亲的命,却是故意而为,这笔账要怎么算。

    手覆在小腹上,,慕相思闷闷的说道:“你打算让我怎么理你?你母亲害死了我父亲,你想要让我当个不孝女,继续跟你当恩爱夫妻,还是你肯为了我,让你的母亲给我父亲偿命?沈流年,你不是很聪明很厉害吗?你说,我要怎么办?”

    低低的质问,让沈流年也变得无措了起来。

    “我不想逼你,但请你也不要逼我,行吗?”她在恳求他。

    沈流年忽然生出了巨大的恐慌,“你是打算跟他走吗?慕相城回来了,你就不再需要我了,是吗?”

    慕相思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苏雨落的新闻,她俨然一副受害者的形象,接受着记者们的采访,眼睛哭的红红的,在慕相思看来,极为的恶心,于是她也就真的跑到厕所去吐了。

    沈流年想要跟上,却被慕相思呵斥了一声,“不要过来。”

    “苏小姐,这次照片是合成的,您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面对记者犀利的问答,苏雨落早就打好了腹稿,“我不知道,是谁对我有这么大的怨恨在,在这个圈子里,我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的做人,但是对方用这么恶劣的手段来攻击我,诋毁我,我和我的公司会追究到底的。”

    “苏小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沈先生一直没有露面,在之前你们参加的节目里,就有些貌合神离,请问,你们是不是已经分手了?”

    苏雨落知道如果再不宣布自己跟沈流年分手的消息,等到让沈流年宣布的话,自己只会更加的难堪,但是她早就习惯了这种问题,如何回答也是很有讲究的,“没错,我跟流年已经和平分手了,因为一些不方便说的原因,但是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苏雨落跟沈流年分手了,提问的记者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答案,不过周围的记者却已经回过神来,继续追问,“苏小姐,您说的不方便说的原因,是否因为第三者的插足呢,这个第三者就是您的妹妹慕相思?”

    苏雨落选择在这个微妙的时机封口,留给大家想象的空间,她看了唐瑶一眼,唐瑶顿时明白了过来,拦着记者,让苏雨落离开,“对不起各位媒体朋友们,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雨落刚刚分手,请大家给她些平复伤口的时间。”

    这话说的就更有深意了,如果是雨落方提出的分手,那么何必疗伤呢?既然说了疗伤,肯定是受了情伤,那么被背叛的猜测就被坐实了。

    慕相思站在楼梯上,不得不佩服苏雨落,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给自己挖个坑,非要踩自己一脚,不然就不痛快不是吗?

    沈流年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不悦,只是比解决苏雨落更重要的是慕相思的去留问题,慕相城对于他来说是个不稳定的因素,他的出现,让他没办法猜透慕相思的想法了。

    ……

    “相思,你之前签的那个广告,厂商打电话过来,决定临时换人,所以……不过正好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罗一云也知道慕相思家里的情况,这个广告是她在慕相思去参加综艺的时候给她签下来的,但是因为苏雨落的那一番话,下午就接到了厂商换人的电话。

    <

    br />

    慕相思现在也的确没什么心思去拍广告,“我知道了,”只是随便的问了一句,“那么现在换成了谁?”

    “苏雨落!”罗一云不想说的,但是这也不是能够瞒得住的事儿。

    慕相思淡淡的扫了一眼站在楼下的沈流年,清冷的没有温度,唇瓣勾勒出笑容,“她是打算抢走我所有的资源吗?这是要正式开战的节奏了?”

    “相思,其实你没必要跟她争的,一个广告而已,已经有一家做饭的综艺在联系我了,对方点名要你的,相信我,你的资源不会比苏雨落差的。”

    罗一云是担心慕相思真的跟苏雨落硬碰硬,就算她现在真的有沈少的支持,但是苏雨落的粉丝也不是假的,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粉丝的力量是庞大的。

    慕相思敛下眉目中的暗意,淡淡的道:“就算她不跟我宣战,我也是要跟她下挑战书了。”

    挂断了电话,慕相思发现沈流年还在那里,她不知道这个时候二人还能够说些什么,“沈流年,你回去吧,我现在看到你心情会很不好,你也不希望我难受吧?”

    “你去楼上,我在楼下,你不会看到我,累了就去休息,困了就去睡。”沈流年赖皮的说道。

    他只想要守着她,就想她害怕慕相城消失一样,他也害怕她突然的不见。

    “随你吧!”慕相思是真的累了,她无暇应付那么多,只是肚子里的孩子的去留要快点拿定主意。

    ……

    “知寒,晚上如果没有事的话,我想去看看相思,她最近心情不好,我想去陪她。”作为助理是要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的,但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的特殊原因,桑晚晚会提前跟腾知寒请假。

    腾知寒依旧对她很冷漠,以往他都不会阻拦,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例外,“桑晚晚,你好像忘记你的职责了?慕相思心情不好,自然有沈流年陪着,你总去,不是影响了沈少追求美人了吗?到时候沈少怪罪下来,我可承担不起。”

    桑晚晚低头,“那你今晚有什么事儿吗?我陪你去。”

    “没有,桑晚晚,我好像记得,你说过要追我,你就是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吗?”滕知寒淡淡的笑着,虽然知道桑晚晚跟慕相思亲如姐妹,但是一想到有另一个人在她的心里比自己还重要,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桑晚晚猛的抬头看着他,“你……你答应我追你了吗?”

    “我可没说过。”

    桑晚晚心里微凉,有些委屈和难受,但是压在心里一直很想要跟他说的事儿,觉得现在就是个合适的时间,“知寒,当年我跟霍轩在一起,是他答应我可以让你无罪释放,我才……”

    “所以,你相信我真的贩毒?”腾知寒走近了他,眼神带着冷冽的肃杀。

    桑晚晚摇头,“没有。”

    “那么,我为什么需要你牺牲自己来换我的安全?”腾知寒勾唇带出一抹讽刺。

    “我……”当时二人无权无势,她唯一能够认识的有权有势的就是慕相思,可是当时慕家也是一团糟,她没办法,只能借助霍轩的手来救心爱的人,她天真的以为霍轩会帮腾知寒,毕竟他们是兄弟,但是没想到霍轩居然是事情的始作俑者,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他看准了时机,慕家不能够帮她的忙,所以才设了这个圈套。

    桑晚晚在腾知寒的眼里看到了厌恶,他大概觉得自己已经跟霍轩做过了,她是个不干净的人了,不然面对她主动的投怀送抱,他才会那么拒绝吧。

    腾知寒片头看向了桑晚晚,披散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还有她的委屈。

    “桑晚晚,收起你的委屈吧,这些对我没用。”腾知寒说完,不想被她再牵动情绪,所以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他今天就不该说这些话,难道自己还会要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吗?

    那些毒品不是她放在自己身上的,还能是谁?

    桑晚晚愣在原地,看着他决然的背影,心里的疼痛让她清醒了过来,正想问慕相思呢,结果她却发来了消息,让她今晚不要过去了。

    桑晚晚说了些安慰的话,就追上了大长腿的男人,他走了好一会儿了,可是她还能够追上。

    试探着喊了他一声,“知寒?”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桑晚晚也不气馁。

    “你要去哪儿?”

    “回家!”腾知寒像是被她烦的不得了,才不得不回应了一句。

    “那我能去看看吗?”其实桑晚晚骨子里是个很害羞的姑娘,从来没有大胆的追求过什么,只有眼前的男人,她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追回来。

    男人没有说好,但也没有说不好,桑晚晚觉得,那就代表着,自己可以去。

    电梯里,*在她的身侧,一只手插着口袋,眉目间染着冷意,让人很难靠近。

    桑晚晚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没有太远,也没有太近,一路都是这样的距离,然后跟着他坐上了车。

    她其实心里很忐忑的,总担心他会一声怒吼,把自己赶下车来,好在,他并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他在给自己机会。

    桑晚晚不是第一次来腾知寒的家,比起他们租来的屋子,不知道要豪华多少倍,她这些天也查过他的资料,只有最近获得他成为了国际名模的消息,但是只有寥寥几条,少的可怜。

    就连媒体都说他很神秘,短时间内蹿红,然后又快速的离开国际t台。

    腾知寒没有要招呼她的意思,她只想找些事儿来缓解尴尬,看了看时间,到了晚饭的点儿了。

    ”我去买菜给你做饭吧,总吃外面的东西对身体不好!“上次他的厨房里基本没什么东西,所以桑晚晚也没抱什么希望,只是随便的看了一眼,看看家里有什么,以免买重了,可结果,冰箱里面堆的满满当当的都是蔬菜,看的人眼花缭乱。

    ”额……“桑晚晚看着换了一身家居服的男人,悠然的站在门口,逆着光的他美好的如画中走出来的人,“你想吃什么?”

    “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